当前位置:

547、混合双打?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厢房里有片刻的宁静,跟着黄翦一起来的几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对视了几眼。他们想要如何?他们自然是希望神佑公主立刻承认他们的的身份,给予足够的粮饷以及官职爵位。他们这么多人一起来投效神佑公主,人马几乎要与梁州的天启禁军齐平了,这些自然也都是他们应该得到的。

    黄翦果然没有让他们失望,笑道:“公主见笑了,这么多兄弟跟着咱们出生入死,咱们自然也不能拿他们的性命开玩笑。只希望公主对待咱们能与朝廷的禁军一视同仁,以及…还望公主能给咱们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毕竟在座众人大都是白衣,也不好为公主效力。”这话说的客气,但是话里的含义却一点儿也不客气。

    总之就是,他们麾下的兵马要享受天启禁军一样的待遇,他们这些人全部都要加官封爵。

    楚凌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自己的衣袖并不回答,仿佛是在思考着黄翦的话。

    旁边段云开口道:“黄大人这话可有些奇怪了,天启将士追随公主从江南一路杀到梁州,其中多少艰难暂且不提,他们原本便是天启将士,守卫天启江山百姓多年,劳苦功高。各位带着人来,寸功未建便要求与天启将士同样的待遇,公主若是答应了下来,固然是让各位满意了,只是不知道天启将士心中又该做如何想啊?”

    黄翦不悦地道:“按段公子的意思,咱们同样都是为公主卖命的,却还要低人一等了?”

    段云笑道:“黄大人说笑了,怎么能说低人一等呢?按功嘉奖不是理所应当的么?若是按照黄大人的说法,随便一个人拉来几个人就要公主给钱给粮给官职爵位,就算是天启富庶,天启的百姓也承担不起如此沉重的赋税啊。公主之前说过了,只要黄大人拿下宁西关,三品将军的位置便是黄大人的了。黄大人要知道,前靖北军副将郑洛将军,不仅是靖北军的创建者之意,靖北军夺取信州以及去年的润州之战都居功至伟。郑洛将军还是公主的结义兄长,现在也才不过是个三品将军而已。这样,各位还觉得公主苛刻不成?”

    众人无言,被段云这样一说倒像是神佑公主对他们多么大方似的。毕竟人家郑洛不仅和公主是结义兄妹,还是最早跟随公主已经效力了好几年的。这样的人如今也才是个三品,公主一下子就许他们三品将军的品级着实是大方过头了。

    但可惜的是,他们不是郑洛啊。

    他们本就是想要挟势让公主不得不先给他们钱粮职位,等到他们站稳了脚跟,即便是神佑公主看他们不顺眼他们也有的是法子应对。大不了再反了就是!

    但如今如果被神佑公主忽悠去跟貊族人硬刚,只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年头,谁都不是傻子。

    “公主怎么说?”黄翦并不与他争论,直接略过了段云看向楚凌。

    楚凌抬眼看他,笑吟吟地道:“段公子说得也很有道理啊,黄大人,各位,大家想要襄助朝廷驱逐貊族人的心意本宫十分感动,自然也是非常欢迎地。但是…黄大人的条件却恕我无法答应,不仅我无法答应,就算是消息传回朝中,朝中的大人们只怕也没有人能答应。别的暂且不说…各位,你们如何保证自己麾下的兵马来路干净?”

    众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只听楚凌继续道:“天启禁军军纪森严,抢夺百姓财物者,杀害无辜百姓者,欺辱良家妇女者,死。”一个死字轻飘飘地,在座的众人心中却不由得一寒。

    在座的人里面,别说是保证自己麾下的兵马了,就算是敢说自己这些事情一样都没有做过的,只怕也没有。

    “黄大人要我一视同仁,也不难。今日起,本宫从神佑军中抽调执法者巡视各处常驻其中,但有触犯军法着,无论官职高低,一律就地处决。”楚凌冷声道,黄大人还想说什么,楚凌对他笑了笑,柔声道:“黄大人不要以为本宫是在开玩笑,也不要急着答应。黄大人若是好奇,不妨先去打听打听…天启兵马夺下临江城和润州之后,那些人…我是如何处置的。”

    黄翦不用打听,就知道得清清楚楚。不说去年临江城的那些兵马,就只是先前润州城破的时候,润州镇守的貊族兵马匆匆撤退,南军却有不少没能及时逃走。还有那些平时为非作歹欺凌天启人的貊族人下场都不怎么好看。手里沾染了普通天启百姓性命的,全部被送了去做苦役。为了天启人将来攻打貊族人做牛做马。

    作恶多端,手里人命多的,全部杀了。

    消息传到梁州的时候不少人都暗暗庆幸,沧云军打完了就走根本没来得及对付他们。润州的人可比他们惨多了。听说,神佑公主下令将那些判了死罪的人全部拉到了润州城外的空地里当着所有百姓的面砍了脑袋。润州城外一大片空地都被血水沁红了,过了大半个月从那里路过都还能闻到血腥味。

    “公主如此…就不担心以后……”神佑公主这样狠厉的手段,必然会让以后的貊族人和南军拼命抵抗,毕竟谁都知道落到神佑公主手里只有死路一条之后,谁还会考虑投降?人都是惜命的,又不是活腻了。

    楚凌微笑道:“好说,本宫还是相信,这世上好人比人渣多的。”

    众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厢房里沉默了好一会儿,黄翦方才起身笑道:“既然如此,我等便不打扰公主,先行告辞了。”楚凌轻轻点头,“慢走,不送。”

    黄翦气息又是一窒,盯着楚凌道:“公主,有些事情…过刚易折。这世道…总要给别人留一条活路,否则……”

    楚凌轻叹了口气,目光慢慢从众人身上扫过,“是啊,重要给别人留一条活路。只是不知道…那些死了的人,可有人想过给他们留一条活路?”

    黄翦轻哼一声,对众人道,“我们走!”当下便领头走了出去,跟在他身后的几个人眼神都有些不善。

    没能达成目的自然让他们心中十分的不爽,那叫孙豹的魁梧男子看向楚凌的眼神充满了恶意和淫邪意味,“也不知道公主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儿是怎么领兵的?难不成是靠着…啊?!”他话还没说完就突然惨叫出声。走在他前面的众人连忙回头看向孙豹,却见他双手捂着眼睛,血水从指缝间源源不断的溢出。

    一直安静的坐在楚凌下手不言不语的南宫御月此时却已经站在了孙豹的身边,原本白皙修长的手上也沾满了血迹。他两只手里各捏着一个血糊糊的东西,嫌弃地看了一眼便抛到了地上。

    那血糊糊的东西滚落到地上,一直滚到了夏七的脚边。饶是夏七这样的武将也差点忍不住叫出声来,那竟然是一颗血淋淋地眼珠子。一股恶心的感觉顿时涌了上来,夏七连忙侧过头去忍不住想要呕吐的感觉,背脊却是一片冰冷。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用这种眼神看笙笙?”南宫御月一脚将孙豹踢倒在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在地上捂着眼睛哀嚎的孙豹道。

    “神佑公主?!”黄翦脸色大变,忍不住厉声道,“我等诚心来商议大事,你这样出手伤人是不是太过分了?”

    楚凌连眼皮都没有抬,玉霓裳冷笑道:“尔等既然自认是天启子民,对公主不敬便是死罪。如今南宫公子不过是略施小惩,哪里过分了?”其实玉霓裳此时的脸色也是惨白惨白的,却还是瞪着黄翦朗声道。

    段云笑道:“黄大人只想要身为天启臣子的好处,却不想要身为天启臣子应有的规矩。黄大人这样的诚意,着实是让人有些失望啊。”

    南宫御月看着黄翦,轻声问道:“挖他眼睛的人是我,你为什么要问别人?”

    黄翦早知道南宫御月是什么性子,见他神色不善地盯着自己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当下将剩下的话吞了下去,咬牙道:“告辞!”

    两个人出来,拖着孙豹走了出去。

    等到人走了,玉霓裳才终于忍不住尖叫起来,“啊啊啊!好可怕!公主!公主!”连忙扑到楚凌身边,搂着她的胳膊往她身后挤。

    “闭嘴!”南宫御月不高兴地瞪着玉霓裳,看着她硬生生将话吞了出去,方才看向楚凌笑道:“笙笙,我替你出气了,你高不高兴?”

    玉霓裳哭丧着脸放开了楚凌,可怜巴巴地看向段云。

    段云含笑看着她并不言语。他又打不过南宫御月,可没办法帮小表妹出头啊。

    楚凌有些哭笑不得,轻叹了口气道:“谢谢你替我出气,不过以后还是不要做这种事了。”南宫御月不悦,“笙笙不喜欢么?”

    谁会喜欢挖别人眼睛啊?南宫国师你不觉得你这个问题太可怕了么?

    “呃…太脏了而且会吓到别人。”楚凌斟酌着道,“还有,并不是每个得罪了我的人都该死的。”要是以后南宫御月看到得罪她的人就动手,那以后麻烦可就多了。

    “对笙笙不好的人都该死。”南宫御月反驳道。

    “……”少年,你不是只有六七岁的记忆么?为什么三观还是会歪成这个样子?敢不敢来个萌萌的样子?

    “总之,不可以随便伤人杀人。”楚凌深觉君无欢粗暴简单的棍棒教育是有道理,因为跟南宫公子是没法讲别的道理的。

    南宫御月眨了下眼睛,有些委屈地望着楚凌。

    楚凌忍不住在心中叹气,一边轻声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你杀了别人,别人的家人朋友也会来报仇的。”南宫御月道,“那我连他们的家人朋友一起杀了?”

    “……”楚凌扶额,断然道:“总之,不许随便杀人伤人!不然我跟君无欢一起打你,你想试试被混合双打的滋味吗?”

    “我对笙笙好,笙笙还对我这么坏。”南宫御月委屈地道,但是想想君无欢打自己的时候,他打不过……好疼。如果笙笙跟君无欢一起打他……南宫御月委屈地点点头,等他能打赢君无欢和笙笙了,再杀吧。

    楚凌叹了口气,从袖袋中摸出一颗糖递给他。

    南宫御月接过来塞进嘴里,终于满意地不再说话了。

    旁边围观的玉霓裳目瞪口呆,这南宫国师…好奇怪、好可怕啊。

    回到知府衙门,萧艨和祝摇红都在。祝摇红笑吟吟地看着走进来的众人道:“听说黄翦那群人怒气匆匆地走了,看来公主跟他们谈的不太愉快啊。”楚凌走进来,笑道:“本来就愉快不起来,道不同不相为谋。黄翦那群人,是干什么起家的谁不知道?真有这个意思,也不会跟他们混在一处。”

    等到众人各自落座,祝摇红才笑道:“这话倒是不错,诺,跟在黄翦身边那些人的底细都查不出来了。都是响当当称霸一方的人物,倒也不难查。”

    段云接过来粗略看过一遍,冷笑道:“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幸好公主没有答应他们的要求,不然别人还以为咱们与这些人是蛇鼠一窝呢。”能让黄翦拉拢的自然都是一方豪强,可惜这些人无一不是手中血债累累。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真正的正人君子只怕也不会与这些人为伍。

    “表哥,我看看!”玉霓裳连忙伸手道。

    段云转手将卷宗给了玉霓裳,看向楚凌道:“今天谈砸了,姓黄的只怕立刻就要翻脸了。公主可有什么打算?”

    楚凌淡然笑道:“把今天谈话的内容发布出去,也让那些还奔着黄翦去的人看清楚。别进了虎穴再后悔怪本宫没有提前告知。”

    段云迟疑了一下,“公主以后真的不打算收拢那些南军?黄翦敢来和公主谈条件,就是仗着他们人多势众。如果知道公主对南军态度强硬,以后南军只怕会加倍敌视我们。”

    楚凌笑道:“如果来者不拒,那我们跟那些人渣有什么区别?南军自然还是要收拢的,你觉得所有的南军都是坏人吗?”

    “自然不是。”其实更多的南军也只是最普通的天启人而已,他们加入南军有的是被强征的,有的是为了混口饭吃。他们即便是加入了南军也依然是北晋最底层的一份子。他们没有多少机会欺凌弱小,因为他们自己就是弱小。更没有多少机会从寻常百姓身上捞好处,能捞得到的好处都被他们上面的人捞去了。

    楚凌道:“所以,告诉天下人,我们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至于那些…想蒙混进来的,别被我发现。”

    段云想了想,点头道:“明白了。”这样也好,真要是接纳了那些作恶多端的人渣,只怕不仅军中的将士接受不了,他自己也要觉得恶心了。

    萧艨道:“公主,黄翦那些人怎么处置?”

    楚凌道:“小心一些,等他们先出手。”

    祝摇红道:“他们会先出手么?他们只怕会等到貊族的援兵到来再出手与他们里应外合吧?”

    楚凌冷笑道:“他既然已经昭告天下要投靠本宫了,貊族人又怎么还会信任他?想要再回去,总要有点什么功绩吧?他以为貊族人是他说抛弃就抛弃,说回去就回去的么?”祝摇红道:“我看这个黄翦血心机不浅,说不准貊族人就能被他给糊弄过去。”

    楚凌笑眯眯地道:“所以呀,之前的消息还要继续散播。”

    段云了然,“公主是谁,三品将军那个?”

    楚凌笑道:“把消息散出去,就说本宫和黄翦谈妥了,只要黄翦能拿下宁西关,就封他为正三品将军。”

    “这消息……”

    楚凌笑道:“黄翦自然也可以解释,但是…貊族人到底信不信,信多少就不好说了。”如今这世间,交通不便,通讯不便,这么大的事情,除非黄翦亲自去解释,否则只怕很难让貊族人完全消除戒心。

    但是这个时候,黄翦真的敢抛下他保命的二十万兵马孤身前往貊族人军中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