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2、夏七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看着邱平江,问道:“邱大人为什么会认为这个黄翦现在还在梁州?还是你有什么小道消息?”

    邱平江看看周围坐着的众人有些迟疑,显然是并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件事。祝摇红笑道:“邱大人,如今这梁城府衙就你一个当官的,你觉得在这里说和私下说,有什么区别?”邱平江闻言顿时垮下了脸,满脸苦涩地道:“公主,各位将军,我若是说了各位可得保我性命啊。”

    楚凌微微蹙眉道:“说罢。”

    邱平江叹了口气道:“自从沧云城的各位将军们将貊族人打跑了,南军便也跟着溃散了。大部分都跟着貊族人退走了,但是也有一部分跑进了山里,跟那些悍匪混在了一起。有的听说甚至直接就落了草。”冯思北问道:“这又跟梁州知府有什么关系?”邱平江道:“就是黄大人领着那些人去的啊,有人看到黄大人往西南去了。那会儿想要撤退的兵马都是往东边或者东北去的,谁会往西南跑啊?在往那边跑不就撞进了沧云城的地盘了么?”

    邱平江见冯思北仿佛有些不信,连忙继续道:“这位将军,你别不信啊。这事儿城里的百姓知道的应该也不少。不过…空拍没什么人敢跟你们说。”

    “这又是为什么?”黄靖轩不解的问道。

    邱平江叹气道:“这城里,你别看人不多。各方的探子却不少呢。若是说了,说不定什么时候连脑袋都没有了。若不是…我也不想惹事儿。”他既然下定了决心要跟着天启,自然也是要交一份投名状的。否则他这种做过北晋朝官儿的官员,哪怕只是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儿,也是一个污点。

    楚凌微微点头道:“我知道了,劳烦邱大人回头将你知道的人的去向写一份单子给我。如今梁州各地的情况,邱大人可知道些什么?”

    邱平江敢在这个时候留在梁州还敢主动凑到楚凌跟前来自然是有几分本事和胆量的,并不若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怯弱无能。楚凌问什么他多多少少都能搭上来几句,即便是打不上来他也能知道去哪儿查看或询问,倒是让楚凌对这个人颇为满意。至少给他们带来了不少的便利。

    让邱平江先退下,祝摇红方才道:“公主,这人倒是个滑头。”

    楚凌笑道:“乱世之中,不油滑一点也活不下去。让人去查查他的底再说。”

    旁边黄靖轩点头称是,冯思北皱眉道:“公主,那个黄翦……”楚凌道:“请萧将军看着一些,不过我想他胆子再大也不至于明目张胆的举兵反攻梁城吧?先让人将情况查清楚,还有梁州各处的情况,都要尽快报开。”见楚凌神色肃然,祝摇红问道:“公主可是再担心什么?”

    楚凌蹙眉道:“若是貊族人卷土重来的时候,这些人才来拖咱们后退,那就麻烦了。”

    “公主是想要先解决掉他们?”

    楚凌道:“查清楚再说,他们若是识趣的话还可暂且放着貊族人要紧,但若是不识抬举,就只能先清除隐患了。”祝摇红和冯思北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齐声称是。反正无论那些南军还是悍匪都不是什么好人,要杀起来他们也不会有丝毫的下不了手的。

    大军刚到梁州事务繁忙,众人略说了一会儿话便各自起身办事去了。楚凌漫步走在府衙的后院中,整个府衙空荡荡的显得十分安静。

    “公主,公主!”玉霓裳带着人急匆匆地奔了过来,楚凌有些诧异地挑眉道:“霓裳?不是让你好好休息么?怎么在这里?”还没到梁州的时候玉霓裳就一副奄奄一息地模样,这才多大一会儿就生龙活虎了?玉霓裳笑道:“六哥说啦,我跟在公主身边就要好好照顾公主替公主打理一些琐事。现在晚风姐姐还有白鹭姐姐她们都不在公主身边,我怎么可以偷懒呢?”

    楚凌莞尔一笑,摇摇头道:“用不着那么勉强自己,身体重要。有什么事情我吩咐别人去做就行了。”

    玉霓裳摇摇头道:“那不成,别人都要上阵杀敌,就我一个闲人,怎么能让她们再来操心这些琐事?公主你放心,我都能办好哒。府衙的护卫黄公子已经去布置啦,我问了邱大人,训了一些老实可靠的人来差遣,公主的院子里也已经清扫干净了。公主放心,你的院子用的都是我们自己人,很安全的。”

    楚凌笑道:“想得很周到。”

    玉霓裳欢喜地道:“那公主还有什么吩咐吗?”

    楚凌想了想道:“听说你这几个月在临江城帮着算账让赵将军很是赞赏?有空的话帮我统计一下梁城的人口还有府衙近两年的税收和支出情况吧。

    玉霓裳眼睛一亮,“公主放心,我一定办好!”

    “嗯。”楚凌点头,笑看着眼前精神百倍的姑娘。既然带着玉霓裳来了,自然不会是带来玩儿的。在平京的时候桓毓好几次就跟她说玉霓裳找借口不肯回平京,连年都是在临江城过的。显然是打算将拒婚进行到底了。既然妹妹不肯跟寻常闺秀一般乖乖地成婚相夫教子,那就还是多学些存身立世的本事比较好。请神佑公主千万不要客气,好好磨练玉霓裳。最好是磨到她受不了自己乖乖地回平京去。

    看玉霓裳现在的模样,桓毓公子的期望只怕要落空了。

    即便是身在乱世,日子终归还是要过的。即便是梁城的百姓畏惧突然到来的兵马,却也不可能一直躲在家里不出来。而且见大军并没有全部入城,也没有侵扰城中的住户,第二天大街上的人就渐渐地多了起来。比起润州等地,靠近西北自古便是民风彪悍土地贫瘠之地的梁州百姓对天启还是北晋当权并没有那么深厚的感情。但是北晋人在梁州的时候他们日子确实不好过,所以如今貊族人被打跑了他们心里未尝没有存着几分希望的。

    不过,领兵前来地将军是个女子倒是让人没有想到的。这个消息早在昨晚就传遍了整个梁城。不仅领头的是个女子,军中也还有不少女子各个带着兵器看起来也像是军中之人的模样。男女之间天生的差异让越是彪悍尚武的地方就越是不将女子当一回事,因此见领兵的竟然是个女人倒是让这些梁城的百姓们有些反应不过来的。

    楚凌一大早便带着玉霓裳和段云出门吃早膳去了。这次跟着她一起来的除了萧艨冯思北以黄靖轩上官允儒几个年轻人,就只有段云这个读书人了。赵季麟被留在了临江城跟着赵伯安,黎澹如今还在平京,过段时间处理完了平京的事情也会去跟郑洛等人汇合。但即使如此,算一算楚凌也带走了手下大半的精锐了。说到底,还是人才不够用啊。

    坐在路边的小摊子边,楚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段云看了她一眼,“叹什么气?”

    玉霓裳低声笑道:“公主肯定是觉得人手不够用才叹气的。”

    楚凌微微挑眉看向她,玉霓裳拖着下巴笑眯眯地道:“公主,不然将阿朵姐姐和晚风姐姐也叫来啊,大家热闹一点嘛。”

    楚凌无语,“你以为她俩是砖头?哪儿缺了就往哪儿搬?你阿朵姐姐如今管着信州和润州大半的许多事宜,咱们还靠她养活呢。晚风的事情更多,哪里过得来?”玉霓裳眨巴着眼睛道:“所以,公主你现在只有我啦。不要嫌弃我嘛。”楚凌无奈地抬手敲了一下她的脑门道:“我哪儿敢嫌弃玉大小姐啊。”

    段云笑道:“这么多杂事都要霓裳一个人打理确实是有些辛苦,若是不嫌弃,在下也可以代劳一部分。”出

    玉霓裳摇摇头道:“算啦,表哥现在可是军师呢,怎么好劳烦你?不过咱们确实很缺人就是了,公主,我们能问户部和工部借一点人么?”

    楚凌饶有兴致,“你怎么想的?”

    玉霓裳理所当然道:“户部的大人们不就是很擅长算账么?还有工部,他们不是很会做东西么?我这里就缺账房和工匠啊。”

    楚凌和段云对视了一眼有些无奈,楚凌笑道:“倒是个不错的想法,可以考虑一下。”不过会算账的不是户部那些大人们,而是底下那些小吏。玉霓裳满意地道:“这就好了嘛,我们在北方这么辛苦,他们却在平京安安稳稳的喝茶。多不好呀。”

    楚凌这次认真地点头,“言之有理,回头就给上官大人写信,让他从六部选派官吏北上。”要抓壮丁自然不能只逮着户部和工部下手,当然是要雨露均沾才行的。至于那些人来了能干嘛,有的是事情让他们做。

    楚凌之前只是觉得那些文绉绉的读书人带着纯粹是拖后腿的,军中虽然也有却并不多。这会儿倒是想明白了,他们是要打仗没错,但是他们也不是天天都打仗。而且打下来的地方总要有人管理吧?总不能她一边打仗还要一边管理地方,她又不是长了三个脑袋八只手。

    三人坐在路边摊子上喝着梁州特有的肉汤吃着烧饼当早膳并没有避着人,自然引来了百姓的注意。最开始还没人敢靠近,后来发现除了他们三人坐了一桌,旁边又有两男两女四个护卫模样的人坐了一桌以外并没有别人倒是渐渐胆子大了起来。不一会儿功夫,小小的早点摊子就已经坐满了。摊主大约许久没有这么好的生意了,连紧张都忘了忙忙碌碌地招呼着客人。

    周围人渐渐多了起来楚凌等人自然不会察觉不到,却也并不在意。

    眼看着三人就要吃完了终于有人走了过来,“不知姑娘可是…天启禁军的首领?”

    楚凌回头看向那人,是一个四十出头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那人穿着一身厚实的皮裘,一身精悍气势一看就不像是寻常人。楚凌微微挑眉道:“你不知道我是谁?”

    这话问的奇怪,虽然神佑公主名动天下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认识的。况且梁州地处偏远,对于寻常百姓来说他们也未必知道这次天启禁军北上是神佑公主领兵的。但是,寻常百姓不知道,眼前这位可不像是寻常百姓。

    那人果然脸色一僵,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干笑道:“姑娘说笑了。”

    楚凌摆摆手道:“不知道就不知道吧,那你去换个知道的人再来跟我谈。”

    那人看着楚凌转身继续吃饭的模样一时间倒是有些进退两难了。愣了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见楚凌当真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只得拱手道:“让公主殿下见笑了,公主殿下微服出巡,在下以为公主……”

    “谁说我微服出巡了?”虽然她确实没穿公主的朝服那么郑重,但是也没那么见不得人吧?

    “……”这个神佑公主到底能不能好好说话?

    旁边段云轻咳了一声问道:“阁下何人?找公主有什么事?”那人迟疑地看着段云,似乎是想要确认他的身份。楚凌淡定地道:“军师,有事找他说。”

    “这……”男子皱眉,显然是对楚凌的随意态度不甚满意。

    段云笑道:“公主还有事,这位先生有什么事不妨先跟在下说说?”

    那人看了一眼楚凌,还是压低了声音道:“在下梁州南军副统领夏七,有些事情想与公主谈谈。”

    段云并不因为他的身份而惊讶,问道:“梁州南军有几个副统领?”

    夏七道:“三个。”

    “还活着几个?”段云继续问,楚凌继续吃饭。

    夏七声音微沉,“两个。”

    “还活着的那个在哪儿?”

    夏七眼神微沉,“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段云摸着下巴道:“你敢选在这个地方来见公主,想必是有什么依仗?”夏七干笑道:“公子说笑了。”

    “那我们要是在这里把你给杀了,会怎么样?”段云仿佛有些好奇地问道。

    夏七脸色微沉,咬牙道:“还在梁州的南军会立刻攻打梁城!”

    楚凌闻言,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道:“被沧云军打得落荒而逃的手下败将,敢在这个时候攻打梁城?还是说…你们觉得打不过沧云军就能打得过神佑军了?”夏七冷声道:“公主没有立刻下令将在下杀了,不就是有所顾忌么?公主顾忌的自然就是夏某依仗的,你说是么?”

    楚凌慢条斯理地放下手中的勺子,道:“你想得太多了,我没有立刻下令杀了你,只是有点好奇而已。”

    夏七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盯着楚凌,“现在公主好奇过了?”

    楚凌道:“黄翦在哪儿?”

    夏七冷笑一声,“我不知道。”

    楚凌对身后打了个手势,后边一桌已经站起身来的四个护卫立刻朝着夏七围了过来。

    同时,四周原本在用膳的几桌也有人站起身来,虎视眈眈地盯着楚凌等人,显然这些人都是夏七的人。至于那些倒霉的真正的顾客,已经跟摊主一样颤抖着连滚带爬地逃开了。玉霓裳见状连忙靠近楚凌身边,哀怨地道:“公主,这么危险你怎么不早说啊。”

    楚凌道:“我说了啊,是你非要跟来地。”

    玉霓裳翻了个白眼,轻描淡写的说一句外面不太平也算是提醒么?

    “现…现在怎么办?”玉霓裳小声问道。

    楚凌道:“怕就躲起来。”

    玉霓裳一点儿也没有不好意思,直接蹲下躲到了桌子下面看得旁边的段云眼角直抽抽。这就是玉家培养出来的嫡出大小姐?

    眼见楚凌一点儿也不给面子,那些人自然也不敢客气,当下便朝着众人招呼过来了。楚凌伸手将段云拉到自己身边,“表哥,小心一点。”

    段云镇定地点点头,他虽然也不会功夫但是这些年大场面也见了不少倒也不如何担心。还有功夫拍了拍玉霓裳的脑袋问道:“公主向抓他们何必闹出这么大动静?”

    楚凌笑眯眯地道:“就是闹给别人看的啊。”

    微微眯眼看到已经不动声色退出了人群准备逃走的夏七,楚凌抬手抽出桌上筷筒里的木头筷子朝着夏七射了过去。夏七原本已经退出了人群转身就想要遁走,却听身后风声破空而来心中一惊连忙就地一滚想要避开,却不想他才刚刚动作之后便是嗖嗖嗖几声,最后一根筷子打在了他的腿上。夏七只觉得左腿一阵钻心的疼痛整个人便朝着地上跌去。下一刻,街道的一头冲出来几个人将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夏七见大势已去,倒也不再挣扎任由人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街道的另一头一处窗口,有人正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一幕。

    见夏七被抓了起来,那人立刻关上了窗户转身对立面坐着的人笑道:“正是没有想到,这个神佑公主竟然是个如此冲动的莽夫。”

    坐在桌边的人低声道:“还是谨慎一些得好,神佑公主能够执掌天启朝堂总不能是因为她长得好看。”

    “你别忘了她的丈夫是君无欢。”而君无欢跟晏凤霄是同一个人,有这样的人在背后撑腰,神佑公主想干什么不行?



    ------题外话------

    脑袋疼,每年换季的时候真要命~大家要注意保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