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19、信物!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君无欢到了上京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知道的那些人自然也不会将这事广而告之。君无欢倒也乐得逍遥自在,每日只在俯视着京城的局势。对于朝堂上发生的一切却是冷眼旁观半点也不曾插手。

    拓跋梁终究是妥协了,将阿忽鲁一家全部问斩。

    对于貊族人来说,这自然是惊天地巨变。毕竟不管阿忽鲁是不是真的叛国,也无法改变阿忽鲁一族曾经为北晋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事实。而对于在上京的天启人来说却只会觉得大快人心。因为阿忽鲁一族的汗马功劳是建立在他们的同族甚至是亲人的血肉生命之上的。

    但是,拓跋梁的好运气仿佛在这几年间彻底用完了一般。即便是他想要息事宁人,事情却依然源源不断地找上来。当天晚上,北晋先帝留下来的皇子中的两位便在府中遇刺身亡。所有的矛头立刻都指向了拓跋梁,因为要求拓跋梁诛杀阿忽鲁一族的人中,就属这两位王爷跳得最欢快。如今人被刺杀了,谁都会第一时间怀疑到拓跋梁的身上。更何况,拓跋梁手中有冥狱的事情在上京早就已经不是秘密了,不怀疑他怀疑谁?

    君无欢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书房里写字,听完明镜的禀告只是轻笑了一声问道:“阿忽鲁的人头在哪儿?”

    明镜蹙眉道:“就在府中,已经收到好些日子了。”虽然经过了特殊处理,如今的天气也已经冷起来了。但是在府中放着一颗人头这种明镜表示还是有些接受不能。他真的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啊。

    君无欢点头道:“差不多了,送过去吧。”

    明镜有些幸灾乐祸,“这一次,拓跋梁只怕还要再吐一次血,不知道还能不能爬的起来。”公子和公主这是诚心不想让拓跋梁好了啊。刚刚中毒不久,接二连三的吐血,能好的了才怪。

    君无欢抬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明镜连忙收敛了笑意道:“是,属下遵命。”

    君无欢点点头问道:“祝摇红那边怎么样了?”

    明镜蹙眉道:“祝姑娘说已经差不多能确定了,不过以她的身手想要潜入进去偷取出来有些困难。原本她想等拓跋梁自己取出来再出手…公子,那东西真的那么重要么?”

    君无欢道:“若是不重要,何必耽误祝摇红这么多年?”

    “可是……”明镜皱眉想要说什么。君无欢将手中的笔放下,沉声道:“拓跋一族最初不过是个区区数万人的小部落,却能在短短几十年间吞并各部统一整个貊族,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明镜皱眉道:“虽是敌人,但也不得不承认貊族人确实能征善战而且…悍不畏死。”

    君无欢轻笑一声,“塞外环境恶劣,哪个部族不是能征善战悍不畏死的?但是…论实力貊族人不如贺兰部,论战力不及呼阑部,为什么偏偏是他们能够入住中原?”

    明镜确实想不明白,“或许是时事造英雄?”有时候,实力重要但是机遇更重要。貊族能够在短短几十年间强大到能够入住中原的地步,确实是有着仿佛天赐一般的机缘。否则就算是天启真的昏君当道乱成一锅粥了,也轮不到他们入关来抢地盘。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貊族人之所以尊拓跋族为王,是因为在百年前…拓跋族的先祖曾经救过其他部落的首领。当时貊族分为十多个小部落,拓跋只是其中之一而已。但是那一年貊族险些遭遇灭顶之灾,是拓跋部的先祖以一己之力将几大部落的首领救出去的。几个部落首领当时曾经盟誓,貊族以拓跋先祖为首。同时以乌金铸造了一件信物,上面刻着貊族七大部落族长的名字。只要拓跋后人祭出此物,七大部落族长的后人都必须为拓跋氏做一件事情,否则便要以性命偿还当年拓跋先祖的救命之恩。”

    明镜也是头一回听到这种事情,不由得有些愣住了。好一会儿才道:“难道…这些年拓跋氏都没有用过这个东西?”这么多年都能忍住不动,他们就不担心七大部落的后人不认账么?

    君无欢摇头道:“从来没有,便是当年同意貊族…拓跋王族也是靠武力打服了所有人的。也是因为如此,貊族各部也格外的尊重拓跋王族。毕竟…靠实力总比靠先祖来得让人信服一些。”

    “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这件事?”明镜忍不住怀疑道。他以为君无欢要找的是貊族隐藏的什么秘密兵力之类的东西,这个可比说貊族人还在那儿藏了十万精兵还可怕得多了。一不小心他们这几年的筹谋都要打水漂了。

    君无欢淡淡一笑道:“我也是还很小的时候,听我父亲说起过的。”

    明镜顿时不说话了,君无欢的父亲是谁他当然也是知道的。君大将军和貊族人斗了一辈子,知道一些貊族的秘闻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你说的七大部落……”

    君无欢道:“焉陀、金禾、赤兀……”

    明镜心中不由得一颤,皱眉道:“焉陀家如今还会遵从那信物么?”

    君无欢笑道:“明镜,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够了解貊族人。这不是焉陀家愿不愿意遵守的问题,而是…他们必须遵守。否则,他们以后根本无法在貊族立足。貊族人崇尚英雄,最恨言而无信的小人。拓跋家的先祖救了焉陀氏的先祖,这就意味着…如今的焉陀家是因为拓跋家的救命之恩才能存在的。而且焉陀家的祖先自己承认了这个救命之恩。拓跋家没说就罢了,一旦拓跋家提出来…焉陀家必须报恩。”至于报完恩以后会怎么样,那都得报过了恩才能再论。

    “南宫御月知不知道这件事?”明镜问道。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明镜顿时明了。看来…南宫御月并不知道这件事。明镜不由得吸了口气凉气,如果拓跋梁突然拿出信物要求焉陀家履行约定,南宫御月只怕要被自己的族人背后插上一刀啊。以南宫御月那个狗脾气,再被焉陀邑捅一刀只怕真的要疯。

    “拓跋梁不会轻易拿出这个东西,因为信物只有一件,拓跋家可以要求七大部落的后人一起替他做一件事情。却不能拆开当成七个信物用,这也是历代拓跋族长都没有动用信物的原因。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动的。”而且,之前的历代拓跋家主包括先帝都是属于开拓型的王者,比起用所谓的信物命令人做事,他们更愿意凭借自己的能力征服那些人,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效忠自己。

    明镜问道:“你觉得拓跋梁这次会动用信物?”

    君无欢笑道:“他若是不用,他就死定了。你觉得…信物和自己的性命哪个重要。”

    明镜摸着下巴思索着,好一会儿方才皱眉道:“拓跋梁竟然会知道这个秘密,不是说只传族长么?”

    “你忘了,他的父亲是谁。”

    明镜恍然大悟,是了…虽然先皇是拓跋梁的堂兄,但是再往前一任的北晋王却是拓跋梁的亲爹。会告诉他一些辛秘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明镜看向君无欢问道:“公子,这事儿不用告诉南宫国师么?也好让他提早防备啊。”

    君无欢摇了摇头,淡笑道:“提前告诉他只会坏事,先不用管他了,一切照常进行就行了。至于拓跋梁那里…到时候我会去看看的。”明镜明白,君无欢这是不打算管北晋朝堂上的事情了。点头应了,道:“我明白了,公子尽管放心便是。”

    君无欢提醒道,“记得,明天早朝的时候,把东西给拓跋梁送去,别耽误了。阿忽鲁也算是个忠臣,也该早些入土为安了。”

    明镜点点头,心中却忍不住腹诽。

    您要真觉得人家算是个忠臣,就不会让人死都没能死个全尸了。更何况…貊族人可不讲究入土为安。虽然心里这么吐槽着,明镜脚下却半点也不慢,转身出门办事去了。

    第二天一早,准备入宫上朝的北晋文武官员们发现一个盒子挂在了北晋皇宫大门顶上。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挂上去的,因为天色尚早不仅宫墙城楼上驻守的人没有看见,就连守在下面宫门口的人也没有抬头去看。因此等到朝臣们入宫的时候正好天色微亮,迎面过去正好看到了那挂在正门上方的东西。

    众人不由得议论纷纷,驻守在城楼上的将士也有些无措,一时间倒是谁也不敢去动那个盒子。

    拓跋罗和拓跋胤过来的时候便看到一群人围在宫门口的模样,拓跋罗坐在轮椅里微微皱眉,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连忙让开,两人这才看清楚了宫门上方的东西。拓跋罗扭头去看拓跋胤,拓跋胤神色微沉,心中却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沉吟了片刻,拓跋胤还是开口道:“取下来看看。”

    城楼上的侍卫应道,“启禀王爷,已经派人去禀告陛下了。”

    拓跋胤轻哼一声,纵身而起朝着宫门口掠去。他一只手重伤难愈,但是轻功却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一般。在宫墙上微微借力便到了那挂着盒子的地上,毫不费力地一扯下一刻便提着那东西掠回了宫门口。众人纷纷看向他手中提着的盒子,拓跋胤的脸色却不太好看。虽然没有看,但是他却已经大概能感觉到里面装着的会是什么东西了。

    “王爷,是什么?”

    拓跋罗也看向拓跋胤道:“四弟,是什么?”

    拓跋胤皱了下眉,伸手打开了盒子,宫门口顿时发出一阵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