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21、不要相信任何人!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不让拓跋梁醒来?”听到明镜的禀告,正在看书的君无欢饶有兴致地挑起了眉头。明镜坐在下首点了点头道:“百里轻鸿是这么说的。”

    君无欢淡淡道:“不行。”明镜有些不解,“公子,为何?”君无欢冷笑道:“这点小事,你以为百里轻鸿自己办不到么?”

    “……”明镜无语,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拓跋梁毕竟是一国之君,身边的高手不知凡几。如果他们不是有祝摇红这个眼线在,只怕也是轻易做不到的。如果真那么容易对一个皇帝下手,北晋的皇室中人都该被他们杀光了。

    仿佛明白了明镜在想什么,君无欢笑道:“别人是不行,但是你别忘了百里轻鸿是拓跋梁的女婿。最重要的是…他的岳母是北晋大皇后。”勒叶皇后就算再不受宠,也还是中宫大皇后,在宫中的权力依然不小。明镜道:“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的关系……”

    “你觉得拓跋明珠会告诉大皇后,他跟百里轻鸿的关系已经恶化到这样的地步了么?更何况…现在对勒叶部来说,一个失宠的公主和一个受到重用的驸马,到底哪个更重要,只怕还不好说。”

    明镜这才恍然大悟,皱了皱眉沉声道:“百里轻鸿想要利用我们?”

    君无欢笑道:“能让别人动手,就尽量别自己动手。谁不是这样呢?”

    “那如果我们不答应……”明镜道,君无欢笑道:“自然就只能百里轻鸿自己想办法了,我们能等,他未必能。当然了…田家更不能等。”

    明镜想起田家如今的处境,也不由得笑了起来,“公主这一招妙啊,生生将田家逼到了这个地步。那田亦轩号称是田家最杰出的后背,看来也不过如此。”君无欢摇头道:“你真以为田亦轩一点儿也没有想到阿凌可能会出尔反尔?”

    明镜一愣。君无欢笑道:“那是他唯一活命的机会,而且他本来就已经背叛了北晋。貊族兵马全军覆没他至少要负上一半的责任。不推到阿忽鲁身上无论如何拓跋梁都饶不了他。那时候,无论阿凌提出什么条件,他其实都会答应的。假装自己被阿凌给骗了,或许更能够心安理得一些。”

    “那,公主……”

    君无欢道:“阿凌自然是知道的,这有什么关系?只要目的达成就行了。”

    明镜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比起公子和公主他还是差得远啊。点了点头,明镜道:“我知道了,我这就将公子的意思转达给百里轻鸿。”君无欢站起身来道:“你去办吧,我出去一趟。”

    “公子去哪儿?”

    君无欢道:“也该去见见南宫了。”

    皇宫里,祝摇红站在宫门口看着拦住自己去路的人俏脸微沉,“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守在宫门前的侍卫恭敬地拱手道:“瑶妃娘娘恕罪,皇后有命,陛下尚未清醒,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祝摇红冷笑一声道:“本宫可不知道有这个规矩!”侍卫依然挡在门前,并不退让,“请娘娘见谅。”

    祝摇红冷哼一声道:“大皇后倒是威风。”

    “瑶妃对本宫有意见?”大皇后带着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她毕竟是拓跋梁的原配正妻,即便是已经失宠了也依然是后宫之中第一人。特别是在眼下拓跋梁昏迷不醒不能理事的情况下,由皇后主持内宫是天经地义的。

    祝摇红微微眯眼,打量着大皇后。勒叶皇后这几年的日子一直过的不顺畅,即便是当了皇后也没有舒服到哪儿去。因此看上去倒是比实际年纪还要大上几岁。此时虽然一身皇后正装威风赫赫,却也难掩那一股苍老的暮色。

    不过今天,大皇后身后看起来似乎比平时多了一点什么。

    祝摇红微微垂眸在心中思索着,口中却半点也没有怠慢,“不敢,大皇后言重了。不过…陛下如今昏迷不醒,皇后却守着宫门不许旁人探视,未免让人担心。”

    大皇后毫不客气,冷笑一声道:“担心?你有什么资格担心,不过是个卑贱的天启女人罢了。若不是陛下被你美色所惑,这后宫中哪里有你立足之地?前朝大臣宗室们自然可以来探视陛下,但是你…本宫说了不准,谁还敢放你进去不成?”

    殿前顿时一片宁静,这话确实不错。只要拓跋梁不醒,这宫里就是大皇后说了算。就算是冥狱的人,也未必会站在祝摇红这边。毕竟祝摇红既没有权势也没有家世,甚至连子女都没有。之所以能生存完全是依赖拓跋梁的宠爱,一旦拓跋梁有什么是祝摇红也好不了。大皇后却未必,她背后还有勒叶部,还有昭国公主和驸马。她还是拓跋梁的正宫皇后,只要不是反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拓跋梁也不可能为了祝摇红杀了她。

    所以,别看祝摇红圣宠正浓,但是一代离开了拓跋梁她根本没有与大皇后抗衡的实力。

    “她不行,本宫行不行?”不远处,一个张扬的女声响起。众人抬头毫不意外地看到素和金莲衣着华贵,带着人浩浩荡荡地走了过来。走到祝摇红身边看了看她,素和金莲抬头看向站在殿阶上的大皇后笑道:“大皇后,我也不能见陛下么?”

    大皇后神色微变,却还是咬牙道:“不能。”

    素和金莲一向嚣张惯了,哪里会理会她,冷笑道:“本宫偏要见呢。你是皇后,我也是皇后,本宫凭什么听你的?”

    “你!”

    素和金莲笑道:“难不成,是大皇后做了什么想要谋害陛下的事情,所以才不肯让我们见陛下?若是陛下出了什么事,大皇后担待得起么?”

    大皇后眼神微变,定定地盯着素和金莲。素和金莲傲然地抬起下巴不闪不避地与之对视。一时间,倒是谁也不肯退让。

    良久,大皇后方才缓和了神色,冷声道:“既然金莲皇后和瑶妃一心念着陛下,那就进去看看吧。”

    素和金莲闻言,顿时展颜一笑,“这还差不多。”说罢,拉着祝摇红就往里面走。

    “……”被拽着往里面走的祝摇红满心无奈。公主殿下,您就这么往里面走,就不怕大皇后在里面埋伏了人要弄死咱们么?但是,无论祝摇红怎么想的,此时她也只能跟着素和金莲进去了。

    拓跋梁依然还没有醒,寝殿中的气氛却有些紧张。大皇后的人与冥狱的人虽然同处一室却似乎并不和睦。一个冥狱的侍卫站在窗前,看向大皇后的眼神都带着几分警惕。仿佛担心大皇后趁机对拓跋梁下手一般。

    大皇后似乎也并不在意,她虽然守在寝殿中却也没有亲自照料拓跋梁的意思。只是冷着脸坐在一边守着。

    祝摇红走到床边坐下,看了看沉睡中的拓跋梁和不远处的大皇后微微蹙眉。素和金莲倒是他们之中最轻松自在的一个,看着拓跋梁昏迷不醒也混不在意,“看来陛下这次真的病得很重啊。”

    祝摇红没理她,抬头问身边的侍卫,“太医怎么说?”

    “气血攻心。”侍卫低声道。

    能不气血攻心么?刚刚杀了阿忽鲁满门,阿忽鲁的人头就被送回来了。人家摆明了就是告诉所有人,北晋皇帝被人耍了,枉杀忠良。

    虽然这会儿朝堂上的风向都在往阿忽鲁用兵失误,满门抄斩也不冤上引,但事实的真相朝堂上那些官员谁不知道?这次出兵分明就是拓跋梁自己的意思,阿忽鲁最多只能算是一个背黑锅的。

    轻叹了口气,祝摇红问道:“不要紧吧?”

    侍卫低声道:“娘娘放心,陛下身体不错,应当很快就会醒来。”

    “那就好。”祝摇红轻声道。

    不远处大皇后冷哼了一声,眼底闪过一丝狠绝。

    拓跋梁并没有如侍卫所说很快醒来,第二天依然没有动静。但是宫中的太医却查不出来有任何异状。只能当拓跋梁是之前中毒的后遗症,加上气血攻心太过虚弱才昏睡着迟迟不醒。

    深夜,皇宫里依然是一片寂静。

    祝摇红靠在床头已经睡了过去。她身边的床上,拓跋梁依然安静地沉睡着。寝殿中燃烧着淡淡的香气,除此之外一片寂静。

    突然,远处隐隐传来了一阵嘈杂声。原本空荡荡的寝殿立刻变得明亮起来,门口和殿中也多了几个人。祝摇红骤然惊醒过来,皱了皱眉有些茫然地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守在殿中的黑衣侍卫道:“娘娘不必担心,好像是外廷出了什么事情,可能是走水了。已经派人去看了。”

    “那就好。”祝摇红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床上脸色苍白的拓跋梁,“你们出去守着吧,我照顾陛下就是了。”

    瑶妃这两天照顾陛下他们这些人都看在眼里,侍卫忍不住道:“陛下一时半会儿只怕还醒不了,娘娘不妨到偏殿歇息?”祝摇红苦笑着摇摇头道:“算了,我也睡不着。更何况,大皇后……”昨日素和金莲将祝摇红带进来之后看了一眼就走了,大皇后却真的一直留在寝殿没有离开。她虽然没有亲手照顾拓跋梁,但是碍于身份别人却也不能赶她走。即便是她颐指气使折腾人,别人也不能对她如何。即便是冥狱这些人也都忍不住希望拓跋梁赶紧醒来,将这位大皇后赶出去了。

    “娘娘不必担心,等陛下醒来就好了。”祝摇红含笑点头道:“是啊,等陛下醒来…就好了。”

    远处地嘈杂声并没有渐渐平息,相反的倒是有越演越烈之势了。

    白塔就在皇宫旁边,因为塔身的高度,站在白塔最顶层正好可以俯揽整个皇宫。

    当原本已经沉入夜色中的皇宫接连亮起灯火的时候,白塔里也同样是灯火通明。低层,一个个身穿白衣佩戴着兵器的男男女女安静地站着,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命令。这些人看上去各个美貌出众,眼中却仿佛没有丝毫感情犹如傀儡一般。如果有外人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这些人的数量其实远比外界对白塔护卫的预估要多得多。而且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天启人。

    南宫国师喜好容貌美丽的男女,因此白塔护卫多数是为贬为奴的天启男女。原本貊族人还有些不放心,毕竟白塔也算是北晋极其重要的地方之一。但是再见识过白塔里三天两头死人以及南宫御月的冷酷残忍之后,就没有人再多说什么了。毕竟…侍奉国师虽然是一种荣耀,但若是进去送死还是免了。每一个貊族男女都是十分珍贵的。况且,自从南宫御月坐上国师这个位置之后,原本国师身份的神圣之处早已经荡然无存了。

    如今在北晋,国师简直就是个疯子的代名词。

    顶层,南宫御月站在窗口望着皇宫的方向。微微闭上了眼睛仿佛享受着夜晚清洗的空气。

    十一月的上京夜里其实已经很冷了,但是南宫御月却仿佛丝毫感觉不到这份冷意。

    抬手探出窗外,一点微凉落在了他的指尖。

    “下雪了。”南宫御月轻声叹息道。

    “这么多年的心愿即将达成,你很高兴?”他身后不远处,君无欢坐在软榻上手里端着一杯酒浅酌了一口问道。塔中的炭火烧得很旺,加上刚刚喝了烈酒,君无欢苍白的脸色也染上了一抹红晕。

    南宫御月回头看向他,挑眉道:“我不该高兴?”

    君无欢问道:“南宫,你不后悔么?”

    南宫御月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忍不住放声笑了起来。等到他终于笑够了,才终于站直了身体看向君无欢,“你这些年…不是跟我一样一直盼着拓跋家的人死绝么?怎么事到临头,竟然会问我后不后悔?我若后悔又如何?难不成你还能放弃计划不成?”

    君无欢摇头道:“你若是放弃,后面的事情自然由我来办。”

    南宫御月愣了愣,他和君无欢的实力倒也没差多少,甚至不情愿的承认君无欢可能还略高他一些。君无欢自然可以接替他做他想要做的事情。但是…南宫御月俊美的容颜突然有一双扭曲,“君无欢,你敢动本座的猎物,本座就杀了你。”

    君无欢道:“北晋皇早就死了。”

    南宫御月笑容残忍,“死了?那怎么够?我说过了,早晚有一天,姓拓跋的人都得死。说起来,本座都有些后悔当初让笙笙那么轻易就杀了那个老家伙。如果将他留到现在,留到今晚…一定很有趣。”

    说起这件事,君无欢的神色也有些难看起来。

    南宫御月突发奇想,差点害死了阿凌。

    察觉到他冷冽的目光,南宫御月嗤笑一声道:“这么看着本座干什么?想打一场?可惜,本座今晚不想跟你打。”南宫御月的眼中仿佛燃着火光,明亮的让人心生畏惧。君无欢思索了片刻,摇头道:“你杀不了所有姓拓跋的人。”

    现在有人跟南宫御月合作,那是因为他们并不知南宫御月真正的目的。一旦他们知道了…

    南宫御月笑道,“所以啊,师兄…我们才是真正的盟友不是么?”

    “这话你跟百里轻鸿也说过吧?”君无欢冷声道。

    南宫御月嗤笑一声道:“说起来,你们这位天启的少年名将也很有趣啊。他竟然会生出自己能够掌控貊族的心思,谁给他的自信?”就凭百里轻鸿的身份血统,他就永远都掌控不了貊族。谁都不行,哪怕是君无欢亲自来也不可能,“这些年,都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本座一直再想他到底想要干什么?现在才知道…他莫不是那些年被拓跋明珠给弄疯了吧?”

    一个天启人,不想毁灭貊族竟然想要掌控貊族?莫名其妙!

    “你有资格说别人么?”君无欢淡淡道,“百里轻鸿的胜算确实不大,但至少比你要好一些。”

    “你什么意思!”南宫御月冷声道。

    君无欢道:“你这些年除了胡闹还做过什么正事,百里轻鸿能够在拓跋梁的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地掌控南军,就凭这点…他就比你强得多。”

    南宫御月轻哼一声,道:“本座对那些不感兴趣。”

    “是做不到吧?”君无欢毫不客气地拆穿他。

    嗖!

    终于忍不住,南宫御月手中寒光一闪一把暗器射向了君无欢。君无欢抬手,袍袖一卷暗器一枚不落的被他卷入了袖中。再轻轻一挥,一阵叮咚作响暗器全部被扔在了地上。君无欢站起身来,沉声道:“南宫,今晚…最好不要相信任何人。”说罢,君无欢转身走了出去。

    南宫御月愣了愣,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望着空荡荡的塔顶冷笑一声,“本座从来没有相信过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