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6、悍匪豪强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往日里总是显得有几分萧瑟冷清的梁城突然之间变得热闹起来了。这自然不是因为有二十多万天启兵马进驻的原因,天启兵马虽然不少但是前段时间逃离的貊族兵马南军和貊族人更多。而且大多数天启兵马都驻扎在城外大营中,城中只留下了正常驻守的兵马。还远不够填补之前貊族人撤离的时候减少的人口。

    而是这几日,梁城以及梁城附近突然多了许多外来地人。这些人身份复杂,三教九流的都不少。梁城的百姓们早就习惯了这些,倒也不怎么惊慌依然该怎么过日子怎么过日子。

    这日,楚凌难得清闲便带着非要跟着出门的南宫御月,以及非要跟着自家公子的傅冷一道出门往城中逛逛了。毕竟到了梁城好些日子,楚凌却连城中都还没有逛过,就一头扎进了繁琐地庶务之中。这会儿好不容易抽出时间了,自然是要四处走走看看的。

    南宫御月跟着楚凌身边很是欢喜,他似乎对眼前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一会儿围着楚凌打转,一会儿这里看看那边摸摸。当真是像个难得出门放风的小孩子。看着他的模样,楚凌忍不住低声问身后的傅冷,“这些日子,你们家公子就一直不见好?”

    傅冷也很无奈,低声回道:“武功恢复的差不多了,说话也利落了。这些年学过的东西也没有往,就连…北晋朝堂上的一些厉害关系都能说出几分。但…就是不急的事儿。”

    楚凌道:“所以,从当年焉陀夫人过世之后,一直到他受伤的事情都完全不记得?”

    傅冷点点头,迟疑了一下道:“他记得公主和长离公子。”就是这个记法有些诡异,南宫御月记得曲笙的名字和喜欢她的感觉,但是对君无欢的印象却是因为君无欢武功他打不过。就连傅冷都不确定他这到底是真的对从前的君无欢还有印象还是单纯的因为他刚醒过来的时候天天挨揍落下了心理阴影。

    “应该是有些印象地,否则…公子不会这般信任长离公子。”傅冷道。

    楚凌点了点头,以南宫御月的心机和武功,真要跑只怕就是君无欢也是防不胜防。除非君无欢什么都不干了就专门盯着他。

    “笙笙!”走在前面的南宫御月突然转身跑了回来,手里还捏着一支镶着红宝石的发簪。那宝石并不如何好,而且十分的小。样式虽然还算精巧,但也只是一般富裕人家的姑娘会用的水准,稍微有些家底的人家也是看不上的。否则也不会在街边上卖了,但即使如此对于摊主来说也应当是相当珍贵的货品了。被他拿着就跑如何能不及?连忙放下东西就想要来追,旁边傅冷倒是见惯了这模样,手一挥一块碎银子已经落到了那摊主的摊子上。

    那摊主愣了愣,拿起碎银掂了掂分量这才松了口气。

    南宫御月拿着簪子到楚凌跟前,“笙笙,给你。”

    楚凌微微挑眉,笑道:“给我做什么?”

    “好看。”南宫御月道。

    楚凌不由一笑,伸手接了过来,“确实很好看,谢谢你。”见状,南宫御月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朗起来。倒是晃得旁边路过的姑娘夫人们有些头晕,却又都忍不住纷纷侧目想要多瞧一眼这笑得开怀的俊美公子。南宫御月看了看楚凌,又看了看她拿在手里把玩的簪子突然皱了皱眉,又从她手里抽了回来。

    楚凌一愣,有些不解,“又是怎么了?”

    南宫御月道:“不好看,我找好看的给笙笙。”侧首去看傅冷,傅冷立刻会意,“属下这就命人去寻,公子请放心。”南宫御月满意地点点头,拉着楚凌的衣袖,“笙笙,我饿了,我们去吃饭。”

    “……”我们才刚从知府衙门里出来,刚用了早膳还不到一个时辰。

    南宫御月兴致勃勃地正要拉着楚凌去一家他看中的酒楼,三人还们走进酒楼就被人拦住了。

    “公主。”明萱及匆匆而来,走到楚凌跟前低声禀告道:“启禀公主,黄翦来了,说是想要求见公主。”

    楚凌微微挑眉,“在知府衙门?”

    明萱摇头道:“说是在城中的德裕楼恭迎公主。”

    楚凌笑道:“他胆子倒是不小。”思索了片刻,楚凌还是点点头道:“正好,我也想见见这位黄大人到底是何妨神圣。”

    “笙笙?”南宫御月鼓着腮帮子,不悦地瞪着和楚凌说话的明萱。明萱只觉得头皮一凉,连忙后退了一步想要避开他的注视。楚凌侧首对他笑道:“咱们换个地方吃饭可好?”面对楚凌,南宫御月一向都是乖顺听话的,立刻展颜笑道:“笙笙喜欢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楚凌道:“那咱们走吧。”

    跟在两人身边的傅冷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神佑公主想着没事情没有注意到,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公子这哪里是肚子饿了想要吃饭,他方才那表情那眼神,分明是要吃了黄翦啊。

    黄翦敢亲自跑到梁城来见楚凌,心里自然是有几分底气知道楚凌绝不会在梁城动他地。如今他们在梁州一代也算得上是名声鹊起了,若是他在梁城出了什么事情,即便是神佑公主也难免找人诟病。黄翦知道神佑公主是聪明人,绝不会做这种自毁声誉的事情,所以他这一行也非常的安全。

    此时,黄翦正坐在德裕楼中最大的一个厢房里喝着茶。与他坐在一起的是南军副统领夏七,以及几个衣着各异的男子。见他一副悠然自在的模样,其中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忍不住问道:“黄大人,你当真有把握神佑公主会答应咱们的条件?若是神佑公主当场翻脸……”他们虽然带了不少护卫,但如今梁城是神佑公主的地盘,到时候可就关门打狗瓮中捉鳖,他们这些人只怕是插翅也难逃了。

    黄翦笑道:“孙兄,神佑公主是什么人?跟咱们往常接触的人是不一样的。她做不出来这种千夫所指的事情。她若是在这里杀了咱们,如果向天下人交代?我们可是诚心诚意来襄助神佑公主北征的。”

    “哼!朝堂上的人最是阴险狡诈,黄兄还是小心一些得好。”另一个面容有些阴鸷着的冷声道,他脸上有一条口子,在他说话的时候那道狰狞的疤痕也像是一个会吃人地妖怪办一开一合,令人不敢直视。黄翦道:“王兄提醒地是,在下既然请各位来自然也要黯然送各位出城的。咱们认识这么多年,这点信用想必还是有的?”

    “若非黄兄相邀,我们又怎么会来?”众人齐声道,显然对黄翦都很是信服。

    黄翦叹道:“如今世道艰难啊,原本咱们日子也过的好好地,谁知道这才几年功夫就翻天覆地了呢。咱们兄弟这么混着也不是法子,若是能趁此机会混个官身,将来加官进爵,封侯拜相的也未必不成啊。”这话一出,众人也不由得有些兴奋起来。即便是对于他们这些出身草莽的人来说,加官进爵封侯拜相也是许多人想都不敢想的美梦。若是太平盛世,自然是趁早歇了这些心思,但是黄翦说得没错,乱世出英雄,谁能说如今这世道不正是他们这些人出头的机会呢?

    “不错,如今这世道忒是奇怪了。一个小丫头片子也能当什么监国,谁说咱们就不能成事呢?”那魁梧男子忍不住笑道。

    “孙豹子,你可别忘了,那小丫头片子手里杀过的人只怕比你吃过的米还多。”角落里,一直没有开口的一个中年书生模样的人突然笑道。

    叫做孙豹子的魁梧男子立刻拍案而起,怒道:“酸秀才,你什么意思?!”

    那中年书生却并不惧他,只是悠悠吐出几个字,“没意思。”

    眼看着要掐出火来了,黄翦连忙开口灭火,“好了好了,各位都消消气。别忘了咱们今天是为了什么坐在这里的。若是不等神佑公主来咱们自己人先掐起来了,不是让人看笑话么?”这话一出,那孙豹子总算是冷静下来了,冷哼一声道:“老子不跟你计较。”

    “神佑公主来了。”站在窗口盯着的人突然开口道。

    闻言,有人忍不住站起身来从窗口望下去,忍不住道:“那是神佑公主?”

    众人也跟着起身过去,果然看到楼下的街道上几个人远远地漫步而来。

    走在最前面的便是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

    那女子看着仿佛还不到双十年华,一袭红衣显得身形窈窕纤细。她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皇家公主那样华服锦绣,朱环翠绕。只是一身简单的红衣,一头秀发简单的用一支翠玉发簪挽起。腰间悬着一把精致小巧的刀,看上去仿佛是个供贵族少女们把玩的玩具。

    但是谁也不会怀疑她确实就是神佑公主。

    这样的绝色容颜,那样的清贵气质,放眼梁城如果她不是公主,还能有谁是公主?

    “这就是…神佑公主?”孙豹子忍不住道。

    “这个沧云城主…可真是好福气啊。”这样的绝色美人,只要是男人如何能不心动?但是这样的美人,着实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如今他们有机会见到,若对方的身份不是高高在上手握重兵的公主,只怕无论如何他们都要设法弄到手。

    跟在楚凌身边的自然是南宫御月和傅冷,还有段云和玉霓裳以及公主身边的护卫。

    “有人在看我们。”傅冷低声提醒道。

    楚凌漫不经心地抬头,目光准确地落到了街边的一扇敞开的窗户上。

    正好与她的目光对上,站在窗边的人心中不由得一冷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楚凌踏入德裕楼立刻就明白了,这整个德裕楼只怕都是黄翦的人。唇边微微勾起一抹淡笑,这个黄翦的胆量也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大么。

    跟着掌柜上了楼,被引到了黄翦等人所在的厢房门口。房间里众人已经起身相迎了,“草民黄翦,恭迎神佑公主。”

    楚凌挥挥手,示意护卫留在外面,只带了段云等四人入内。

    “黄大人客气了。”楚凌打量着眼前的人,黄翦本人的外表并没有什么出众特别之处,如果是寻常人见了只怕也因为他就是个寻常的文官。但是楚凌却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浓重地煞气,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善类,而且手里只怕也沾染了不少人命。

    这跟战场上的武将身上的煞气不一样,准确的说,这个人应该害死过不少人,所以不只是煞气还有那种被他隐藏的极好的阴戾之期。

    黄翦笑道:“公主请上座,还有各位…请坐,请坐。”黄翦的目光落到了南宫御月身上,眼神不由得一颤。南宫国师的名声他自然是听说过的,比南宫御月的实力更可怕的是他变化莫测的脾气。黄翦有九成把握神佑公主不会对他动手,但是却不敢保证南宫御月不会突然对他动手。

    “这位…难道便是南宫国师?”黄翦试探着问道。

    南宫御月坐在楚凌下手,只是抬眼看了他一眼便仿佛毫无兴趣一般垂下了眼皮并不说话。房间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楚凌淡淡笑道:“黄大人消息好灵通。”黄翦干笑了一声道:“毕竟是在梁州,草民也算是在梁州住了好些时日了,消息稍微灵通一些,让公主见笑了。”

    楚凌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问道:“不知黄大人今日约本宫前来,所为何事?”

    “在下如今不过是一介草民,不敢当公主一声大人。”黄翦笑道,“今日请公主来此,自然是为了起兵共同驱逐貊族人的事情。容草民为公主介绍,这几位都是梁州一代以及附近颇有实力的豪杰,听闻公主北征貊族,都有意定力相助。”

    楚凌点头,“有劳。”

    黄翦笑道:“这位便是前南军副统领夏七,这位是梁州铜岭寨的大当家孙豹,这位是赤云城的豪商李淦,在赤云城有李半城之称。这位……”黄翦一一介绍,在座的果然不是占山为王的悍匪便是各地的豪强。这些消息,这几日他们自然也收集了,但是听着黄翦介绍楚凌面上依然是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

    等到黄翦介绍完了,方才看向楚凌。楚凌有些慵懒地靠着椅子,轻声道:“原来如此,各位,幸会了。”

    “见过神佑公主。”众人也纷纷回礼。

    楚凌目光落到了黄翦身上,没有错过他眼底的踌躇满志,嫣然笑道:“既然已经认识过各位英雄了,不知现在黄大人是否可以谈正事了?”

    黄翦笑道:“自然。”

    楚凌点点头,只是微笑却并不接话。黄翦顿了顿,还是主动开口道:“在下听闻北晋人派来抢夺梁州的兵马已经快到梁州附近了,不知公主可有什么打算?”

    楚凌漫不经心地道:“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黄翦道:“那…不知道公主打算如何安排咱们这些人?我等真心襄助公主,还望公主不要嫌弃。”

    楚凌笑道:“只要是有心驱逐貊族的人,本宫自然是欢迎的。”

    两人这般你来我往撤了好一会儿却谁都不说正题,倒是让旁观的人有些不耐烦了。那孙豹忍不住起身道:“公主,我姓孙的是个粗人,就问一件事。咱们帮你打貊族人,朝廷准备如何安置咱们?兄弟们的军饷粮草如何分配,咱们麾下至少也有五六千人,怎么也该弄个将军当当吧?”

    楚凌侧首打量了一番那孙豹,方才轻笑了一声道:“这个么…本宫记得先前就说过了来着。段云?”

    段云笑道:“是,公主说,谁能先一步拿下宁西关,就封他一个正三品将军。”

    闻言,众人不由得纷纷议论起来。三品将军可是不折不扣的高官了,这些悍匪自然也会心动。黄翦的脸色却有些难看,轻咳了一声道:“公主,这个…宁西关易守难攻,而且驻守的貊族兵马不少。公主连粮草都不给,让咱们兄弟们如何敢去卖命?”

    楚凌微微挑眉道:“我若给了粮草,黄大人会即刻启程攻打宁西关么?”

    黄翦笑道:“这个…在下以为如今并不是西进的好时候。如今梁州最大的危机不是……”

    “黄大人,本宫才是天启北征的最高统领。”楚凌打断了他的话,淡淡道:“本宫的策略,就是西进。所以…本宫不需要你告诉我现在是不是西进的时候,你只需要告诉本宫你能不能,敢不敢,要不要率兵攻打宁西关就可以了。”

    旁边夏七皱眉道:“宁西关有重兵驻守易守难攻,公主让我们就这样去,分明是让我们去送死!”

    段云笑道:“夏将军,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你若是要求你们一兵一将也不能折损,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吧?”

    夏七怒道,“段公子应该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何必强词夺理!”

    楚凌饶有兴致地撑着下巴看着眼前的夏七和黄翦,好一会儿方才笑道:“既然黄大人对本宫的安排不满意,不如说说看,你们想要如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