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09、吐血!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拓跋明珠眼神阴恻地望着眼前美艳动人的女子,算起来拓跋明珠的年纪并不比祝摇红大,但是跟在宫中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祝摇红比起来,拓跋明珠何止是老了十岁。更不用说她如今满脸病弱,消瘦的颧骨都凸了出来,眼睛一瞪,越发显得可怕了。

    祝摇红却完全没有被她吓到,笑盈盈地望着眼前的拓跋明珠慢条斯理地道:“公主反应这么大,是我说错了什么?”

    “你休想挑拨离间!”拓跋明珠咬牙道。

    祝摇红掩唇,低低地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身边笑话一般压低了声音道:“挑拨离间?公主言重了。您和百里驸马的关系,还用的着本宫挑拨离间么?”

    “你!”拓跋明珠怒瞪着祝摇红,她当然听得出来对方的嘲弄。望着祝摇红笑吟吟的美丽容颜,还有那微微勾起地嫣红唇角。再想到早上起身时自己映在镜子里那毫无血色甚至泛着淡淡乌青的唇,即便是涂抹了再多了唇脂也依然难及对方项背,脑海里一直绷着地那根弦终于绷断了。拓跋明珠再也无法热闹,抬手一个耳光朝着祝摇红挥了过去。

    祝摇红微微眯眼,抬手握住了拓跋明珠的手腕。轻笑道:“公主这是想要恼羞成怒么?”

    拓跋明珠喘着气,看向不远处侍立着的侍从。那些侍从都是从宫里跟着出来的,显然是以为瑶妃正在与昭国公主说什么悄悄话,并不敢随意上前来打扰。祝摇红的手覆上了拓跋明珠的身侧,手指轻轻一用力,拓跋明珠只觉得一阵剧痛袭来,整个人眼前一花险些迸出了泪水。

    “你……”

    祝摇红含笑对她摇了摇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轻声道:“公主,咱们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聊聊吧。”说罢便对身后的人挥挥手,身后的侍从恭敬地俯身。祝摇红扶着拓跋明珠,半是搀扶半是强迫的带着人走了。

    “你会武功?!你到底是什么人!”被拉到公主府中一件空荡荡地屋子里,拓跋明珠方才感觉到放到自己腰间的手送来了。她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方才是祝摇红无意间将手打在了她的穴道上。

    祝摇红嫣然一笑道:“这个么…公主也知道我有几年孤身一人在江湖中行走过,若是不练一点防身之术,岂不是被人吃了多不知道?”拓跋明珠冷笑一声,显然是并不打算接受她如此敷衍的解释。祝摇红也不在意,她拉着拓跋明珠来这里自然也不是为了跟她闲聊的。望着拓跋明珠,祝摇红低声道:“公主,你真的不想知道你的身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么?”

    拓跋明珠脸色微变,“你想说什么?如果你是想……”

    祝摇红伸出手,手心里躺着一颗白色的药丸。拓跋明珠一怔,有些疑惑地望着祝摇红心中突然一动,“这是……”

    祝摇红笑道:“这是江湖上有名的小毒仙亲自配置出的解毒药丸,公主要不要试一试?”

    拓跋明珠哪里还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脸色却更加难看起来,“我凭什么相信你?”祝摇红笑道:“公主试试不就知道了?还是说,公主觉得我想要毒杀你?本宫放着好日子不过,跟你玩儿这些?我还活不活了?”拓跋明珠眼底的警惕消散了一些,她也不相信祝摇红敢毒死她。犹豫了片刻,拓跋明珠还是伸手从祝摇红手中接过了药丸,祝摇红轻声道:“入口即化,不用水服。”

    拓跋明珠低头看着手中泛着淡淡药香的药丸,沉默不语。祝摇红也不催她,耐心地靠着窗户等着她做决定。拓跋明珠挣扎了许久,长期的身体虚弱让她只是站了这么一会儿就已经有些受不住了。抬头看看祝摇红的背影,终于还是一仰头将药吞了下去,“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你也跑不了。”

    祝摇红浅浅一笑并不反驳。

    服下了药丸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拓跋明珠当真觉得自己好像轻松了许多。她闭上眼睛试着努力感受自己的变化,开始并没有什么感觉,渐渐地却感觉到那种一直昏昏沉沉地感觉消散了许多。连气息都渐渐地平顺了起来,不再是说几句话就有些气力不济的感觉。拓跋明珠震惊地望着祝摇红,祝摇红微笑道:“这颗药丸只能让公主略微轻松一些。想要完全好起来,至少要连续服用半个月以上。”

    “还有的药……”拓跋明珠道。

    祝摇红抿唇一笑道:“这个么…就要看公主能够出得起什么价格了。”

    “你想要做什么?”拓跋明珠盯着祝摇红,道:“你果然不简单,这些年你一直留在父皇身边也是别有目的吧?你就不怕我告诉父皇么?”

    祝摇红笑道:“这就要看在公主心目中到底是自己的性命重要还是陛下更重要了。恕我直言,这天底下…除了我没有人还能拿得出这解药。公主身体不好,应该也探访过不少名医吧?小毒仙是神佑公主驸马的师妹,如今跟在神佑公主身边,不知道公主有多大的把握让她替你解毒?或者公主还有没有时间等到小毒仙做出解药?”

    “这么说…你承认你是神佑公主的人?”拓跋明珠不动声色地问道。

    祝摇红摇摇头道:“公主说笑了,我只是碰巧得到了这么一瓶能解百毒的药丸罢了。公主不要就算了,本宫正好留着防身。毕竟…这宫中也是危险重重啊。希望公主身故之后,驸马能为几位小公子小小姐寻以为和善的继母。陛下如今正要重用百里驸马,说不定…愿意再嫁一位公主或者王室郡主呢。”

    “闭嘴!”拓跋明珠咬牙道。

    祝摇红低低一笑,转身道:“公主不如好好考虑?对了,公主刚刚服用的药只有三天效果,三天之内一定要服用第二次。连续不断服用半个月…但是我一共也只有五颗药丸。如果公主考虑的时间太久了,说不定…药效有些不够呢。”

    说罢,祝摇红不再理会拓跋明珠,举步往门外走去。

    拓跋明珠定定地望着祝摇红的背影,眼神中满是挣扎。

    眼看着祝摇红就要走出去了,拓跋明珠闭了闭眼睛问道:“你要我做什么?”

    祝摇红停下了脚步,微微勾起了唇角,“公主考虑好了?”

    “……”拓跋明珠心中恨极了祝摇红脸上的笑容却无可奈何。无论是什么,都绝不会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更何况…她绝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她不甘心!

    “你想要什么?”拓跋明珠问道。

    祝摇红笑道:“我想要公主做的事情很简单……”

    在昭国公主府用过了午膳,拓跋梁才带着祝摇红起身回宫。离开的时候,拓跋梁看向百里轻鸿的眼神也更温和了几分,甚至还当真拓跋明珠和祝摇红的面勉励了他几句。也不知道百里轻鸿到底是说了什么让拓跋梁满意的事情。

    拓跋明珠和百里轻鸿照旧带着人将人送出了大门口,目送拓跋梁的銮驾远去方才转身回府。

    拓跋明珠侧首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百里轻鸿眼底多了几分幽冷和恨意。百里轻鸿同样在看着拓跋明珠,微微蹙眉道:“公主的脸色好像好了许多?”拓跋明珠冷笑一声道:“驸马当然不希望本宫好起来了。”

    “公主多虑了。”百里轻鸿不惊不怒,淡淡道。

    拓跋明珠嗤笑一声,转身走了。百里轻鸿跟在后面,看着拓跋明珠的背影眉头渐渐地锁了起来。

    拓跋梁和祝摇红回到宫中,祝摇红便告退回了自己的寝宫。拓跋梁却还要回御书房处理政事。祝摇红回到宫中,挥退了身边的侍从宫女,有些慵懒地靠在软榻上闭目养神。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祝摇红微微抬头是一个穿着内侍服饰面貌平平无奇的男子。

    这人并不是她宫中的内侍,但是祝摇红却半点也不觉得奇怪。从软榻上坐起身来,道:“怎么样了?”

    灰衣男子道:“一切顺利,祝姑娘这里如何了?”

    祝摇红浅笑道:“告诉明公子,一切顺利。”

    灰衣男子道:“明公子让我转告祝姑娘,大乱将起,公子吩咐的东西可有线索了?”

    祝摇红轻哼一声道:“拓跋梁这人疑心病极重,不过这半年我倒是探听到了几分消息。公子要的东西,应当就在宫中。”

    “何处?”灰衣男子问道。

    祝摇红道:“永寿宫底下,应该有暗室。我探查过几次,永寿宫里人太多了,未免引起冥狱中人的怀疑,我也不敢太过分。因此还不能确定暗示入口。”

    永寿宫是拓跋梁这两年最喜欢居住的宫殿,大约是忌讳先皇的缘故,拓跋梁并不喜欢更加金碧辉煌的先帝住过的宫殿,这两年搬到了被重新修葺一新的永寿宫中。而且永寿宫就在议政大殿左近,周围又没有别的宫殿视野极为开阔也适合修建新的宫殿。拓跋梁登基这几年永寿宫附近修葺就没有停止过,跟从前比起来几乎都换了一个模样。

    “姑娘确定?”

    祝摇红冷笑道:“自然确定,那么重要的东西,不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怎么行?况且这两年,拓跋梁大肆修建永寿宫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灰衣男子脸色微变道:“那就有点麻烦。”

    祝摇红点头表示赞同,“确实很麻烦,永寿宫不仅是拓跋梁的宫殿,里面还驻扎了他大量的亲信和冥狱的高手。就算是我进去,也只能独自一人不能带任何人。”这已经算是相当不错地待遇了,大皇后和素和金莲不是拓跋梁召见,根本就进不去。

    灰衣男子道:“再麻烦也要去看看,等宫中乱起来我设法进去看看。”

    祝摇红道:“拓跋梁不会立刻就死的,永寿宫的防御只会更加严苛。你进去了也出不来,还是我去。”

    灰衣男子道:“明镜公子说,你只需要确定东西的位置,如何取得由我们来。一旦拓跋梁出事,无论你会不会被怀疑处境都不会好,你该走了。”

    祝摇红摇头道:“你放心,这事儿做得很干净,一时半刻没有人会怀疑到我身上。”至于拓跋明珠,她自己就更不会承认了,只会竭尽全力的替她遮掩,“更何况,还有金莲皇后呢。她会护着我的。”

    “你当真不走?”灰衣男子有些困扰地看着祝摇红。

    祝摇红坚定地道:“不走,我现在走了,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我心虚?那之前的谋划还有昭国公主府的布置岂不是都白费力气?”

    灰衣男子叹了口气,只得道:“我会禀告明镜公子,请他定夺。如果明镜公子不同意,还请姑娘立刻出宫。”

    祝摇红笑道:“明镜公子会明白我的意思的。”

    灰衣男子正要说话,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祝摇红轻叹了口气,脸上带着几分了然之意,“来了,你先走吧。”

    灰衣男子深深地望了她一眼低声道:“保重。”推到了身后的幽暗中,片刻后消失在了大殿之中。下一刻,大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阳光从殿外照了进来。祝摇红慢慢睁开假寐的双眸问道:“何事?”

    进来的人跪倒在地上,喘息着道:“娘娘,不好了!陛下突然吐血,晕过去了!”

    祝摇红站起身来,抬手用衣袖遮住了面容。内侍只当她突然听到噩耗,伤心难忍,“娘娘,陛下那里……”

    “本宫知道了,去长寿宫!”祝摇红沉声道。

    华丽的袖袍之下,美丽的唇角泛起了淡淡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