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28、再变!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南宫御月盯着朝着自己走来的焉陀邑打量了好一会儿,方才慢慢地笑了起来。显然是对兄长做的这个决定十分的满意。只是南宫御月满意了,别人却未必会满意。在场的人都不由得变了脸色。如果只是白塔的人的话他们并不会有多么担心,毕竟南宫御月再怎么隐藏势力,白塔也就只有那么大,而国师这个看似尊贵的位置被北晋先后两代帝王努力架空,也不可能支撑南宫御月培养出多么庞大的实力。

    这也是为什么,南宫御月二十多年来一直对拓跋王室怀有杀心却始终没有动手的原因。

    但是如果加上焉陀家的话…焉陀家曾经号称貊族第一世家。如果不是焉陀家的人丁稀少而且近几代都远没有拓跋氏族人那样的狼性,如今北晋到底姓什么还不少说。随意即便是焉陀邑平时看着并不怎么起眼,焉陀家这些年也在尽力的低调着,声势早已经不如从前。却也改变不了焉陀家依然手握着不少兵权以及他们与军中许多将领都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的事实。如果焉陀邑真的倒向了南宫御月的话,对在场的每一个姓拓跋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大麻烦。

    “宁都郡侯!”拓跋罗脸色微沉,冷声道:“你想拿整个焉陀家和他赌?”如果今晚南宫御月失败了,整个焉陀家都要彻底从上京消失。

    焉陀邑垂眸,淡淡道:“他是我弟弟。”

    “……”寝宫前一片沉默,焉陀邑的这个解释仿佛很可笑,但是却谁也笑不出来。

    拓跋罗脸色铁青,扭头看向站在殿阶前的拓跋梁。拓跋梁脸色冰冷如霜,却出乎意料地并没有勃然大怒。就仿佛在之前他所以的怒气都已经宣泄殆尽了,这会儿即便是发生再大的变故他都没有力气再大发雷霆了一般。

    南宫御月偏着头看向众人,月光下的面容似乎带着一股莫名的天真,“哦?现在…各位想要怎么办呢?”

    百里轻鸿沉声问道:“你想怎样?”

    南宫御月道:“杀了拓跋梁和拓跋罗,本座和焉陀家…扶持你和昭国公主的儿子登基,如何?”百里轻鸿垂眸并不回答,拓跋罗冷声道:“国师惯会出尔反尔,你觉得谁会相信你的话?”南宫御月笑道:“出尔反尔的人…也不只本座一个啊。大皇子这般生气做什么?要不然,你杀了百里轻鸿和拓跋梁,本座从此退出朝堂,远走江湖如何?”

    “等你什么时候再回来刺杀我么?”拓跋罗冷笑道。

    再一次谈崩了,南宫御月很是不悦,“既然不想谈,那就动手吧。”

    他话音刚落,拓跋胤和百里轻鸿同时向前走了一步。之前还打得难分难解的两个人,这会儿动作竟然出奇的一致。南宫御月看在眼里,只觉得有趣,“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两位同仇敌忾的情形啊。方才在宫外,百里公子没能杀了沈王,不觉得遗憾么?”

    拓跋胤淡淡道:“私人恩怨,总有时间了结。国师既然等得不耐烦了,何必再浪费时间。”

    南宫御月盯着拓跋胤打量了良久,方才冷冷道:“你说得对。”

    站在南宫御月身边的傅冷上前一步,警惕地注视着拓跋胤。拓跋胤今晚连番苦战又重伤未愈,傅冷自忖未必不能拿下拓跋胤。但是他刚刚一动,拓跋梁身边的黑衣人也有几个走了出来。冥狱到底隐藏了多少高手,谁都不知道。即便是这几年冥狱伤亡惨重,但是也从未见过冥狱缺少人手。这是自然地,这世上的人渣败类永远不会断绝,冥狱自然也永远不会缺人。

    这些人的实力虽然远远比不上拓跋胤这些绝顶高手,放在江湖上却也都在一流高手之列了。同时白塔的护卫中也有人越众而出,这些人无论男女却是个个年轻美貌,比起冥狱藏头露尾地模样倒是好看了许多。

    “哎呀,怎么热闹怎么没人通知我呢?”就在寝宫前的形势几乎要一触即发的时候,一个含笑的女声传来。众人一时间有些恍惚,却见不远处一个身形高挑的女子在一群人地护卫下摇摇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素和金莲。

    众人心中一动,今晚的局势太过混乱,几乎都让人忘记了宫中还有这么一位。这位金莲皇后看着仿佛只是与北晋联姻的棋子,但是却也有不少人知道这位呼阑部的公主曾经几乎也是可以一争呼阑部族长之位的人。只是素和明光这对兄妹关系极好,几乎没听说他们因为权势而产生什么矛盾。即便是素和明光为了与北晋结盟将她嫁到上京来,也没见她有什么不满。

    这样心大又懒散的模样,很容易让人以为她是一个胸无城府的女流之辈。但是真正心大有懒散的人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的。

    素和金莲难得的换下了从进宫之后就几乎没有改变过的华丽的北晋宫廷服饰,换回了一身塞外女子请便利落的衣衫。修长的发丝被变成了许多个细长的辫子,压在彩色的宝石璎珞下,竟显得整个人娇俏了许多。

    拓跋罗等人的目光却落在了素和金莲身后的人身上。素和金莲身后的人清一色都是呼阑部装束,只看那气势便能看出无一不是高手。

    “你来了?”南宫御月看到素和金莲,竟然也愉快的笑了起来。

    看到他,素和金莲笑得更愉快,“我来了,这里好热闹啊。”

    拓跋梁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紫,素和金莲和南宫御月这一问一答语调里的亲昵让人难以忽略,显然这两人绝不会是只有过一两面之缘的陌生人。拓跋梁甚至觉得此时突然有无数若有若无的目光在打量着他。

    站在边缘的一个拓跋梁的心腹将领突然了悟了什么,指着素和金莲怒道:“素和氏,你身为皇后竟敢……”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眼前银光乍现随后便是一道血光。

    素和金莲慢条斯理地将腰刀送回华丽的刀鞘,轻声道:“话怎么这么多呢?”

    南宫御月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似乎素和金莲的作为让他十分的满意。

    素和金莲环视了一圈在场的人,有些疑惑地问道:“我来晚了么?”

    南宫御月笑道:“不,你来得正好。”

    拓跋罗沉声道:“金莲皇后,你的决定素和狼主知道么?”

    素和金莲眨了眨眼睛,笑道:“什么决定?我只是看这边好多人,就来凑个热闹而已,这也不可以吗?”

    “……”

    南宫御月心情愉悦地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道:“现在,可以动手了。”

    现在的局势…非常奇怪。

    原本应该是对立的拓跋罗等一干想要推翻拓跋梁的人此时却似乎与拓跋梁才是一边的。而原本合作的焉陀家却和想要推翻拓跋梁的权贵们翻脸了。但是,认真计算双方实力的话,依然没有人能稳占上风。

    因为不少人都还记得,素和明光带入关的兵马并没有跟着去沧云城。而他们谁也不敢肯定眼前的素和金莲到底有没有能力调动那些兵马。

    但事到如今,谈判显然也是不可能了。从南宫御月杀了那么多的拓跋氏的人开始,今晚就一定有一方要死。不是南宫御月就是拓跋氏。

    “动手吧。”不知是谁开口说了一句,寝宫前的安静立刻被打破再一次厮杀起来。南宫御月依然没有动,因为他已经被百里轻鸿和拓跋胤盯上了。但是南宫御月也并不着急,因为他身边还有傅冷和素和金莲。

    南宫御月慢条斯理的抽出了刀,姿态优雅的仿佛他不是要杀人而是准备赏花。站在旁边的素和金莲看着这一幕,忍不住赞叹地轻叹了口气。下一刻,眼前人影闪动百里轻鸿和拓跋胤齐齐扑向了南宫御月。同时,傅冷和素和金莲齐齐上前截住了百里轻鸿,南宫御月轻笑一声先一步迎上了拓跋胤。

    拓跋胤一言不发沉着的提剑与南宫御月缠斗起来,仿佛丝毫不为自己可能技不如人而担心。南宫御月似乎因为即将到来的盛宴和好心情而实力大涨,竟然比从前拓跋胤预估的实力还要高出两三成。拓跋胤有些怀疑,即便是他完好无伤,面对这样的南宫御月只怕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南宫御月一路压着拓跋胤打的十分过瘾,“沈王,你这样可让本座有些胜之不武了。”

    “国师还会在乎这个么?”拓跋胤淡淡道。

    “确实不在乎。”南宫御月笑道:“所以,你去死吧。等你死了本座会送拓跋罗去陪你地。”

    “谁死谁活,国师说得太早了。”拓跋胤道,毫不在乎身上多出来两道伤痕。

    南宫御月冷笑一声,“大言不惭!”手中一瞬间刀光大盛,南宫御月一刀劈开了拓跋胤格挡的长剑,第二刀毫不留情地就劈了过去显然是下定了决心要将拓跋胤毙于刀下。

    “宁都郡侯,小心!”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南宫御月手下突然一顿,刀锋飞转避开了拓跋胤朝着身后而去。

    但是让人错愕的是他这一刀却落了个空,同时,几道寒光同时逼近了南宫御月。

    “公子,小心!”耳畔不远处传来几个惊恐的呼声。

    南宫御月身形一顿,刀锋刺入身体的冰冷和痛处让他一瞬间几乎无法动弹。

    南宫御月低头看了一眼刺入自己腰侧的剑…百里轻鸿。

    同时他背后也挨了一掌。

    不用回头南宫御月也能猜到是谁。

    素和金莲。

    头也不回地避开了身后拓跋胤刺来的意见,南宫御月一刀挥开了一个逼近跟前的冥狱高手,另一只手却抓住了一把血淋淋的匕首。只差一寸,那匕首也要刺入他的腹部了。

    焉陀邑!

    南宫御月低头看着染血的手和被他手抓着的匕首,“这就是你说的,站在我这边?”

    焉陀邑沉声道:“我不能让你毁了焉陀家,弥月,收手吧。”

    南宫御月只觉得可笑,就在方才他竟然真的心软了。因为那一声虚假到了极点的呼救放弃了唾手可得的拓跋胤的性命!

    南宫,今晚…最好不要相信任何人。

    君无欢的声音突然在他脑海中响起,身后的刺痛也在一瞬间将他惊醒。南宫御月抬起头来,眼中只剩下了一片猩红。他盯着焉陀邑,冷声道:“是么?那你…就去死吧!”

    抓着匕首的手一震,焉陀邑只觉得自己被一股极大的力道如排山倒海一般的推了出去。直直地撞上了不远处的墙壁才停了下来。同时嗖地一声,银光夹着破空的风声朝他袭来。

    “家主,小心!”

    身边一个护卫一把拽过焉陀邑,匕首贴着他的耳畔射过钉入了旁边的墙壁上。整个匕首没入了墙体只留下了一个刀柄。

    焉陀邑望着那刀柄半晌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