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97、丧心病狂(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只是片刻间,楚凌就感觉到了这些人的厉害。虽然还算不上是绝顶高手,但是却每一个至少都是一流的高手了。这世间,厉害的人果然不少。

    一开始楚凌便对上了那个女子,那女子用一对短剑,招式凌厉狠辣。转眼间两人便已经过了几招。女子冷笑道:“听说神佑公主武功高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虽然说着称赞的话,但女人的眼底确实扭曲地怨毒和嫉妒。原本院子里的刺客一共是五个,其中有三个是扑向楚凌的。毕竟神佑公主师承拓跋兴业的事情天下皆知。但是却被君无欢抢先一步拦了下来。

    君无欢也明白这些人实力不俗,一开始就没有留手直接亮出了盘龙银枪。以一人之力挡住了另外四人竟让他们无暇分神再顾及楚凌。

    见到这一幕,那女子眼中更是怨毒扭曲了。这神佑公主不仅容貌绝色,连命都比别人要好许多。前一个丈夫死了,留给她偌大的凌霄商行万贯家财。如今还有一个绝世高手甘愿默默无闻的保护她为她出生入死,怎么能不让同样身为女子的人记恨?

    楚凌微微侧首,对她盈盈一笑道:“好像是比你厉害一点,大婶。”

    “找死!”女子大怒,手中的双剑毫不犹豫地刺了过来。楚凌这些年也见过不少高手,不过用双剑的倒是第一次见。而且这个女人的武功也确实是相当厉害,几乎可以算是楚凌这么多年以来见过的最厉害的女人了。就是祝摇红和叶二娘也远远不如她。

    流月刀舞出炫目的银光,稳稳地挡住了那朝着自己连绵不绝刺来的双剑。那黑衣女子双剑本就是短兵,楚凌手中的流月刀更短。短兵相交,比长兵器更加的凶险。两人从屋檐下打到了院子里中间,楚凌多少也将女人的实力探清楚了一些。

    不远处,正在被四人围攻的君无欢道:“阿凌,小心一些。这女人是江湖上有名的高手。灵蛇双剑,薛天娇。”

    楚凌笑道:“江湖上果然卧虎藏龙啊,弄得本公主都想去江湖上闯荡一番了。”

    君无欢轻笑一声,道:“阿凌这些年见过的高手未必就比江湖中人差。”

    这话倒是不错,江湖中人论实力或许比朝堂上的将领强一些,但是朝堂上高手也不少。如拓跋兴业、冯铮,萧艨这样的,若是行走江湖也是可以称霸一方的绝顶高手了。江湖中人更多的还是胜在一个奇字,人太多了,又没有朝廷管事,总有许多奇奇怪怪的高手隐藏在别人都不知道的地方,骤然出现自然是会显得格外惊人。向冯铮这样的,纵然人人都知道他是决定高手,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了。

    楚凌一边说笑,手里却毫不停歇,连续三刀毫不留情地劈向那黑衣女子。那女子身形灵巧地闪开,一只手中的剑已经朝着楚凌递了出来,在楚凌举刀格挡地时候另一把剑又从另一个方向刺了过来。楚凌轻笑一声,弯腰避开了两件,流月刀刀身不轻不重的拍在了那女子的腹部。那女人却被震得后退了几步,一只手护在身前眼底闪现了一丝隐痛。

    楚凌微微勾唇笑道:“灵蛇剑是吧?游戏就到此为止了。”

    话音落,楚凌已经一跃而起,凌空一刀朝着她斩了过去。女子冷笑一声,毫不畏惧地提剑迎了上去。她年纪比神佑公主大不少,自然也有年纪大的好处的。至少她的内力就比神佑公主深厚一些。听说神佑公主习武不过数年,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尚且没有神佑公主现在的实力。这份资质,也越发的让她痛恨不已。

    楚凌看着她迎上来的身影,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刀剑相撞的瞬间楚凌另一只手中寒芒一闪,黑衣女子惨叫一声踉跄着疾退了七八步愤恨地瞪着楚凌。楚凌对她扬了扬手中染血的匕首笑道:“你以为,只有你会双兵么?”

    “卑鄙!”黑衣女人怒骂道。

    楚凌嗤笑,“大婶,你是来搞笑地么?”你都来刺杀我了,性命攸关还管别人卑不卑鄙?更何况……“就算光明正大的打,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啊。大婶,承认吧,你老了,不是本宫的对手。”

    “狂妄!”女人沙哑的声音仿佛破了的风箱一般,难听又刺耳。当下也不顾自己受了伤,再一次朝着楚凌扑来。楚凌提起流月刀迎了上去,一边道:“再撑一下,马上就好。”这话自然是对君无欢说得。

    君无欢低笑一声道:“那阿凌可要快点啊。”手中的银枪却半点也不见软弱,一枪挥开扑倒跟前的人。即便是一流高手也丝毫不敢直面其锋芒,两个黑衣人连忙跃开。身后冷风袭来,君无欢反手一枪便刺向了来人喉咙。那人心中大惊连忙提刀挡住了刺向自己的长枪。便是如此,也被逼得一路疾退,一直退到了墙角下方才停了下来,“一起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

    君无欢淡淡道:“无名小卒。”

    这样的高手,怎么可能是无名小卒?他们混迹江湖半生,也没有见过能够同时轻松的应付他们四个人的高手。

    “别跟他废话!不管是什么人,杀了再说!”

    “不错!”

    院子里的打斗声自然引起了公主府守卫的主意,不过片刻功夫院子外面就被团团围住了。这几个刺客并不担心公主府的守卫,只要能够杀死神佑公主,这些护卫在他们眼里又算得了什么?但是此时他们心中却烦躁不安,不仅神佑公主的实力出乎他们意料,还多了君无欢这样一个变数。今晚别说能不能杀了神佑公主,能不能顺利脱身都不好说。

    与楚凌缠斗的女子已经渐渐落了下方,再看了一眼依然被君无欢缠着根本无法脱身的四个人心中又气又恨却也无可奈何。只在心中暗恨这几个人的不靠谱,若不是他们四个人被一个小白脸缠着,她又怎么会独自一人应付神佑公主?早就该杀了这个女人了!

    啪!

    流月刀狠狠地拍在了女人的脸上,女子闷哼一身脸上的面巾顿时滑落了下来。就着淡淡的夜色和墙外渐渐亮起来的火光楚凌这才看清楚这女人的模样。是一个三十七八的中年女子,只是她面容十分消瘦,肤色有些诡异的惨白。倒是不像生病了,更像是扑了一层厚厚的脂粉。

    方才楚凌那一刀下手有些重,她一边脸已经肿起来了,唇边更是溢出了血丝。女子恶狠狠地瞪着楚凌片刻,一扭头吐出了一口血来。那血里面竟然还有两颗牙齿,可见楚凌这一刀的力道。

    院门被打开,桓毓和冯思北带着人走了进来。桓毓见状倒是不着急,啧啧叹道,“公主殿下,你这下手也太狠了一些。”

    楚凌眨了眨眼睛,道:“她身法不错,害我拍错地儿了,我不好打人耳光。”

    “那你原本想拍哪儿?”

    楚凌瞄了一下女人颇为可观的胸前部位,没说话。

    那女人恶狠狠地瞪着楚凌,突然冷笑道:“都说神佑公主对前驸马一往情深,怎么还在院子里藏着一个小白脸啊。”

    小、白、脸?

    桓毓公子朝着不远处的君无欢望过去,下巴险些掉到了地上。这个家伙怎么会在这里?竟然还被当成了神佑公主养的小白脸!这笑话都够本公子笑上一整年了。楚凌有些无奈地朝桓毓耸耸肩,表示就是你看到地这样。

    那女人也知道今天只怕是难以得手了,当下也不管还在跟君无欢缠斗的同伴。手中一把暗器射向楚凌等人的同时一跃而起就想要朝着外面冲了出去。

    楚凌微微眯眼,手中流月刀毫不犹豫地甩了出去。

    “啊?!”刚刚跃到半空的女人惨叫一声,直接跌落到了地上。众人扭头望过去,虽然那女人穿着黑衣在夜色中看不见什么,但是腿边的地上那一滩渐渐散开的血迹却能看得清清楚楚。神佑公主是直接废了那女人的双腿?

    跟君无欢缠斗的那几个黑衣人见状不妙,也不再恋战连忙抛开了君无欢朝着外面掠去。被君无欢解决掉一个又被冯思北带人拦下了一个之后另外两个却是趁机逃走了。楚凌走到君无欢身边,不着痕迹地伸手扶住他。桓毓走过来挑眉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君无欢淡淡瞥了他一眼道:“有事。”

    桓毓还想问有什么事却被楚凌打算了,“桓毓公子,跑了两个。劳烦你带人去看看吧。”

    桓毓公子挑眉道:“这回又得罪谁了?我看这些人的实力可比冥狱那些人强多了。”

    君无欢淡淡道:“冥狱不过是拓跋梁豢养的一群走狗罢了,这些人都是江湖中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物,自然是比他们厉害。”

    桓毓笑道:“本公子倒要看看,什么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物这么厉害。小冯,咱们走!”

    君无欢淡淡道:“小心。”

    桓毓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便带着人匆匆而去了。

    目送桓毓离去,院子里自然有人善后。楚凌扶着君无欢进了花厅坐下,轻声道:“我让人去唤嫣儿了。”以君无欢原本的实力,就算不能一具将四个人全部击杀,却也不至于放走了三个。只是现在君无欢的状态实在是不太好,身上那股淡淡地寒意也让楚凌十分担心,这才拦下了想要追击的君无欢。

    君无欢靠着椅背,有些疲惫地闭上了眼睛轻声道:“没事,就是有些累了,休息一下就好。”整整三天没有合眼,整整两天两夜一刻也没有停止的策马狂奔,即便是君无欢这样实力深厚的人也有些受不住了。

    楚凌轻叹了口气,摇摇头没有说话。

    两个侍卫拖着那黑衣女子走了进来,将人仍在地上便拱手告退。

    楚凌坐在君无欢身边,打量着那黑衣女子。那女人眼中没有丝毫的畏惧,反倒是越发的狰狞扭曲,满是怨毒之色。饶是楚凌前世今生见过不少恨她的人,也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才是这世上最恨她的人。但是…她分明不认识这个女人好不好?自然更不可能跟她有仇了。看她根本不认识君无欢和晏凤霄的模样,自然也不可能有什么夺爱之恨了,年纪也对不上啊。

    “灵蛇剑,薛天娇?”楚凌还记得方才君无欢是这样说的。

    君无欢没有睁开眼睛,甚至还侧首将自己靠在了楚凌身上。一边闭目养神,一边道:“薛天娇擅双剑,原本师承江北剑术名家薛梦华。十六岁毒杀薛梦华及其全家十二口,被官府通缉也被江湖中人悬赏追杀。之后逃到了南疆,在南疆三年屡犯血案,南疆人善用蛊毒,她得罪了南疆毒术大师又逃回了中原。这些年一直以杀人越货为生,最恨年轻貌美的女子。每遇到会武功的美貌女子,必会将气杀害剥其面皮以供自己收藏。听说,其师薛梦华当年,便是江湖中有名的美人儿。不过…十年前,她杀死一位姑娘的时候,那姑娘临死前在自己身上下了药。她碰了那姑娘的面皮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就浑身肌肤溃烂,无法治愈。倒是安分了几年,没想到竟然还会跑出来找死。”

    等他说完,楚凌伸手用衣袖直接挡住了他的脸,没好气地道:“别说话,休息!”

    君无欢很是顺从地闭嘴不说了,他确实是很累了,靠着阿凌总是能让他感到格外的安宁和放松。

    楚凌打量着地上的黑衣女子,这才发现对方那消瘦的脸上虽然涂着厚厚的脂粉却依然无法完全掩盖住肌肤的问题。隐隐还能看到溃烂之后愈合留下的痕迹,再厚重的脂粉也无法将之掩盖住。察觉到楚凌盯着自己脸的目光,那黑衣女子立刻疯狂地挣扎起来,仿佛想要扑上来咬楚凌一口。

    对于这种人,楚凌自然不会有半分同情。如果真的如君无欢所说的,这个女人说一声丧心病狂都是轻的了。也就难怪她们明明不认识她却如此仇视她了,这份仇视早就已经超过了一个杀手对猎物应该有的情绪。

    楚凌问道:“你的雇主是谁?”

    黑衣女人冷冷一笑,眼神不屑地看着楚凌。

    楚凌也不着急,对她淡淡一笑道:“别着急,本宫有的是功夫料理你。”

    黑衣女人并不在意,显然是根本不将楚凌放在眼里。

    “阿凌姐姐!阿凌姐姐!”门外传来肖嫣儿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凌乱地脚步声。肖嫣儿和晚风一前一后出现了门口,肖嫣儿如一道风刮到了楚凌跟前,“阿凌姐姐,师兄怎么样了?”

    楚凌含笑道:“等着你来看看呢。”

    肖嫣儿哦了一声,这才走过去要替君无欢把脉。

    君无欢慢慢睁开眼睛,扫了肖嫣儿一笑,“我没事,只是有点累罢了。”

    肖嫣儿道:“君师兄,让我把一下脉又不会少你一块肉。”不由分说地就拉起君无欢的手腕把脉。倒是那黑衣女子瞪着君无欢好一会儿,突然道:“君…你是君无欢?!你没有死!”

    知道君无欢没死的人其实不少,显然这位的消息不怎么灵通。



    ------题外话------

    二更完毕,这里说一下,请读者盆友们不要在我的文下面cue别的作者,尊重别的作者也尊重下区区在下鄙人我哈。对哪个作品那个作者有什么想法就请在对应的地方发表。不要在我文下贬低别的作者,也别在别人的文下面提我。大家互相尊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