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25、贪心不足?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胤并没有心情在这样一个夜晚和拓跋明珠坐在这里聊天,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拓跋明珠显然也没有心思跟他闲聊,其实她现在最不想见人就是拓跋胤。但是除了拓跋胤她好像也没有别的需要见的人了。这无疑是一种悲哀,但是拓跋明珠却不知道如今自己还能怪谁。

    拓跋胤起身往楼下走去,拓跋明珠显然已经没有什么话要说了。

    拓跋明珠也没有留他,只是握着茶杯沉默地目送他离去。

    “公主。”不知过了多久,旁边的厢房里一个人漫步走了出来。拓跋明珠回头看着来人,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那人低眉一笑,问道:“那么,公主为什么没有揭穿我的身份?”

    拓跋明珠定定地望着他许久,方才嗤笑一声道:“揭穿你的身份,又能如何?如今父皇早已经厌弃了我,就算我说什么他也未必会相信吧?就算信了……”男子笑道:“就算信了,对公主也没有任何好处。陛下杀了我,之后遭殃的也只有公主,大皇后以及勒叶部。”

    拓跋明珠面带嘲讽地看着他,“你们天启人,都这么卑鄙么?”

    男子毫不示弱,淡定地道:“公主当年对付灵犀公主的手段,也没光明磊落到哪儿去。”

    拓跋明珠手中的茶杯重重落到了桌面上,她瞪着眼前的人咬牙道:“所以,我现在遭报应了,你高兴么?你们就不怕有一天,也遭报应么?这几年,勒叶部和呼阑部之间的纷争,你没少出力吧?段公子!”

    男子正是许久没有出现在人前的段云,段云有些意外地看着她,“公主果然知道的我的身份了。恕在下好奇,公主是怎么知道的?”

    拓跋明珠冷笑一声道:“很奇怪么?你是不是以为你可以将所有人都耍得团团转,别人连你的身份都不会知道,过后连该恨谁都不知道?天启…襄国公府大公子。”

    即使被人叫破了身份,段云也不着急。反倒是走到拓跋明珠对面坐了下来。

    那句话说完,拓跋明珠却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有些颓然地靠在桌边。低声道:“瑶妃也是你们的人,你们在上京皇城中到底埋了多少眼线?”段云慢条斯理地道:“任何一个心念着故国仇恨着貊族的天启人,都可以是我们的眼线。”

    拓跋明珠垂眸不语,良久方才睁开眼睛直视着段云道:“你要我救拓跋胤,我已经救了。你还想要什么?”

    段云摇头微笑道:“公主,你不是为我救的拓跋胤,没有拓跋胤…百里轻鸿就会成为你的催命符。如今整个北晋朝野上下,只有他能制衡百里轻鸿了。”拓跋明珠不屑地道:“就凭他的武功?”

    段云道:“不,是他在军中的威望。今晚之后…北晋皇身边的将领必然折损惨重,百里轻鸿已经暗中收拢了大部分南军将领。过了今晚…除了拓跋胤北晋朝堂上没有人能与他抗衡了。”

    拓跋明珠猛然想要起身,却被段云伸手按住了肩膀。若是从前,身为文人的段云未必按得住她,但是如今拓跋明珠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一定得程度,即便是段云这样读书人也能轻松压住她让她动弹不得。

    拓跋明珠愤怒地瞪着段云,“卑鄙!”

    段云摇了摇头,面带微笑,“公主言重了,事已至此,公主觉得…你还能做什么吗?恕我直言,若不是有我们,您现在连公主府都出不来。”她现在原本该躺在病床上等死,或许百里轻鸿会留她一命,等到他登上高位重权在握之后再死。

    段云叹了口气道:“公主,人太过贪心了不好。你想要活命,我们帮你办到了。你想要百里轻鸿死,自然会有人帮你杀了他。现在…你却还想要做别的,不觉得自己太过贪心了么?”拓跋明珠瞪着段云,眼底隐隐有几分绝望,“若是父皇…出了什么事,你觉得百里轻鸿会留我活命么?”

    段云道:“你先前对拓跋梁下手的时候,可没有考虑过这些。”

    拓跋明珠咬牙不语,段云站起身来道:“公主,这里不安全,咱们还是先离开吧。你刚刚救了拓跋胤,百里轻鸿未必猜不出来是谁出手的。”这上京皇城里,能有狼毒箭的人不多,而会在这个时候出手救拓跋胤的人更不多。不过,百里轻鸿现在应该没有时间来对付他们才对。

    拓跋明珠含恨望着段云,终究还是默不作声的起身跟着他一起下楼去了。

    皇宫里此时已经完全乱成了一片,即便是有南宫御月和拓跋胤的阻拦,依然还是有不少兵马入宫救驾,当然其中也免不了有想要趁火打劫的。但跟原本会来护驾的人比起来,终究还是少数。因此驻守皇宫的侍卫和冥狱众人渐渐地开始败退,一路朝着拓跋梁的寝宫退去。

    眼看着他们距离拓跋梁的寝宫已经不远,说有人眼底都不由得燃起了一片火热。只要拿下了拓跋梁,今晚就可以结束了。

    拓跋罗和焉陀邑对视了一眼,跟在两人身边的人也纷纷凑了过来,“大皇子,看来今晚比咱们预料的顺利。”

    拓跋罗点头道:“看来四弟他们也很顺利。”将拓跋胤派出去拦截援军而不是选择由他率兵进攻自然是有他们的道理的。如果他们一路攻入拓跋梁的寝宫,最后却被来护驾的人包抄了那可就好笑了。现在看来…四弟完全还来得及赶在他们攻破寝宫之前回来。

    众人正说话间,一道劲风破空朝着拓跋罗直射而来。拓跋罗原本身手就算不得一流,如今行动不便就更不必说了。即便是发现了朝他而来的危机也根本无法避开。所幸拓跋罗身边的高手也不少,一个护卫抬手将拓跋罗的轮椅往后一推,站在拓跋罗身边的人立刻睁大了眼睛直挺挺地倒了下去。那人双目圆瞪,一道血痕从额头直直地劈了下去。拓跋罗心中也是一惊,若是这一剑劈在的身上只怕也不会比这人好多少。

    众人的惊呼声中,只见对面原本已经开始颓败的守军突然又镇定了起来。源源不断的兵马从后面冒出来,开始填补守军的不足和空缺之处。

    “百里轻鸿!”不远处,焉陀邑盯着从军中走出来的挺拔身影,咬牙道。

    拓跋罗也循声望去,果然看到百里轻鸿手提一把长剑,漫步从守军后面走了出来。拓跋罗皱眉,有些不悦地看向焉陀邑低声问道:“怎么回事?”焉陀邑倒是并不怎么着急,微微眯眼道:“看来,天启人果然靠不住。”

    拓跋罗轻哼一声道:“他现在还想保拓跋梁,你觉得可能么?”

    焉陀邑道:“看着确实不想那么孝顺的人,大皇子觉得,他想干什么?”

    “杀掉我们,狭天子以令诸侯。”拓跋罗道。

    焉陀邑摇头道:“不可能,他是天启人。”貊族人对天启人有着天生的戒备和敌意,所以百里轻鸿根本不可能做到狭天子以令诸侯的。

    “这可不好说。”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能为了利益而妥协的。

    焉陀邑冷笑一声道:“那就看看吧。”

    百里轻鸿领着守军杀了出来,显然是不打算固守防线而是想要反攻。渐渐地焉陀邑发现有些不对劲,“大皇子,那些是南军。”

    拓跋罗自然也看到了,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南军为什么会在上京城里!”拓跋梁手中却是有几十万南军,但是都驻扎在上京附近,兵马粮草都掌握在拓跋梁手中不必担心他们造反。但是现在…这些南军怎么会出现在上京?

    拓跋罗心中不由地升起一股寒意,他们轻视百里轻鸿的身份,认为他是天启人注定难以成事,却忘记了…因为他是天启人,注定了可以轻易赢得那些南军的信任。拓跋梁的那些南军手里都沾染过不少天启人的性命,不可能在投奔南朝。但是百里轻鸿这个跟他们一样的降将…而且还是亲手杀了自己的老师的降将却足以让他们信任。因为百里轻鸿跟他们一样,既不是天启人也不是貊族人。

    拓跋罗和焉陀邑对视了一眼,齐声吩咐道:“南军谋逆,杀!”

    “杀!”皇宫里杀声阵阵,杀气冲天。

    “哦?”藏书楼上,君无欢悠然的俯视着远处的一切,微微挑眉唇边露出了一抹笑意。

    云行月站在他身边看着,道:“你不下去帮忙么?”

    君无欢不解,“帮忙?帮谁?”

    云行月无语,行吧,他也不知道现在他们该帮谁了。

    君无欢笑道:“百里轻鸿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你想看着他们两败俱伤?”

    君无欢道:“我们等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让他们两败俱伤么?如果只是单纯要杀了拓跋梁的话,我、南宫再加上阿凌联手难道还有杀不死的人?”甚至都不用他们动手,祝摇红绝对愿意牺牲自己杀了拓跋梁的。但是,只是杀一个皇帝有什么用呢?北晋先皇被阿凌杀了,拓跋梁上位即便是稍有波折,北晋一样太平无事。而这些波折有很大一部分还是他们暗中折腾出来的。

    云行月点点头,道:“如果百里轻鸿杀了焉陀邑和拓跋罗,南宫御月和拓跋胤肯定不会放过他的。但是他现在手握着南军,南宫和拓跋胤也未必能占多少便宜。”君无欢轻叹一声道:“今晚之后,就算往后我们什么都不做,貊族至少也得十年时间才能恢复元气。”

    但是,他们会给貊族人恢复元气的时间么?自然不会!所以,今晚就是北晋衰落的开始。

    “告诉明镜和段云,将拓跋明珠看好了。天亮之前,绝不能让拓跋明珠入宫,传消息也不行。”

    “是,公子。”幽暗的藏书楼中,一个声音恭声应道。

    “你帮百里轻鸿?”云行月有些意外。

    君无欢低声笑道,“我想了想,与其让祝摇红冒险去取信物,还不如…让拓跋梁主动将东西拿出来。”

    云行月一脸你在开玩笑吧的表情道:“你认为拓跋梁会将信物交给百里轻鸿?”

    君无欢摇头道:“不,我只是说…百里轻鸿在,他才会将这个东西拿出来。若是局势一面倒,他把这个东西拿出来岂不是自寻死路?”貊族人重信诺没错,但是如果没有被任何人看见的毁诺,自然就不叫毁诺了。

    两人说话间,百里轻鸿已经带着人气势如虹地冲向了拓跋罗和焉陀邑。对方自然也不敢示弱,真正的貊族精兵们依然没有将南军放在眼里。南军是有几十万人不错,但是百里轻鸿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将几十万人都带入上京吧?

    双方人马在夜幕中打的难解难分。百里轻鸿却首先将目标锁定在了拓跋罗的身上。拓跋罗行动不便,即便是身边的高手再多也有无法周全的时候。有了百里轻鸿的命令,冥狱的高手也开始疯狂朝拓跋罗进宫倒是将焉陀邑抛到了一边。保护拓跋罗的护卫也渐渐开始觉得有些吃力,一路护着拓跋罗节节后退。

    百里轻鸿看准了时机,毫不犹豫地飞身扑向拓跋罗,手中长剑一剑劈了下去。

    拓跋罗只觉得凛冽的刀锋迎面而来,几乎刺的他脸上生疼。

    “铛!”

    一个人影一闪而过,拓跋罗有些疑惑地睁开眼睛不由大喜。

    “四弟!”

    一个人影挡在了他跟前,屈膝举剑硬生生地挡住了百里轻鸿如雷霆之势劈来的一剑。

    百里轻鸿飞快地后撤,盯着拓跋胤的眼神冰冷。

    “拓跋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