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01、赌局!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公主!”萧艨和冯铮忍不住起身道,目光更是炯炯有神地盯着眼前的公主殿下。如今皇城里将领虽然不少,但是真正适合领兵迎击貊族大军的不就是他们俩了么?难道公主殿下打算亲自出战?忍不住又瞥了一眼神佑公主,萧艨还好冯铮却有些幽怨了。虽然他身居殿前司都指挥使之职,可谓之武将之首了。但回想起来,上一次领兵上阵已经是快二十年前的事情了。而且那时候他职位并不算高,是被别人领着上阵而不是自己领兵上阵。作为一个将军,不得不说这是一种遗憾。冯铮一生中最好的时光都被困守在了这种小小的平京皇城之中,成为了永嘉帝实质上的御前护卫。

    楚凌含笑看着他们并不说话,萧艨忍不住道:“公主是…开玩笑的吧?”

    楚凌挑眉,“本宫什么时候喜欢开玩笑了?”

    “……”您不是一向都喜欢开玩笑么?

    冯铮道:“若公主有更合适的人选,末将甘愿守城!”楚凌勾唇一笑道:“这个么…我还真有。”

    “谁?”

    楚凌抬头看向门口,众人也纷纷抬头看了过去,就见到一个长身玉立,挺拔修长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众人都是一愣,倒是萧艨最先站起身来,“驸马?!”其他人也是一惊,君无欢此时穿着一袭黑衣,脸上还覆盖着一个精致的银白面具,漫步进来却已经气势逼人。看起来不像是那位传说体弱多病身体羸弱的长离公子,倒是更像名动天下的沧云城主!

    长离公子和沧云城主不就是同一个人么?!

    上官成义和朱大人打了一个激灵,顿时回过神来才想起了这件不算是秘密的秘密。

    “公子!”

    “城主!”

    与上官成义等朝中臣子不同,楚凌身边亲近的人一般更习惯称呼君无欢公子或者城主。君无欢抬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有些苍白却又惊人的俊美容颜。走到楚凌身边微微点头道:“不必多礼,都坐吧。”

    “谢公子!”

    众人从新落座,上官成义和朱大人看了对方一眼,还是上官成义先开口道:“这个时候…驸马怎么会在平京?”

    楚凌含笑道:“他昨晚就回来了,若不是他正好回来,只怕昨晚公主府就要有血光之灾了。”上官成义等人自然也知道昨晚神佑公主府被刺客闯入了的事情,只是这个时候已经许久不曾回来的君无欢出现在平静确实不得不让人多想。君无欢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上官大人不必担心,我只是回来看看阿凌而已。很快就会离开。”

    上官成义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这感觉就像是他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般。不过上官成义也并不心虚,他们愿意跟随神佑公主为了天启的江山社稷拼搏一把,但前提依然还是效忠于皇家。即便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有些事情也不得不问清楚。楚凌微微蹙眉,正想要开口却被君无欢按住了手。君无欢对她微微摇了下头,楚凌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君无欢沉声道:“沧云城诸事繁忙,我无法在平京长留,还是先说正事吧。”

    楚凌轻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有君无欢出面,冯铮和萧艨自然谁都不好再争了。幸好楚凌也不是真的想要让两个虎将都缩在城里守城,她既然雄心勃勃地打算全歼北晋大军,自然不可能只靠守城和君无欢一人就完成的。所以,楚凌的选择是由她来守城,君无欢冯铮萧艨各领一支兵马,三路同时出击。这个提议得到了众人的一致同意,一众年轻小将们更是摩拳擦掌地准备着去冲锋陷阵。

    从书房出来,君无欢和楚凌携手漫步在公主府的花园中。君无欢侧首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楚凌笑道:“阿凌不开心?”

    楚凌抬头看向他,“方才你为何不让我说话?”

    君无欢道:“没有必要。”

    楚凌道:“什么叫没有必要?我不信你猜不到上官成义在想什么。”君无欢轻笑道:“阿凌,你也知道的,即便是你我如何权势滔天,也管不了别人怎么想的。但是,无论他们怎么想,都影响不到我们,那就够了。过几天我走了,他们的猜测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何必让他们心存芥蒂?”

    楚凌垂眸,许久方才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但是没有必要。如果我在沧云城被人恶意揣测怀疑,你也会忍下这口气么?”

    “这不一样。”君无欢道。

    楚凌道:“没什么不一样的,你不希望让人指责怀疑我,我也不会希望有人猜忌你。你说得对,我们确实管不了别人是怎么想的,但是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看着别人猜忌你。有时候…猜忌得多了,也会有人当真的。”

    君无欢站定了脚步,低头看着她轻声笑道:“阿凌是在心疼我么?”

    楚凌抬眼,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想太多了。”

    君无欢挑眉,“想太多了?阿凌的话可真让人伤心啊。”

    楚凌无语,拽着他的衣袖就往前走去,“别废话,走吧。长生还在等着你给他讲学呢。”

    君无欢反手握住她的手,一边往前方走去一边问道:“阿凌,以后天下太平了你想去哪儿?”楚凌想了想道:“到处走走,看看天下的名山大川奇人异事,然后找个好地方定居下来,休息养老。”君无欢笑道:“好啊,等以后天下太平了,我们就将这些烦人的家伙都丢下,只我们两个人走。”楚凌道:“在这之前,长离公子…劳烦先治好你自己的身体好么?”病秧子还想浪迹天下?想太多了。

    两人一边谈笑着越走越远,身后的小路上转出来两个人影。

    朱大人和上官成义望着两人身影消失的方向,朱大人抚着短须笑道:“看来,上官兄的担忧是杞人忧天啊。”

    上官成义叹了口气道:“非是我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世情如此,纵然我不开口难道别人也不会开口么?”

    朱大人道:“公主这番表态,上官兄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能不知道么,公主肯定是知道他们俩在这里才故意说出那样一番话的。怪只怪从来皇位都太吸引人,只要神佑公主还监国掌权一天,只怕这些流言蜚语都不会有停息的一天。

    “可惜了……”朱大人微微眯眼,轻声叹道。上官成义有些不解,“可惜什么?”

    朱大人摇了摇头,但笑不语。

    交州距离平京并不远,不过两三天的路程。纵然行军要略慢一些,最多也不过三四天而已。所以,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貊族大军就已经距离平京不足五十里了。平京皇城中的权贵百姓们都是一片惊惶,无论是经历过当年貊族入关的还是在南方土生土长只是道听途说的。一个个都惶惶不安仿佛下一刻貊族铁骑就能马踏平京皇城一般。

    君无欢和萧艨冯铮三人早已经带着兵马悄然离开了。楚凌也从神佑公主府移驾坐镇到了皇宫里。

    看着御书房偏殿里依然端坐着阅览奏折的神佑公主,坐在殿中的官员们无论文武,无论对这个监国公主有什么意见,心里多少也还是升起了几分敬佩之意。无论怎么说,就冲着这份从容淡定,就足以让绝大多数的男人也望尘莫及了。

    长生坐在不远处角落里的小书桌便写字,殿中的气氛有些古怪让他忍不住时不时抬起头来看向楚凌。楚凌察觉到他的目光总会跟着抬起头来,安抚地对他笑一笑。长生见到姐姐的笑容,立刻觉得心中安稳了许多,再一次低下头继续写字。

    终于,等楚凌看完了桌上的一堆折子,在伸手去拿另一摞的时候开口问道:“各位大人都这么闲着无聊么?衙门里的公事用不着处理了?”

    众人纷纷无奈苦笑,对视了几眼终于还是襄国公被众人的眼神推了出来。襄国公轻咳了一声道:“启禀公主,诸位大人…都是担心城外的战事,这才…并不敢懈怠公务,请公主放心便是。”况且,这一天半点的倒也正耽误不了什么事。要是真有急事,自然会有人呈上来的。别说是旁人,就是襄国公自己这会儿也有些无心公事了。

    楚凌道:“城外的战事,各位也帮不上什么忙何必多想?在其位谋其政,各位还是各自回衙门办差吧。”

    一个官员轻咳了一声,道:“启禀公主,今日衙门?…咳咳,并无什么棘手的差事。”

    总之就是要赖在这里就是了。

    这时候能站在御书房里还能混到一个座位的自然都不是凡人,楚凌都怀疑他们是不是担心平京受不住才抛进宫里来的。毕竟一旦城破了,皇宫肯定是最后失守的地方了。

    楚凌随手翻了翻手中的折子,确实是没有什么要紧的大事。想了想,将手中的折子抛回了桌上道:“看来大家今天确实都无心办公了,也罢…就当是提前休沐了。”从书案后面站起身来,楚凌道:“既然大家都没事儿,就跟本宫出去一趟吧。”众人都是一愣,有些茫然,“公主,这是要去哪儿?”

    “闲着也是闲着,去城楼吧。”

    “……”去城楼干嘛?

    却听楚凌道:“传本宫的命令,凡在京官员,从四品以上,除了各处必须的人员以外,全部上城楼,为我天启禁军助威!嗯…家中眷属若有意前往,也可一同。”

    “公主,这……”有人想要说什么,楚凌回头对那人嫣然一笑,“这是…命令!”

    “……”

    看着神佑公主对未来的皇嗣子招招手,牵着小孩子走了出去。被留在御书房里的众人面面相觑半晌无语。

    楚凌坐在城楼上的小阁中,居高临下可以将城外数里的景致一览无余。此时,城楼上集聚了很多人,除了守城的将士还有一个个身着官府的朝廷命官。只是这些人大多数都面带苦涩和担忧,站的里城墙远远地仿佛稍微靠近了一点就能被貊族人一箭射死似的。

    楚凌有些慵懒地靠着窗口,小小的打了个呵欠。自从回到平京,她基本上就没有怎么休息好过。这会儿坐在这里还真是有些无聊得想要打瞌睡了。

    “公主。”邵归远和夏月庭出现在门口,恭声道。两人身后,却是被捆得像是个粽子一般的北晋丞相阿忽鲁。

    楚凌微微挑眉,“怎么是你们俩?”

    邵归远有些无奈地道:“别人不是都被公主放走了么?”

    楚凌敲了敲额头,对哦。上官允儒,黄靖轩几个都跟着跑出城了,就连黎澹和云煦都跑了。冯思北和桓毓在宫里保护永嘉帝,算一算眼下还闲着的还真就只有邵归远了。楚凌含笑对夏月庭招了招手笑道:“进来吧,跟着邵公子还习惯么?”夏月庭有些腼腆地上前,“一切都好…跟着邵公子我也学了很多。多谢…表姐。”

    “乖。”楚凌笑眯眯地道,夏月庭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太活泼。

    逗弄完了美少年,楚凌才将目光看向正盯着自己的阿忽鲁,笑道:“怎么能对北晋丞相如此无礼,还不快松绑?”

    邵归远微微挑眉,“公主确定?”阿忽鲁虽然是北晋丞相,却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楚凌笑道:“有什么关系,松绑吧。”

    邵归远点点头,示意身后的人解开绑着阿忽鲁的绳子。

    阿忽鲁得到了自由,先是活动了一下手脚方才看向楚凌道:“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楚凌撑着下巴靠着桌边笑道:“本宫闲来无事,想要请阿忽鲁大人下盘棋,不知大人以为如何?”

    阿忽鲁扫了一眼外面,城楼上来来往往到处都是人,仿佛是热闹的街市哪里还有城楼的半分肃穆之感?略带嘲讽地道:“公主说笑了,某不过是一介粗人,不懂什么下棋?”楚凌笑眯眯地道:“阿忽鲁大人这话可是糊弄本宫了,本宫可是听说大人从小便痴迷中原文化,堪称貊族第一棋道高手啊。”当然这个第一有可能是有人抬举也有可能是貊族学这玩意儿的人太少了。但至少都说明了,阿忽鲁确实是会下棋的。

    阿忽鲁神色微变,淡淡道:“公主消息果然灵通得很。”

    楚凌笑道:“阿忽鲁大人请?”

    阿忽鲁问道:“下棋总该有个输赢,输了如何,赢了又如何?”

    楚凌道:“大人若是赢了,就可以回北晋去和城外的那些貊族士兵一起。大人如果输了也可以回去,本宫会将大人的尸骨送送回去,当然城外那些貊族士兵就不行了。几万人的尸骨,着实是太过兴师动众了一些。”

    阿忽鲁脸色微变,盯着楚凌好一会儿方才道:“看来公主很有自信。”

    楚凌问道,“难道大人没有?大人,赌么?”

    阿忽鲁道:“我还有选择的余地么?赌了!”

    楚凌嫣然一笑,“大人爽快,请!”

    两人坐定,各自棋子。阿忽鲁黑子先行,楚凌欣然跟上。

    “公主选在此时此处与在下对弈,若是公主想要看到的从头到尾都没有发生,岂不是无趣得很?”阿忽鲁一边思索着如何落子,一边淡淡道。

    楚凌笑道:“若是如此,自然是本宫输了。”对于下棋,楚凌着实算不上擅长。若是跟那些号称圣手的人对弈那纯粹是自取其辱,不过阿忽鲁显然还没到那个地步,两人的心思又都没在全在棋盘上,应付起来倒也不算艰难。

    阿忽鲁手下微微一顿,良久方才慢慢落下一子道:“希望公主能一直有此信心。”

    楚凌道:“大人觉得,如果本宫不希望貊族人来,那几个传信的人真得能从天牢里逃出去么?或者说…阿忽鲁大人现在真的希望那些人来么?”

    阿忽鲁沉默不语,良久方才道:“你是故意的。”

    楚凌道:“适逢其会,因势导利罢了。大人这样说,好像本宫心机多深似的。”

    “……”难道你还能算得上是心思单纯么?

    良久,才听到阿忽鲁长叹了口气道:“可惜…当初不该让公主有机会逃离上京。”一时的失误,造成如今的局面。这才是真正的养虎为患啊。可惜…当初谁也不会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