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5、回程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君无欢一行人带着南宫御月一路南下,一路上自然也有不少上京的消息源源不断地传来。拓跋梁的死不仅让北晋朝廷一时间群龙无首,也让原本还算稳定的局势陷入了一片混乱。拓跋王室元气大伤,拓跋梁虽然也有几个庶子但在这次的劫难中也没能逃过。南宫御月恨拓跋氏入骨,就连拓跋氏的旁支都照顾到了又怎么会忘记照顾拓跋梁的儿子呢?以至于如今在上京姓拓跋的人,即便是加上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的一双儿女,竟然也凑不齐十个人。

    死了许多人,大片的权力空白让人去抢,而损失惨重的拓跋氏却显得有些势单力薄。最重要的是,百里轻鸿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竟然让以焉陀氏为首的几个大家族都选择了站在他的这一边。最后几方妥协的结果隐约是打算让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的儿子登基,但并不是百里轻鸿的长子和次子而是刚刚出生才不过几个月的小儿子。而拓跋罗在小皇帝尚未成年之前,担任摄政王之位。

    让一个还不满半岁的孩子登基,这即便是在天启看来也太过荒谬。虽然中原王朝也曾经有过让幼小的皇子登基的例子,但还在襁褓之中的婴儿却也并不多见。毕竟这年代,孩子极易夭折,除非没有别的选择否则谁也不会考虑让一个不知道能不能长大的孩子登基。但是君无欢等人却明白,这确实是北晋朝廷各方妥协之后的结果了。

    百里轻鸿应当是更喜欢让次子拓跋承继位的,毕竟拓跋承年纪不小了再过几年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甩掉拓跋罗。但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要亲政至少也还要十多年。那么拓跋罗只要不死,他至少还能掌权十几年。这十几年间到底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就谁都说不要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样一件事竟然真的让百里轻鸿给做成了?

    “不得了啊。”云行月抱着胳膊斜昵着君无欢道:“人家百里轻鸿一下子变成皇帝的亲爹了,你却成了皇帝的女婿。长离公子,掉不掉份儿啊。”

    君无欢抬眼,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要不要问问百里轻鸿,他到底想当皇帝的亲爹还是女婿?”云行月翻了个白眼,嘀咕着道:“拓跋罗竟然成为摄政王,百里轻鸿的日子只怕也不好过。就是可惜了,当年风光霁月的百里家嫡长孙,活脱脱长成了一个阴谋家。”

    忍不住瞄了一眼站在不远处船舷边上发呆的云煦,皱眉道:“云家以后在天启的日子只怕更不好过了。”不管怎么样,百里轻鸿带给百里家的影响始终都会存在的。君无欢道:“云家现在还有什么人?”云煦孤家寡人一个,只要阿凌能信任他,对他其实也没什么影响了。而且看云煦的模样,也不像是还有心在朝堂上混地了。

    云行月摸着下巴想了想道:“也是。对了,你真打算把南宫带回天启?你就不怕他被人给弄死?”把北晋国师带回天启,长离公子真的是很有想法。君无欢道:“不然你现在带着他跳江吧。”

    云行月怒目相视,“我为什么要带着他跳江?要跳也是他自己跳啊。”

    两人扭头去看不远处的船舱门口,南宫御月穿着一身白衣,一路南下这些日子他脸上的伤痕也好的差不多了。看上去又是一个白衣出尘的俊美公子了。只是比起往常变幻莫测的脾气和阴狠暴戾的性格,如今的南宫御月显得太过安静了。他并不傻,甚至也并没有因为失去了一些记忆而智商也退回小时候。除了最开始因为听不懂中原话对所有人不理不睬意外,他们出发不过第五天南宫御月就已经开始说一些简单的天启话了。平时大家说话的时候他也会听,而且君无欢很却听他确实能够听懂。

    但南宫御月依然很安静,他几步逃走也不作怪,只是警惕地看着眼前的每一个人。即便是跟随他多年的傅冷也不能轻易靠近他,但是他又很听君无欢的话。虽然有时候看向君无欢的眼神依然警惕而且暴躁,但是君无欢说什么他一般都会照着做。这让辛辛苦苦医治他的云行月以及看着徒弟忧心忡忡的云老头十分的不是滋味。

    按说,君无欢也没做啥啊,就算是当年在师门的时候君无欢跟南宫御月的关系也算不上多好。最多是,南宫御月有些事情办得太过火了,君无欢能毫不留情地揍他几顿而已。

    君无欢倒是明白,就是因为他会揍他,所以南宫御月才这么听话的。这是一种本能的对强者的服从和畏惧。至于云老头?南宫御月分明就是吃准了云老头不会动他。

    “你说,这好好的人怎么就失忆了?”看着南宫御月,云行月满是忧愁地道。

    君无欢淡定地道:“谁知道呢,忘了也好,省得折腾。”云行月道:“你觉得现在这货还是原本的南宫御月吗?我看着都不习惯。”君无欢道:“我不知道你这么喜欢受虐,当年是不是不该救你?”云行月果断闭嘴。

    “公子……”宛如站在不远处,望着坐在船舱边的南宫御月神色复杂欲言又止。她从未想过,一直以来那样肆意狂妄的公子会变成这副模样。但是有时候她又忍不住想,其实公子变成这样也挺好的。

    只是…长离公子不许她靠近公子。宛如有些不甘,明明他们才是公子的人,但是除了傅冷长离公子不许任何白塔的人靠近公子。凭什么?!想了想,宛如朝着南宫御月走了过去。

    站在不远处的君无欢自然看到了这一幕,微微眯眼道:“让那个女人滚远一点,我不是说了不许她靠近南宫?”云行月不以为然,“她不会害南宫的。”他之前也以为君无欢是担心那女人害南宫御月,但是这些日子观察下来,云行月并不觉得这个女人会害南宫,或者说她也没有能力害南宫御月。

    君无欢冷笑一声道:“你觉得我是担心这个?”

    “不然你担心什么?”云行月不解地道。君无欢道:“他现在只是忘掉了一些事情,不是傻了。”话音未落,就见刚刚一只手碰到南宫御月衣袖的宛如突然飞了出去。一袭白衣的美貌女子猛地飞起然后狠狠地撞落在了甲板上,一扭头喷出了一口血来。原本甲板上各行其是的人们纷纷看了过来,眼中满是惊异。南宫御月盯着地上的宛如,眼中满是厌恶之色。他不想说话,但是那厌恶却在他脸上写得清清楚楚。

    “这……”云行月回头去看君无欢。

    君无欢道:“他五天就能记起天启话,你觉得这些日子还不够他记起怎么杀人么?”云行月只觉得脖子一凉,这些日子他差点就要把南宫御月当成小白兔了,君无欢轻描淡写的两句话又将南宫御月重新变回了原本的猛兽。

    “公…公子……”宛如也没有想到,自己最先遭受到的竟然不是长离公子的责罚而是公子的攻击。南宫御月微微偏了一下头,似在打量她。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道:“滚。”

    “……”

    楚凌坐在公主府的书房里看着手中的信函,眼底也不由得露出了几分淡淡的笑意。黎澹坐在下首,见她的神色也跟着笑道:“看来长离公子上京一行很是顺利?”

    楚凌笑道:“何止是顺利?你看看吧。”黎澹接过了信函一目十行地扫过,脸上的神色也是变了又变。终于抬起头来,黎澹忍不住叹了口气道:“想不到,短短的时间上京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楚凌也有些惋惜,“可不是么?如果不是时间太不巧了,我都想凑个热闹了。”错过了这一场热闹,简直是要抱憾终身的节奏啊。

    黎澹道:“公主在平京也不轻松。”

    朝堂上那些官员又不是泥人木雕,并不是你说摆在那儿他们就会去哪儿的。新皇刚刚登基,公主这个监国公主的位置都还没有坐稳如何能够贸然离开?这些日子,上京果然是精彩但平京也同样没闲着。不说之前的战后事宜,清理安置那些世家以及他们身后的关系网。

    还有那些朝中官员,无论是反对监国公主还是支持监国公主的。说到底,谁也没有经历过一个年轻的女子执掌朝政,对公主的执政能力自然不会有多少信心。只怕其中还存着不少想要趁机架空公主的人,这都要公主一一应对。如果说从前黎澹只是佩服神佑公主的话,那么这段时间他几乎都要变成崇敬了。

    他能看得出来比起上战场冲锋陷阵,神佑公主其实并不十分擅长朝堂上的事情。但是她愿意听取意见善于学习并且进步神速。听公主府的管事说,这些日子神佑公主经常熬到深夜才休息,对于一个受尽宠爱的公主来说,她原本可以选择更舒适的生活。但是她却毫不在意的选择了即便是对男人来说也万分艰辛的路。

    幸好……

    “这么说,驸马快要回来了?”黎澹笑道。

    楚凌也不由得莞尔一笑,眼神温和中多了几分期待,“已经在路上了,想必过了不几天就要到平京了。”

    ------题外话------

    推荐雨凉新文《王爷小心我拍你上墙》

    (欢宠文,双洁,一对一!)

    京城有传,有着蜀和国第一美人称号的三王妃新婚夜就被打入冷院,不但备受凌辱,为了生计还不得不贱卖嫁妆——

    京城还有传,三王妃因不堪受辱,神志俱损,疯癫成性,连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二王爷都分不清了,见着五王爷喊二王爷,见着二王爷喊三王爷——

    对于传言,忙着数银子的美人王妃嗤鼻冷笑。

    谁造得谣,问候他十八代祖宗!

    卖嫁妆怎么了,她想跑,难道还要把值钱的东西留给别人?

    认错人又怎么了?原装的夜千鸢都死翘翘了,她一个现代人士,谁认识那些劳什子王爷!

    一切准备妥当,潜逃当夜,却被妖孽挡路——

    “王妃携巨款赶路,多有不便,不如本王送你一程,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