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7、坏人(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永嘉帝也早就收到了消息,虽然跟前服侍的人和太医担心人头太过狰狞惊到了永嘉帝不肯送到跟前来让永嘉帝过目,永嘉帝却依然十分高兴甚至没有去计较跟前的人违逆自己的旨意。他自己也清楚,自己如今的身体状况并不好,太医们断然不敢将那些东西送到他面前来的。饶是如此,永嘉帝也依然是难得的神采奕奕,若不是这确实是天大的喜事,只怕内侍们都要怀疑陛下这是不是回光返照了。

    “儿臣叩见父皇。”

    “老臣叩见太皇上。”

    长生和上官成义上前行礼,永嘉帝高兴地笑道,“是长生和丞相啊,都免了吧。”两人谢过了永嘉帝,永嘉帝才兴致勃勃地问道:“你们也是来给朕道喜的?可看到了?”长生点头笑道:“回父皇,儿臣和上官丞相方才在殿外瞧见了。儿臣虽然没见过拓跋梁,不过上官丞相却是见过的。”上官成义也笑道:“陛下说的是,恭喜太上皇,恭喜陛下,那确实是拓跋梁的人头。”

    永嘉帝满意地点头道:“好,好得很啊。”

    说话间,外面内侍来禀告,“启禀太上皇,陛下。公主殿下和驸马来了。”永嘉帝连忙道:“快让他们进来!”

    片刻后,楚凌和君无欢并肩从殿外走了进来,“父皇。”

    永嘉帝朝着楚凌招招手,“卿儿,快过来。”楚凌拉着君无欢走过去,方才在永嘉帝床边坐下,“父皇今天精神很好。”永嘉帝笑道,“天大的喜事如何能不好,好,好啊。”说着忍不住看向君无欢,点头道:“辛苦你了,这一路可还好?”永嘉帝心知君无欢身体的隐患,到底还是有些别扭的关心了女婿一句。虽然岳父看女婿不顺眼是惯例,但女儿都嫁了永嘉帝自然也不希望女儿真的有一天守寡。所以这几年虽然没有明说过,但是宫中但凡得了什么名贵罕见的药材都往公主府送。神佑公主身体康健,许多药材根本用不着。是送给谁的不言而喻。

    君无欢拱手道:“多谢父皇关心,一切都好。”

    “那就好,那就好。”

    长生也有些忍不住了,凑过来小声道:“姐夫,拓跋梁是你杀的么?”君无欢看了看他,淡笑道:“自然不是。”

    “真的啊?”长生有些不信,君无欢笑道:“这世上,很多事情并不是靠杀人就能解决的。更有许多事情,用不着自己亲自动手。”长生眨了眨眼睛,似懂非懂。他虽然也算聪颖,但是九岁之前毕竟身体太弱博宁郡王夫妇根本舍不得让他为学习费神。这两三年虽然一直在努力,但有许多东西也还是不能够马上领悟的。君无欢也不在意,只是淡淡一笑。才刚开始,以后该学的身为天子自然都会学会的。只是不知道,到时候眼前的孩子还能不能有如此的天真和单纯了。

    上官成义也知道太上皇想和女儿女婿说话,并不过多打扰。得到了确凿的消息,还第一时间看到了拓跋梁的人头,上官成义已经十分心满意足了。立刻就识趣的告退了准备去找自己的几位同僚好好交流一番对目前局势的看法。

    寝殿中很快就只剩下四个人了,永嘉帝指了指一边的椅子示意君无欢和长生也坐下说话。楚凌依然坐在床边看看永嘉帝的脸色道:“父皇起色好了许多,不过还是要好好休息。”

    永嘉帝点点头,道:“朕这是高兴,还是你们这些年轻人有本事。我们这些老朽…这些年不仅胆子磨小了,眼界也窄了。他们倒也不是故意想要拖你的后腿的……”说到此处,永嘉帝也忍不住轻叹了口气。他自己不是个好皇帝,对于臣子倒是宽厚了许多。既然自己都做的不称职,又怎么能要求别人称职。特别是那些老臣,仔细算一算从北方跟着过来的也没剩下几个了。

    楚凌笑道:“父皇放心吧,我会好好处理的。”

    “还有长生。”永嘉帝看了看长生,犹豫了一下道:“长离有时间多教教长生,若是没空你自己教也成。那些老家伙…被让他们将好好地孩子教坏了。”永嘉帝是不希望那些老臣因为触怒了女儿落个晚景凄凉的下场,但是也不代表他乐意让长生接近那些老头子。不说那些人教出来的皇帝水平怎么样,只说万一长生被那些老头子教的将来跟卿儿作对,就是永嘉帝万万不想看到的。

    长生也笑道:“有劳姐姐和姐夫教导。”就算不理会姐姐姐夫这一层关系,比起那些老学究,长生自然也更喜欢更年轻一些的楚凌和君无欢。

    君无欢看了一眼长生,道:“太上皇和陛下若是不嫌弃的话,我倒是可以推荐一个人可为陛下解惑授业。”

    “哦?”永嘉帝一愣,楚凌眨了眨眼睛想了想立刻就明白了,“你说云煦?”君无欢点了点头,长生是见过云煦地对这位看起来温文尔雅充满世家公子风度的云公子也有些好奇。不过云煦平常不爱跟人打交道,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本事让君无欢如此看重。

    永嘉帝蹙眉道:“是…那个百里轻鸿的弟弟?百里家的那个勉之?百里轻翾?”

    君无欢点头道:“他现在叫云煦。”

    永嘉帝摆摆手,他并不在意云煦现在叫什么。只是……“他没问题么?百里轻鸿现在……”

    君无欢道:“正是因为百里轻鸿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云煦更加不会背叛天启了。”否则,百里家几百年的名声就真的算是彻底完了。永嘉帝思索了片刻,看了看楚凌谈了口气道:“罢了,朕老了。该怎么办你们自己决定就是了。”楚凌笑道:“父皇放心,我们会小心的。”

    永嘉帝点点头,看着两人的目光也满是欣慰。

    从永嘉帝宫中出来,楚凌和君无欢便告别了长生出宫去了。长生虽然很想跟着两人一块儿回去,奈何他也明白自己如今的身份,只得再三叮嘱楚凌明日一定也要进宫来看看他,这才怏怏的回宫了。

    一回到公主府,迎面而来的就是鸡飞狗跳兔子叫。楚凌看着朝着自己扑来的一团人影,侧身让开忍不住瞪了君无欢一眼没好气地道:“看看你带回来的麻烦!”君无欢也很是懊悔,他到底为什么要带这货回来?把他送上京带出来就已经很够意思了,就算他被貊族人给暗杀了也是他活该,他到底为什么要带他来平京。

    “笙笙。”见楚凌躲开了自己,南宫御月有些不高兴地抿了抿唇。

    楚凌扶额,君无欢目光扫向急匆匆赶来的傅冷问道,“怎么回事?”

    傅冷满脸愧色,道:“公子…公子说他难受。”他以为是长离公子太暴力了不小心真的伤了公子哪儿,只好解开他的穴道。没想到穴道才刚解开,公子就仿佛离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片刻间就不见了踪影。这让傅冷一颗忠心耿耿的心受到了剧烈的打击,公子为了脱身竟然骗他!

    君无欢看着南宫御月微微挑眉,“哦?这才几天都会骗人了。”

    南宫御月瞪着君无欢,一脸的戒备警惕。仿佛只要君无欢敢过去,他就能扑上去咬他一口。还不时拿小眼神可怜巴巴地望着楚凌,看得楚凌忍不住嘴角一阵阵抽搐。

    叹了口气,楚凌对南宫御月招了招手。南宫御月立刻喜滋滋地凑了上去,并且躲在楚凌身后看了看君无欢哼哼唧唧地道:“笙笙,他是坏人。”

    “……”诚然君无欢大概不是一个纯粹的好人,但是谁给南宫国师的勇气说别人是坏人的?南宫御月以为楚凌不相信,有些焦急地道:“他…他打我。”

    楚凌突然扭头对他一笑,道:“你难道就没想过,我也会打你?”

    南宫御月脸上的神情一呆,好一会儿才闭上了眼睛扬起下巴,一脸的毅然决然,“笙笙,你…你打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