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17、太贪心!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君无欢也没有想到,刚到京城便能收到这么大一个惊喜。拓跋梁终于抵挡不住朝堂上下的施压,下令将阿忽鲁满门收监侯斩了。原本,拓跋梁并不想用阿忽鲁叛国这个罪名,而是战前失利,导致大军全军覆没。毕竟前者看起来实在是让人有些难以置信,倒更像是替人背黑锅的。但却不知道谁直接给捅了出去,一下子不仅是整个京城的貊族人,就连上京附近各地的百姓和驻军都大为不满。而且这个影响还在渐渐往外扩张,也就是说,阿忽鲁家的人死定了。

    “公子。”明镜坐在君无欢下首,恭敬地禀告这些日子以来京城发生的事情,有些羞愧地道:“劳烦公子亲自走一趟,明镜无能。”君无欢摆手道:“我是有别的事情,你做的很好。”

    虽然君无欢这么说,明镜却也还是知道公子只怕还是有些不放心他们。否则如今沧云城也并不轻松,毕竟西秦摄政王总归是个外人,如何能有公子亲自坐镇更让人放心?

    “云行月去哪儿了?”君无欢看了一眼房间里,微微皱眉问道。自从他们到了,还没有看到过云行月的踪影。明镜愣了愣道:“云公子送了信过来便离开了,只说近期会留在上京附近有事可以传讯给他。属下并不知道他在哪里,公子找他有事?”

    君无欢有些不悦地蹙眉道:“阿凌让他来给你帮忙,他送了封信就走了?”

    明镜道:“云公子走的有些急,好像有什么事。公子若有急事,我这便联系他,他留下来传信的方法。”

    君无欢道:“罢了,回头我自去寻他。还是先说眼前的事情吧。”

    明镜点头道:“如今拓跋梁已经被那些与他敌对的人逼到了极点,否则也不会放弃阿忽鲁家的人。如此下去,若不是被人打压下去从此沦为傀儡或者干脆被赶下皇位,只怕就是要爆发了。”君无欢挑眉道:“你觉得哪种可能更高一些?”

    明镜道:“以拓跋梁的脾气,只怕是后者。何况他也不是没有实权的皇帝,手中还握着不少兵权。只要有这些在,谁也不能轻易动他。”即便是焉陀家,南宫御月甚至是拓跋罗这些人也没有人敢贸然对拓跋梁出手。还需要他们在背后推波助澜。

    云煦坐在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好一会儿方才问道:“百里轻鸿在做什么?”

    明镜愣了愣,他并没有见过云煦不过却也知道云煦是百里轻鸿的亲弟弟。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侧首看向君无欢。君无欢微微点头,示意他不用顾忌。明镜这才道:“虽然前些日子拓跋梁中毒的事情让拓跋梁对百里轻鸿的态度多了几分慎重,不过我们相信拓跋梁其实更相信是有人想要离间他的百里轻鸿的。”

    云煦蹙眉道:“拓跋梁如此轻信于人?”

    明镜冷笑了一声,“倒也不算轻信。毕竟百里轻鸿是用了十多年的时间,百里家几乎全族和灵犀公主的性命。啊,还有谢老将军……都做到这个地步了,即便是拓跋梁自己也不会回头了吧?”

    明镜这话不仅是在说明事实,同时也是在提醒云煦最好不要对百里轻鸿保佑太多的期望。他们现在或许是跟百里轻鸿同一目的,但却绝不会永远都是同一个立场地。

    云煦却没什么反应,只是皱着眉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抬头看向君无欢道:“我想见百里轻鸿一面。”

    君无欢倒是不甚在意,只是道:“这个时候,百里轻鸿未必肯冒险见你。”

    云煦冷笑一声道:“他既然将儿子送到了我手里,想必也知道他没有拒绝的权力。”

    君无欢不以为意,“你真的能杀了百里渊?他既然将百里渊送出来了,也未必就有你以为的那么在意他的生死。”在云煦和云翼看来,或许百里轻鸿将百里渊送出来是担心百里渊的安危,有托孤之意。但是在君无欢看来,未尝不是百里轻鸿送给他们的人质,以示结盟的诚意。毕竟…百里轻鸿只怕也未必敢保证,云煦和云翼就真的能保证百里渊的安全,更不敢保证,他们不会拿百里渊来威胁他。

    百里轻鸿还敢将人送出来,自然就做好了不被他们要挟的准备。

    云煦笑道:“长离公子想岔了,我并没有打算用这个威胁他。我比你更清楚,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将百里渊送出来,只怕已经是他对这个儿子仅有的感情了。拿他做威胁能有什么用处?”

    明镜有些不解,“这个时候你见百里轻鸿,是想要跟他说什么?”有些事情,根本没有回头的路可以走。百里轻鸿走到如今这个局面,无论如何也是回不了头了。

    云煦淡笑道:“只是有些恩怨要了结一下,以后应该也没有什么机会了。”

    君无欢想了想,道:“可以。”

    “公子……”明镜皱眉,想要说什么。君无欢道:“无妨,反正我也还要见百里轻鸿一面,多见一个人想必也是无妨的。谢廷泽的帐,我还没有跟他算。”说到此处,君无欢的声音立刻变得森冷了几分。就连云煦脸色也阴沉了几分。天地君亲师,百里轻鸿犯下弑师的大罪,罪无可赦。

    “是,公子。我明白了。”明镜沉声道。

    深夜,上京皇城外一处偏僻幽暗的山谷里,百里轻鸿身形翩若惊鸿,在淡淡的月光下悄无声息地掠了进来。站定之后方才看到,山谷中站着的并不是只有他要约见的那一个人,在那人的旁边还站着另一个人。脸色不由得一沉,冷声道:“长离公子,我记得只约了你一个人。”

    君无欢抬眼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有些不以为然地道:“百里公子太过谨慎了,有你我在此,难道还能被人偷窥了不成?”

    站在君无欢身边的云煦也抬起头来,看向百里轻鸿笑道:“百里驸马不想见我?”

    百里轻鸿一愣,看向云煦的眼神有些复杂。他当然不会忘记,几年前云煦给他的那一刀,以及被拓跋明珠打落悬崖的模样。虽然早就知道云煦没事,当时等在那里只怕也是神佑公主的计谋,百里轻鸿的心情也还是有些复杂。

    君无欢扫了两人一眼道:“我不是来看两位叙旧的,百里公子,你这段时间的作为,跟咱们原先说好的可不太一样。”百里轻鸿也将目光从云煦身上移开,冷声道:“这话应该我来说才对吧?给拓跋梁下毒的是你们的人吧?你们想做什么?”

    君无欢笑容极淡也极冷,“结果对百里公子并没有什么坏处,拓跋梁认为有人想要离间你们,以后只会更加信任百里公子才是。”

    百里轻鸿冷笑道:“长离公子有本事随时给拓跋梁下毒,根本用不着跟我合作,随时都可以杀了拓跋梁。既然如此,还费这些功夫做什么?”君无欢摇摇头道:“一个拓跋梁,不算什么大事。非要他死的话,阿凌当初能杀了先帝难道我杀不了拓跋梁?”

    百里轻鸿垂眸,“我自然知道长离公子想要什么,但是…长离公子也不能不给别人留活路吧?若是如此,合作的意义何在?”

    君无欢摇头道:“百里公子只怕是误会我了,我们对百里公子…没什么仇怨,除了谢老将军的仇。选择做什么,也是百里公子自己的事情,何来的不给别人留活路?只不过,比起别人百里公子原本就没什么胜算。这一点你自己也清楚的。现在怪到我们头上,未免有些过分了吧?”

    百里轻鸿抬头定定地盯着君无欢,“你果然知道。”

    君无欢笑道:“我说了,你没有胜算。”

    “你说了不算。”

    君无欢道:“那你应该找南宫御月合作才对,你们俩肯定能聊得来。不对,在上京这么久…你们俩真的完全没有合作么?”

    百里轻鸿不答,君无欢微微蹙眉好一会儿方才轻叹了口气道:“差点被你们骗了,百里公子能有这样的底气,自然是有人暗中支持的。说不定,你们俩合作的时间比我想象的还要久吧。我倒是没想到,南宫竟然如此会做戏。”看来也不是他以为的那么莽撞无脑啊。

    “长离公子放着沧云城不管,亲自来上京……”百里轻鸿果断地换了个话题。

    君无欢道:“自然是来助各位一臂之力了。”

    百里轻鸿不置可否,“看来素和明光也靠不住。”有素和明光在,君无欢敢随意离开沧云城。不要告诉他秦殊领兵打仗的能力可以与漠北狼主相提并论,“我不管长离公子想做什么,只希望你不要插手搅局即可。”

    “搅局?比如?”君无欢微微倾身,一派温文尔雅的世家公子风范。

    百里轻鸿冷声道:“比如临阵倒戈。”

    君无欢道:“百里公子想多了,我还等着拓跋梁的人头做礼物,送给阿凌做贺礼呢。”

    如此血腥的贺礼,让站在旁边的云煦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百里轻鸿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道:“如此最好。”

    君无欢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百里公子,如果我拿百里渊要挟你,你会不会考虑放弃你现在要做的?”

    百里轻鸿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并不答话。君无欢也不意外,侧首看向云煦,“听明白了么?”

    云煦略带嘲讽地一笑,“对这种人何必多此一问?”

    君无欢道:“所以,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千里迢迢的来见他?”

    云煦看向百里轻鸿,冷声道:“上一次见面,有些事情没来得及说清楚。这次长离公子在此,正好说个明白。”

    百里轻鸿看向云煦,显然也不明白有什么事情值得他千里迢迢地专程跑到上京来跟自己说。只听云煦冷声道:“百里驸马,劳烦你将百里家嫡长孙的信物教出来。”百里轻鸿微微一愣,神色微变看着云煦并不说话。

    云煦冷笑一声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有朝一日你若是功成名就了,自然还是百里家的好儿孙么?我和三弟既然已经易姓,你自然可以心安理得继续将百里家这个姓氏传承下去?你将百里渊送给我,也是想表达这个意思吧?”

    百里轻鸿沉默不语。

    云煦道:“用不着,祖父和父亲临终前说过了。无论你将来是位极人臣还是君临天下,是被人踩入烂泥还是碾作尘埃,都跟天启百里氏毫无关系。所以,请你将百里家嫡长孙的信物交出来。你是北晋驸马,改不改姓轮不到我们管。但是天启百里氏这一支,没有百里轻鸿这个人。

    夜色中,百里轻鸿站得笔直,脸色却苍白如纸,就连嘴唇都仿佛完全失去了颜色。

    云煦继续道:“至于那个孩子,你放心…我就算再恨也不至于迁怒一个孩子。我已经写信给神佑公主了,那孩子会被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永远…也不会有人打扰他的清静。”也就是说,百里轻鸿也永远别想再认回这个孩子了。至于一个十五岁已经可算是大人的少年,怎么让他安稳的待在云煦指定的地方,这就是云煦自己需要操心的事情了。

    良久,才听到百里轻鸿低声问道:“我若是不给呢?”

    云煦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有选择么?”

    百里轻鸿看向君无欢,君无欢负手而立道:“你们的家事,我是不管的。”

    云煦问道:“你以为,只有长离公子一个人会搅局么?百里轻鸿,什么都想要,你不觉得你太贪心了么?”

    百里轻鸿声音有些沙哑,低声道:“当初…难道有人给过我选择的余地么?你恨我…就是因为当年我没有选择去死是么?”

    云煦冷声道:“我不该恨你么?”

    “不想死,也有错吗?”

    云煦冷冷道:“不想死没错,这世上谁都不想死。你不想,我不想,祖父祖母,父亲母亲同样不想。但是你不能因为你不想死,就让别人去死!你更不能让人死不瞑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