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07、夫妻陌路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昭国公主府

    百里轻鸿坐在书房里,盯着摊开在跟前的卷宗出神。门外传来一声轻响,百里轻鸿猛然抬头就看到一个少年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百里渊站在门口望着自己的父亲,神色有些复杂。百里轻鸿眼眸微闪,随手合上了卷宗问道:“渊儿,什么事?”百里渊看了看他,微微蹙眉道:“父亲,母亲和弟弟……”

    百里轻鸿皱眉,沉声道:“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百里渊闻言眉头缩得更紧了几分,原本稚气未脱的少年面目却带着几分成年人的老成和担忧。

    “父亲,弟弟才刚出生,你应该去看看弟弟和母亲。”百里渊沉声道。

    百里轻鸿抬眼看着他,淡然道:“你觉得,你母亲现在很想见到我吗?”百里渊默然,他比寻常孩子要早熟的多,但是很多事情也并不是他这个年纪可以理解的。譬如说,他就不明白之前那么多年,父亲和母亲的关系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在人前却一直表现出一副鹣鲽情深的模样,为什么现在就变成这样了。又比如,从前母亲总是一心为了父亲,一心念着想着的也是父亲,现在为什么就变得仿佛陌路了。自然,他更明白的是,这些年一直在隐忍着的父亲,为什么突然不肯再忍耐半分了。

    只有一件事是他清楚的明白的。那就是…他的家即将变得支离破碎,他一直试图做一些什么来挽救这一切,但事实上其实什么也做不了。

    对于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家即将破碎更大的事情了。

    百里轻鸿望着眼前力图镇定,眼底却依然难掩惊慌。百里轻鸿轻叹了口气,道:“渊儿,我送你离开上京。”百里渊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望着百里轻鸿道:“父…父亲?!”百里轻鸿道:“离开上京,会有人照顾你地。”百里渊连连摇头道:“不!父亲,我不离开!”

    “为何?”

    “我要和父亲母亲还有弟弟妹妹在一起!”百里渊道,看着百里轻鸿犹豫了一下又低声道:“我是哥哥,要保护弟弟妹妹。”百里轻鸿道:“你是个聪明孩子,应该看得出来他们对你的态度。”百里渊有些惊愕地望着父亲,他确实是个聪明的孩子,自然明白父亲说这话的意思。父亲不希望他和弟妹太过亲近。或许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只是他从前没有注意到过。因为一直以来,弟弟妹妹对他的态度其实父母都是看在眼里的,但是无论是母亲还是父亲,都从未对此发表过什么意见。或许从一开始,父亲就比希望他和弟弟妹妹地关系太过亲近。

    百里渊有些茫然,“父亲……”

    百里轻鸿朝着儿子招了招手,百里渊走到父亲身边站定,“父亲?”

    百里轻鸿叹了口气,道:“最近上京很危险…你先离开一段时间,等事情平息了我便接你回来。”

    “我不,父亲我……”百里渊的话音未落,却见百里轻鸿突然朝他伸出了手。百里渊只觉得颈后一痛眼前一黑便昏死了过去。百里轻鸿伸手接住了昏倒的儿子,垂眸沉默了片刻方才沉声道:“来人。”

    “公子。”一个穿着公主府侍卫服饰的男子悄然走了进来,恭敬地道。

    百里轻鸿问道:“找的人找到了么?”

    男子点头,看了一眼被百里轻鸿抱在怀里的孩子道:“找到了,公子请放心。那孩子跟小公子至少有七成像。”

    “够了。”百里轻鸿道:“今天就送他离开上京。”

    男子问道:“公子打算将小公子送到……”

    百里轻鸿垂眸,“送到江南,交给二弟吧。”

    “这……”男子有些迟疑,百里家仅剩的两位公子,云翼不用说对公子恨之入骨,如今更是跟着靖北军在军中,根本没法照顾孩子。二公子云煦在天启虽然太平,却也只怕不愿意抚养小公子吧。百里轻鸿道:“无妨,送他过去吧。二弟不会跟一个孩子计较的,只有送到他手里,我才能放心。”

    见百里轻鸿心意已决,男子也不再说什么。走过去一把将百里渊抱起,恭声道:“属下遵命,公子保重。”

    百里轻鸿点点头道:“将他送到之后,你也不用回来了。就留在天启保护渊儿吧。”

    “是,属下告退。”

    百里轻鸿神色淡漠地目送男子抱着百里渊离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沉声道:“来人!”

    片刻后,两个侍从走了进来,“驸马。”

    百里轻鸿淡淡道:“大公子出言不逊不服管教。禁足半月,发他抄写经书为公主祈福。除了送饭菜的人,任何人不得探视。”

    侍从有些不解,不由得侧首对视了一眼。只是回头一对上百里轻鸿冷峻的眼神却还是将心中的疑惑咽了下去,连忙低头应是。大公子在府中本就不受重视,就算是公主好好地只怕也未必会替他求情。更何况如今公主躺在床上连起身都难,谁还敢去替他说话?

    另一边的寝房里,拓跋明珠躺在床上形如枯槁骨瘦如柴。原本大小适中的眼睛如今看起来竟然大的让人有些心惊胆战。整个人的肤色都泛着一种不正常的青白之色,骤然一眼看过去,就仿佛一具横呈在床上的尸体。床边不远处地摇篮里,一个小小的婴儿正安静的睡着。这孩子才刚刚出身,还有些皱巴巴的仿佛是一个长不大的小老头。这并不是一个好看的孩子。一边侍候这的侍女看看孩子的容颜有些难受地侧开了脸,一边在心中安慰自己:刚出生的孩子都这样,过两天张开了就好了。

    拓跋明珠慢慢睁开眼睛,发现寝房里一片安静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公主,您醒了?”一个侍女连忙上前,“奴婢扶您起来?”

    只是一个起身的动作,拓跋明珠就有些气喘吁吁了。看了一眼不远处摇篮中依然睡着的孩子,眼底闪过了一丝嫌弃问道:“驸马呢?”

    侍女脸色微变,连忙道:“回…回公主,驸马…有事,刚刚离开。”

    拓跋明珠冷笑,“刚刚离开?是根本没来吧?”

    侍女吓了一跳,扑通一声跪倒在了拓跋明珠床前不敢说话。旁边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被惊醒了,撇了撇嘴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拓跋明珠本就气虚体弱,血气亏损的厉害,这会儿听到孩子的哭泣声更是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忍不住怒斥道:“闭嘴!不许哭了!”

    一个才刚出生的婴儿,又哪里听得懂她的怒斥。于是拓跋明珠越发的愤怒起来,抓起身边的枕头就朝着摇篮砸了过去。所幸她产后无力,枕头只是在她床前就颓然落地,拓跋明珠忍不住尖叫道:“把他抱出去!吵死了!”

    “是!公主息怒!”照顾孩子的侍女连忙端起摇篮就要往外面走,生怕晚了一步公主盛怒之下就对这小小的婴儿做了什么。

    “这是怎么了?”百里轻鸿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众人闻言都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百里轻鸿站在门口看着里面混乱的一幕直皱眉头,拓跋明珠盯着百里轻鸿好一会儿,方才冷笑了一声道:“驸马终于有功夫来看本宫了?”

    百里轻鸿道:“你又想怎么样?”

    拓跋明珠只觉得心中一酸,眼泪差一点就掉了下来。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强自忍住了。咬牙道:“我早产的事情,驸马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么?”

    百里轻鸿冷声道:“公主莫不是以为,是我害你早产的?”

    “难道不是?”拓跋明珠尖声道,“害我早产的那丫头不是你书房的人?”

    “无理取闹。”百里轻鸿不耐烦地道。

    拓跋明珠冷笑道:“不管是不是无理取闹,事情总归是这样的。驸马,该怎么处置那贱人,不用我提醒吧?或者说,驸马觉得现在父皇重用你了,你就可以完全不将本宫放在眼里了?”百里轻鸿微微皱眉道:“那丫头…失踪了。”

    “百里轻鸿!”拓跋明珠再一次尖叫起来,身体无力地靠回了床头。她此时太过虚弱,这样高声怒吼更是极大的消耗了她的体力。不过几句话的功夫,整个人起色都越发的难看起来。拓跋明珠此时已经气得浑身发抖,她绝没有想到百里轻鸿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袒护一个小丫头。百里轻鸿这种人,既然十多年都捂不热他的心,拓跋明珠也不认为他会对别地女人有什么感情。然而这一次,百里轻鸿竟然为了一个在书房里侍候的丫头表现的如此反常……

    这让拓跋明珠觉得自己这些年的坚持都是一场笑话。

    “百里轻鸿…你好、你很好!”拓跋明珠颤声道。

    百里轻鸿立刻明白了拓跋明珠的意思,皱眉道:“你以为是我放走的人?”

    “难道不是?”拓跋明珠冷笑道。

    “不是。”百里轻鸿淡然道。

    拓跋明珠面上露出几分嘲讽之色,显然是不相信他的话。百里轻鸿微微皱眉,却到底还是没有再解释。如今的情况,他越是解释拓跋明珠也只会认为他是心虚了。既然如此,不说也罢。

    “滚出去!”拓跋明珠指着门口道。

    百里轻鸿显然也没有久留的意思,只是淡淡道:“宫里传了消息,过两日陛下会出宫亲自来探望孩子。”

    闻言,拓跋明珠神色微动却没有答话。百里轻鸿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出去。看着百里轻鸿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拓跋明珠一直强撑着的那点气势顿时一泻千里,整个人软软的倒了下去。

    “公…公主?”看着躺在床上脸色憔悴面色苍白的拓跋明珠,侍女突然觉得这位一向表现的飞扬跋扈的公主竟然有几分可怜。

    拓跋明珠咬牙道:“宣太医来!”

    “公主?”

    拓跋明珠道:“让太医给本宫开药,两日后…本宫一定要好好地迎接父皇。”

    侍女忍不住劝道:“公主,陛下与您是父女,您身体不好陛下一定会体谅的。何必……”

    拓跋明珠咬牙道:“去办!”如果是几年前,她自然不用担心。但是现在…这一次她一定要挽回父皇对自己的看重和宠爱。拓跋明珠从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楚,帝王的宠爱意味着什么。

    侍女低声道:“但是,太医说过了公主的身体非常虚弱,只能慢慢调理或许还能恢复。若是用了虎狼之遥,只怕是对公主以后……”

    拓跋明珠垂眸,沉声道:“现在都没有了,还谈什么以后。再派人给母后送一封信,等等…我亲自去写信。”看着拓跋明珠虚弱地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侍女只得上前扶着她,有些无奈地应道:“是,公主。”

    拓跋明珠垂眸敛去了眼底的冷意,百里轻鸿…你没那么容易甩掉本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