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9、烽烟起!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点头,迟疑了一下道:“还有一个事情,想要麻烦摇红姐姐。”

    祝摇红道:“公主请说。”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摇红姐姐可认识我表哥?”

    祝摇红一愣道:“公主说的是,段家大公子?”

    楚凌点点头,有些哭笑道:“他这次没有跟着你们回来,跑去临江城了。”祝摇红有些不解,“段公子应当也有十多年没有回过家了吧?这次怎么……”楚凌叹了口气道:“他大概也是不习惯吧,除了舅舅…他跟襄国公府的人其实也都不太熟悉。”

    祝摇红恍然,前任襄国公夫人只生了段云这么一个嫡子,如今襄国公夫人早逝,段云将近二十年不曾回来,再段云眼中如今这个襄国公府只怕也不是他原来的家了。楚凌道:“表哥说,一日不将北晋逐出中原,便一日不回襄国公府。”这是实话也是借口,近乡情怯罢了。

    祝摇红问道:“那公主要说的是?”

    楚凌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有劳摇红姐姐照看他几分,他跟我们不一样,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若是真上了战场…舅舅虽然不说,心里还是担心得很的。”祝摇红挑眉笑道:“段大公子十几岁就独自在北地行走,土匪窝待过,塞外蛮族也待过,说他手无缚鸡之力公主只怕过谦了。”就算段云真的没有丝毫的武力值,但是防身的本事只怕也不少。

    楚凌叹了口气道:“战场上,再多的阴谋诡计又有什么用。”

    祝摇红也不矫情,痛快地点头道:“行,公主放心。我一定不让他随便往战场上跑。”

    楚凌伸手到了一杯茶亲自送到祝摇红面前,“我以茶代酒,多谢摇红姐姐了。”

    祝摇红伸手接过,一饮而尽。两人相视一笑再无多余的话。

    楚凌原本是想要跟祝摇红说说拓跋梁的事情,但事到临头她却觉得不用说了。拓跋梁的死不可能对祝摇红毫无触动,但是楚凌相信祝摇红可以自己解决。她不应该将这个时代的女子想的太过软弱,至少祝摇红绝不是一个软弱的人。自己插手太多,不仅是对她的不信任更是对她的侮辱。

    所以,最后楚凌也只是道:“摇红姐姐若是有什么想说的,可以来找我。”

    祝摇红嫣然一笑,伸手拍拍她放在桌上的手笑道:“放心,身在这个世道我们都已经很幸运了。我觉得,比起默默无闻的消失在乱世或者苟且偷安于一隅,我做了我能做想做的事情,我很满意了。”

    祝摇红很快便离开了平京前往临江城,开始了自己新的旅程。楚凌和晚风亲自送她出城目送她远去方才转身回去。

    很快,上京便传来了她们想要的消息。

    与之前得到的消息和猜想相差无几,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的三子登基,拓跋罗为摄政王。而拓跋胤和百里轻鸿却各自掌握了大半的兵权。只是拓跋胤手中的多事貊族精兵,精锐,战斗力强悍。而百里轻鸿手中却是南军,以数量取胜。但是百里轻鸿身后还有呼阑部和勒叶部支持,这两个塞外强大部落的战力也不容小觑,一时间倒是有几分势均力敌之势。

    如此一来,上京的局势似乎暂时维持住了一个微妙地平衡。但是谁都知道这个平衡并不稳定,无论是貊族人还是天启对此都不看好。至于最后到底会怎么样,端看掌权者如何权衡利弊了。

    “百里轻鸿这样做,太危险了。”

    昨夜下了一场薄雪,楚凌和君无欢坐在暖阁中对弈,楚凌一边对君无欢道。

    暖阁中早已经升起了无烟的炭火,让整个屋子都暖如春日。即便是敞开着窗户,里面的人也几乎感觉不到寒冷。外面依然还飘飘扬扬的撒着雪花,跟北方的鹅毛大雪截然不同,南方即便是下雪也十分的含蓄。洒洒洋洋从口中落下的仿佛是细小的盐粒。

    君无欢道:“他走到这个地步,已经没有退路了。”

    楚凌挑眉道:“要么流芳百世,要么遗臭万年?”

    君无欢莞尔一笑道:“有点这个意思。”楚凌耸耸肩道:“也罢,不管怎么样对咱们来说总归是一件好事。”君无欢点点头,伸手落下了一子笑道:“不错,只要百里轻鸿在一天,北晋朝堂上便永远也别想平静下来。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件好事。”

    楚凌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无论在哪儿都是一样的。”

    君无欢摩挲着手中的棋子,笑道:“所以我才说,百里轻鸿的这个想法…也很有想法……”即便是他,也是到了最近一年半年才想明白百里轻鸿到底想要干什么的。在一个以貊族人为主导的朝堂上,百里轻鸿竟然想要得到至高无上的权力,而且还真让他做成了一部分,不得不说这确实是很有想法。当然,这里面也脱不了君无欢等一干人等或有意或无意的帮忙。

    楚凌道:“沧云城那边,你有什么打算?”

    君无欢笑道:“你有什么打算?”

    一枚棋子落在了棋盘上封住了白子,清脆的声音在书房里响起,楚凌笑道:“趁他病,要他命。现在太冷了不太方便,过完年就动手吧。”君无欢点头,“我也正有此意,这次若是给了貊族人复原的时间和机会,以后就麻烦了。”同样的计策,可以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死。搅乱北晋朝堂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用了,貊族人不可能想不明白。这次若是给了他们喘息的余地,以后麻烦的便是他们自己了。

    “笙笙!”

    南宫御月披着一件白色的披风从细雪中走过来,看到坐在窗边的楚凌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他们回来已经有大半个月了,但是南宫御月的情况却并没有好转。连云行月都有些沮丧了,南宫御月的头部并没有受过什么重伤,显然并不是外伤内伤造成了他如今的情况,那就只能是心理原因了。

    楚凌虽然对这方面也不算十分精通,却也明白心理原因确实是急不来的。要么是什么时候碰巧能够给他足够的刺激,要么就是他什么时候自己想开了说不定就好了。不过不得不说,这样子的南宫御月除了偶尔缠着人有些让人焦头烂额,实在是比从前可爱了一百倍不止。至少从乖巧这方面说,就是以前的南宫御月拍马也赶不上的。

    见他站在外面的细雪中,连头发都有些湿了,楚凌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进来。

    南宫御月立刻高兴起来,兴高采烈地走进来就往楚凌身边凑,同时还谨慎地看了一眼君无欢。这些日子的教训让他已经明白了,只要他不触碰到笙笙,君无欢是不会打他赶他的。虽然他很想抱抱笙笙,让她只对自己笑只跟自己说话,但是他现在打不过君无欢。

    君无欢果然没有理会南宫御月,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便低头将棋盘上的棋子收进了旁边的棋盒里。

    楚凌看着南宫御月有些好奇地问道:“傅冷呢?”

    南宫御月微微蹙眉道:“傅冷…在忙。”

    “……”傅冷现在唯一的事情就是照看南宫御月,而且这样的天气有什么可忙的?楚凌也不在意,笑道:“南宫这个时候过来,有什么是么?”南宫御月眨巴了一下眼睛望着楚凌道:“我要出去玩儿。”楚凌稍微犹豫了一下才道:“可以,不过…陛下要带上云老先生和傅冷一起才能出去,而且不能惹事。”

    闻言,南宫御月有些嫌弃地望着楚凌。他自然不是嫌弃楚凌而是嫌弃云老头儿。很多事情即便是忘了显然也并没有便,比如对楚凌对君无欢对云老头的态度。不过想要出去的想法终究战胜了对云老头的讨厌,南宫御月虽然皱着眉头却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答应了楚凌的要求。

    楚凌笑道:“那就去吧,找点回来别再外面乱跑。”

    南宫御月看看楚凌,又看看君无欢,小声道:“我会给笙笙带礼物的。”然后在两人的注视下心满意足地走出了暖阁。楚凌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我现在倒是有些看不出来,他到底是几岁的模样了。”君无欢道:“他的乃至没有问题,只是很多事情不明白难免显得比从前良善一些。”不过这份良善,只怕也是有水分的。

    楚凌叹了口气道:“有时候我都忍不住想,他现在这样其实也不错。”那些仇恨太过承重也太过扭曲了,早就将南宫御月的人生和心性扭曲的不成样子。焉陀邑的背叛在寻常人看来其实并不难理解,甚至早该有所防备,但是却能将南宫御月刺激到如此地步是为什么?不正是因为南宫御月有异于寻常人的心理和精神状况么?楚凌不知道,如果有朝一日南宫御月恢复了记忆,甚至是真的报完了仇将所有拓跋家的人都杀光了,他又要怎么继续活下去。

    君无欢道:“他想要变成什么样子,他自己会有选择的,咱们谁也帮不了他。”

    楚凌点了点头,“你说得对。”

    这个新年,不管北晋人过的如何,平京皇城中的人们确实过了一个欢乐而喜庆的心念的。拓跋梁的死足以让朝堂内外的人们高兴兴奋许久了,因为拓跋梁的人头是君无欢带回来的,君无欢这位神佑公主驸马以及楚凌这个监国公主在民间和朝堂的声望也都再一次得到了提高。越是年轻的人便越是崇敬这两人,即便是一些原本对女子掌权颇有微词的人也不得不承认神佑公主夫妇确实做到了他们这些大男人十多二十年都没能办到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再拿性别攻击别人,未免显得自己太过低级。

    刚过完年,君无欢就启程回沧云城了。走的时候自然也顺手将南宫御月给临走了,南宫御月自然是不肯的,不过被君无欢武力镇压之后也只能闷闷不乐无法反抗地跟着走了。

    楚凌也没有闲着,果然一个轻松愉快的新年之后,所有人都知道新的一年将会不一样的。

    过完年之后第一天上朝,楚凌便在朝堂上宣布了一件大事。朝中事务将会交给上官成义、朱大人,襄国公等几位重臣共同处理,不如神佑公主就会亲自启程前往临江城准备对北晋发动反攻的事宜。这自然是一件大事,因为先前拓跋梁的死,神佑军和靖北军趁火打劫如今润州和信州基本上都已经在他们手中了,但是要真正全面与北晋人开战,楚凌的话却依然还是让朝堂上震动不小。

    长生端坐在龙椅上,面上虽然是一派端庄严肃的模样,眼中打量着大殿中的官员的神色却带着几分兴致勃勃的意味。

    这些朝堂上的大人们总有那么多的理由,无论什么事情总是要犹豫再三,非要说出来个一二三四才能决定。长生作为一个小孩子,自然更喜欢楚凌和君无欢这样的杀伐决断,却不知道这在这些臣子的眼中并非决断而是鲁莽。

    不过楚凌这次的决定虽然震动不小,但反对的人倒是不多。毕竟这确实是一个难得一见的机会,如果不能趁这个机会出击的话,以后等貊族人恢复了元气就麻烦了。另一方面,也未尝没有人怀着将陛下和公主隔开的心思。

    在这些臣子眼中,长生既然登基了那就是正统的皇帝,他们当然不希望小皇帝还没亲政就变成了神佑公主手中的傀儡。公主若是长期在外征战,哪里还有功夫管陛下?至于公主将来会不会功高震主这一点,却也由不得他们多想了。因为无论他们想多少,也改变不了这个客观的事实。

    况且这些人心中纵然有死心,也绝不愿意让天启错过这个绝佳的机会。如此朝堂上下,除了神佑公主还真没有多少将领足以领兵匡扶天下。

    虽然为了各种问题争执了一个上午,但最后的结果还是让楚凌十分满意的。

    下朝之后,长生拉着楚凌回了后殿,小声问道:“阿凌姐姐,你真的要去打仗么?”楚凌笑道:“是啊,方才不是听到了么?长生不想我去?”长生摇摇头,看看楚凌小声道:“长生也想去。”楚凌轻叹了口气,道:“这个……”长生连忙道:“我知道,我不能去。阿凌姐姐要小心一点,经常写信回来给我和父皇。如果、如果等我长大了,北方还没有平定的话,就换阿凌姐姐回来,我去替你打仗。”

    楚凌不由莞尔一笑点头道:“好呀,那我就等着长生长大了。我走了之后,长生要跟着上官大人他们好好学习,知道么?”

    长生重重点头道:“阿凌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跟上官大人他们学习学问地。”

    “也不要太累了,身体重要。”楚凌道。

    长生笑着扑过去抱住了楚凌道,“阿凌姐姐也要小心,不要受伤。我和父皇都会担心的。阿凌姐姐在外面尽管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父皇,我们在平静等阿凌姐姐回来。”

    “好。”楚凌轻声应道。

    永嘉帝对楚凌即将出征的事情自然也十分不舍,但是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再三叮嘱楚凌千万小心云云。于是楚凌一边将朝堂中的事物与几位重臣交接,一边开始调度整顿兵马。

    出发的那一日,几乎整个平京的人们都来为神佑公主和即将出征的禁军送行了。永嘉帝虽然已经病体难支,却依然还是让人抬着亲自到了城外,看着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的女儿,永嘉帝眼中满是欣慰,“卿儿,千万小心。父皇…等着你回来。”

    楚凌点点头,“父皇放心,父皇也要保重身体,等着我带好消息回来。”

    永嘉帝点头笑道:“好,父皇等着你的好笑。”

    楚凌转身拍拍长生的肩膀,该叮嘱的早就已经叮嘱过了,此时也不必再多说什么。长生也重重地点了点头,“阿凌姐姐,祝你早日凯旋归来。”楚凌含笑,目光扫过站在永嘉帝身后的一干重臣,“有劳各位了。”

    “恭送公主殿下!”

    “恭送公主殿下!”

    楚凌点点头,转身带着人上了马沉声道:“出发!”

    静候在路边的队伍开始向前移动起来,前来围观送行的百姓中突然暴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呼声,“恭送公主殿下!公主威武!天启威武!”

    楚凌坐在马背上看向远去的人们,脸上闪过了淡淡地笑意。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只要还有朝气总会有希望的。

    天启长平元年正月二十三,神佑公主楚卿衣率领四十万禁军度过灵苍江前往润州,与住宅润州境内的神佑军及靖北军汇合,准备正式向北晋宣战。

    同月,沧云城主晏凤霄出兵攻击住在沧云城附近的拓跋赞与素和明光联军。

    同年二月,西秦王秦殊昭告天下,貊族人杀害先王,与貊族人不共戴天!同时出兵攻打北晋边境。

    一时间,整个北方烽烟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