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4、畏惧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梁死了!

    整个上京这些天都在一片混乱之中。不仅是寻常百姓关进了门户不敢出门,就连那些往日里张扬跋扈的权贵之家都仿佛是无头的苍蝇不知道该往那边撞。一夜之间,拓跋氏族人十去其九,只有寥寥数人运气好留下了一条性命。拓跋梁全身瘫痪的消息原本拓跋罗等人并没有打算立刻公布,却不想没过两天他们不用公布拓跋梁瘫痪的消息了,直接改成了拓跋梁的死讯。如此一来,整个上京更是一团乱麻。

    有人怀疑拓跋梁是被拓跋罗等人给杀了的,拓跋梁原本的拥趸自然是不肯罢休。如今拓跋氏损失惨重,拓跋宗室势弱,即便是拓跋罗一时间也忙得头晕脑胀。另一边以焉陀邑等人为首的权贵日子也不好过,他们突然发动宫变,如今拓跋梁的人回过神来自然不肯放过他们。更不用说焉陀邑出了一个南宫御月,要不是如今大家都忙成一团只怕焉陀家就要先一步遭殃了。

    因为这件事,太后对焉陀家也十分不满。毕竟太后虽然跟拓跋梁关系平平,毕竟还是北晋的太后,焉陀家弄出这样的事情她还在其中出了不少力气,现在明白自己被人利用了哪里会高兴的起来?但是听说是南宫御月所为之后,太后却沉默了下来。不知过了多久方才说了一句因果报应,便宣布从此不再过问朝堂上的事情,不日便要带着人回关外拓跋氏族地为先祖守孝,从此再不踏入中原半步。太后一走,焉陀家的助力自然又少了一成。

    最让人抓狂的是,拓跋梁不仅死了还被人割掉了人头!

    当年北晋先皇固然也是被刺杀而死,但是人家好歹还留下了一个全尸啊。堂堂帝王,被割了脑袋尸首不全,这才穿去当真是让整个貊族都跟着丢人。而且,刺客的胆子还相当的大,十分不客气地在拓跋梁的龙床边上刻下了一个晏字,摆明了告诉所有人杀了拓跋梁的就是沧云城主晏凤霄。

    不替北晋朝堂上下的高官权贵们如何愤怒,如何派人全力追杀君无欢一群人。只是微拓跋梁收殓以及死讯就十分不好处理,最后还是商议只公布拓跋梁的死讯和凶手,至于拓跋梁的头被割掉的事情就不提了。然后用黄金打造了一个金头给拓跋梁拼上才勉强让皇帝能够入棺收殓。

    在这一团的纷纷扰扰之中,百里轻鸿这个昭国公主驸马的地位仿佛渐渐变得举足轻重起来。底层的官员权贵和寻常百姓自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经历过那晚上的事情的权贵们却明白。百里轻鸿之所以能渐渐掌握权势并非因为他是昭国公主驸马,而是因为他手中握着的那几十万南军的兵权以及勒叶部和素和部的主持。

    当勒叶部和素和部这两个死对头竟然站在同一个立场支持同一个人的时候,朝中权贵们纷纷觉得眼前一黑忍不住在心中暗骂拓跋梁眼瞎竟然引狼入室。所以,这世上能够让人退让地永远只有绝对的实力和权势。

    拓跋明珠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渐渐苍白起来身体也忍不住微微颤抖。

    门外传来脚步声,拓跋明珠抖了抖忍不住伸手抓住了自己腰间的匕首警惕地看向门外。百里轻鸿推门进来,神色淡漠地看着眼前一脸惊恐望着自己的拓跋明珠。拓跋明珠此时看向百里轻鸿的眼神不像是在看成亲多年的丈夫,更像是在看一个无二不作的恶魔。

    拓跋明珠忍不住想起了昨晚自己看得到一幕。所有人都以为是君无欢杀了父皇,但是…君无欢将祝摇红放在父皇身边那么多年,如果想要杀父皇真的找不到机会么?何必哪天晚上离开又去而复返呢?这世上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真相,因为是她亲眼看到百里轻鸿前后杀死了父皇的。

    拓跋明珠觉得她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幕,百里轻鸿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父皇。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却能够感觉到那种高高在上的倨傲。她看到百里轻鸿伸出手,捏住了父皇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声道:“明王殿下,你后悔了么?”

    父皇睁大了眼睛,喉咙里咯咯作响。

    百里轻鸿继续道:“当年,你告诉我…这世间是有强者说了算的。弱者就应该任凭鱼肉,命如草芥。我深以为然…所以,我当时便告诉自己,终有一天你会认清楚,自己才是弱者这个事实。”百里轻鸿掐着父皇脖子的手微微放松了一些,父皇开始疯狂地呼吸剧烈的呛咳,然后他再一次收紧了手,继续道:“你以为是你自己击败了先皇登上皇位的么?若不是君无欢和南宫御月暗中谋划,你这辈子也摸不到皇位的边。君无欢设计废了拓跋罗,南宫御月设计杀了先皇,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你。不过你的嫡子也死了,你的爱妃是君无欢的眼线。明王殿下可知道,每次看到瑶妃我就在想,你的命可真大。”

    百里轻鸿似乎发现自己今天的话太多了,很快便闭口不言了。只是冷冷地看着在他手中挣扎的父皇,又问了一次,“明王殿下,你后悔了么?”

    父皇无力地挣扎着,渐渐地失去了力气。只能绝望地瞪着百里轻鸿,慢慢的没了最后一丝声息。

    空荡荡的大殿中,百里轻鸿轻笑了一声侧首望了过来,那一眼让拓跋明珠一瞬间仿佛掉进了冰窟。

    一瞬间,拓跋明珠彻底忘记了当年那个让她怦然心动甚至不惜使劲手段强迫对方娶自己,这些年来明知道他对自己无心依然装聋作哑当做不知的少年。心里脑海里只有那一双冷漠的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睛。那双眼眸看过来,望着她地目光仿佛是在俯视一只随手就可以捏死的蝼蚁一般。那一刻,拓跋明珠甚至就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微不足道地蝼蚁,只要对方随手一捏她就能死无葬身之地。

    段云说,百里轻鸿不会杀她。

    但是…拓跋明珠却不敢相信。他真的不会杀她么?会不会是段云骗她地?

    这一刻…她真的对眼前的男子产生了刻骨铭心的恐惧。她甚至忍不住怀疑,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鬼迷心窍了,非要得到这样一个男人?

    出乎意料地,百里轻鸿并没有杀她。甚至都没有跟她多说一句话,只是当着她的面割掉了父皇的头然后拎着人头走了出去。

    拓跋明珠躲在角落里,腿软地根本爬不起来。她只能坐在角落里默默的哭泣,直到终于回过神来了方才连滚带爬地逃到了母后的寝宫里。而从头到尾,父皇的寝宫中都没有任何一个人进来探视。

    拓跋明珠知道,父皇的寝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百里轻鸿控制了。

    看着眼前的百里轻鸿,拓跋明珠将颤抖的手藏了起来。苍白着脸道:“你想……做什么?”

    百里轻鸿神色淡漠地打量着她,好一会儿方才淡淡道:“公主该入宫给陛下守灵了。”

    拓跋明珠又颤抖了一下,眼中露出了恐惧之色。她不想去,不想进宫,不想到父皇灵前,更不想看到父皇被割掉了人头的尸体。

    百里轻鸿眼底闪过一丝嘲讽,淡淡道:“公主这是做什么?陛下驾崩公主身为嫡女不出席么?”

    拓跋明珠道:“我…我身体……”

    “段云不是给了你解药么?”百里轻鸿道:“走吧。”

    百里轻鸿说走,拓跋明珠自然不敢不走。她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望着百里轻鸿道:“你…你知道、段云……”

    百里轻鸿道:“襄国公世子,难道你觉得我该不知道么?”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身份!”拓跋明珠道。

    百里轻鸿并不打算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侧身让出了门口的路示意她先走。拓跋明珠咬了咬唇角,还是忍不住问道:“从一开始…你就是处心积虑的谋划这一天。是不是?”百里轻鸿正要说话,不远处两个孩子快步走了过来,看到两人的模样不由得愣了愣。拓跋承道:“父亲,母亲…你们,怎么了?”

    百里轻鸿淡淡道:“没什么,准备一下该入宫去了。”

    拓跋承回头看了看有些疑惑地问道:“大哥不去么?”其实他已经有好些日子没有见到百里渊了,平时并不在意但是这个时候百里渊还不出现就有些奇怪了。

    百里轻鸿道:“他病了,不去。”

    拓跋承身后,拓跋若雅小声道:“父亲,我也不想去。”这几天宫里死了好多人,太可怕了。她不想去宫里!

    百里轻鸿并没有理会她,只是侧首看着拓跋明珠。

    拓跋明珠攥紧了双手,沉默了片刻沉声道:“承儿,雅儿,听话。”

    拓跋若雅有些不高兴,若是平时她只怕就要哭闹起来了。但是这会儿见父亲母亲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拓跋若雅纵然是娇生惯养却也懂得看人几分脸色。当下撇了撇小嘴,有些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是,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