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98、拭目以待!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说天下间超一流的绝顶高手就那么一些,并不分江湖朝野,而君无欢也确实可以跻身绝顶高手之列。但事实上江湖中人对君无欢的关注却远不如那些真正混迹江湖中的高手那么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长离公子的身体和鲜少出手的原因,导致君无欢的实力评价说法不一,有人信誓旦旦地说君无欢是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但有更多的人并不怎么相信。此时这黑衣女子震惊的自然并不是君无欢的实力,只是单纯震惊于传说中已经死了几年的神佑公主驸马竟然还活着而已。

    肖嫣儿瞥了她一眼,有些奇怪地看向楚凌道:“薛天娇?她怎么在这里?”

    楚凌有些意外,“嫣儿认识她?”肖嫣儿摇摇头道:“只是远远地见过一次。”在薛天娇被江湖中人追杀的时候,幸好那时候薛天娇被追杀的十分狼狈顾不上肖嫣儿。如果她当时敢对肖嫣儿出手的话,只怕这世上如今已经没有薛天娇这个人了。

    晚风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地上的女人道:“这是刺客?”

    楚凌点了点头,道:“你怎么也过来了?大晚上也没什么事,不用特意过来。”晚风笑道:“嫣儿急匆匆的过来我不放心,而且我一个人待着还不如跟嫣儿一起呢。幸好公子回来了,不然……”她们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两具尸体被人从院子里搬出去,听说还逃走了两个。这些人能够悄无声息地潜入公主的院子里可见实力不俗,若不是公子恰好回来了,公主应付起来只怕会很吃力。

    楚凌笑道:“没事,别担心。”

    旁边肖嫣儿已经放开了君无欢的手,蹙眉望着君无欢道:“君师兄…没什么大事,就是太累了,要好好休息。”楚凌有些担心地看着君无欢苍白地脸色皱眉道:“真的没事?我看他脸色不太好。”肖嫣儿耸耸肩道:“他脸色什么时候好过了?阿凌姐姐不放心的话我开两副药给他吃便是了。不过以后最好还是不要这样了,就算是正常人这样消耗精力对身体也十分不好,更何况是君师兄。”

    君无欢微微点了下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肖嫣儿对晚风眨了眨眼睛伴了个鬼脸。晚风忍着笑问道:“公主,这个刺客…如何处置?”

    楚凌淡淡道:“问清楚,幕后主使者是谁。“

    晚风点头称是表示自己知道了,楚凌地目光扫到薛天娇冷笑的脸,道:“差不多也能猜出来是谁了,毕竟有这么大手笔的人整个天下也数不出来几个。晚风,嫣儿,交给你们了。”肖嫣儿眼睛一亮,“阿凌姐姐放心,我保证让她吐得干干净净!”晚风起身道:“是,公主。公主放心便是,最晚明天早上一定会有结果的。”

    “你办事我放心。”楚凌满意地点点头。

    晚风和肖嫣儿带着薛天娇走了,楚凌便当真将刺客的事情暂时抛到脑后去了。对付薛天娇这样丧心病狂的人,还是晚风和肖嫣儿更适合一些。有些时候,只有女人才知道该如何对付女人。

    看了看君无欢疲惫的容颜,楚凌轻叹了口气道:“先别管这些了,好好休息吧。”

    君无欢点点头道:“阿凌跟我一起,好几天没睡,好困。”

    楚凌无奈,“好。”

    清晨,楚凌起身的时候君无欢还没有醒。楚凌也没有惊动他悄然起身走了出去。晚风和肖嫣儿已经在前院的花厅里等着了,两人都是一夜没睡的模样,眼睛里都多了不少血丝和疲惫。看到楚凌进来,连忙站起身来,“公主。”

    “阿凌姐姐!”肖嫣儿欢喜地道:“阿凌姐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薛天娇招了?”楚凌并不意外,只是挑眉笑道:“说说看。”

    肖嫣儿顿觉无趣,重新坐了回去望着晚风。晚风笑道:“还要多亏了嫣儿,这个…女刺客可不是一般的嘴硬,多亏嫣儿想了办法才让她松了口的。”肖嫣儿轻哼一声道:“这个女人是江湖上有名的疯女人,自己长得难看,就恨不得全天下长得好看的女人都死了。当初她师父看她可怜收留她,教她武功。她却嫉妒自己师父长得美貌害死了薛大师全家,这种坏蛋死有余辜!”肖嫣儿自己便是父母双亡被师父师娘收养的,她虽然有些顽劣却对师父十分尊敬,最恨的就是这样狼心狗肺的人了。

    楚凌好奇,“嫣儿是怎么让她招了的?”

    肖嫣儿傲然道:“很简单啊,我找了很多美女来陪她说话,还让她见了见她的师父。本姑娘还以为是什么厉害角色呢,都要吓哭了好吗?”

    楚凌无奈的看向晚风,晚风掩唇笑道:“前面的倒是真的,我们连夜请了萃月素玉两位姑娘过来呢,她们还带了好几位美人儿过来,每一个都是容貌剑术都十分出色的。这个薛天娇似乎十分仇恨长得美丽又会武功的女子,当即就有些癫狂了。再加上嫣儿的药……之后还请素玉姑娘扮了一回薛梦华,那刺客差点吓晕过去。”

    楚凌看向肖嫣儿,“你没见过薛梦华吧?”

    肖嫣儿轻哼道:“二十多年过去了,薛天娇自己还能不能记得她师父的模样都不好说。”楚凌了然,还有肖嫣儿的药可以影响人的神智,混乱之中确实有可能让薛天娇将素玉错当成自己的师父。肖嫣儿看看楚凌,笑道:“阿凌姐姐,我觉得比起她师父,这个女人好像更恨你啊。”

    楚凌笑道:“因为她师父已经死了,我还活着哦。”这个女人,就是个纯粹的心理扭曲的疯子。

    晚风道:“公主就不好奇幕后指使者是谁么?”

    楚凌道:“应该是…那几个世家中的一家或者几家吧?”

    晚风点头笑道:“公主果然猜到了,与他们接洽的是崔家的人,不过那些人已经付了一万两黄金的定金,这些钱应该不是出崔家一家人拿出来的。”楚凌挑眉道:“一万两?这些刺客这么好说话?”她还以为,定金就算不给一半,至少也得给个三成呢,没想到竟然一成就打发了。不过,对这些江湖中人来说,十万两白银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晚风道:“崔家说事出突然一下子调集不了那么多钱,另外…这个薛天娇和崔家有些关系,有她作保剩下的那几个人才同意的。逃走那两个刺客的身份,薛天娇也招了。”

    楚凌接过晚风递过来的卷宗翻了翻,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这些人,本事倒是不小。竟然能让他们找到这么多的高手。”

    晚风笑道:“这些人都是江湖中恶名昭著之辈,无论是江湖中人还是朝廷都容不下他们。他们想要有个栖身之处自然就需要有人收容的,这些世家势力庞大,若是愿意为他们遮掩行踪,哪里还有人能找到他们?”楚凌拍了拍手中的卷宗道:“就这样,抓人吧。”

    “就这样抓人?”晚风道,“只是刺客的一面之词,只怕……”

    楚凌笑道:“你怎么也染上这些优柔寡断的毛病了?人抓了自然会有证据的,总不能放着让他们继续给我添堵或者干脆就跑了吧?一万两黄金不是小数,无论哪一家都不可能一下子就拿得出来。去查查那笔钱的来路便是了。”没人注意没人查自然没问题,但是这么大一批钱若是有人查不可能查不到。崔家想要杀她肯定是临时起意的,这钱自然也是临时调来的不可能提前准备好了毫无踪迹可寻。

    “是,公主!”晚风起身拱手道。

    晚风拉着肖嫣儿出去办事了,楚凌靠在椅子里沉吟了片刻不由得轻笑了一声。行刺…一这看起来就不像是那些老奸巨猾的老家伙能做出来的事情,之前将那些老家伙关起来果然是做对了。年轻人…就是缺少历练啊,一出事就手忙脚乱胡乱出招。

    “阿凌笑什么呢?”君无欢从外面走进来,含笑问道。睡了一晚上,君无欢的神色好了许多。楚凌抬眼看他,“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君无欢走到她身边坐下,拉起她的手握在自己掌中道:“我千里迢迢赶回来,可不是为了躺在床上睡大觉的。昨晚阿凌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

    楚凌挑眉道:“嗯?什么事?”

    君无欢笑道:“譬如说…阿凌要荣升监国公主的事情啊。”

    楚凌道:“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

    君无欢有些无奈,“快到京城了才听说了只鳞片爪,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陛下怎么了?”楚凌轻叹了口气,靠在君无欢胸前低声道:“父皇身体不太好了。”所有人都知道,永嘉帝的身体真的是不太好了。君无欢微微蹙眉,“师叔……”楚凌无奈,“云行月又不是没有给父皇看过,就算是师叔回来只怕也……”再厉害的神医也是治得了病治不了命。

    君无欢道:“不管怎么说,师叔好像快要回来了。到时候请他来一趟平京吧。”

    楚凌点了点头。

    两人一时间都有些沉默,永嘉帝身体一直不好所以两人其实是有些心理准备的。但是却不是现在,原本都还以为永嘉帝的身体应该还能撑上几年。如今正是要出手对付北晋的时候,楚凌一旦成为了监国公主短时间内就不能离开平京了如此一来,润州和信州的兵马没人统领,就会有些麻烦。而且在原本两人的规划中,楚凌本身就是对付貊族大军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怎么能一直被平京牵制着?但若是楚凌去了北晋,朝堂上一旦失控对前方的军队就更是灭顶之灾。

    这几天,楚凌其实也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却怎么都没有想出合适的办法。有时候恨不得将自己给劈成两半才好。

    君无欢拍拍她的背,轻声叹息道:“不要着急,这些事情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还是先顾着眼下吧。”

    楚凌蹙眉道:“不管怎么说,都要先解决掉拓跋梁再说!”就算目前的局势变化再出乎他们的意料,解决拓跋梁都是势在必行的。不说他们筹谋了多久,就是百里轻鸿和南宫御月只怕也已经等不了吧。

    君无欢微微眯眼,道:“算算时间…拓跋胤应该已经到了上京了。”

    楚凌道:“拓跋梁不会放过拓跋胤,拓跋罗要保自己的弟弟,就会和焉陀家合作。到时候…南宫御月和百里轻鸿如果联手发难,还有焉陀家和拓跋罗暗中支持的话,拓跋梁的胜算确实不大。”君无欢轻声道:“阿凌别忘了,南宫的图谋可不仅仅是一个拓跋梁而已。”

    楚凌不由想起了南宫御月对拓跋王族的仇恨。微微蹙眉道:“他会怎么做?”

    君无欢轻叹了一口气道:“这次拓跋氏还能活下来多少人,就要看运气了。”南宫御月忍耐了这么多年,准备了这么多年,可不是为了偷偷摸摸干掉几个人就可以作罢的。楚凌思索了片刻,问道:“你要去帮忙么?”

    君无欢摇头道:“我不必,阿凌想去?”

    楚凌有些遗憾,“不能送拓跋梁一程,着实是有些遗憾。不过眼下,我也走不开啊。”还是尽快将大礼给拓跋梁送过去吧,晚了说不定就收不到了。楚凌有些好奇地看着楚凌,“上京的事情,你暗地里添了多少柴火进去?”君无欢笑道:“不都是阿凌的意思么?我可是按照阿凌写给我的信上的意思做的。”楚凌轻哼一声有些不以为然,她才不相信君无欢自己什么都没做呢。明镜可是早在许久之前就跑到上京去了。连沧云城都不顾了,总不会是去上京玩儿的吧?

    君无欢靠着楚凌,将她揽在身前,轻声道:“拓跋梁一死,天下就真的该彻底乱起来了。”

    楚凌道:“如果将拓跋氏的人都一网打尽……”

    君无欢摇头道:“没什么用,而且…如果貊族人彻底失去控制,北晋的百姓只怕……更何况阿凌你忘了么?百里轻鸿…只怕不会配合。”百里轻鸿是想要弄死拓跋梁不假,却不代表他打算弄死自己的儿女,更不代表他打算重回天启。

    即便是到了现在,楚凌依然看不太明白百里轻鸿下一步棋打算如何走。微微挑眉道:“行,那我们也只好拭目以待了。”

    君无欢道:“不会让阿凌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