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3、送礼?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公主殿下吃个早膳都能抓个人回府衙,自然引来了众人的围观。得到消息,祝摇红,黄靖轩等人都纷纷抛下了手中事务来对公主表示关心,顺便看看第一天就敢找公主麻烦的人是个什么模样。

    对此夏七只觉得分外冤枉,他哪里是来找神佑公主麻烦?他只是想要来跟神佑公主谈谈而已,谁知道这个公主什么毛病一言不合就开打。被扔在大堂里当猴子一样参观的夏七忍不住在心中暗暗腹诽着。

    黄靖轩兴致勃勃地道:“好久没看到敢这么不长眼的人了啊,果然北地的百姓们就是见识太少了。”反正现在平京是没有几个官员敢当着神佑公主的面给她找不自在了。就算是再不满也只能暗地里嘀咕几句。楚凌靠在主位上,单手撑着下巴懒洋洋地扫了众人一眼道:“你们都没事儿干么?”

    黄靖轩连忙道:“启禀公主,大军都已经安置妥当了。城中各处防务也都布置妥当,请公主示下!”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听说你们昨晚跟人打架了?”黄靖轩和上官允儒脸色微变,齐声道:“回公主,绝无此事!”楚凌笑道:“是么?我听说的可不是这样。两位厉害啊,刚到梁州就能跟人打起来。呃…重点是,竟然还打输了?”上官允儒还好,他原本就是个凑热闹地,罪魁祸首黄靖轩却顿时垮下了一张脸,“公主……”

    楚凌道:“说说看吧,你们是跟谁打的?”

    黄靖轩小声道:“公主都知道我们打输了,还能不知道我们跟谁打的么?”

    楚凌笑眯眯地道:“我想听你亲口说。”

    黄靖轩顿时更加无精打采,“是…是城外的一个猎户。”

    楚凌点点头,道:“很好啊,我请名家教导你们好几年,结果打不过一个猎户?”黄靖轩忍不住哀嚎,“公主,那家伙是个蛮牛!我是一不小心着了他的道儿,要是再打一次我肯定不会输地。”上官允儒看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眼神。牛吹大了很容易收不了场的,那猎户分明就是天生神力好吧。

    楚凌挑眉道:“哦?既然这么有信心,回头找那猎户过来,你们再打一次。”

    “我……”开玩笑的。

    “嗯?”

    “是,公主。”黄靖轩无精打采地道。

    将他看戏的精神压了下去,楚凌方才侧首看向地上的夏七。夏七原本见这神佑公主将自己扔在一边只顾着跟属下调笑还有些不悦,但是当神佑公主的目光落到他身上的时候,夏七却忍不住觉得心头一凉。那目光分明并不如何凌厉,甚至都没有什么情绪在里面。但不知为何夏七就是觉得自己仿佛一瞬间就被人看穿了一般。

    定了定神,夏七沉声道:“神佑公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楚凌微微偏头,道:“不是要跟本宫谈么?现在可以谈了。”夏七沉下脸道:“神佑公主这般,未免太没有诚意了!”

    楚凌嗤笑一声,“诚意?夏副统领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你们想要投降本宫还需要考虑到底要不要收,你们哪儿来的脸面跟本宫要诚意?”

    “你!”夏七怒瞪着楚凌,坐在一边的祝摇红笑道:“公主,人家手里毕竟还有不知道多少南军呢,还是客气一点吧。”楚凌扬眉道:“客气一点?”祝摇红思索了一下道:“夏副统领大约是希望公主能客气一点。”楚凌道:“但是,本宫已经很客气了啊。”

    玉霓裳嘻嘻一笑道:“比起在平京的时候,公主确实是很客气了。”

    “哦?”祝摇红仿佛有些好奇,玉霓裳道:“祝姐姐你不知道,去年公主可是在平京城下干掉了好几万貊族兵马,当时好多朝中官员都被吓得让人带回去的了。还有那个北晋丞相阿忽鲁,被公主砍了脑袋送回上京,听说拓跋梁都气吐血了。”

    祝摇红笑道:“后面这个倒是真的。”

    两人仿佛毫不在意地说笑,地上的夏七却脸色有些苍白了。他们虽然远在梁州,这些事情多少也听过一些的。但是隔得远了总归是有些雾里摸花的不真实感,更多的人还是倾向于认为这些都是君无欢的功劳。神佑公主最多不过是沧云城主的一个傀儡罢了。但是这会儿听着祝摇红和玉霓裳当说笑一般的讲起来,夏七却突然觉得或许…这些都是真的。这个神佑公主并不是君无欢的傀儡,而是真的很难招惹的人物。

    楚凌居高临下的坐在主位上,淡淡地问道:“说说看吧,谁派你来的,想要跟我谈什么条件?”

    夏七眼睛一跳,睁大了眼睛瞪着楚凌。

    楚凌笑道:“梁州南军确实有个副统领叫夏七,不过…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本宫连敌军的统帅大体是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吧?随便找个人来敷衍本宫,你们的良心不会痛么?”

    “你什么时候看出来的?”夏七脸色有些难看,忍不住问道。

    “一开始就知道啊。”楚凌道,“听说夏七是个谨小慎微的人,虽然你表现的很警惕但是…却还不够慎重。另外,一个谨小慎微的人,又怎么会在这种时候随随便便出现在梁城里就想要跟我谈判?”夏七咬牙道:“那也不能证明什么!”楚凌点点头道:“确实,也有可能是夏七看我是个女的一时轻敌了。不过…有人主动送上门我干嘛不抓。至于你是真是假,我让人砍几刀不久知道了。”

    “……”这个神佑,是个疯子!夏七忍不住在心中道。

    “所以,你是打算自己说呢,还是我让人砍你几刀再说?”楚凌问道。

    夏七沉默了片刻方才道:“我是夏副统领麾下的校尉,但是…我们是真的诚心想要跟公主谈谈的。”

    楚凌点点头道:“想要归降?”

    “夏七”不语,却是默认了的意思。

    楚凌想了想道:“淡淡也行。”

    “公主?”旁边众人闻言,忍不住齐声道。楚凌对他们打了个手势,“稍安勿躁,我心里有数。”

    段云和祝摇红对视了一眼,终于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梁城外不远的一处僻静屋子里,几个穿着容貌各异的男子正聚在一起商量着什么事情。只是他们的意见显然并不统一,一个性子急躁一些的人忍不住拍案而起,怒道:“跟个女人有什么好说的?平京那些蠢货被一个女人吓得的连个声儿都不敢吭,难道咱们也这么被她吓着了?没有了君无欢在身边,那什么神佑公主算个屁!”

    坐在另一边的中年男子不赞同地摇了摇头道:“话不是这么说,你别忘了这个神佑公主可是拓跋兴业的亲传弟子,而且…去年在沧云城……”

    男子冷笑一声,不以为然地道:“最后还不是君无欢赶回去借得围?要不是君无欢回去的及时,这会儿还有没有神佑公主还不好说呢。”

    另外一个人若有所思地道:“不管神佑公主如何,梁城外那二十多万的兵马可不是假的。听说那个萧艨也是难得一见的高手。另外,如今到了这个地步,是继续跟着貊族人还是有什么别的打算,咱们总是要想一想了。”如今世道显然不像前几年那么太平了,他们自然也要有所准备才行。

    坐在上首有些消瘦的中年男子摸着下巴的短须道:“以我之见,这个貊族人…以后的日子只怕也不好过。别的不说,就算算这才几年都换了几个皇帝了?”

    “但是,如今百里轻鸿可是北晋皇的亲生父亲,咱们投靠他不比……”

    那男子嗤笑一声道:“北晋皇现在还是个婴儿,就算能活着长大等他能听懂人话也的好几年吧?要亲政更是十几年后了。你觉得貊族人还有拓跋罗能忍耐这么久?这些年,那些貊族人什么时候将咱们当人过?”

    “这么说…咱们归降神佑公主?”有人迟疑着道。

    中年男子笑道:“怎么能叫归降呢?咱们这是襄助神佑公主驱逐蛮族啊。咱们这么多兄弟,好歹也算是一股不晓得势力。神佑公主总要给咱们几分面子吧?”言下之意,神佑公主若是想要他们归降,就不能亏待了他们。

    另一个中年男子皱眉道:“今天我们在城里所见,那神佑公主不像是个脾气好的。”一言不合就将他们派去的人给打杀了,这位公主的脾气可不小。

    中年男子轻哼一声道:“笨才好呢,要是太聪明了还有我们什么事儿?看看吧,回头设法再跟这位公主接触一下,另外…准备一些礼物送过去。”

    “夏副统领在么?”门外突然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

    房间里的众人都是一愣,很快便一跃而起警惕地盯着门外。这地方十分隐秘而且周围还有人守着,这人是怎么出现在门外的?而且还能准确的报出他们的身份?

    外面安静了片刻,那女声再次开口淡淡道:“神佑公主麾下祝摇红,奉命前来送信。”

    几个男人对视了一眼,终于走过去慢慢拉开了门。逐渐门外的空地上站着一个身形修长窈窕的黑衣女子。她年纪已经不算小了,但是却依然有一种让人移不开眼睛的魅力。这女子他们都见过,昨天神佑公主入城的时候她就策马跟在神佑公主身边。祝摇红身后不远处,是一群青年男女,他们手里或执剑或提刀,都架在自己原本安排的守卫的脖子上。也就难怪人都到了门外了他们却没有听到任何示警了。

    那为首的中年男子上前了一步,盯着祝摇红道:“不知姑娘是……”

    祝摇红莞尔一笑,并不介意再通报一次自己的性命,“神佑公主麾下,神佑军灵犀营统领,从四品明威将军祝摇红。”

    几个男子都不由得一怔,什么灵犀营他们是没听说过,但是从四品明威将军他们还是知道的。这神佑公主竟然当真将正式的品级职位授予一个女子?他们原本以为这女人只是神佑公主身边的护卫之类的。祝摇红也不理会他们的震惊,从袖中取出一封信函道:“公主命我亲自送上信函给夏副统领,还请过目。”

    顾不得多想,夏七示意身边的人上前接过了信。

    打开信函扫视了一遍,夏七脸色有些阴沉,道:“神佑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祝摇红嫣然笑道:“公主信里没有写清楚么?”

    当然写清楚了所以夏七才生气,他盯着祝摇红冷声道:“神佑公主的胃口未免太大了一些,她也不怕噎着!”一开口就要他们全部无条件投降,若真是答应了他们还能有什么好?说不定回头就让神佑公主给弄死了。

    祝摇红侧首打量着夏七,轻声笑道:“公主能不能吞下去是公主的事情,就不劳烦下夏副统领操心了。公主说了,夏副统领有三日考虑的时间。三日过后…神佑军不介意在貊族人的援兵赶到之前,练练手。”

    “狂妄!”

    祝摇红身后明萱提着剑走过来,听到这话嗤笑了一声忍不住道:“败军之将,貊族人的走狗,还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公主狂妄?”

    “神佑公主这是不想好好谈了?”夏七阴恻恻地道。

    祝摇红笑道:“夏副统领,你可别吓到我手下的姑娘们,她们胆子小,一个不小心…咔,你手下人的脖子就断了。”

    “你!”夏七扫了周围一眼,冷笑道:“你不会以为就凭你这几个人就想要围歼我们吧。”

    祝摇红掩唇笑道:“夏副统领想多了,我真的是来送信的。至于你们……”轻轻摇头叹息道:“我们公主要的是黄翦,他既然不敢来,就只好先放你们一条生路了。告辞。”

    说罢祝摇红当真转身带着人走了,明萱跟在她身后警告地看了一眼夏七等人,一行人这才慢慢的退去。

    “将军,怎么不拦下他们?”夏七身边的人忍不住低声问道。他们的人自然不会只有这附近几个,只要他们放出信号拖延片刻,那些女人哪里那么容易走脱?

    夏七冷声道:“她们敢来怎么会毫无准备?更何况…那个姓祝的女人,还有她身边那丫头实力都不俗。咱们没有准备未必拦得下她们。”

    “那现在怎么办?”

    “先回去!”

    “是。”

    梁城府衙中,楚凌正盯着梁州的地图研究。门外一个侍卫进来禀告,“启禀公主,外面有人送了礼物来求见公主。”楚凌搁下笔,看了看那侍卫脸上有些古怪的神色来了几分兴致,“哦?什么人送的礼物?”

    侍卫道:“说是姓黄。”

    楚凌点点头道:“去看看吧。”

    等到楚凌来到前院待客的大厅,一个穿着儒生模样四十多岁的男子连忙站起身来,“见过神佑公主。”

    楚凌微微挑眉,“来者何人?”

    那男子连忙道:“回公主,小人乃是前梁州知府黄大人身边的幕僚,平时替黄大人跑跑腿办点小差事。”楚凌走到主位上坐下,笑眯眯地道:“哦?胆子不小啊。你不知道这差事是要命的么?”那男子赔笑道:“怎么会?公主应睿智最是讲理不过,小人只是奉命来是送个礼,如何会有性命之忧?”

    楚凌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谁告诉你我讲理了?黄翦难道没听过从平京流传出来的小道消息,要不你让他派人去平京问问,看有没有人说本宫讲理的?”

    男子干笑,这位公主确实是不安理出牌,这话让他不好接啊。

    连忙转移换题,“公主说笑了,公主初来乍到,黄大人不敢冒昧前来拜访,命小的送了一些小玩意儿请公主把玩,还望公主不弃赏收。”

    “这会说话,不如你别跟着黄翦了,跟着本宫混吧。”楚凌笑道。

    男子赔笑,“小人哪来这般福气。”

    “行吧,让本宫悄悄黄翦送什么来了?”楚凌点点头道。

    男子大喜,连忙拍拍手让人将礼物呈上来。黄翦倒是也不吝啬,女子喜欢的珠宝首饰,样样精美不凡。即便是楚凌在平京见惯了各种珍宝也能看出这些东西的不凡。更有好几件新奇精巧的小玩意儿,想必是从西边传过来的,中原倒是不多见。

    那男子见楚凌有些意兴阑珊的模样,也知道她对这些不感兴趣。也是,永嘉帝就这么一个公主,连监国公主的位置都舍得给她还有什么得不到的?

    当下,男子挥挥手让人退下。又一群人走了进来,“公主,请看看这几个?”

    楚凌抬眼,就看到四个男子从外面鱼贯而入。

    这是个男子都穿着一身青衣,并没有什么出格之处。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就是都长得很好看,而且是完全不一样的好看。英挺俊朗着有之,俊俏优柔者有之,温文尔雅者有之,甚至还有一个楚楚可怜地乖巧模样,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楚凌怀疑这位可能是从某风馆里出来的。

    “这是……”楚凌挑眉,迟疑地道。

    男子笑道:“回公主,我们大人唯恐公主出门在外,多有不便。这四个都是专程送来侍候公主的,公主尽管放心,这四人都是乖顺的,万不会给公主惹麻烦。”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