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15、打赌?(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天牢里自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阴暗,不过因为少了一部分倒是显得不那么拥挤了。楚凌一路走到了最后的一个大牢房里,一面依然还关着不少人,除了崔家家主意外的那几个世家家主依然被关在这里面,冥狱的头领也在里面,甚至连南康郡王都还在里面。而先前被楚凌拎起享受单间的拓跋景自然也早就已经被扔回来了。大家一起作伴,倒是也热闹。

    看着漫步而来穿着一身朴素衣衫的神佑公主,才刚刚醒来还有些昏昏沉沉的众人立刻都精神了起来。

    “公主!公主!”南康郡王最先忍不住哀嚎,“公主,放我出去!求你放我出去!”

    楚凌有些困惑地侧首,看向跟在自己身边的人,“你们虐待他了?”

    天牢的官员连忙否认,“公主明鉴,没有陛下和公主的旨意,臣等绝不敢随意动刑。”其实动刑也没什么,天启的牢狱之中并没有不得用刑的规定。但是他们也是真的没有动这位啊,毕竟谁也不知道陛下和公主是个什么意思,在处置他的旨意没有下来之前这位多少也还算是个王孙贵胄。

    楚凌点点头,“南康王叔这么着急?”

    南康郡王眼巴巴地望着她,一个养尊处优了几十年的人,只有真正落到了成为阶下囚的地步,才会知道到底有多痛苦。楚凌笑道:“南康王叔,谋逆可是要杀头的,你不怕么?”南康郡王忍不住抖了抖,这些日子他已经见识到这么公主的手段了,“我错了!求公主恕罪…求公主饶了我吧。”

    楚凌笑了笑,没有再理会他而是转向了其他人,“各位,好几日不见可还安好?”

    一个脾气硬气的人冷笑一声道:“公主现在这是来扬武扬威的呢?如此小人作态,未免难看。”

    楚凌耸耸肩,对他的话表示赞同,“是挺难看的,但是本宫忍不住怎么办?”几个家主都忍不住对她翻了个白眼,眼底露出几分不屑之色。显然是觉得楚凌果然是在北地长大的,小人得志毫无涵养。

    楚凌对这些已经落到了如此地步还要维持所谓的世家风范的人只觉得好笑,挑了挑眉道:“严家主,你可知道…崔家主现在怎么样了?”

    闻言,众人神色都是一变。即便是他们被关在天牢里多少也是知道一些外面的事情的。既然貊族人都败了,那崔家家主的情况只怕也不会好到哪儿去。果然,只听楚凌笑道:“他们跟着田亦轩跑了,可惜…田亦轩却将他们扔给了貊族人自己跑了。本宫让人在貊族军中找到他们的时候…田亦轩果然不愧是做大事的人,啧啧…本宫找到崔家主的时候,他被人掉断了双手,毒哑了嗓子。最可恶的是…田亦轩居然跟貊族人说是本宫虐待崔家主,把他弄成那个样子的。天地良心,本宫可没有虐待过各位。”

    听到崔家主落得如此下场,几个家主脸色也有些惨白。

    楚凌继续道:“各位,田亦轩如此不厚道,不仅抹黑本宫还背叛了对他信任有加的崔家家主。各位难道不觉得愤慨么?”

    “公主想说什么?”一个家主冷声问道,盯着楚凌的眼底满是怀疑。

    楚凌嫣然一笑道:“不如各位告诉本宫一点田家的辛秘,本宫好替崔家家主报仇啊?”

    “公主说笑了,田家远离天启几十年,我们怎么会知道他们的辛秘?”

    楚凌道:“不知道,你们会这么爽快的帮他甚至是信任他么?各位…不知道在你们心中,是田家的辛秘重要,还是自己的身家性命重要啊?另外,各位虽然不知道田家的辛秘,但是田亦轩好像知道各位不少辛秘啊。诸位要不要猜一猜,他是怎么从平京跑出去的?”看着眼前笑颜如花的女子,众人只觉得背脊生寒。

    等到楚凌心满意足地从几位家主转向了另一边的拓跋景的时候,拓跋景正定定地盯着她仿佛是要把她给瞪出一个窟窿来似的。楚凌挑眉道:“拓跋公子这么看着本宫做什么?”

    “卑鄙!”拓跋景咬牙道。

    这个神佑公主用的招数其实并不新奇诡谲,但是却很有效。这个天牢里关着的人都知道了对方的秘密和弱点,要么齐心协力一起逃出去,要么就只能灭了所有人的口自己逃出去。而且就算他们逃出去了,也难保不会内部分裂自相残杀。更不用说神佑公主从众人口中套出来的那些话了,就算出去了他们也难逃一死。没看见那几个家主说完话之后就直接摊到在地上了么。

    楚凌笑道:“拓跋公子,你跟他们不一样。我之前说的话依然有效,拓跋公子要不要考虑一下?”

    拓跋景冷笑一声,显然是坚决不肯相信楚凌。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何必这么倔强呢?拓跋公子难道不想回上京,送拓跋梁最后一程?”

    “你休要危言耸听!”拓跋景厉声道。

    楚凌耸耸肩道:“送你一个免费的消息,沧云城主已经去了上京,你猜他是去做什么的?”

    拓跋景脸色变了又变,突然站起身来就想要去扯门上的锁链。铁质的牢笼上的锁链被他拽的哗哗作响。楚凌轻笑一声,随手抽过放在一边的鞭子就朝着门口卷去。拓跋景身手虽然不弱,但却还远不是楚凌的对手。拽着锁链的收被鞭梢缠住,楚凌轻轻往旁边一拉拓跋景整个人都撞上了牢笼。

    哐的一声,拓跋景有些佝偻地趴在铁栏栅上半晌缓不过来。

    楚凌微微偏头,打量着他道:“拓跋公子,认识了这些日子我以为你应该明白了本宫的脾气。若是不能让我满意,我就会让你更加的不愉快。”

    拓跋景冷笑一声道:“你休想我会背叛貊族,你以为我是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天启人么?”

    楚凌请啧了一声,叹道:“你这孩子…明显就是缺乏毒打啊。”

    拓跋景对她的话嗤之以鼻。他这样从小被当成细作来训练的人,怎么会缺少酷刑折磨?就算是这些日子,他也没有少受罪。这个神佑公主,真以为所有人都跟那些天启的废物一样是个软骨头么?

    楚凌抬手打了个响指道:“虽然我觉得拓跋梁的命可能没那么长了,不过还是可以跟你打个赌的。”

    拓跋景盯着她不说话,楚凌笑眯眯地道:“就赌…你猜拓跋梁会不会把阿忽鲁一家满门抄斩?”

    “这不可能!”拓跋景冷声道。

    楚凌道:“那你就是选不会了?少年,你以为枉杀忠良这种事情只有天启人会做么?不,任性都是共通的。而且,我赌…拓跋梁明知道阿忽鲁是冤枉的,还是会杀了阿忽鲁全家平息众怒。”拓跋景死死地盯着楚凌,好一会儿方才咬牙道:“你是妖怪!”

    楚凌轻叹了口气,眼底却不由多了几分淡淡地悲哀。

    “阿忽鲁大人的气节我很尊敬,但…他是我的敌人。”好一会儿,方才听到楚凌幽幽道,“当年,貊族人不就是这么对付君家的么?”

    拓跋景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厉声道:“你是妖怪!你是恶鬼!”不要说拓跋景,就是牢房里其他人看向楚凌的眼神也没有好到哪儿去。陷害别人满门抄斩的事情,他们未必没有做过,甚至还亲自动过手。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会这样从容自若无悲无喜的说出来。仿佛是在聊今天的天气以及吃饭喝水一样的平静。

    这不是恶鬼是什么?

    楚凌轻声道:“这世道…可不就是将人逼成鬼么?拓跋公子,希望你能坚持到最后。”说罢,楚凌转身漫步走出了牢房。

    牢房门外,萧艨和黎澹一左一右守在门口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了。看到他们,楚凌不由一笑道:“站在这里做什么?有什么事?”

    黎澹垂眸道:“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萧艨道:“有些事情过来,听说公主一大早就来了,末将才过来看看。”

    楚凌挥挥手往外面走去,道:“我也没什么事儿,那就走吧。”

    两人跟在楚凌身后往天牢外面走去,黎澹突然开口道:“公主明明不高兴,为什么还要那样说?”

    楚凌微微挑眉,转过身来看向黎澹。

    黎澹沉吟了一下,方才继续道:“算计阿忽鲁的事情,公主…并没有那么高兴看到他被满门抄家吧?”

    楚凌轻笑了一声,转过身去继续往外走去,一边道:“这跟我高不高兴没有关系,不管我高不高兴结果都不会变,而这个局也确实是我布下的。”所以,拓跋景说她是个恶鬼也确实没有错。不择手段的对付敌人,甚至不惜牵连无辜,不是恶鬼是什么?

    黎澹皱了皱眉道:“貊族人是天启死敌,死不足惜。”

    楚凌轻叹道:“是啊,死不足惜。貊族人也是这样认为的。”

    黎澹侧首看向萧艨,眼底有意思迷茫。萧艨耸耸肩表示,黎公子都不明白的事情,他当然就更不会明白了。

    楚凌其实并没有想要表达什么,只是单纯的一时有感而发罢了。身上心中的阴郁,被外面刚刚升起的朝阳照一照,即便是并不算暖和却也消散了不少。更何况,她事情多得很,哪里来的那么多时间伤春悲秋?阿忽鲁是敌人,落到她手里早就注定了必死无疑。除了感叹一声英雄气节也没什么可惋惜的。至于拓跋梁会不会将阿忽鲁家满门抄斩,也不是真的由楚凌控制的。拓跋梁不干,她远在千里之外也不能硬是押着她的手干吧。

    跟在楚凌身后出来的黎澹问道:“公主,那些世家还有南康郡王公主打算如何处置?”这件事一直拖着不处理,之前事情多还好说,现在忙忘了只怕所有人的注意力很快就会转移过来了。

    楚凌淡然道:“南康郡王图谋篡位,谋害陛下,罪无可赦。至于那些权贵世家…怎么?本宫给大理寺和刑部的罪证还不够?”没错,从田亦轩嘴里掏出来的辛秘,神佑公主一转手就给了大理寺和刑部。

    黎澹道:“论理是够了,不过大理寺和刑部那边只怕是……”这些世家大族传承数百年,正想要仔细扒自然多得是恶心人的事情。而且能让田家作为把柄和秘密的自然不会是什么小事。但是树大根深这句话也不是说假的,即便是现在,想要替这些人说话的人也不在少数。

    楚凌笑道:“罪证都找到了,不办岂不是让人觉得本宫徇私?谁愿意将这些罪名给顶了,当然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这些可都是抄家灭祖的大罪,谁敢顶?

    “属下明白了。”黎澹立刻恭敬地道。

    楚凌点点头,“走吧。”

    却说君无欢离开平京,只带上了云煦等几人一路马不停蹄地往北方赶去。不过两三天便渡过了灵苍江,找到了正驻扎在润州东北部的靖北军。如今驻扎在这里的是狄钧和云翼,这两人年纪都不大,狄钧当初因为有楚凌吩咐的任务,很是压力的领着一路兵马一路杀了过来。很快才发现攻城容易守住难。貊族兵马不多,因此精锐都驻守在大城中,许多不起眼的小城很容易攻占,但一旦貊族援兵来了,却又很难守得住。于是这些日子,狄钧就在于貊族人的拉锯战中苦苦挣扎倒是成长了许多。

    云翼也早就不是当初那个莽撞的少年了,狄钧不擅长谋略,云翼在这方面虽然不如自己的两位兄长倒也勉强能够当半个军师用。骤然看到跟君无欢一起出现的云煦,倒是有些回不过神。

    君无欢急着赶路,若不是云煦不放心想见见云翼以及云煦根本撑不住这样毫无停息的赶路,君无欢压根就不会来这里。不过如今既然来了,倒也不介意随手指点狄钧几句,也跟云家兄弟俩留下说话的时间和地方。

    云翼听说云煦要跟君无欢去上京,立刻也要跟着去。却被云煦给压了回去,云翼有些不甘云煦沉声道:“三弟,别闹。别忘了你如今的身份和任务。”

    云翼低头,他自然记得自己如今是狄钧的副手,军中也离不开人。但是不让他跟着去上京,他又心有不甘。看他这副模样,云煦有些好笑地撸了一把他的头发笑道:“你以为我去干什么?杀了百里轻鸿?”

    “难道不是?”云翼问道。

    云煦轻叹了口气,摇摇头道:“还是没长大。”

    “二哥!”云翼怒瞪着他。

    云煦道:“你别不服气,神佑公主跟你差不多年纪吧?你看看人家现在在做什么?你在做什么?”

    云翼翻了个白眼,“别跟我提她,她是个小怪物,我是人好么?”从他认识楚凌的时候,她就是个小怪物了!

    “别胡说。”云煦无奈地道。

    云翼正要回嘴,一个士兵突然匆匆而来道:“云公子,外面有人求见。”

    云翼不解,“今天这么多人找我?”军中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平时自然也不会有多少外人来。今天倒是一个接一个了。没好气地看了云煦一眼,云翼道:“谁啊,我出去看看!”禀告的士兵道:“是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孩子。说是要找公子的。”

    云翼和云煦对视了一眼,男人也就罢了,怎么还有孩子?

    云煦忍不住怀疑地看了一眼自家弟弟,该不会是……

    云翼顿时黑了脸,咬牙道:“我去看看!”

    云煦思索了一下,道:“等等,检查一下没问题的话就带他们进来,有什么话回头再说。”

    万一真的是自家弟弟的什么风流债,在外面闹起来不好看啊。云煦煞费苦心地想着,可惜云翼一点儿也不买账。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扭头吩咐那人,“带进来!本公子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那士兵瞄了一眼云翼,再看了看云煦,眼神更加诡异。

    他们家云公子太年轻了,比起云公子,这位公子才更像是…摇摇头,士兵脚下生风的走了。

    ------题外话------

    万更完毕~(。-ω-)z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