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99、监国!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几个世家的人很快就被抓了起来,因为天牢已经人满为患,只得将这些人暂时都关到了承天府的大牢里。这短短不过几天时间,京城里的权贵朝堂上的官员竟然有十之二三都被关起来了,由此可见这几个世家名门的影响力。同时,因为楚凌这样不停地抓人,也让许多人都有些人心惶惶之感。觉得这位公主殿下手段着实是太过激进了一些。

    早朝上,永嘉帝神色疲惫的坐在大殿之上看着殿下的臣子们。与往常不同的是,今天永嘉帝身边还站着一个人……神佑公主。

    楚凌穿着一袭红衣,平静地伫立在永嘉帝的龙椅一侧。同样也在打量着殿下正暗暗抬头偷窥她的朝臣们。

    神佑公主出现在这种朝会上,很多人都觉得不习惯但是却并不意外。毕竟,陛下既然已经下了旨意要神佑公主监国,这件事不管成不成总是要有个说法地。如今看来,他们这两天的谏言陛下并没有听进去,依然是打定了主意要将朝堂交付给神佑公主了。

    果然,只见永嘉帝一边抬手揉着额边一边有些疲惫地道:“朕的旨意众位爱卿应该已经都知道了,从今天起,正是册封神佑公主为“监国神佑公主公主”,以后朝堂上下有什么事情,一概交由神佑公主处置。”立刻有人站出来道:“陛下三思啊,陛下正当盛年,公主……”这话说的着实有些违心,如果永嘉帝身康体健,如今这个年纪对皇帝来说虽然算不上盛年但是也确实不老。但事永嘉帝的身体从来不好,如今更是这才刚上朝永嘉帝看起来就有些坐不住了,又何来的正当盛年?

    永嘉帝轻哼一声,显然是不吃这一番恭维,冷声道:“朕如今身体日益虚弱,太医院也无计可施。唯恐耽误了朝政,公主聪慧机敏,故而将朝政托付与她。诸位爱卿当尽兴辅佐公主才是。”

    众人看着站在永嘉帝身边的神佑公主,再看看永嘉帝坚决的面容心中不由升起几分大势已去之感。陛下对他们的谏言置之不理,就连几位老臣跪在宫门口也不理不睬。南康郡王先前意图夺权刚刚失败,各大家世还有不少朝中重臣都牵扯其中,如今谁还敢轻举妄动?如此一来…难不成真的让一个女子当政?

    忍不住去看站在前面的上官成义朱大人等人以及博宁郡王等皇室宗亲,却见他们一个个都神色平淡,显然是接受良好。

    “……”

    “陛…陛下。”一个白发苍苍地老者有些颤颤巍巍地问道:“公主监国,不知…嗣子之事……”如果免不了要由公主来监国,那么至少要先将皇嗣给确定了吧?以免有朝一日陛下归天了,因为皇位再起纷争。最好的结果当然是陛下能多撑两年,博宁王府那位小公子已经十二岁,只要陛下再撑个三五年,到时候皇嗣几位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亲政。神佑公户…自然也就该放权了。

    永嘉帝看了一眼楚凌,思索了片刻道:“便按照朕先前的旨意,过继博宁王府嫡长孙为皇子。赐名,昭。”长生与楚凌是差着辈儿的,况且既然过继为皇嗣了从前的名字自然也就不能用了。永嘉帝看了一眼殿下的博宁郡王问道:“博宁郡王,你意下如何?”

    博宁郡王连忙上前俯身行礼,道:“陛下隆恩,是博宁王府的荣幸。臣叩谢陛下隆恩。”

    永嘉帝点点头,对博宁郡王的态度还算满意。沉吟了片刻道:“加封博宁郡王为宁王,允你从庶子中则优者册封为世子。”

    “臣叩谢陛下!”博宁郡王激动地道,虽然过继了之后孙儿就算是跟博宁王府没有关系了。如果只是过继到别人家哪怕是个亲王府邸博宁郡王都不会同意的。但现在可是皇嗣啊,莫说他们有没有权力拒绝,就算是有博宁郡王也不会拒绝。能够看着自己的嫡系孙儿登上那个位置,没有人会想要放弃。况且,哪怕是跟博宁王府没有关系了,以后长生登基了难道还能不照拂博宁王府么?

    永嘉帝说了这一会儿话就已经有些累了,靠着龙椅对楚凌道:“加封的大典,卿儿着礼部和钦天监挑个好日子,好好去办吧。”

    楚凌道:“这些都是虚礼,还是一切从简吧。不过过继皇嗣的事情倒是不能马虎。”永嘉帝知道女儿是担心自己的身体不宜太过操劳,心中很是贴慰。不过过继皇嗣的事情也确实不能俭省只得委屈了卿儿,轻叹了口气道:“一切都按卿儿说得办吧。”说完这些,永嘉帝便由内侍扶着转向后殿去了,起身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陛下的脸色比刚才更加难看了,显然是真的身体相当不好。

    望着站在大殿上的红衣女子,大殿里一阵寂静。仿佛所有人一瞬间都忘记了该说什么一般。

    朝臣们忘了,楚凌却没有望。楚凌看向刚刚站起身来的博宁郡王…现在应该称为宁王,道:“宁王叔,还有各位大人,过继皇嗣的大典便选在十日之后,诸位觉得如何?”如果是平时,这些大臣们说不定要觉得太过仓促了,毕竟过继皇嗣还是需要准备很多东西的。虽然陛下没有直接册封太子,但是只有这个一个皇嗣子,跟太子又有什么区别?不过现在,他们却只希望赶紧让陛下膝下有一位名正言顺的皇子,哪怕辈分啊,年纪啊,时间啊什么的都完全不是需要纠结的问题。

    看着不少人望向自己警惕的目光,楚凌心中暗笑,这是他们还不知道君无欢回来了呢。否则这个时候知道这个消息,还不吓死这些神经敏感又紧张的老臣们?

    众人连忙应了,楚凌道:“既然如此,这事儿就交给宁王叔准备了。只是要委屈宁王叔了,和加封亲王只怕要从简了。”

    宁王丝毫不觉得委屈,公主的册封都从简了更何况是他?让他筹备过继皇嗣的典礼,宁王心中对神佑公主更加感激了。对于长生这个孙儿,他也是很舍不得,但是他更明白什么是取舍。如今还能以祖父的身份为他做的也就是这些事情了。等到大殿过后,长生就跟宁王府再也没有关系了。就算以后见面,也只能称呼一声殿下,王叔了。

    说完了这事儿,楚凌含笑看着犹豫着像是想要说什么又有些顾忌的朝臣们。笑道:“既然这些事情都定下来了,那么现在,有一件事急需要解决。而且,必须在过继皇嗣之前解决,不知各位大人意下如何?”

    众人狐疑的对视了几眼,才有人上前谨慎地道:“不知公主所说的,是什么事?”

    楚凌道:“根据本宫得到的消息,貊族人有至少五万兵马从海上来。已经从交州登岸,正往平京而来。各位大人觉得,这件事…算不算急事?”

    “什么?!”

    朝堂上顿时炸开了锅,就连刚刚还在纠结的监国公主的事以及过继皇嗣的事情都已经被抛到了脑后。不少人脸色都变得惊慌起来,但更多人却是不信。

    “这不可能?!若是有貊族人从交州登岸,为何交州守军不成禀告?”有人道。

    楚凌微微勾唇,交州镇守将军,是哪一个来着……“

    众人沉默不语,交州镇守将军…好像跟崔家有些姻亲关系。难道……

    还有人依然不信,“公主是否危言耸听?若是真有貊族人南下,交州镇守将军岂会不报?”

    楚凌轻笑一声,“横竖交州距离平京也不是很远,是不是…很快不久知道了么?要不咱们再等等?”

    众人汗颜,这种事情怎么能等等?!万一是真的,难道等着貊族人兵临城下么?

    “公主,不如咱们先派人前去探查?”

    “先派人传令各地,带兵回京护驾!”

    “先拍兵马前往交州边界,一旦有什么不对也好应对!”

    大殿里立刻嘈杂起来,因为皇帝不在大臣们也少了许多拘束,当场便纷纷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意见。楚凌站在大殿上,看着一片喧闹的大殿微笑着挑了挑眉。看看,这不就很有干劲了么?这些年这些官员一个个混吃等死尸位素餐的模样,显然是距离危险太远了的缘故。如果将他们仍去和貊族人做邻居,少了灵苍江的天堑阻隔,说不定早就奋发图强将貊族人给赶出去了。

    冯铮从武将中站了出来,“启禀公主,末将愿率兵前往挡住貊族兵马!”

    见冯铮开口,不少武将也纷纷出列请命。天启的朝堂上,武将一贯是很少开口的。不过如今这情况,如果貊族人真的来袭了,自然也就顾不得许多了。

    楚凌笑道:“交州距离平京不过两日路程,两地之间既没有险关也没有城池,跟貊族骑兵比起来,天启禁军算不得骁勇善战。冯将军稍安勿躁。”

    冯铮微微蹙眉,还想要说什么。

    楚凌抬手阻止了他笑道:“冯将军放心,自然有的是仗给你打。至于貊族人…本宫心中已经有了计划。”

    冯铮也知道这位公主素来没有虚言,当下点头,“是,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