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04、安静如鸡!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回来的并不只有冯铮一支兵马,遇刺同时,从东南两个方向又有马蹄声轰隆响起。两支兵马犹如两把锋利无匹的利剑,将整个战场切割包围。不过片刻间功夫,当貊族兵马与天启禁军融合到一处的时候,人们方才惊奇地发现原本被包围地冯思北一行人已经脱离了敌方的包围,从新变得自由起来。

    城楼上欢呼声四起,每个人脸上都不由得闪现出欢喜的神色。就连那些往日里总是肃然庄重自持的老人家也忍不住扯动了唇角。

    楚凌远远地看着一袭黑衣,在乱军之中纵马来去所向披靡的君无欢,唇边也不由得勾起了几分浅浅的笑意。阿忽鲁自然不认识晏凤霄的,但却不代表他猜不出来那人的身份。看着那乱军之中带着面具气势逼人的青年,阿忽鲁眼神蓦地一缩,咬牙道

    “晏凤霄!”晏凤霄,沧云城主。同时也是神佑公主驸马,君无欢。

    阿忽鲁虽然已经做好了一片坏的准备,却依然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晏凤霄竟然会出现在平京。现在这个时候,最不该出现在平京的不就是这位沧云城主么?还是说…忍不住侧首看了一眼已经起身站在窗口观战的楚凌。还是说,当真是爱江山更爱美人,比起神佑公主君无欢连沧云城都不在乎了?又或者,君无欢这个时候出现平京其实是为了刚刚确定了身份的皇嗣?以神佑公主的身份和能力,君无欢身为她的驸马如果真的有野心的话…无论如何,北晋都不会希望君无欢这样的人上位的。

    阿忽鲁还有些出神,却突然感觉到一股有些冷冽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并不是神佑公主,而是站在神佑公主身边那个明显有着异族血统的少女。

    “阿忽鲁大人连自己的性命都要不保了,等闲事还是少想一些得好。”晚风冷声道。

    楚凌闻言,回头看了她一眼又看向阿忽鲁笑道:“无妨,阿忽鲁大人现在也就只剩下想想了。”

    晚风轻哼一声,却依然戒备地盯着阿忽鲁。

    阿忽鲁沉默了片刻,方才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神佑公主的话确实没错,他现在也就只剩下想想了。

    援军回来之后,城门外的局势很快便开始逆转。但即便如此,这一战依然打的十分辛苦。貊族人困兽犹斗,即便是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却并没有崩溃,逃跑或者投降。他们选择了与当初的天启人截然不同的方式——战斗!只要还剩下一刻起,就要与对人战斗到底!

    随着城楼下的厮杀越发的激烈,浓郁的血腥味刺激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的鼻息。但是却再也没有人不满,更没有人叫嚷。除了守城的将士所有人都安静的近乎诡异地望着底下的战场神色复杂。

    “这才是你想要让他们看到的?”阿忽鲁沉声道。

    楚凌微微垂眸,淡然道:“我想让他们看到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愿意看到什么。”

    “看来这次公主是很满意了?”阿忽鲁道。

    楚凌有些无奈,“满意说不上,毕竟这世上最复杂的便是——人性了。我做我能做的,结果如何只能再看了。”这一次阿忽鲁沉默了更久,久到让旁边的晚风以为他不会再开口了,久到下面的战事都已经渐渐进入了尾声。才听到阿忽鲁有些干涩的声音响起,“愿赌服输,某任凭公主处置。”

    楚凌望着阿忽鲁打量了好一会儿,方才轻叹了一声道:“抱歉了,阿忽鲁大人。”

    “……”阿忽鲁此人,非死不可。

    当君无欢带着一身血腥气走上城楼的时候,城楼上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安静肃穆。永嘉帝早已经被人护送着回了皇宫,今天收到了极大冲击的权贵官员和国子监的学生们也都已经被放走了。城楼上的守军正在来来回回的打扫战场,虽然城楼上并没有发生太多的血腥厮杀,却也有少数的貊族兵马顺着云梯爬上了城楼。城楼下的禁军们也在忙碌着清理战场,将近四万貊族兵马被近乎全歼,这样的战绩传出去只怕整个天下都要忍不住震上三震。但是同样的,北晋禁军的伤亡也并不比貊族人少多少。在兵力强于对方两倍的情况下,伤亡却与对方几乎相差无几,由此可见两军之间实力的差异。

    晚风等人也早就被楚凌打发了去办事了,她自己却留了下来。独自依然坐在城楼的墙垛处,过往的将士也不敢质疑她的行为,便任由她一直这么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出神了。

    肩头突然一沉,一件披风被人披在了她的肩上,原本被夜风吹得有些冰凉的身体顿时觉得暖和了几分,楚凌不由得伸手拢住了身上的披风。回头看向来人笑道:“处理完了?”君无欢站在她身后,眼神温和地看着坐在城墙上的女子轻声问道:“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楚凌转了个方向,她武功高强也不怕掉下去。面对着城中的万家灯火,楚凌有些感慨又有些疑惑,“你说,我今天做的这些事情,到底对不对?值不值?”全歼数万貊族将士自然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但是在有君无欢和冯铮等人的情况下,兵力又数倍于敌军,他们是有能力在这些貊族兵马还没到达平京城门口之前将敌人剿灭的。伤亡或许也没有现在那么大,特别是那些最早牺牲的神佑军。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没有对不对,也没有值不值。只看是怎么想的,又到底希望达成什么样的目的。”

    看着楚凌脸上淡淡地仿佛没什么表情的模样,君无欢朝她伸出了手。楚凌愣了愣,抬手将自己的手递到了掌中,然后从城墙上跳了下来。君无欢将她揽入怀中,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子窜入了她的鼻息间,混合着君无欢身上淡淡的药香,一股有些怪异的味道楚凌却并不觉得难受。将额头靠在他肩上,低声道:“明明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却总想让别人告诉我对不对。君无欢,我是不是越来越矫情了?”

    君无欢轻笑一声道:“不,阿凌只是太心软了。”心软的人并不会太过痛苦,但是心软却又清醒而理智的人却注定了是要痛苦的。阿凌其实并不想要他告诉她到底做的对不对,她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到底该不该做。之所以会问出口,不过是她在最信任的人面前才愿意展露出自己的一丝柔软罢了。

    “我刚刚杀了阿忽鲁。”楚凌突然开口道。

    君无欢微微挑眉,道:“啥便杀了,又如何?”

    楚凌嫣然一笑道:“是不如何,该给拓跋梁准备贺礼了。”

    君无欢眯眼,点头道:“确实是应该准备了,这应该是拓跋梁最后一次收到贺礼了。好歹也算是一代帝王,送葬礼还是隆重一些得好。”

    楚凌道:“所以…我送他最倚重的臣子和四万貊族铁骑提前去等着他。”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地刺激太大了,知道第二天中午整个上京的权贵们依然安静如鸡。楚凌难得的睡了一个大懒觉,一直到日上中天方才慢悠悠的起身。君无欢就没有这么轻松了,即便是昨天血战奔波了一天的人是他,他依然要早早的起来替楚凌楚凌那些琐事。看到楚凌从外面走进来,君无欢对站在跟前的管事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方才起身走到楚凌跟前轻声道:“睡醒了?阿凌饿不饿?”

    楚凌眨了眨眼睛,摇了摇头问道:“怎么不叫我?”她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能谁,完全没有感觉到君无欢起身。君无欢摇头道:“这段时间你也累的不清,趁着我在平京好好休息吧。”楚凌挑眉,有些好奇地问道:“有人找你麻烦么?”那些朝堂上的人各个消息灵通,君无欢当时那些的装扮即便是不知道他就是驸马的人只怕也能猜出沧云城主的身份。而如今,沧云城主和长离公子是同一个人的消息在平京的一流的权贵圈子里也不算什么秘密了。

    君无欢摇头道:“没有啊。阿凌怎么会觉得会有人找我麻烦?”

    楚凌有些意外,那些老头子一向都是一点风吹草动就能浮想联翩恨不得编排完别人的八辈祖宗加八辈后代,今天竟然如此安静难不成是在酝酿什么阴谋?

    不是楚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这几年来这些人给他留下的印象就是如此。

    楚凌怀疑地道:“真的没有?”

    君无欢认真的摇头道:“真的没有,阿凌不用担心,平京的大人们有时候还是很通情达理的。”

    “比如?”什么时候?

    君无欢想了想,有些迟疑地道:“被吓到的时候?”

    “……”楚凌无语。

    桓毓公子漫步进来身后还跟着黎澹和云煦。见两人携手站在厅中说话,桓毓公子挑了挑眉,道:“这大中午的,两位在这书房重地打情骂俏,合适么?”

    楚凌回头斜了他一眼,淡定地道:“桓毓公子,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后提一句是什么?”

    “还有下一句?”桓毓公子有些不解地道。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淫者见淫。”

    “……”

    君无欢警告地扫了桓毓一眼,问道:“你这时候来做什么?”

    桓毓公子靠在椅子里表情夸张地道:“神佑公主和沧云城主一日歼灭四万貊族兵马,这可是要名动天下的大事儿啊。两位就一点反应都没有么?城中的百姓都快要闹翻天了。”楚凌挑眉道:“这么严重?”看向君无欢:你不是说没事吗?君无欢淡然一笑道:“今天确实还没有人登门。桓毓说得应该是寻常百姓吧?”

    “自然。”桓毓公子一合手中的折扇,有些得意地笑道:“今儿一早本公子就往闹市中走了一遭。那热闹…啧啧,不信你们问黎澹。”

    黎澹也点头笑道:“玉公子说的是,百姓确实议论纷纷。不过大多都是赞扬公主和城主的。”寻常百姓其实没有那么多考量,他们只知道当年是貊族人占去了他们的半壁江山,更有许多百姓干脆就是当年被赶到江南来的。如今神佑公主一下子歼灭了四万貊族人,自然就觉得大快人心。

    楚凌与君无欢在主位上坐了下来,问道:“朝中那些官员呢?”

    桓毓耸耸肩道:“大概还没回过神来吧。”毕竟昨天在城楼上受到的冲击着实是不小。听说有好几个老头子昨天下了城楼就直接是被抬回去的,这会儿只怕还爬不起来呢。楚凌轻哼一声,对此倒也乐见其成。毕竟这段时间已经很累了,她实在是不想去应付那些老头子的聒噪。

    黎澹道:“公主,如今…天牢里那些人该如何处置?”

    黎澹指的自然是天牢里管着的那些冥狱中人。如今阿忽鲁被公主给杀了,那些冥狱的人留着好像也没什么用了。

    楚凌撑着下巴思索了片刻问道:“田亦轩这会儿应该已经在回上京的路上了吧?”

    黎澹点点头道:“应当是,我们收到的消息田亦轩并没有跟着那些貊族兵马重回平京,而是直接回上京了”楚凌笑道:“他明知道那些人有来无回,又怎么会主动跑回来自投罗网。自然是要回去上京抢占先机,以免阿忽鲁以后回到上京咬死他了。”黎澹挑眉道:“阿忽鲁已经被公主杀了。”

    楚凌道:“消息再压一压,田亦轩回去之后再将阿忽鲁的人头送去。”

    黎澹有些诧异,同时还有些同情田亦轩。如果田亦轩回去想要恶人先告状说阿忽鲁背叛了北晋之类的话,然后公主却将阿忽鲁的人头送了回去,明白了告诉貊族人阿忽鲁没有叛国而是为国殉身了,不知道田家将要如何面对拓跋梁的猜忌和怒火?

    楚凌见他神色古怪,微微扬眉道:“有问题?”

    黎澹摇头道:“没有,属下明白了。”

    楚凌满意地点点头,黎澹年纪虽然轻,但是办事却一贯让她放心。楚凌温声道:“去办吧。”

    “是,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