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05、风水轮流转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歼灭貊族人一战,让所有人的看到了这位让他们颇为诟病的神佑公主并不是真的只是仗着陛下的宠爱和血脉关系为所欲为。她是真的有击败貊族人的实力的。许多事情,如果发生在遥远的地方人们或许会下意识的忽略和质疑,但是如果是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自己亲眼目的还有人坚持不放在心上,那此人多半有病了。而这些朝堂上的官员们,纵然是不在乎楚凌的功绩和能力,但是神佑公主的刀他们总是要顾忌的。大约没有任何时间有如今让所有人清楚的认识到,这位公主是真的不怕杀人地。不管是一个还是两个,也不管是几千还是几万。当领悟到这个事实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得缩起了脖子。

    这次一战之后,楚凌在天启的声望自然是直线上升。整个皇城里几乎很难再看到有人在抨击神佑公主的,即便是偶尔有一两个,很快也会被人给怼回去。果然,无论是什么时代,人们会臣服的永远都是真正的强者。楚凌用这一次的战绩,成功的压下了所有人的反对。

    至于那些还被关在天牢里的世家家主们,在崔家叛国以及刺杀神佑公主的铁证勉强同样也是无力回天了。

    而此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上京皇城里同样也不平静。

    阿忽鲁好些日子没有传回消息让拓跋梁心中有几分不安起来,很显然若不是信使在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就是计划没有原本预计的那么顺利。无论是哪一个都让拓跋梁心中躁动不安。这些日子,上京皇城中的局势也不太安稳,拓跋胤刚刚回京便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拓跋梁心中自然是希望能够趁着这个机会弄死拓跋胤的。只要拓跋胤一死,拓跋罗一个残废还能有什么用?只可惜,即便是皇帝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顺心如意。他才刚刚吐露出想要处置拓跋胤的意思,就立刻找到了许多权贵的激烈反对。其中不乏向焉陀家这样的庞然大物。

    对于焉陀家和拓跋罗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混到了一起去这件事,拓跋梁心中同样怒火中烧却又发作不得。

    “启禀陛下!”门外,一个侍卫匆匆进来躬身禀告道。拓跋梁心情不佳,没好气地道:“什么事?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先退下!”

    侍卫连忙道:“回陛下,方才昭国公主府来报,昭国公主刚刚产下了一位小公子。”闻言,拓跋梁微微皱眉,道:“朕记得…昭国公主的日子还没有到?”虽然对拓跋明珠早已经没有了以往的宠爱,但是这种事情拓跋梁却还不至于就忘了。距离拓跋明珠生产分明还有好些日子。

    侍卫道:“医官说,昭国公主年纪大了,这一胎怀的不太好。而且这几个月昭国公主身体不是十分的好,早产…也是在所难免的。所幸公主吉人天相,母子平安。”

    总算是一件好事。

    拓跋梁漫不经心地想着,虽然对这个同时有着天启和貊族人血脉的外孙并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对信奉多子多孙的貊族人来说,添了一个孩子毕竟也是一件好事。想了想,拓跋梁道:“吩咐下去,按照规矩赏赐吧。”

    侍卫连忙应是,心中却不由暗暗道,看来昭国公主果然是失宠了。分明是早产了,陛下却连多关心一句都没有,就连上次都是按照应有的规格,丝毫也没有身为嫡长公主的优待。

    侍卫低头恭敬地退了出去,却在门口与漫步走进来的祝摇红迎面相遇,“见过瑶妃娘娘。”

    祝摇红抬手示意他不必多礼,侍卫恭敬地推开让祝摇红先进去。

    祝摇红端着一碗汤走进书房,含笑看向拓跋梁道:“昭国公主喜得麟儿,陛下怎么一点儿也不开心呢?让人知道了,还以为陛下不喜欢昭国公主家的孩儿呢。”

    拓跋梁对她笑道:“你怎么来了?”

    祝摇红笑道:“不是听说陛下又要做外祖父了,特来贺喜么?”自从年初的事情之后,祝摇红对拓跋梁的态度就软和了许多。平时相处也能说笑几句,倒是宛如寻常人家了。拓跋梁虽然高高在上,却似乎极爱与祝摇红这样的相处模式。于是宫中的人们只觉得瑶妃娘娘竟然比先前还更加受宠了几分,就连新进宫,背景显赫的金莲皇后也不能动摇她的地位半分。

    拓跋梁闻言。不在意地一笑道:“这都是第四个孩子了,还有什么稀奇的?”别说是外祖父,就是祖父他都当的不少了,早就已经少了那份期待和激动了。如今对拓跋明珠又没有了从前的宠爱,自然也就更加的不在意了。拓跋梁知道自己无情,但是却并不在乎。每一个帝王都是无情的。

    祝摇红笑道:“陛下,话不能这么说。不管是多少个有了孩子总归是一件喜事。更何况,大皇后那里,还有百里驸马那里…总还是要几分体面的。”

    当真是世事无常,风水轮流转。当年是百里轻鸿依附着拓跋明珠生存,而如今…即便是在自己亲生父亲面前,拓跋明珠却要依靠拓跋梁对百里轻鸿的倚重才能有几分体面了。

    自从百里轻鸿带回了谢廷泽的人头,拓跋梁对百里轻鸿的态度整个京城的权贵们都是深有体会的。最大的变化就是,百里轻鸿不再如过去的十年那般只是作为昭国公主的驸马儿存在,仿佛只是一个好看的摆设除了昭国公主自己其实谁也没有在意。

    而现在,拓跋梁却将百里轻鸿提拔到了实权的位置上,百里轻鸿也不负所望,即便他是天启人又是降将,却依然雷厉风行得在短短的时间里收服了自己麾下的部属,几件拓跋梁交代的任务也都完成的十分妥帖漂亮,让拓跋梁很是满意。

    上京的权贵们这才想起来,这位百里驸马确实少年时就名扬天下的一代英才,而不是空有皮相只会依附于人的废物。即便是心中依然瞧不起百里轻鸿的身份,面上却变得尊重了许多。

    如今昭国公主和驸马再得麟儿,上京的权贵们倒是难得有些纠结了。陛下如今不喜欢昭国公主的态度是很明显的,但是偏偏又重用了百里轻鸿。那么他们到底应该用什么态度面对昭国公主府,这个就很重要了。

    同样的,拓跋梁这个时候的表态,对浙西权贵们来说也是一个极其明确的风向标。如果拓跋梁混不在意,那么他们也就没有必要对昭国公主府太过热情了。毕竟百里轻鸿再怎么受重用,也只是一个声名狼藉的外族人而已。

    拓跋梁有些不解地看着祝摇红道:“你不是一向跟她不对盘么?这次怎么帮她说起话来了?”

    祝摇红垂眸淡淡笑道:“我什么时候跟昭国公主不对盘了?不过是一些误会罢了。更何况…大皇后昨儿还在念叨着公主如今身体不好,整个人看着都快要瘦脱形了,看着也是可怜。我难道还能与公主计较不成?”拓跋梁了然,道:“原来是因为皇后,朕还以为你跟素和金莲的关系更好。”

    祝摇红面上露出个有些不耐烦的表情,仿佛不甚在意的道:“我就是随口说说,陛下不想听就算了。我就是想着,那孩子毕竟是无辜的,昭国公主若是有个什么万一,那么小的孩子也是可怜。”

    拓跋梁心中一动,看着祝摇红道:“你若是喜欢孩子,不如就将那孩子抱到你身边来养?也好给你做个伴儿?”对于这件事,拓跋梁心中还是有些愧疚地。他是真心喜欢祝摇红的,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还念念不忘。但是同样的,作为一个理智的人,他也不会让祝摇红生下有着天启血脉的皇子。作为一个貊族人,如今又是个皇帝,拓跋梁并不喜欢天启和貊族混血的孩子。

    对于拓跋明珠当年痴迷百里轻鸿的行为,拓跋梁从来都并不觉得高兴。只不过当时拓跋明珠正得用人也聪慧利落,而且比起杀了百里轻鸿,当时的情况也确实更能打击天启人的士气。

    至于现在,拓跋梁就更满意了。毕竟像百里轻鸿这样厉害又可以拿捏在自己手里的人物可不多。

    祝摇红连忙摇头,有些意兴阑珊地道:“算了,别人的孩子我拿来养什么?弄得人家父母子女骨肉分离的,好生没趣。”

    看她微微垂眸有些郁郁寡欢的模样,拓跋梁眼神更软了几分,道:“你在宫中想必也是待烦了,正好跟朕一起出去走走。”

    祝摇红微微展颜,“多谢陛下。”

    祝摇红从拓跋梁殿中出来,一路漫步往自己的寝宫方向走去。一边往前走,一边淡淡地对身后的人吩咐道:“让人去告诉大皇后一声,陛下会亲自出宫探望昭国公主。”

    跟在她身边的侍女有些不解道:“娘娘何必理会她们?大皇后虽然贵为皇后,但如今已经…无论如何,也为难不到娘娘头上啊。昭国公主一向对娘娘可都不客气呢。”

    祝摇红轻笑一声,回身看了自己的心腹一眼笑道:“大皇后在如何失宠,那也是勒叶部的人,除非陛下有朝一日将勒叶部全部抹去了,否则…在这之前,咱们多少还是要忍着她一些的。”

    侍女蹙眉道:“勒叶部的人如今日子只怕也不好过。”自从金莲皇后入宫之后,北晋和素和部的关系就越来越亲密了。偏偏素和部和勒叶部却是世仇,如今北晋皇帝放着正宫皇后的娘家部族不管去亲近他们的世仇,如何不让勒叶部感到愤怒和尴尬?

    祝摇红摇摇头,轻叹了口气道:“那不过是因为他们跟陛下意见不合僵持不下罢了。一旦有朝一日他们妥协了,陛下依然还是用得着他们的。你说金莲皇后为何在宫中这么肆意,陛下当真怕素和部么?不过是因为陛下如今正要用素和部,不想跟素和狼主翻脸罢了。”

    拓跋梁并不是对素和部格外的有好感,他只是选择更复合他利益的一方罢了。有朝一日当素和部不再和他站在同一个立场的时候,素和金莲只怕会比如今的勒叶皇后处境更加堪忧。不过素和金莲恐怕也不会在意,而素和明光应该也不会给拓跋梁这个机会就是了。

    说起素和金莲,那侍女也不由得微微变了脸色。侧首朝着四周看了看,确定了并没有外人能听到她们说话方才低声道:“娘娘,金莲皇后与南宫国师……”

    祝摇红神色微变,微微眯起了眼睛问道:“从哪儿听说的?”

    侍女连连摇头道:“不、不是…是昨儿娘娘派阿巧去给金莲皇后送东西,她远远地看到国师从皇后宫中出来…她被吓得不轻,连东西都忘了送就跑回来了。直到今早方才悄悄告诉了奴婢,奴婢没来得及跟娘娘说。阿巧说…她觉得国师好像看到她了。”那丫头吓得躲在房间里直哆嗦,若不是她察觉不对过去盘问,只怕打死她也不敢说。

    祝摇红皱着眉头,好一会儿方才没好气地叹了口气,调换了方向朝着素和金莲的宫中而去,“这两个人,也太肆无忌惮了。”

    那侍女闻言也吓了一跳,“娘娘,金莲皇后真的……”

    祝摇红淡淡道:“谁知道呢。”

    “娘娘,这事儿万一被发现了可不得了。”侍女连忙追上祝摇红道,“咱们还是不要跟金莲皇后宫里来往太多了吧,不然到时候若牵扯到娘娘……”

    祝摇红笑道:“傻姑娘,那不成你还真以为南宫国师不会杀人灭口?既然他没管,那就证明……”

    “什么?”

    祝摇红笑而不语,脚下却轻快了几分。

    看来,这北晋皇宫也不是她的久留之地了啊。算一算都在这里待了好几年了,正是有些百无聊赖的时候了呢。

    希望公子的眼光不会错,南宫国师能够靠谱一些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