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32、交易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百里轻鸿回到府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这一天一夜每一个人过的都不轻松。看着眼前空荡荡的院子里和府中的人敬畏的眼神,百里轻鸿长长地吐了口气。终于…还是走到这一天了。

    昨晚君无欢离开之后,宫中的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有些事情既然做了,自然就绝没有回头的道理。这个道理不仅百里轻鸿明白,拓跋罗和焉陀邑以及那些跟着他们一起反了拓跋梁的人同样明白。这一次若是不能摁死了拓跋梁,一旦让他缓过气来死的就是他们。

    这一场混乱一直持续到了将近正午时分,拓跋梁终于崩溃了。因为…他原本还抱着希望援军并没有到来。谁也不知道拓跋梁在那年时候将冥狱的大本营弄到哪里去了,但是一直到正午那些人都没有出现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被拓跋梁视为最后的底牌的冥狱彻底被人给击溃了,根本就抽出了时间和精力来救援他们的主子。之后太医更是言明,拓跋梁的脊柱被弄坏了,虽然能保住性命但是却永远都只能躺在床上了。百里轻鸿不知道祝摇红是不是故意的,但无论是不是,这一招都够狠了。

    最后几方僵持之下,局势变成了三方鼎立的局面。以拓跋罗为首的拓跋氏王族,但是拓跋氏刚刚受到南宫御月的重创,除了拓跋罗兄弟俩其实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人。以焉陀邑为首的貊族权贵,但是焉陀氏刚刚出了南宫御月这么一个人人物,拓跋氏与焉陀家的关系自然好不到哪儿去。更不用说,焉陀氏虽然曾经是貊族第一世家,但那些权贵也未必都肯听他们的话。最后自然就是手握着庞大南军的昭国公主驸马百里轻鸿了。原本以百里轻鸿的身份以及南军,拓跋罗和焉陀邑联手未必会怕他。但是百里轻鸿背后还有素和部和勒叶部支持…即便是拓跋罗也不得不谨慎行事了。

    这样的局面,在君无欢和神佑公主的预料之中吗?百里轻鸿有些漫不经心地想着。

    “百里轻鸿!”拓跋明珠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了花园的尽头,瞪着百里轻鸿地目光充满了仇恨。百里轻鸿停下了脚步,神色平静地看着她。拓跋明珠犹如一股风一般刮到了百里轻鸿跟前,抬起手就想要朝着她的脸上挥去。百里轻鸿抬手,挡住了拓跋明珠挥向自己的手。居高临下,低头俯视着眼前满脸病容的女子,“你想做什么?”

    “百里轻鸿,你对我父皇做了什么?!”拓跋明珠怒斥道。

    百里轻鸿淡淡地看着她道:“你有这么关心你父皇么?”

    拓跋明珠咬牙,“卑鄙无耻!原来你这些年一直都藏着狼子野心,你一直都在骗我!”百里轻鸿往旁边移开了一步,绕过拓跋明珠继续往自己的院子走去,“既然死不了,就好好待着吧。你若是觉得你的父皇现在还能庇护你,就继续闹。”拓跋明珠一愣,扭头望着百里轻鸿的背影怔怔出神。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奔去。

    府中一处不起眼的院子里,段云正坐在树下闭目养神。他今天的心情十分不错,即便是上京天启寒冷,他坐在院子里也丝毫没有感觉到寒意。碰的一声院门被人从外面撞开,段云抬头睁开眼就看到拓跋明珠冲到了自己面前。

    “公主这是怎么了?”段云笑道。

    拓跋明珠拽着他的衣襟问道:“我现在该怎么办?!”段云微微挑眉,伸手拉开了拓跋明珠的手道:“我没听懂公主的话,什么怎么办?”拓跋明珠有些狂躁,“百里轻鸿回来了!父皇、父皇肯定出事了,我现在该怎么办!”段云含笑摇摇头道:“别担心,他不会杀你的。”

    拓跋明珠怀疑地看着段云,显然是不想他说的话。段云笑道:“这里毕竟是上京,他是什么身份?昭国公主驸马。你要是死了,他可就什么身份都没有了。就算是掌握着南军,如果所有的貊族人都联手反对他,他也是吃不消的。更别忘了,你的母族是勒叶部,没有了你和大皇后,勒叶部为什么还要支持他?以现在局势,勒叶部支持拓跋罗更好一些,毕竟…素和部跟勒叶部的关系可一直都不太好啊。”

    “对了,勒叶部!”拓跋明珠突然明白过来道:“百里轻鸿用什么说服素和明光的?他要对勒叶部动手!”

    段云摇头道:“不,他暂时不会也没有能力对勒叶部动手。他需要勒叶部和素和部的支持。无论哪一个倒戈了,他都好过不了。所以公主完全不用担心。”

    “但是……”拓跋明珠有些茫然,不知为什么她心中依然还是感到十分的不安。

    段云道:“没有但是,公主只要记住…你和百里轻鸿现在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就行了。所以,他不会再对你动手了,你要的解药我也给你了。咱们的交易…算是完成了吧。”拓跋明珠一愣,看着段云道:“你要走?”段云笑道:“百里轻鸿不可能不知道我的身份,再不走可就走不了了。所以,公主…就此别过,后会有期。”拓跋明珠看着段云站起身来往屋子里走去,突然道:“你在骗我。”

    “嗯?”段云微微挑眉,回头看向拓跋明珠。拓跋明珠盯着他道:“你是天启人,从头到尾你都在骗我!你骗了勒叶部又骗了我!”段云突然轻笑了一声,摇摇头道:“公主可以选择不信我的话,但是你应该也明白…你别无选择。在下,可是诚心诚意地在为公主出谋划策的。”说罢,当真不再理会拓跋明珠,走进了房间反手关上了房门。

    拓跋明珠呆立在院子里许久没有动作,没错…他确实是在替她出主意,如果没有他说不定她已经被百里轻鸿悄无声息地害得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了。但是…他在给她出主意地同时,又在谋划着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呢?从头到尾,他都是在利用她。但是,她却别无选择。她想要活下去…她还要看着百里轻鸿付出代价!

    百里轻鸿走进书房,眼神骤然变得凌厉起来。书房里的书案后面坐着一个人,正低头看着一本书。听到开门的声音那人才抬起头来对他笑了笑,“百里公子让我好等。”百里轻鸿平静地走进书房关上了门,盯着眼前的人道:“沧云城主好大的胆子。”

    君无欢随手将书放下,笑道:“大家都很忙,所以进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也用不了多大的胆子。”

    百里轻鸿轻哼一声,道:“那不知道沧云城主去而复返,所为何事?”

    君无欢笑道:“做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百里轻鸿皱眉,看着君无欢的眼底却带着几分戒备。能够以一己之力抗衡北晋十多年,甚至欺骗了整个北晋朝堂上下的长离公子自然不是什么寻常角色。而这些年一直跟君无欢暗地里有来往的百里轻鸿对此更是知之甚深。君无欢伸手,手里勾着一块黝黑的令牌状的东西。但是上面繁复的花纹和文字都显示并非天启所有。百里轻鸿自然记得,这是昨晚祝摇红从拓跋梁身上拿走的东西。

    “这是什么?”百里轻鸿问道,即便是百里轻鸿也算得上是博学广闻,也确实不知道眼前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但见拓跋梁和焉陀邑的反应以及君无欢对这东西的看重,显然不是个寻常物件。

    君无欢笑道:“这个,是可以号令貊族那些权贵的东西。”

    “我猜…这个东西我拿着并没有什么用处。”百里轻鸿漠然道,如果他能用君无欢也能用,如果这东西真这么好用,君无欢又怎么会送给他?

    君无欢笑道:“但是,你儿子能用。甚至…你的妻子其实也能用。只要是…拓跋氏的血脉。”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百里轻鸿问道。君无欢道:“你可以去问问拓跋梁或者是焉陀邑…啊,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去问焉陀邑,焉陀邑大概希望我将这东西直接用火给融了最好。”百里轻鸿盯着君无欢半晌没有言语,君无欢也不着急,坐在书案后面等着他慢慢思考。不知过了多久,百里轻鸿才仿佛终于想清楚了。抬起头来问道:“你想要什么条件?”

    君无欢淡然一笑道:“很简单,我要拓跋梁的命。”

    “你自己做不到?”百里轻鸿蹙眉道。

    君无欢道:“行刺…这种事情,终非正道,万不得已用用无妨,但既然能让别人做,我又何必自己动手?”百里轻鸿冷笑一声道:“我若是杀了拓跋梁,弑君之罪自然由我承担。长离公子好算计。”

    君无欢并不在意他的嘲讽,继续道:“其次…明王府、拓跋梁的私产全部归我。”

    “君无欢!”百里轻鸿冷声道,声音里满是警告。

    拓跋梁登基不过三年,但是他的父亲却是上上任的北晋王。不能将王位传给自己的儿子,但却可以将自己的私产全部留给儿子。这也是为什么,拓跋梁可以在北晋先皇的眼皮子底下组建起庞大的冥狱甚至豢养私军。而现在,君无欢所说的拓跋梁的私产,不仅是拓跋梁的产业,金银珠宝,自然也包括拓跋梁暗地里的势力和所有的一切。这是一笔相当庞大让外人难以想象的财富。

    君无欢笑道:“百里公子,这些东西我不拿你也未必拿得到。更何况…没有这个东西,恕我直言你拿到了也未必有机会享用。你觉得拓跋罗会那么轻易放过你么?你有勒叶部和呼阑部相助不假,但是你别忘了,拓跋罗的王妃姓贺兰氏。”贺兰部的实力未必就比勒叶部和呼阑部差多少,以百里轻鸿的身份,想要单独跟拓跋罗在朝堂上抗衡天生便矮了一截。

    百里轻鸿冷声道,“还有什么?长离公子不妨一起说。”

    “百里公子爽快。”君无欢神情愉悦地道:“最后么,貊族不得再追杀南宫御月。”

    “我做不了主。”百里轻鸿道,他跟南宫御月没仇,但是拓跋氏绝对不会放过南宫御月的。

    君无欢耸耸肩道:“等你能做主了以后。”

    “好。”百里轻鸿点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君无欢道:“所以,长离公子今天是特意来给我送东西的?”君无欢提的三个条件看似麻烦,但其实一个都不伤筋动骨。拓跋梁本就是要死的,拓跋梁的私产再多也比不上即将到手的权势地位,至于南宫御月就更不用说了,等到他能做主的时候南宫御月未必还活着,就算活着也未必还在北晋。怎么看君无欢都像是故意来将东西送给他的。

    君无欢笑道:“长离公子可以这么认为。”

    “你就不怕我将来坐大?”他当然知道君无欢想要他跟拓跋罗死斗,这些年君无欢的所有作为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拓跋氏永无宁日。

    君无欢笑道:“百里公子若真有那个本事,到时候你我自然就是敌人。不过…如果百里公子真的能得偿所愿,至少北地的百姓应该会好过一些吧?也不算什么坏事。”百里轻鸿沉默不语,君无欢却站起身来准备告辞。

    看着君无欢漫步往外走去的背影,百里轻鸿突然道:“有时候,我不知道再羡慕还是嫉妒长离公子。”

    君无欢脚下一顿,微微侧首轻笑了一声然后身形一闪出了书房片刻间消失在了门外。

    君无欢出了公主府,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云煦。微微挑眉走了过去,云煦的神色有些憔悴显然是一夜都没有睡好。见君无欢走过来,方才上前道:“你当真就不担心养虎为患?”君无欢笑道:“你希望我杀了他?”云煦闭口不言,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很遗憾,我眼下还杀不了他。”正要杀了百里轻鸿,他自己也肯定会受伤不浅。不划算啊。更何况,百里轻鸿往后的路未必会有多顺利,即便是他已经亲手送给他了一件利器。

    云煦望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公主府,轻叹了口气道:“罢了,他怎么样也跟我们没有关系了。既然你认为还不必杀他,那就这样吧。”

    君无欢笑道:“早知道你只是想要来拿个东西,我替你取回去便是了。”

    云煦摩挲着腰间的玉佩,淡淡道:“他不会给你的。”

    君无欢淡然一笑没有反驳云煦的话。如果不是云煦亲自来要,百里轻鸿确实是不会给他。对于这些出身名门的世家子来说,身份是他们耐以生存的基本。而百里轻鸿现在…也算是彻底的抛开一切过往了么?

    “走吧。”云煦道。

    君无欢问道:“不再见他一面么?”

    云煦道:“没有关系的人,为何要见?我倒是不知道长离公子还如此优柔寡断。”

    君无欢叹气道:“你若不专程走这一趟我也不用多想。”

    “你放心。”云煦冷声道:“就算他将来真的权倾天下甚至坐拥整个北晋,也被天启百里氏和云氏没有任何关系了。”

    君无欢转身与云煦一道并肩往巷子深处走去,一边走云煦一边问道:“恕我直言,你将那东西交给百里轻鸿,还是有些冒险了。”君无欢笑道:“那东西确实十分麻烦,如果是在拓跋胤和拓跋罗手里,那我不惜一切代价也会杀了他们的。但是在百里轻鸿手里却未必。”

    云煦不解,君无欢道:“百里轻鸿和拓跋罗兄弟俩,身份不一样,立场不一样,想要得到的东西自然也不一样。所以…无论他想要用那个东西做什么,与我们都不会有什么损害。况且…云兄,人心多变。百里轻鸿苦心孤诣这么多年,最后怎么样很难说。”

    “有时候我觉得,如果你也有称霸天下的野心的话说不定会是这天下最可怕的人。”云煦看着君无欢道。

    君无欢轻笑一声,淡淡道:“云兄谬赞了,在下没有那个雄心壮志。”

    云煦道:“所以,你这样的人才更可怕。”

    “…这样的话,在下好像没什么话可说了。怎么说都不太对。”

    “如果没有神佑公主,你也还是现在的想法么?”云煦问道。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如果没有阿凌…说不准我什么时候就死了呢。”

    “哦?”

    “因为有阿凌在,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啊。”

    “……”云煦默然,突然感觉孤家寡人的自己有点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