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24.救命之恩?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胤站在墙头上,神色冷肃的盯着院中的南宫御月。南宫御月却半点也没有被撞破了谋害王室宗亲的担忧,反倒是盯着拓跋胤冷笑了一声悠悠道:“拓跋胤,你不该在这里。本座原本…还没打算这么快去找你。”

    拓跋胤沉声道:“原本我确实不该在这里。”他原本只是替兄长拦住那些想要去宫中救驾的兵马,可以说跟南宫御月的目的都是差不多的。但是拓跋胤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之处。白塔的人确实是在拦截前往皇宫救驾的人,但是南宫御月去不见了踪影。南宫御月这种人,如果有热闹可看他又怎么会错过?很快拓跋胤就发现了事实的真相。拦截救驾的人是假,趁着这个时候大举屠杀拓跋氏的族人才是南宫御月的真正目的。

    拓跋胤从上一家被南宫御月灭了满门的拓跋氏族人府中赶到此处,正好救下了那已经闭目待死的中年男子。他其实对这人并不熟悉,只是隐约记得这人好像是个国公。但无论如何,都不是南宫御月可以肆意屠杀这些人的借口。

    “沈王殿下!沈王殿下,救命啊!”看到突然出现地拓跋胤,那中年男子也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连忙挣扎着想要扑向拓跋胤的方向。南宫御月冷笑一声,“想从本座手里救人,也不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他身形一闪,右手化作利爪一般抓向那人的脖子。

    拓跋胤站在墙头上隔得本就远一些,见状毫不犹豫地一剑挥向旁边的树梢。被剑锋扫落的树枝犹如利箭一般射向了南宫御月。南宫御月轻哼一声,左手一挥袖扫向了迎面射来的树枝,右手依然毫不犹豫的抓向那中年男子。此时拓跋胤已经一闪身掠下了墙头朝着这边而来。

    “沈王殿下!”傅冷自然不会让人坏了自家公子的事,毫不犹豫地持剑迎了上去。他虽然不是拓跋胤的对手却也差不了太多,更何况拓跋胤被君无欢所伤的肩膀一直没能痊愈一时间竟然也奈何不得傅冷。就是这片刻的功夫,南宫御月的手已经捏住了那中年男子的脖子。

    “沈王殿下?!”

    南宫御月冷笑一声,即便是杀了这么多人他的手依然冰凉。受伤微微用力,那中年男子脖子意外立刻没了声息。

    “南宫御月!”见人被南宫御月所杀,拓跋胤也不在与傅冷纠缠,后退了几步退出了战圈。看着拓跋胤难看的脸色,南宫御月的心情顿时好了几分。轻轻拂袖,好心情地道:“拓跋胤,别多管闲事。”

    拓跋胤沉声道:“你根本就不是想要帮焉陀家,你只是想要利用焉陀家和貊族权贵,让你有机会杀人。”

    如果南宫御月只是想要杀一个两个人,自然是没有问题。但是他想要杀掉所有姓拓跋的人却非得有天赐的良机不可。譬如说今晚,有野心的人都在宫里厮杀,生死难料。没有野心的都躲在府中不敢出门,正好让他可以杀上门去将人屠了满门。甚至因为皇宫里的大乱子,就连平常附近的巡视的守卫都已经不在了。这才让他接连杀了五六家人竟然都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皇宫里,谁有功夫管这些并不算太过一眼的勋贵?

    南宫御月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方帕子,慢条斯理地插着自己的手指。一边道:“你想妨碍本座办事?拓跋胤,别忘了…拓跋罗还在宫里呢。你猜…拓跋梁的人杀不杀得了拓跋罗?”

    拓跋胤面色冷凝并不为他的话所动。他们这样的人,谁身边没有几个保命的杀手锏。若是拓跋罗那么容易被人杀了,也不用等到现在了。他更不会轻易离开拓跋罗身边了。

    南宫御月见他不接话,有些不悦地啧了一声道:“罢了,看来今晚是不能善了了。”

    拓跋胤沉默地拔出剑,直指南宫御月。

    拓跋胤这才发现,如今这上京皇城中最危险的人并不是宫中的拓跋胤也不是心思深沉的百里轻鸿或者是哪一个手握重权重兵的貊族权贵。对整个貊族王室来说,最危险的人就是眼前的南宫御月。因为南宫御月并不是想要夺权,也不是想要皇位,他就是单纯的想要…所有拓跋氏族人的命。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拓跋梁甚至是他。

    “国师既然想要杀人,何不从本王开始?”拓跋胤沉声道,“国师早晚,也要对本王出手的吧?”

    南宫御月望着拓跋胤打量了许久,终于笑了起来,有些感慨地道:“你真聪明,只可惜…沈王对权势朝政不感兴趣。否则…只怕也是个难对付的人物啊。”

    “国师请。”

    南宫御月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沈王不问本座为什么?”

    “没有必要。”拓跋胤淡淡道。能够让南宫御月下了决心屠杀拓跋氏族人,无论是什么理由都没有必要问了,因为无论如何南宫御月都绝不会收手的。南宫御月早年的经历拓跋胤自然也是听过地。但即便是如此他也没有想过南宫御月会如此的疯狂。

    南宫御月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道:“可惜啊,今晚要对付沈王的人……不是本座。不然,沈王这样的英雄本座还是很有兴趣会一会的。”

    拓跋胤微微变色,只听南宫御月扬声道:“百里驸马,还不出来么?”

    百里轻鸿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门口,此时的百里轻鸿一身银灰色软甲,手握长剑神色冷肃,看上去竟然让人觉得有几分陌生。南宫御月微微侧首,看着百里轻鸿道:“百里公子,可不要告诉本座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消极怠工。”不然拓跋胤早该被百里轻鸿拦下了,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给他添堵?

    百里轻鸿淡淡道:“有点事耽误了,拓跋梁醒了。”

    南宫御月并不觉得意外,拓跋梁什么时候醒不过是看君无欢和他的人什么时候高兴罢了,这个他早就知道了。

    “那又如何?”南宫御月问道。

    百里轻鸿道:“所以…我现在是奉命平乱。”

    南宫御月嗤笑一声,“所以,你想杀本座?”

    百里轻鸿并不说话,抽剑出鞘剑尖指向的却是拓跋胤。却是,拓跋罗起兵谋逆,拓跋胤自然不会置身事外。百里轻鸿此时剑指拓跋胤很合理。

    可笑的是,貊族人的内乱,却要一个天启人来平定。

    拓跋胤并没有笑,他也不觉得此时的情形有什么可笑的。不管怎么样,现在除了动手也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

    南宫御月对一边的傅冷打了个手势,两人后退了几步,南宫御月笑道:“百里公子和沈王的恩怨,本座就不插手了。本座还有事情要办,就不耽误两位了。百里公子,可不要让…陛下失望啊。”陛下两个字,说不尽的嘲讽。不知道拓跋梁这会儿到底知不知道百里轻鸿的心思了。至于这两个人,如果百里轻鸿连重伤未愈的拓跋胤都打不过,死了也是活该。

    南宫御月冷笑一声,带着人转身离开消失在了夜色中。

    院子里只剩下了一地的尸体和两个伫立着的人。

    拓跋胤盯着百里轻鸿打量了许久,方才道:“你当真不像百里家的人。”

    百里轻鸿不置可否,只是眼角还是急不可见的颤动了几下。好一会儿方才淡淡道:“你也不像拓跋氏的人。”拓跋氏的男人雄心勃勃,权欲极盛。即便是拓跋罗那样看起来温文尔雅更像是天启人的男人也同样难掩雄心壮志。相较起来,拓跋胤倒是跟拓跋兴业更像。虽然都是姓拓跋的,但拓跋兴业与拓跋家的血缘其实已经有些远了。

    两人都不再说话,拓跋胤手中长剑一挺毫不犹豫地朝着百里轻鸿刺了过去。百里轻鸿也没有客气,一抹剑光掠起铺天盖地的卷向拓跋胤。夜幕中,两个身形挺拔的男人在弥漫着血腥味的院子里缠斗起来。

    这么多年,他们之间仿佛有着血海深仇,但仔细想想国仇家恨似乎算不上,毕竟百里轻鸿已经抛弃了天启和百里家。拓跋胤也没有杀过百里轻鸿的父母妻儿。但即便是如此,他们依然是天生注定了的宿敌。彼此都心知肚明他们之间早晚必有一战。

    而这一战,就是今晚!

    如果是一年前,他们两人之间或许势均力敌。但是如今却不同,君无欢当初一枪洞穿了拓跋胤的肩骨。那样的伤,几乎没有痊愈的可能。更何况现在距离拓跋胤重伤还不到连个月,只怕连外伤都还未完全痊愈。如此一来,拓跋胤对上百里轻鸿就多少有些吃力了。

    今晚事情不少,百里轻鸿并没有时间在这里与拓跋胤纠缠。所以他选择的是速战速决。两人一交手百里轻鸿的攻势就如排山倒海而来,一开始两人还能打个旗鼓相当,越到后来拓跋胤渐渐地便有些难以为继了。

    百里轻鸿剑下毫不留情,决意要在今晚将拓跋胤斩于剑下。

    就在拓跋胤渐渐开始败退的时候,百里轻鸿眼底的杀意弥漫下手越发狠辣起来。

    “嗖!”

    一支羽箭从黑夜中朝着百里轻鸿射了过来。

    狼毒箭!

    只是听音,百里轻鸿就知道这件不简单。连忙收回了刺向拓跋胤的剑闪身避开,羽箭一件射空,那比寻常羽箭长了足足半尺也粗了许多的羽箭射到了地上,竟生生破开了地面的青石板,足可见这一箭的力道。

    百里轻鸿神色冰冷,又一剑想要收取拓跋胤的性命。

    “嗖嗖嗖!”三支羽箭从不同地方向射来,百里轻鸿侧身闪过了两支,同时提剑荡开了迎面而来的一支。羽箭与剑锋相撞的瞬间,百里轻鸿甚至感到握剑的手也被震得一疼。只是这片刻的功夫,拓跋胤已经飞身消失在了夜色中。

    那羽箭并没有继续射向百里轻鸿,百里轻鸿盯着拓跋胤消失的方向看了一会儿。方才轻哼一声飞身离开了这满是血腥的院子里。

    “多谢公主出手相救。”一处街边的小楼里,拓跋胤走上楼来看着坐在窗边形容消瘦憔悴的拓跋明珠道。

    拓跋明珠抬眼看了他一眼,苦笑一声道:“沈王现在,是在嘲笑我吧?”

    拓跋胤并不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道:“公主为何要救我?”他与拓跋明珠并无交情,暗地里甚至可以说关系恶劣。

    拓跋明珠冷声道:“相救就救了。”

    拓跋胤皱眉,显然并不相信拓跋明珠的话。

    拓跋明珠望着拓跋胤,好一会儿方才幽幽道:“我真有些羡慕她。”

    “谁?”拓跋胤问道。

    “楚拂衣。”拓跋明珠沉声道。

    拓跋胤脸色一沉,显然并不愿意听到这个名字从拓跋明珠的口中叫出来。拓跋明珠笑道:“我知道沈王讨厌我…没关系,本宫今晚好歹也算救了沈王一命吧?”拓跋胤问道:“公主想要我做什么?”

    拓跋明珠道:“不用这样看着我,我当然不会让沈王为难的。作为报答我的救命之恩,我只有一个条件。”

    “公主说说看。”

    拓跋明珠眼底闪动着几分怨毒,盯着拓跋胤看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替我…杀了百里轻鸿。”

    拓跋胤并不意外,他虽然不爱管事但身在京城有些事情即便他不打听也会传入他耳中的。其中自然也包括昭国公主和驸马的关系。甚至因为拓跋罗和焉陀家的合作,他知道的还比外人更多了一些。

    拓跋胤刚要说话,拓跋明珠就打断了他道:“我的意思是…只要沈王活着,就一定要杀了百里轻鸿。不管我是活着…还是死了。”也就是说,就算拓跋明珠死了,这个承诺拓跋胤也必须履行。

    “沈王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了…想必你也猜到了,我活不了多久了。我相信沈王的为人,很快你就可以看到我遭报应了。想必灵犀公主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了。”这个时候,她似乎终于愿意心平气和的称呼一声灵犀公主了。

    拓跋胤沉声道:“只要本王活着,就会杀了百里轻鸿。但、不是为了你。”

    拓跋明珠微微勾唇一笑,“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