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18、唯一的盟友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山谷里瞬间有陷入了沉默,如果是楚凌在此的话多半不能理解百里轻鸿和云煦对那所谓百里家嫡长孙信物的看重。毕竟百里家如今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是一个云家而已。家都没有了,还要信物做什么。但是君无欢却是明白的,或者说生在这个世上的每一个名门世家出身的子弟都是明白的。这是他们存身立世的根本所在,百里轻鸿生下来就是百里家的嫡长孙,他可以离开百里家,也可以改姓。但是如果真的将这个信物交出来的话,就代表着百里家否定了百里轻鸿这个人的存在。

    这甚至跟百里轻鸿当不起百里家的未来家族选择将信物收回交给另一个能够担负得起的人还不一样。

    云煦是要彻底抹杀百里轻鸿曾经在百里家存在过的痕迹。

    这听起来仿佛是个笑话,但是这世道确实是认这一条规矩。一旦百里轻鸿交出了信物,从此他跟百里家在也没有任何关系。百里家没有生过他养过他,他与百里家无恩无怨无仇。甚至,天下人都不会再承认百里轻鸿依然还姓百里。他将会彻底变成一个没有身份,没有鬼处的孤魂野鬼。他或许依然可以宣称自己复姓百里,但是任何一个稍微有些底蕴的家族都不会承认。这其中也包括早已经判出了天启的田家。

    田家虽然投靠了貊族人,但世上他们的习俗传承依然是完完全全的天启人。只要云煦将这个消息昭告天下,除非百里轻鸿真的有本事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强迫田家承认他的身份,否则田家同样也会接受这个结果,因为这也是他们传承了许多年的传统。

    对于身世的重视,楚凌未必会懂。在楚凌看来,我即是我,与什么出身来历都毫无关系。但是在他们这些世家子弟眼中,被家族彻底抹除是比被逐出宗族更可怕的事情,是完全抹杀他们存在意义的惩罚。

    君无欢站在一边看着这对兄弟没有插嘴。

    云煦冷着脸朝着百里轻鸿伸出了手,眼神坚定不移。显然并没有丝毫收回之前的话的意思。

    百里轻鸿伸手,取出了腰间夹带中的一枚玉佩却并没有递给云煦。

    云煦冷笑一声道:“何必如此惺惺作态?我若是你,当初作出选择的时候就会让人将玉佩送回百里家。若是如此…祖父和母亲她们或许不会死。”百里轻鸿握着玉佩的手颤了颤,道:“你很想让我死?”

    云煦道:“难道你不该死?”

    百里轻鸿垂眸不语,云煦抬头看了一眼幽暗的天空,道:“你说得对,当年你困守孤城无人救援,落入貊族人手中被迫归降。天启朝堂上下都没有资格指责你什么。毕竟是他们先对你不仁不义。这些年,你是不是也用这些话劝说自己的?但是…你觉得,百里家的人也没有资格怪你么?”百里轻鸿被迫归降不假,但他并不是没有机会和办法逃走。但他依然选择了留下来,而承受后果的人却是百里家的其他人。这也是云煦最恨百里轻鸿的地方。

    百里轻鸿摇了摇头不再说话,这些话他并不是第一次听到。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其实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是回过神来他却已经都到了现在的路上。一切都已经无法回头了。

    百里轻鸿深吸了一口气,望着云煦的眼角有些微红。沉声道:“渊儿……”

    云煦嗤笑一声道:“将他送到天启,你就没有想过他会遭遇什么吗?还是你觉得,我会毫无芥蒂的接受他?天启人也会毫无怨言地接纳他?你就不怕等我回去他已经被人弄死了?既然没那么在意,现在又来装什么父子情深?”

    百里轻鸿垂眸道:“总比留在上京好,他已经十五岁了。”十五岁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就算云煦不愿意关照他,也不至于就真的活不下去。

    旁边君无欢突然轻笑一声道:“如果百里公子事败,百里渊留在上京固然难逃一死。如果百里公子事成了,百里渊留在上京也只会更加尴尬吧?我看那孩子心性还不错,想必百里公子也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的父亲还有这样的一面。如此说来,倒也还有几分爱子之心。”只是这一点爱子之心比起百里轻鸿想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微不足道罢了。

    百里轻鸿看了一眼君无欢,君无欢道:“百里公子,既然早就已经选定了路。磨磨蹭蹭地哪一边也痛快不了,何必呢?”

    百里轻鸿皱眉道:“看不出来城主如此洒脱。”君无欢若真的毫不在意,当初化名又何必依然姓君?

    君无欢淡然一笑道:“我说你成不了事,不仅是因为天时地利人和不在你。更是因为你这个人…”打量了百里轻鸿片刻,君无欢摇头道:“你这人…若要做好人,偏偏不能动心忍性,宁折不屈。要做坏人又不够丧心病狂,还总想着要名声亲人,盼着有人理解你的苦衷。拉拉扯扯,不干不脆如何能成事?”

    百里轻鸿问道:“若是城主,你又该如何?”

    君无欢淡淡道:“要么动心忍性,成全一世英名。要么绝情断爱,投入炼狱何必管众生红尘?”

    百里轻鸿愣了半晌,终于还是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玉佩抛给了云煦。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纵身掠入了茫茫夜色中。

    云煦握着依然带着淡淡余温的玉佩,看着百里轻鸿远去的背影面无表情。良久方才道:“长离公子方才说,你自己能做到么?”

    君无欢莞尔一笑,挑眉道:“你觉得呢?”

    云煦看向君无欢,好一会儿方才点头道:“是了,长离公子确实能做到,无论哪条路对你来说都不是难事。”长离公子早年的遭遇未必比百里轻鸿的遭遇轻松,他也有足够的理由仇视天启肆意妄为。甚至他如今的性命都依然还是朝不保夕的。但是他却还是选择了成为沧云城主,守护一方百姓安宁。君无欢建立沧云城的时候,年纪并不比百里轻鸿成为俘虏的年纪大。但是他们却做了截然不同的选择。

    君无欢看向云煦有些好奇地问道:“你就真的那么希望他死?”

    云煦把玩着手中的玉佩,淡淡道:“除了死,他还有别的路可以走么?我不想在祖父和母亲的墓前再看到他。”

    云煦亲自断掉了百里轻鸿所有的念想和退路。百里轻鸿成功也就罢了,失败了只能去死。因为这天下已经再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百里轻鸿回到公主府中,站在书房门口刚要踏进去却险些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上。幸好他身手敏捷,立刻就稳住了身形并没有倒下去。

    “你这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君无欢对你下黑手了吧?”一个有些兴味盎然的声音在书房里响起,百里轻鸿神色一变看向来人,不悦地道:“你怎么来了?”南宫御月坐在窗口抬头心上着幽暗的夜幕,一边回头看他道:“不用担心,这世上能抓住本座踪迹的人没有几个。”那样的高手,自然也不会闲的没事专门蹲在白塔边上盯他的稍。

    百里轻鸿反手关上门,冷声道:“国师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南宫御月轻笑一声道:“所为何事?自然是为了明天的事情了。”

    百里轻鸿道:“我的身份帮不上忙。朝堂上的事情不是应该国师负责么?”

    南宫御月点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有几个人却需要驸马去解决啊。”

    百里轻鸿微微皱眉,看向南宫御月。南宫御月口中轻轻吐出几个名字,百里轻鸿脸色却是一沉道:“国师好算盘,你让我去杀这些人,回头再将这些事情栽到我身上么?”南宫御月嗤笑一声道:“别跟本座说你没有想过,驸马…这些人不死,你凭什么掌握朝政?就算拓跋梁死了,凭你和昭国公主那几个小鬼的身份,再轮十次也轮不到他们。”

    “国师的打算,焉陀邑和拓跋罗知道么?”百里轻鸿问道。

    南宫御月站起身来走到百里轻鸿身边低声笑道:“跟他们有什么关系?驸马…从头到尾,本座真正认可的盟友只有你一个人啊。只有咱们俩的利益和目标才是完全一致的,不是么?就连君无欢…也总是喜欢坏我的事!但是本座相信,驸马是绝对可靠地。如何,本座如此看重,驸马是不是十分感动?”

    “……”

    看着百里轻鸿的脸色,南宫御月笑道:“君无欢跟你说过吧,你的计划行不通。但是本座的计划却可以立刻送你扶摇直上,权掌天下。前提是…咱们得先干掉那些碍事的人。”

    百里轻鸿盯着南宫御月缓缓道:“原来,这天下…最想要毁掉北晋和貊族的不是天启人,而是…南宫国师你。”

    南宫御月一愣,突然低低地笑出声来。

    他的笑声十分低沉,但是在这深夜里听着却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地感觉。仿佛是鬼狱中的幽魂在狂笑在哭嚎。既然是百里轻鸿这样的人听着这样的笑容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仔细打量着南宫御月。上京权贵间常有传说南宫国师是个疯子,直到现在百里轻鸿方才真正感觉到南宫御月……可能确实是个疯子。

    百里轻鸿冷声打断了南宫御月的笑道:“国师的要求,我做不到。”

    南宫御月笑道:“我自然知道你做不到,你若是能做到,本座还用等这么多年么?不过…驸马只需要干掉你能干掉的那些人就可以了。本座可不相信,心怀大志的百里驸马这些年什么底牌都没有啊。”

    百里轻鸿垂眸仿佛是在思考南宫御月的话,只听南宫御月继续道:“比如说,冥狱…还有上京附近的南军,有多少是你的人?”

    百里轻鸿豁然抬起头来,看向南宫御月的眼中掠过一丝杀气。

    南宫御月抬手,指尖不知可是多了一把精巧的小刀。只听叮地一声,一股劲力撞上了刀锋又被挡了回去。百里轻鸿身后不远处的墙壁上挂着的画卷破了一个洞。

    南宫御月笑道:“紧张什么,大家都是自己人,我当然不会出卖自己的盟友的。这个消息…我可是连君无欢都没有告诉。不过他自己能猜到多少我就不知道了。”百里轻鸿沉声道:“就算我能解决那些人,剩下的人,国师打算怎么解决?焉陀家未必会配合你吧?另外…还有拓跋胤。拓跋胤就算重伤未愈也依然不可小觑,寻常人只怕不是他的对手。”

    “百里驸马…难道不想杀了拓跋胤么?”南宫御月勾唇一笑,声音里仿佛多了几分蛊惑之意。

    百里轻鸿脸色如常,但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眼眸比方才更加暗沉了几分。南宫御月仿佛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听说拓跋胤对灵犀公主一往情深,自从灵犀公主过世之后再也不近女色。这样的痴情郎…驸马不觉得应该送他下去陪伴灵犀公子,免得他活着受罪么?”

    “够了!”百里轻鸿沉声道。

    南宫御月挑眉,“百里驸马这么生气…总不会也对灵犀公主旧情难忘吧?这都十多年了,本座还以为驸马早就已经忘了灵犀公主长什么模样了呢?”这世间就是有那么多蠢货,如果真的一切顺利按部就班的过下去,也未必会多么的痴情不舍。但若是那人那物在最好的时候失去了,甚至从未得到过,自然就会念念不忘地幻想若是自己得到了该是如何美好。

    南宫御月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几分,把玩着自己手中的小刀道:“罢了,既然驸马有心不忍,拓跋胤交给本座解决便是。”

    “不必。”百里轻鸿冷声道。

    “哦?”南宫御月看向他,脸上带着几分怀疑。

    百里轻鸿沉声道:“我来解决拓跋胤,不必国师费心。”他和拓跋胤,总是要有一个了结的。

    南宫御月满意地点头道:“那本座就静候驸马佳音了,最好是先一步解决掉拓跋胤,否则只怕他会坏事。”

    百里轻鸿垂眸,“我心里有数。”

    南宫御月微微眯眼,眼底却是满满的恶意和兴味。

    百里轻鸿你真的不会后悔么?真想看看你后悔到痛不欲生的时候是个什么模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