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06、玩玩而已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祝摇红走进素和金莲寝宫的时候,素和金莲正懒洋洋地摊在软榻上看一本画册子。这样豪放得毫无规矩的动作别说是天启贵女就是如今的北晋贵女也少有人能做得出来。但是放在素和金莲身上却没有半点违和感,仿佛天生就这样一般。听到脚步声,素和金莲抬头看到走进来的祝摇红,立刻就抛下了手中的书坐起身来,“哎呀,瑶瑶你终于还看我了。”

    瑶瑶又是什么鬼?祝摇红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漫步走了过去,挑眉道:“就算我不来,皇后娘娘不也自得其乐么?”

    素和金莲摆摆手道:“你不懂,这宫里除了你也就没有人肯跟我聊天说话了。好无聊啊,好想去天启找神佑公主玩儿。”

    祝摇红站着,目光漫不经心地从她颈边扫过。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几点淡淡的痕迹,并不明显但祝摇红并不是不知事的小姑娘,自然不会当成是素和金莲吃错了东西或者自己掐的。祝摇红上前了两步,素和金莲立刻毫不见外的搂住了她,同时也将自己整个脖颈都暴露在了祝摇红眼前。祝摇红啧叹了一声,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那依然微微泛红的地方挑眉道:“我不信,公主会不知道陛下为什么让我跟你走得这么近。”

    素和金莲捂住自己的脖子抬起头来,眨巴着眼睛望着她,幽幽道:“瑶瑶,你变坏了。”

    祝摇红翻了个白眼,在她旁边坐了下来低声道,“差不多得了,南宫国师可不是省油的等,你跟他搅和在一起,有没有考虑过后果?”素和金莲不以为意,淡定地道:“大家不过是玩玩而已,能有什么后果?瑶瑶,你担心的太多了,守着那个老头子有什么意思,不如我介绍我哥给你认识啊。”

    祝摇红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别以我我不知道,素和狼主心仪神佑公主呢。”

    “阿凌看不上他呀。”素和金莲耸耸肩道。

    “……”我为什么要跟一个在塞外长大的外族公主讨论这种问题?祝摇红忍不住抬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有些懊恼的想着。

    “南宫国师想要做什么?”祝摇红问道。

    素和金莲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地望着她。仿佛是在说,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

    祝摇红翻了个白眼道:“我知道你们俩胆子很大,但是也还没大到这个份上吧?我宫里的丫头说,南宫御月看到她了却没有任何反应就放她走了。不是想要引我过来,又是为了什么?公主,我以为咱们俩才是好朋友,你不是说跟南宫国师只是玩玩的么?”素和金莲略有些歉疚,“这个…但是他除了是个男人,还是国师啊。”公事和私事,她还是分得清楚的。

    祝摇红也不在意,“行吧,南宫国师找我有什么事?”

    素和金莲转身翻找了一会儿,才从身后的一个隐藏的小盒子里翻出了一个小瓶子递给祝摇红道:“这是他让我给你的。”

    祝摇红打开小瓶子闻了闻微微皱了下眉头又递了回去。素和金莲有些不解地望着她,南宫御月说瑶瑶会帮忙的呀。

    祝摇红淡然道:“用不着这个,我知道南宫国师想要做什么了,我会办妥的。让他不用操心了。”

    素和金莲有些意外,仔细打量了祝摇红一番道:“原来你真的……”祝摇红笑道:“如果公主不是已经确定了,又怎么会跟我说这些?”

    素和金莲摇摇头道:“我只是有些奇怪,听说你们天启女子大都很…嗯,听说这些年拓跋梁一直都对你很好啊,你不会犹豫后悔么?”拓跋梁对祝摇红怎么样,这半年来素和金莲也算是亲眼看到过的。或许算不上什么情深义重,但是在所有已知的拓跋梁的那么多女人当中,祝摇红绝对算得上是最受拓跋梁宠爱和厚待的。也正是因此,即便祝摇红只是一个毫无家世背景的天启人,这北晋皇宫中却没有任何人敢欺负她。

    祝摇红冷笑了一声道:“公主想太多了。”

    见她没有解释的意思,素和金莲也不在意只是道:“好吧,你说的话我会转告他的。”

    祝摇红看了看她,还是嘱咐道:“现在毕竟是在宫里,你们还是收敛一些。若是出了什么事…没人能奈何得了南宫御月,却未必奈何不了你。”

    素和金莲对她粲然一笑,“我知道啦,瑶瑶对我真好……”

    上京皇城中的某处院子里,明镜坐在书房里听完跟前的灰衣男子的禀告冷笑了一声道:“南宫国师倒是很会祸水东引。”

    灰衣男子问道:“祝姑娘问,我们要不要按照南宫御月的计划办?”

    “当然不行!”明镜冷声道,“南宫御月自己什么都不干,让我们动手,若是到时候他在反戈一击,只怕我们都要栽在这里。”

    灰衣男子有些为难,“说好了合作,如果我们拒绝,城主那里……”

    明镜微微眯眼道:“确实是合作,但是如何合作也不能只听南宫御月的吧?可惜城主不在……”如果城主在的话,还能有个人压制南宫御月,他们这些人加在一起也不够让南宫御月买账的。这一次,确实是合作没错,但是南宫御月让祝摇红去动手,摆明了就是要坑他们!

    “明公子的意思是?”灰衣男子问道,他还要回宫去给祝摇红传信,祝摇红才能决定下一步要怎么做。他们的时间也并不算充沛。

    明镜思索了片刻,沉声道:“将这事儿推给百里轻鸿。”

    “他肯么?”百里轻鸿也不是傻子。

    明镜冷笑道:“反正我们不着急。”拓跋梁若是这个时候出了什么事,对天启和沧云城自然都是有好处的。但是如果一切保持原状,对沧云城也未必有多大的影响。相反,真正受到北晋皇位更迭影响最大的是上京皇城里的这些人。

    灰衣男子点点头道:“我明白了,这就回去告诉祝姑娘。”

    明镜点点头道:“提醒祝姑娘,准备好随时撤离,另外…城主给她的任务别忘了,对我们来说,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灰衣男子点了下头,转身告辞离开了。

    等到那黑衣男子走了出去,才有一个人从里间转了出来,却不是旁人而是楚凌曾经在上京的时候很熟悉的上京地下消息贩子黄老大。黄老大背着手慢悠悠地走出来,看看明镜道:“你们这次玩得有些太大了吧?”明镜侧首看向他,不以为然地道:“还好,没有四年前的阵仗大吧?”

    黄老大连连摇头道:“不不不,四年前主要还是拓跋梁和北晋先皇之间的事儿,其他的人只能算得上是煽风点火而已。虽然说大家都出了力的,但最后不管后果是什么,背锅的都是拓跋梁。”当然最后获利最多的也是拓跋梁。这一次就不一样了,这么多人有志一同地想要弄死拓跋梁,可见这人是多么的不让人待见。

    明镜道:“这次也是南宫御月和百里轻鸿的事儿,我们同样也是煽风点火就够了。”他们不在乎谁杀了拓跋梁,他们要的只是拓跋梁死了北晋换个新皇帝这个结果而已。至于下一个皇帝是谁能够如他们所愿自然最好,实在是不行也不强求。沧云城主的最高指示是……全身而退。

    黄老大走到一边坐下,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明镜道:“晏城主早早地派你来上京,听说因为这个沧云城都险些失守,难道就是让你来走个过场的?我可不信。”

    明镜淡淡地看着他,黄老大却像是来了兴致,眼睛一转道:“你们将那位祝姑娘送到了拓跋梁身边,如果真的只是想要他的命的话早就该得手了。总不会真的只是因为不想牺牲一个女子的性命吧?是为了什么?让我猜猜…该不会是为了……”

    “黄、忆、安!”明镜警告地看着他。

    黄老大不以为然挑眉道:“这么紧张做什么,我说实话啊…那玩意儿这些年我也想办法查了,根本没有任何消息。那位祝姑娘这几年也没有什么进展吧?你确定这么短的时间她就能够找到?”

    明镜道:“不用你操心。”

    黄老大道,“我倒不想操心,我就是觉得…你们难道没想过,拓跋梁很有可能根本就不知道那玩意儿在哪儿。你别忘了,拓跋梁是怎么上位的?别说北晋先皇不乐意,就算他乐意,他有时间将那些都告诉拓跋梁吗?”

    明镜冷笑道:“你能想到的事情,你觉得城主想不到么?”

    黄老大顿时了然,有些贼眉鼠眼地看着他小声道:“你们有什么秘密消息?”

    明镜忍不住抬手抵额对他的表情不忍直视。这姓黄的说起来当年也算是一个名门公子,这些年留在上京混日子,竟然被摧残成了这副德行么?

    “别这样啊。”黄老大道,“有什么消息分享一下,本公子也可以帮忙啊。”

    明镜轻哼一声道:“得了吧,我还怕你将我给卖了呢。”

    黄老大道:“别呀,我要卖你也不差这点时间。”

    明镜不耐烦地道:“好了,没事就走吧。难不成你还想在这里留宿不成?”

    黄老大耸耸肩叹了口气有些遗憾地道:“好吧,再免费送你一个消息。”

    明镜抬眼看向他并不说话,黄老大嘿嘿一笑道:“你一心防着那位南宫国师,不过我看…真正要小心戒备的只怕还是那位百里驸马啊。”明镜神色微变,盯着黄老大道:“什么意思?”黄老大摸着下巴道:“前几天,有人找我下面的人查明镜公子,你猜是谁的人?”

    明镜垂眸不语,黄老大摇摇头道:“这位百里公子可是个人物,跟他比起来…南宫国师只怕也不够看。当年他能置灵犀公主和百里家与不顾,如今又眼睁睁的看着昭国公主…嘿嘿,这样的人,若不是天生无情无义,那便是……”

    明镜自然明白他的围巾之意,若不是天生冷血无情,就是怀着巨大的野心,这野心甚至超越了他的人性。

    明镜沉声道:“城主既然选择与百里轻鸿合作,自然是早有准备的。百里轻鸿若不能成事,我们又有何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

    黄老大道:“我只怕你,你驾驭不了百里轻鸿。”说罢,从袖中掏出了一封信来递给了明镜道:“这是从平京送过来的信,今天下午才刚刚收到。明镜公子不如猜猜这是谁的信?”明镜思索了片刻,道:“夫人?”

    黄老大愣了愣,方才道:“对了,神佑公主如今也是沧云城的城主夫人了。”

    “夫人竟然会写信给你?”明镜有些惊讶,黄老大轻哼一声不满地道:“我跟神佑公主一向都合作愉快好不好?公主殿下还不是担心你被百里轻鸿给阴了,才请我照拂你的。”明镜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信给我。”

    “不给!”黄老大道。

    明镜道:“今年的银两减半。”

    “…您请。”下一刻,信函被恭恭敬敬地捧到了明镜跟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