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00、请战!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有了皇嗣的事情以及貊族人即将来袭的危机,朝堂上那些官员倒是没怎么为难楚凌了。毕竟,事有轻重缓急他们又不是真的想叛国去给貊族人做牛做马。眼看着貊族人都要兵临城下了,他们还闹腾未免就有些过分了。如果之后证明神佑公主撒谎,貊族人根本没有来,他们还能多一个理由辖制神佑公主,有什么不好?

    下了早朝,楚凌便去了永嘉帝寝宫。永嘉帝正在吃药,楚凌挥挥手让正喂永嘉帝喝药的宫女退下,自己将药碗接了过来。永嘉帝有些意外地道:“这么快?看来那些人没有为难你?”永嘉帝自然知道自己走了女儿必然会被朝堂上的官员们为难,只是一来他确实撑不住了不得不走,二来如果真的要让卿儿监国,他就不可能一直在那里看着,重要让她能够自己摆平那些人才行。

    楚凌一边喂药i,一边笑道:“他们现在大概没有心思为难我,还有更麻烦的事情要办呢。”

    永嘉帝扬眉,“什么事?”

    楚凌将貊族人的事情说了,永嘉帝脸色顿变。楚凌连忙将药碗放到一边上前为他顺气,一边道,“就是怕父皇着急才没有告诉你,父皇不用担心,不是什么大事。”永嘉帝忍不住叹了口气道:“你说的轻松,貊族人都跑到天启来了,还不是什么大事儿?”楚凌笑道:“父皇,如果是咱们在北地,被几万貊族骑兵围住了,那才是大事。但是现在,貊族人自己跑到南边来,算得了什么大事?最多算他们找死罢了。”

    永嘉帝神色有些复杂地望着眼前言笑晏晏的女儿,不由得轻叹了口气道:“真的没事?如果貊族人来得及,只怕各地的援军赶不回来啊。”

    楚凌道:“不用担心,天启禁军战力再弱,人数也是数倍于貊族人。除非他们能够三五天之内就攻下平京,否则…他们只有死路一条。”就算守卫京畿的禁军再不济,等到各地的援军一回来,貊族人也难以脱身。不过楚凌并没有告诉永嘉帝,她压根没有打算调动各地的兵马回来救驾。因为她认为压根用不着。

    永嘉帝轻声嘱咐道:“你自己小心一些,有冯铮和萧艨在,冲锋陷阵的事情轮不到你一个公主去做。”

    楚凌玩儿一笑,靠近了永嘉帝轻声道:“父皇,君无欢回来了。”

    永嘉帝一怔,“他怎么回来了?”永嘉帝倒是没有怀疑君无欢这个时候回来有什么图谋,而是他也清楚如今沧云城是个什么情况,按理说君无欢根本脱不开身才是。楚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将君无欢几天几夜不眠不休地赶回来的事情说了,永嘉帝沉默了半晌方才叹了口气道:“他对卿儿倒也诚心,只是……”这几年下来,除了聚少离多永嘉帝对这个女婿倒也没什么不满意地了。毕竟就算是朝中那些样样都好的青年才俊,又有几个有那个魄力将自己的身家全都交给妻子的?对于他们这样显赫尊贵的皇家来说,钱不是什么稀罕事务,钱字提的太多了未免显得俗气。但是,往往这个字才真正能够反映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态度和感情。唯一让永嘉帝担心的就是君无欢的身体了。别的不说,成婚三年多了,两人都是正当盛年,按理说即便是聚少离多也应该有个孩子了才是。

    主看永嘉帝的神色楚凌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连忙起身借着还有事情遁了。从寝殿里出来,不由得长长地松了口气,前世今生,总算是切身体会到了被人催生的感觉。

    回到府中,君无欢正坐在书房里看书。听到脚步声方才抬起头来看向她笑道:“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楚凌道:“朝堂上没事,自然就回来了。”君无欢微微扬眉,“看来早朝还算顺利?”楚凌笑眯眯地道:“祸水东引呗,用外部矛盾转移内部矛盾,挺好用的。”

    “貊族人?”君无欢略一思索就明白了。

    楚凌点点头,看着他道:“沧云城主,你也算是来得及时啊。”

    君无欢点点头,“需要帮忙阿凌尽管开口便是。”

    楚凌靠在他肩头上,虽然说着轻松但其实也还是挺累的。君无欢轻轻顺了下她披散的发丝,一边道:“方才长生过来了,好些日子不见他又长高了许多。”

    楚凌点头,道:“父皇已经下旨,过继长生为皇嗣了。诏书应该已经颁布出去了。”君无欢点点头道:“也好,阿凌不是挺喜欢长生的么?以后他也算是你弟弟了。”楚凌想了想,不由莞尔,“也是,只是以后要辛苦他了。”

    君无欢道:“是阿凌要辛苦了才是。”他无法在天启长流,以后朝堂上的事情甚至还有北地的许多战事都要由阿凌决断,这无论对任何人来说都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楚凌轻声道:“无妨,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应该也用不了多少时间。咱们将自己能做的事情都做了,剩下的事情…总要留一些给后人做是不是?”

    君无欢点头,“阿凌说得对。”

    貊族人即将围攻平京的消息成功的压过了永嘉帝过继宁王府嫡长孙的消息。京城里许多人家都开始惶惶不安起来,甚至还有一些人已经在准备收拾细软逃命了。毕竟,当年天启南迁时的战事实在是太过惨烈了,很多人根本无法用天启兵力更多来安慰自己。寻常百姓消息毕竟不灵通,倒是一些有些权势的人家消息灵通,早早的就行动起来了。

    当天下午,四万貊族兵马往平京而来的消息就已经传到了平京,整个平京皇城顿时沸腾起来。城门口,不停地有长长的马车队伍往外面而去,许多人家都关紧了门户。

    上官成义等人急匆匆地赶到公主府求见楚凌,楚凌让人将他们请到了书房落座。

    看着坐在主位上依然一脸淡定从容的楚凌,朱大人忍不住先一步开口道:“公主,关于那些貊族兵马,公主可有什么打算?”

    楚凌抬头看了一眼在座的众人,淡笑道:“朱大人是担心我们守不住平京么?”

    朱大人摇头,他即便是心中对貊族人也有几分畏惧之心却还不至于识趣理智。如果只是四万貊族骑兵的话,只要不出意外无论如何也不存在守不住的问题。只是……上官成义道:“朱大人只怕是担心城中的百姓和官员,消息才刚传出来貊族人的影子都还没有看到,城里就已经乱成了一片。只怕到时候不用貊族人攻城,咱们就先不战而败了。”

    这倒也不是不可能,以如今城里这人心惶惶的模样,到时候如果再有人从中作梗制造事端,确实很有可能禁军在前面跟貊族人对战,背后却后院失火。

    承天府尹也苦着脸道:“才一个下午,已经有许多人家出城去了。只怕是担心咱们收不住皇城到时候貊族骑兵入城……”

    坐在末尾的黄靖轩忍不住冷笑一声道:“咱们这么多人,就算是一人一口唾沫也够淹死那些貊族人。那些人脑子都是怎么想的?”

    承天府尹看看众人,苦着脸不答话。当年天启兵马比现在只多不少,不也被貊族人追得到处跑么?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了黄靖轩一眼,黄靖轩立刻闭了嘴坐了回去。楚凌淡淡道:“传令下去,但凡在朝中任职者胆敢弃职而去,贬为庶人永不录用。有举人以上功名者,不得再参加科举。”

    众人都是一怔,犹豫了一下上官成义道:“公主,这个时候颁布这样的诏令…是不是不太好?”这位公主殿下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行事太过强硬。

    楚凌冷笑一声道:“这才哪儿到哪儿,就要跑了?寻常百姓胆小跑了便罢了,他们可是朝中官员以及未来的官员。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这点都做不到,还要他们来做什么?等着以后一旦有什么大事,就让他们再跑一次么?承天府尹,立刻去办!”

    “是,公主!”承天府尹连忙起身领命而去。他才不管这道诏令有什么影响呢,反正身为承天府尹的他是跑不了的。

    坐在一边的朱大人倒是比上官成义想得开,抚着胡须道:“公主的命令…倒也没什么不好。”

    “朱大人?”上官成义无语,这个时候了姓朱地还来捣乱。

    朱大人摇头笑道:“上官兄,只要这次能击退貊族人,就足够让公主在朝中站稳脚跟。至于那些跑掉的人…能成什么大事?你看着吧,真正想要逃走的都是一些没什么权势出息的。三品以上官员,会走的只怕不多。”但凡能有些本事的人,自然也就看得清楚眼前的行事。如今即便是貊族人来了,平京的形势也并不没有多么危机。甚至朱大人觉得,那些逃走的人之中只怕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被人煽风点火根本什么都不明白就跟着跑了的。

    上官成义叹了口气道:“公主若是将文人得罪光了,到底不妥啊。”

    坐在一边一直没有开口的云煦突然开口道:“上官大人,其实无论公主怎么做,都注定要得罪那些人了不是么?既然如此,又何必犹疑不决反受他们牵制?”

    上官成义看了看云煦,他觉得云煦有点眼熟但是一时也记不起来这人是谁。不过能坐在这地方的人自然都是神佑公主的心腹,当下便答道,“老臣只是担心,当年摄政王的前车之鉴…公主不可不防啊。”

    楚凌微微勾唇笑道:“所以,才要先干掉那些找事儿的人啊。”如果不显搞掉那些世家,只怕他们还真敢再纠结期那些朝中官员和各方势力,找机会再给她背后也来一下。不过一旦那些世家倒台了,其余的人都只是一盘散沙。在他们还没推选出一个可以领头的人选之前,怎么闹都是掀不起大浪的。

    上官成义想想如今被关的满满当当的天牢,当下不再言语。

    “公主,貊族兵马来袭,我们当如何迎敌?”见他们都说完了,冯铮方才开口问道。

    他一开口书房里许多人的眼睛都亮了,直勾勾地望着楚凌,眼底写满了跃跃欲试的战意。

    楚凌莞尔一笑,对属下的精神状态十分满意。

    “这个么…冯将军,萧将军,两位谁愿意守城,谁愿意迎敌?”

    萧艨和冯铮对视了一眼,双双起身齐声道:“末将请战!”

    楚凌扬眉,“只能一个人出战。”

    两人立刻瞪向对方,眼中战意更浓。

    冯铮道:“公主,末将熟悉京城附近地形,还是由末将出战吧!”萧艨忍不住对自己曾经的上司翻了个白眼,“公主,末将也很熟悉!”跟谁不是在平京混了十几年似的。而且比起总是在京城和皇宫之间的冯铮,自己才是那个京城在京城附近走动的人。

    冯铮道:“末将与禁军将士更熟悉,这几年小将军都在神佑军吧。”神佑军现在大部分可都在北方呢。

    萧艨一顿,“冯将军年事已高,这些小事还是由我们这些年轻人来半妥当。”

    “……”离开禁军几年,萧艨都学坏了。冯铮有些无语地看向楚凌,公主殿下,你们到底对萧艨做了什么?

    萧艨也有些不好意思,只是…他也不想被留下守城啊。所以只好对不住冯将军了。

    楚凌见两人互不认输地对视,不由低眉轻笑一声道:“两位既然犹如踊跃,本宫也不好扫了两位的兴致。既然如此……”

    一起出兵?

    “一起守城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