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0、前往梁州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三月暮春,润州的天气也已经温暖了起来。润州边境的小城里,楚凌站在城楼上眺望远方,一边笑道:“上京的桃花这会儿想必还开的正盛吧?”小城外不远处有一片桃林,他们刚到这里的时候,站在城楼上尚且能看到一片嫣红,如今却只有一片嫩绿了。

    站在她身边的祝摇红,段云和冯思北。祝摇红笑道:“确实,上京毕竟还是比润州冷许多的。”润州的气候其实更接近南方,毕竟只隔着一个灵苍江罢了。不过一个江南一个江北,却仿佛是两个世界。一个繁华太平,一个乱世流离。

    祝摇红离开上京也不过才几个月,却似乎已经变了很多。收起了往日的华服珠翠,她穿着一身束身的黑色一片和软甲,一头秀发只是简单的挽起,显得干脆利落。这一个多月在战场上的厮杀,更是让她身上多了几分肃杀之气,如果此时上京的故人站在跟前,只怕不敢认眼前这英姿勃发的女将便是是当初那个妩媚妖娆的瑶妃娘娘。

    楚凌抬手轻抚着满是伤痕的城墙,这座小城是他们半个月前才从貊族人身上夺回来的。至此,整个润州境内就再也没有任何一点貊族兵马了。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谁都指望越往后只会越艰难。

    段云看看楚凌道:“有萧将军和冯将军在,北晋人一时半刻只怕无力反攻润州了。下一步公主有什么打算?”

    笑道:“冯将军不日便要率兵前往惠州。思北,你是否要与冯将军同行?父子一同出征,也算是一段佳话?”

    冯思北连忙摇头道:“末将跟着公主!”

    段云了然,“公主是打算将润州,信州,惠州连城一线,然后一起向北进攻?占线会不会拉得太长了一些?”楚凌摇头道:“不,还有沧云城。”

    段云蹙眉道:“沧云军素来骁勇,这些日子已经越过了梁州一路往北而去。如今正在宁州与貊族人僵持。只怕……”楚凌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西北和润州撤出去的貊族兵马会趁机夺取梁州切断沧云军的后路。但沧云军的战力确实不凡,由他们做先锋可一路势如破竹,只是气势就足以震慑貊族人。如果让他们步步为营困守梁州,未免太过浪费了。”沧云军就仿佛一支利箭,势如劈竹直刺敌人的心脏!

    段云想了想,道:“公主的意思是…我们替他们守梁州?”

    楚凌以手指在城墙上比划着,一边叹息道:“我们在润州信州的兵马已经逼近八十万了,但是我们不可能如沧云军那样一路势如破竹的进攻,这些兵马本就是为了驻守梁州准备的。比起润州,梁州才是真正需要小心驻守的地方。”

    段云盯着城墙上楚凌划过的地方,明明什么都没有他却仿佛真的看到了一张地图般。沉吟了片刻他才道:“进可往东南东北方向进宫,退可回润州,守住沧云城,甚至如有意外还可以与西北的沧云军和西秦军合作?”

    楚凌含笑点头道:“不错。”

    段云皱眉道:“若是如此,梁州的夜里也不会小。打了一个多月北晋人现在也该回过神来了,只怕下一步就是派大军压境直扑梁州。”旁边冯思北忍不住插嘴道:“便是如此,润州和信州的驻军也不是木头。况且,貊族人现在真正应该担心的是沧云军吧?”

    祝摇红也开口道:“先前拓跋赞和素和明光不和,让公子捡了个便宜。这次貊族人想必会吸取这个教训了。”

    楚凌道:“往后确实压力不小,到了这个地步貊族内部地纷争反而会暂时平息下来。到时候…貊族早些年能征善战的将领还是不少的。”这世间的事情都是这样,如果没有外部的威胁自己人往往都能打的要死要活。但是有时候一旦外部的威胁太过厉害了,原本觉得仿佛不死不休的纷争反而不那么重要了。

    貊族人更是如此,他们不会不知道天启人想要将他们赶出中原。想要不失去这块刚刚吞进口中没多少年的肥肉,他们内部必然会空前的团结。

    “百里轻鸿…”冯思北有些忧郁地道。

    楚凌笑道:“你以为百里轻鸿是去北晋当细作的么?到了这个地步他的命运也已经跟北晋人绑在一起了,北晋灭亡了对他也没什么好处。”冯思北有些失望,却又觉得在情理之中,只得轻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祝摇红问道:“公主打算带哪些人去梁州?”

    楚凌偏着头思索了片刻,笑道:“冯将军去了惠州,信州和润州这边只要萧艨将军要留下来。”段云摇头道:“梁州危险,萧艨将军只怕未必肯留下。更何况…公主其实可以多信任一些大…呃郑将军他们。”楚凌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道:“我哪里是不信任他们,只是……”

    段云笑道:“我明白公主的意思,他们出城草莽而且…在领兵打仗方面天赋也未必如何出众。若是遇上了强敌,只怕有性命之忧。但是公主…如果不给他们机会,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做到。”楚凌笑容有些微地苦涩,轻声道:“我到底也只是个寻常人,并不是时时刻刻都能明察秋毫的。你说得对…我会先跟大哥他们谈谈。”

    这些年虽然她跟郑洛叶二娘等人并不时常见面,但是在楚凌心中却是将他们看得比寻常人重要许多的。不仅是因为他们相识于微末之时,更是因为他们在她刚到这个世间最孤独的时候给了她家人一般的温情。当初她既然认了黑龙寨小五这个身份,就是真的将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兄姐的。

    但是,经过段云的提醒楚凌也不得不考虑,是否因为自己的这份隐约的担忧和私心,反而限制了他们的发展?先前狄钧就抱怨过,他运气不好总是遇不上敌人真正的精锐,每次好像都是给人收尾的一般。

    段云见她想明白了,这才点了点头。沉吟了片刻轻声提醒道:“公主,谁也没有十成十的把握能在战场上活下来。您也没有。”上战场就肯定会死人,只是看谁运气更好能力更强罢了。如果公主真的一点儿接受不了亲近的人牺牲,那么不如趁早将这些人都送回平京安全的地方。

    楚凌叹气,有些无奈的道:“表哥,我知道了,多谢你提点。”

    段云笑道:“我知道公主会想明白地。”

    楚凌翻了个白眼道:“我是想明白了,就不知道表哥自己的事情能不能想明白。”

    段云一怔,很快又道:“我没什么想不明白的。”

    “……”行吧,你高兴就好。

    临出发前,楚凌亲自与赶来与他们会合的郑洛叶二娘等人深谈了一番。虽然楚凌对黑龙寨众人的回护并不明显,但是聪明如窦央叶二娘其实多少还是能感觉到的。至于郑洛和窦央倒是没有多想,只是对于楚凌想要赋予他们重任赶到十分的高兴。对于战场上的牺牲更是早有准备,用郑洛的话说若是贪生怕死的话还不如躲在山里安安心心做个山贼等到天下太平了再出来。

    于是,最后决定楚凌带着整合之后二十万神佑军前往梁州。余泛舟和郑洛等人留下驻守在信州和润州一代。而冯铮亲自率领三十万大军前往惠州。虽然楚凌的本意还是希望萧艨留在润州或者跟着冯铮一起去惠州都是极大的助力,但是却遭到了众人一致的反对。毕竟楚凌带去梁州的除了二十万兵马,就只有冯思北,黄靖轩,上官允儒这些没怎么上过战场的年轻人或者是祝摇红这样的女子。至于肖嫣儿和玉霓裳,完全就是跟着去打酱油的。如果不是萧艨也要跟去,肖嫣儿说不定连这个酱油都懒得打。对此,楚凌深觉男色误人,有异性没人性。

    楚凌一行人一路行军前往梁州的之后,前方远在宁州的沧云军正在与貊族人激烈交锋。

    沧云军大帐中,几个将领满身肃杀风尘的踏入打仗之中,他们刚刚从战场上回来,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不过如今大家都是差不多的模样,倒是谁也笑话不了谁了。

    韩天宁年轻的脸上刚刚多了一刀血痕,他也并不在意一边往里走一边回头对跟在后面的沈淮抱怨道:“这些貊族蛮子都疯了不成?一个个跟疯狗似地,差点把本将军的脸给挠破相了。”沈淮抽了抽嘴角道:“你小心一些吧,年纪轻轻的,破相了还没什么,你那一双招子要是没了,乐子就打了。”韩天宁还好意思说被人是疯狗,他在战场上也没比别人好到哪儿去。

    旁边的沈淮倒是笑呵呵地道:“那些人能不急么?这才一个多月整个梁州都丢了。若是在往常…按照貊族的军法,失土可是要斩首的。”就算是寻常士兵也免不了问罪,连父母妻儿都要受牵连。“如今貊族人大概没有那个心思大肆降罪了,毕竟貊族兵力本来就不足,还要打仗呢。

    提起这个,韩天宁顿时乐了,“貊族人也不怎么样嘛。”

    “长点心吧,咱们举城之力攻打梁州。要不是有神佑军在润州牵制威慑,你再试试看。”打仗从来就不是逞匹夫之勇,这小子还是太年轻冲动了。

    韩天宁有些不爽,“老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

    “说什么呢?”君无欢从外面进来,他一身黑衣银甲,看上去倒是比众人要体面许多,不过依然是满身尚未退去的肃杀之气,显然也是刚刚从战场上回来。他身后还跟着一袭白衣如雪,沉默寡言的南宫御月。

    按理说,堂堂沧云城主将北晋国师带在身边必然会引起上下的议论和不安。但是如今全天下都知道南宫国师在上京干了一票惊天动地的大事,几乎全灭了拓跋氏。沧云城众人哪里还会对他有意见?如江济时沈淮这样性子沉稳的多少还会谨慎一些,韩天宁就差没把南宫御月当成自家城主安插在北晋的细作了。

    “城主。”众人连忙拱手见礼。

    君无欢摆摆手示意众人落座,自己方才走到主位上坐下。南宫御月倒是丝毫不客气,随便找了个角落蹲着,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众人也早就习惯了他这副模样,也不在意。

    “说说看,今天的战事大家有什么看法?”君无欢问道。

    大帐中沉默了片刻,还是沈淮沉声道:“貊族人刚刚丢了梁州,润州那边听说战事也练练失利,如今只怕也憋着一口气。咱们往后的仗只怕不好打。”君无欢点点头道:“有这个心理准备就很好。貊族人毕竟还是更擅长骑兵和面对面的硬仗,越往北地势对他们约有利。先前的几场仗虽然都大的很顺利,但是今天大家也看到了,面对面硬碰硬我们并不占优势。”

    大帐中一时间有些安静,君无欢看了看众人笑道:“不过大家也不必太过担忧。这些年,这些日子的经过,大家总是明白的。我们并非打不赢貊族人。是不是?”

    “城主说得是!”韩天宁道,“貊族人实力确实不凡,但咱们也不是吃素的!”

    君无欢满意地点头道:“很好,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先好好休息一番,稍后咱们在说别的。”

    众人齐声应是,江济时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城主,这一路上我们都是攻势。如今到了宁州貊族人绝不会再退,他们只怕会准备反扑了。”貊族人素来都更擅长攻势,这段时间他们将貊族人给打懵了。但是早晚他们会回过神来的,不得不防。

    君无欢点头道:“不错,所以这两天大家好好养精蓄锐,一旦貊族人整顿完毕,只怕就是我们要开始打硬仗的时候了。”

    “是,城主!”众人齐声道。

    众人起身告退出去,君无欢方才看向不远处角落里蹲着的南宫御月。

    南宫御月抬起头来平静地与她对望。君无欢道:“阿凌往梁州去了。”

    南宫御月眼睛微亮,站起身来。

    君无欢盯着她道:“你可以去梁州,但是…不要给阿凌惹麻烦。”

    南宫御月翻了个白眼,道:“我没惹过麻烦!”

    君无欢冷笑:你是没有暂时还没有给阿凌惹过麻烦。这两个月,南宫御月可没少给他惹麻烦。别的不说,就说沧云城的城墙都险些给他拆了。要不是现在沧云城附近没有貊族人,他说不定都有怀疑南宫御月是假装失忆跑来沧云军卧底随时打算拆他台的了。

    南宫御月却不想跟他废话,明显很是高兴地转身要走,“我走了。”

    “等等!”

    “还要做什么?”南宫御月不悦地对他翻白眼,显然是对他耽误自己的行程十分不满。

    君无欢道:“好好保护阿凌。”

    南宫御月再次翻了个白眼,“要你说!”然后一撩帘子从冲了出去,“傅冷,收拾东西咱们走!”

    “……”

    天启和沧云城突然大动干戈,确实让整个上京都极为震动。原本还在内斗中还没回过神来的北晋权贵们听到这个消息都不由得愣了愣。他们根本不敢相信,天启人竟然会有如此的胆魄和决断。要知道,天启那些文人做什么决定,先便要在心里仔细琢磨盘算几遍,然后在朝堂生吵上几个回合,往往各方意见不同吵得天翻地覆也不是没有的。等下定了决心最少也要两三个月之后去了,更不用说在往后调度兵马,粮草什么的,哪怕再开至少也得四五月才能正式出兵了。但是这一次,等他们接到消息的时候天启禁军都已经度过了灵苍江了。

    再之后沧云城和西秦也相继发难,一时间弄得北晋人很是狼狈。

    于是原本还打算继续去年的权利争斗的人们脑子终于冷静下来了,攘内必先安外!于是原本内斗的死去活来的众人终于又从新坐到了一起人讨论该如何对付沧云城和天启人。

    三月末,北晋朝堂新的征兵令颁布天下!

    貊族人毕竟才刚入关不到二十年,貊族人的尚武和血性并没有来得及完全被中原的锦绣河山所腐蚀。征兵令一出,无数的貊族青年纷纷冲向了军营。他们生的晚,并没哟赶上貊族入关的时候的战功。但是如今却也不差?这一次,貊族人将征兵的标准放低了一些,貊族人与包括天启在内的各族混血同样也可以加入貊族骑兵,成为貊族最精锐的将士。如此一开,应征的人就更多了。不过短短半月,貊族的兵力就得到了极大的补充。虽然这些兵马暂且还不能立刻上战场,虽然这些人比不上那些久经沙场的精锐,但貊族人尚武只要经过短时间的训练他们就能够比同样刚入伍的天启禁军出色无数倍!

    而且,这些人并没有与沧云城和如今的神佑军交手过。他们听说过地依然是从父辈口中听说的天启人是多么的无能废物。于是他们一个个都雄心勃勃,战意盎然的期待着上阵杀敌建功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