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6、笙笙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君无欢一行人回到平京并没有大张旗鼓,原因自然是处在队伍这那几个不太方便见人的人身上。是以当楚凌接到消息匆匆从宫中回到公主府的时候,公主府里已经比平时热闹了许多。只是还不不等楚凌和君无欢说话,一道人影就如一阵风一把刮到了楚凌跟前。楚凌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来者何人抽出流月刀就想要反击。

    “公主手下留情!”傅冷连忙道。

    “抱。”这是扑到她跟前的人的声音,却吓得楚凌险些将流月刀脱了手。定了定神,楚凌这才看清楚站在自己跟前的南宫御月有些疑惑的看向君无欢。南宫御月见她不看自己立刻不高兴起来了,“抱。”楚凌不解,“国师可还安好?”南宫御月不答,见她不肯抱自己南宫御月上前了一步想要主动去抱一抱楚凌。只是才刚伸出双手楚凌便后退了一步而他身后的衣领也被人拉住了。

    “南宫御月,跟我装傻有用么?”君无欢冷声道。

    南宫御月有些艰难地扭头,对君无欢翻了个白眼脸上满是不耐烦。楚凌自然也发现了南宫御月的异常,微微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君无欢的信里好像没写南宫御月的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啊。不对,君无欢压根没提南宫御也跟着来了平京。

    “你怎么带了这个大麻烦回来?”楚凌问道。

    君无欢也很无奈,“他如今在北方大概比过街老鼠好不到哪儿去了。”被人说是老鼠,南宫御月毫不犹豫地伸出爪子就朝着君无欢抓了过去。他虽然记不得事情但是武功却还在,破坏力和杀伤力即便是重伤未愈也不可小觑。君无欢面不改色的伸手捏住他的爪子毫不留情的一捏,南宫御月脸色顿时一白显然是痛到了。

    只是这两个人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淡定,倒是让旁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长离公子……”傅冷看着自家公子明明痛得脸色惨白却还要保持着面无表情不肯认输的模样,有些无奈地出声想要求情。楚凌也有些无奈,她当然也能看得出来南宫御月不仅脑子有问题,内伤只怕也不轻。这会儿根本就不是君无欢的对手,“放开他吧。”君无欢淡淡一笑,警告地看了一眼南宫御月这才将他放开。只是南宫御月显然并没有领会到君无欢的警告,一转身就又想要去抱楚凌。君无欢脸色一沉,抬脚就准备将他踹出去。南宫御月是忘了不少事情没错,但是就凭他这些日子的表现就知道他绝不是不懂事的孩子心性。这会儿这般缠着阿凌,分明就是故意的。

    南宫御月分开地闪到了楚凌身后,从她身后探出个头来望着君无欢。这副乖巧的模样倒是让旁观的众人顿时无语,甚至忍不住觉得这位南宫国师看起来还有几分可爱。全然忘记了这位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

    楚凌叹了口气,回头拍拍南宫御月地肩膀道:“别闹了。”南宫御月哦了一声,伸手抓住楚凌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放倒了自己的头顶上。楚凌愣了愣,这是要她拍他的头?

    “……”院子里一片寂静,以后南宫国师记起来了,会不会杀了他们灭口啊?

    让众人先下去安置,楚凌和君无欢方才携手回房。只是南宫御月却仿佛变成了一个小尾巴一般,非要跟着去。他实力高强,除了君无欢和云老头谁也打不过他。但是云老头根本不敢管这两个徒弟,哪怕其中一个已经半傻了,十分的没有为人师者的尊严。未免君无欢在将南宫御月打一顿弄成重伤,两人只得先带着南宫御月一起回了院子里的小书房。

    南宫御月似乎是认准了楚凌,不管她走到哪儿就更到哪儿。楚凌自认自己并不是那种让人第一眼看到了就想要亲近的人。年纪渐长,神佑公主的容貌越发美丽,气质也越发的高华清贵。大多数人第一眼看过去只会觉得这位公主殿下美丽绝伦,高不可攀,即便是小孩子喜欢肖嫣儿玉霓裳这些的都比想要接近她的人多一些。

    “你叫什么名字?”楚凌看着安静坐在一边的南宫御月,问道。

    南宫御月抬眼看着她,好一会儿才道:“弥月。”

    楚凌微微挑眉,“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南宫御月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神佑公主、笙笙。”楚凌一愣,扭头去看君无欢。君无欢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一路上南宫御月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阿凌,同样的人们也没有跟南宫御月提起过。因此自然也不会知道南宫御月竟然还会记得笙笙这个名字。

    楚凌却有些哭笑不得,说起来她对南宫御月并不算好,也从未为他做过什么事情。让这位国师大人连失忆了都还记着自己的名字,神佑公主表示受宠若惊。楚凌问道,“你为什么叫我笙笙?”南宫御月一愣,想了一会儿显然也没有想出来什么结果。便固执地道:“就叫笙笙。”

    楚凌耸耸肩,行吧,你高兴就好。

    南宫御月不肯走,而且时刻防备着君无欢过来打晕他。无奈之下两人只得将他放在一边,自己说起话来。横竖他们这会儿讨论的也不是什么机密的事情。

    “拓跋梁真的死了?”楚凌问道。君无欢笑道:“阿凌不是早就收到消息了么?拓跋梁的人头我都带回来了,阿凌要不要看看?”楚凌嫌弃地摇了摇头表示她对拓跋梁的人头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道:“这不是有些不敢相信么,竟然当真就这么死了。”君无欢笑道:“阿凌多虑了,这么多人盯着他,他要是不死才奇怪了。”被这么多人同时盯着,拓跋梁若还能掏出升天,君无欢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传说中的天命之子了。

    楚凌想了想,也不由莞尔一笑道:“说得也是,我就不看了。不过可以送进宫让父皇看看,也让他高兴一下。”

    君无欢点头,“陛下身体如何了?”闻言,楚凌也不由得微微蹙起了眉头,轻叹了口气道:“入冬以来,父皇的身体越发的不好了。太医说,也不知道……”见她面露愁容,君无欢心中不由一软,伸手将他揽入怀中,轻声道:“别怕,我会陪着你地。”楚凌点头道:“我知道,一直都有你陪在我身边。”

    坐在不远处盯着他们的南宫御月身形一闪,已经到了两人跟前。若不是两人都有所克制,寻常人物敢这么突如其来的扑过来只怕早就被拍成肉饼了。不想南宫御月竟然丝毫不领情,毫不犹豫地伸手去推君无欢拉楚凌,想要将两人分开。

    “南宫御月!”君无欢脸色一沉,终于觉得实在是不能忍受这个熊孩子了。扶着楚凌坐正,一只手抓过南宫御月就往门外抛弃。

    楚凌也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变故,看着门外已经交上手的两人顿时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毫无意外的,南宫御月又被胖揍了一顿。然后君无欢点了他的穴道提溜着找到了傅冷将他扔了过去,“看好他!”

    傅冷看看还在努力挣扎着的公子,以及长离公子难看的脸色。犹豫了再三终究还是假装没看到自家公子威胁的眼神。再将穴道解开,公子若是再冲过去,说不定还要再挨一顿揍。这伤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看着君无欢将南宫御月扔给傅冷又走回来的模样,楚凌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君无欢有些无奈的看着她,“阿凌……”楚凌笑扑在君无欢怀中,忍不住直抹眼泪。这些日子忙得焦头烂额,她都忘了什么时候笑得这么忘形过了。君无欢道:“阿凌这是在看我笑话?”

    楚凌道:“他毕竟是你师弟,你既然将他带回来自然是不想他出事了?那就…下手轻点,我估计傅冷现在恨不得天天点了他的穴道,免得被你给揍死了。”君无欢无奈的道:“那你说要怎么办?”楚凌顿时笑不出来了,仔细想一想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南宫御月这个样子刚开始看着挺有趣的,但若是一直这样,楚凌光想想就觉得头疼。

    “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就……”两人牵着手回主院,楚凌一边问道。

    君无欢叹了口气道:“这已经算最好的结果了,原本按照师叔和云行月的预估,南宫最后只怕要……”楚凌也想起了几年前南宫御月那次发疯的情形,皱眉道:“他在上京杀了那么多拓跋家的人,是因为这个么?”君无欢摇摇头,将焉陀邑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楚凌也只能叹气了。不能说焉陀邑的选择就是错误的,毕竟焉陀邑身为家主如果为了南宫御月将整个家主拉入地狱那才是不负责任。焉陀邑也不可能相信南宫御月有对焉陀家妥善的安置之策,因为…南宫御月真的没有。他就是将焉陀家甚至焉陀邑当成一个可以随手利用随手抛弃的棋子。只是他并不知道,他其实对其中一颗棋子一直抱着莫大的期望和感情。

    焉陀邑的选择对焉陀家的人来说是负责人,但是对南宫御月来说却是致命的打击。

    “难道以后他就一直这样了?”楚凌蹙眉问道。

    君无欢摇摇头道:“不知道,不过…他学东西非常快,而且…也未必就像是他表现出来的那个样子。所以,以后面对他的时候小心一些。”

    楚凌有些头痛,“你将他带到平京来,就没想过这里对他来说有多危险?”天启人不可能不恨南宫御月,他毕竟曾经是北晋国师。

    君无欢道:“在北方对他来说更危险,而且…我若是不再沧云城也不可能将他放在沧云城,否则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情来?”有能力约束南宫御月的人指望不上,能指望的人没有能力,君无欢除了自己看着南宫御月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

    “我倒是不知道你竟然当真对他有这么深的师兄弟情谊。”楚凌挑眉笑道。

    君无欢叹气道:“他要是死了,老头子说不定会哭死。”楚凌对他的话不置可否,云老的态度是一个方面,但是君无欢自己若是一点也不在意南宫御月的话,南宫御月只怕是不知道死了几次了。虽然君无欢揍南宫御月的时候从来不留情,但是南宫御月真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他依然还是会千里迢迢的去救人。

    “如果百里轻鸿的三子当真顺利登基……”

    君无欢笑道:“那北晋以后安宁不了,阿凌,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楚凌点了点头道:“废了这么多心思,我们确实应该准备了。无论怎么样…想要将貊族人逐出中原,只靠阴谋是不够的。”阴谋只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貊族人,但是真相想要将这些人全部赶出中原终究还是要在战场上说了算地。

    君无欢低头,额头轻轻触碰到她的眉心,轻声道:“阿凌,我们要尽快。”

    “嗯,我知道。”楚凌同样也没打算给貊族人留下喘息和恢复的机会。更重要的是,她多少还是希望在永嘉帝过世之前能够做出一些成绩来,也好让他能够放心。

    永嘉帝虽然不是个好皇帝,好丈夫,甚至不算是个好父亲,但是楚凌却知道他对自己是真的掏心掏肺的好的。这个人失败了一辈子,楚凌希望他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几分成功的希望。

    北晋皇帝死了的消息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在平京传得沸沸扬扬了。但是具体是真是假是怎么死地,却还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因此也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宗室和关注。

    上官成义正坐在南书阁给新皇授课。神佑公主虽然如今成为了监国公主,却并不专断横行。新皇登基之后便亲自选定了四名文官与两名武将作为帝师为皇帝授课。有时候还会亲自来教皇帝一些东西,而上官成义身为丞相也是这四名帝师之一。

    “陛下,可是身体不适?”看着小皇帝难得撑着下巴走神的模样,上官成义放下手中的书问道。

    长生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歉意地道:“先生,是朕走神了。”犹豫了一下,长生还是问道,“先生,北晋的拓跋梁真的死了么?”

    上官成义笑道:“应当是没错地。”

    长生眼睛一亮,“姐夫真厉害!”

    上官成义微微诧异,“陛下这话何解?”长生道:“先生你看,姐夫刚刚去了上京,拓跋梁就是了。”

    “……”这其中,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么?虽然这么想着,上官成义其实也同意小皇帝的看法,“陛下觉得,拓跋梁的死跟驸马有关?”长生认真地点了点头,有些期待地问道:“等姐夫回来,我…朕可不可以问问他拓跋梁死了的经过?”

    “……陛下既然想知道,自然可以问问的。”他也想知道啊。

    长生欢喜地点头道:“太好了,姐夫应该快要回来了吧。”

    见小皇帝一副无心学习的模样,上官成义也不勉强,“陛下若是累了,今天不妨先到此为止。”陛下一向勤勉,到底年纪还不大,稍稍休息一下也无妨。长生连忙谢过了上官成义道:“多谢先生,朕一会儿想要去看看父皇。”

    想起永嘉帝的身体,上官成义也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道:“老臣也该去向太上皇请安了,陛下若不嫌弃,不让一起去?”虽然永嘉帝平时不管事,只要他还活着朝廷内外就多一分稳定。上官成义觉得如今的局面不错,真心实意地希望太上皇能多活几年。

    “也好。”长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起身出门。

    “陛下……”脚步声匆匆而来,门外一个内侍满脸欢喜地模样正要往里走。

    长生皱眉道:“何事如此急躁?”

    内侍脸上止不住的笑容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方才神佑公主府送来了一件礼物,说是驸马献给陛下和太上皇的。”

    “哦?姐夫回来了?”长生道。

    上官成义心中若有所感,忍不住问道:“什么礼物?”

    内侍道,“是北晋皇帝的项上人头。”

    人头自然算不上什么好礼物,若是寻常人头只怕还该治一个大不敬之罪。但是如果换成是拓跋梁的人头,就大为不同。这简直是天下间最名贵的礼物了。

    “拓跋梁的人头?!”长生和上官成义齐声道,拓跋梁死了是一回事,将他的脑袋带回了又是另外一回事。

    “正事,驸马派人入宫禀告,一路上风尘仆仆先回公主府沐浴更衣再来拜见陛下和太上皇。”内侍道。

    长生道:“上官大人,咱们快走!快去看看…不,去父皇寝宫,将这个好消息一并告诉父皇!”

    “陛下说的是,陛下请!”上官成义笑道,连忙侧身请皇帝先行。两人一前一后急匆匆地朝着永嘉帝的轻功而去。

    上官成义平生第一次真心实意的觉得,当初选择神佑公主的决定实在是再正确不过了。或许,他有生之年真的能看到天启收复北地的希望?

    ------题外话------

    请叫南宫·熊孩子·牛皮糖·电灯泡·御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