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96、归来(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许大人颤抖着望着架在自己脖子上明晃晃的刀锋,平生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这么的近。他不由用惊恐的目光望着眼前的红衣少女,仿佛是在看一个恶魔。

    虽然神佑公主号称平京第一美人,但这多数都是一些完全不了解楚凌只是偶然见过公主殿下的容貌的人传起来的。毕竟奇怪的情况是,平京皇城里真正掌握权势或者有机会接近楚凌的人反倒是很少有人能够懂得欣赏神佑公主号称绝色的容貌了。这当然不是因为他们有眼无珠,实在是比起公主殿下的容貌,她的气势更加迫人。

    平京的权贵多文弱,纵然有武功高强的将领有败于貊族人的阴影在那里,即便强势多半也是虚张声势色厉内荏罢了。偏偏他们也并不觉得应该缺什么补什么,反倒是比在上京的时候更加喜欢柔弱女子。楚凌这样气势强大的女子从一开始就不在他们欣赏的范围内。再加上大多数人被她气势所慑,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有心情欣赏美貌?

    反倒是一些外族更容易打从心里心上楚凌的美丽一些。

    “你…你…你是恶鬼!”许大人惊恐的盯着楚凌,忍不住尖叫道。楚凌耸了耸肩有些无辜地看向桓毓和云煦。桓毓公子对她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云煦倒是很能理解,笑吟吟地道:“公主见谅,在许大人的眼中,女子如公主这边强势,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所以……”

    楚凌无语,不就是她的表现有点超纲了么?那也不能随便污蔑人啊。还是说,读书人的脑洞就是开得大?见楚凌神色怪异,云煦轻咳了一声道:“许大人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在表达自己的震惊和恐惧而已。”所以,许大人并不是说神佑公主是鬼,而是觉得他跟鬼一样可怕。

    “随便吧。”楚凌摆摆手,“本宫读书少,弄不懂你们这些读书人的脑洞。来,许大人,跟本宫说说,方才云公子的话是什么意思?”

    许大人总算清醒了几分,吞了口口水颤声道:“公主、公主明鉴,我……”不等他将话说完,楚凌手里流月刀的压力已经更深了几分,尖锐的疼痛瞬间从脖子上袭上了他的大脑。许大人脑海中一片空白,“我…我说!我说!”

    楚凌点点头,耐心地道:“说罢。”

    许大人含恨看了一眼云煦,惨白着一张脸道:“北晋…北晋人已经派了大军,绕道…从海上往天启而来了。他们会从交州登录。距离、距离平京,快马加鞭两日便能到。”

    楚凌脸色一沉,冷声道:“北晋人不善水战,他们哪里来的船和兵马?”如果只是少数兵马,当然可以考灵苍江上的水军运过来,但是那点兵马想要攻打平京只怕是痴人说梦。现在的貊族骑兵可不是当年的貊族骑兵了。听到许大人的话,其他人也瞬间变了脸色。倒是云煦还算淡定,道:“这么说,一开始你们就打算投靠北晋人?不对吧?”这些权贵也不是傻子,去了北晋可没有在平京的日子逍遥快活。

    许大人看了一眼楚凌的刀锋,沉声道:“没…貊族兵马会暂时停驻在交州附近。只要我们发出讯号,他们就会立刻弃船登陆,往平京杀来。到时候再有人里应外合,根本不用完全征服天启,只要迅速拿下平京,各地的驻军根本来不及回来支援。然后…北晋就可以借此与天启谈判,甚至要挟天启出兵围攻沧云城了。”

    黄靖轩冷哼一声道:“打的好算盘!这些人果真是狼子野心。帮着南康郡王谋逆,竟然还做着两手打算!”

    楚凌淡然一笑道:“人家这叫做未雨绸缪,也算是不错了。不过…本宫比较好奇的是,如果南康郡王成功了,难道貊族人就会直接退回北方么?”

    许大人摇摇头道:“就算…就算南康郡王成功了,那些兵马一部分会退回北晋,但是会留下一部分驻守交州。这是…北晋人帮助南康郡王的时候说好了的条件。”众人无语,南康郡王是不是脑子有病想皇位想疯了?交州距离平京不过两天的路程,有没有灵苍江天堑阻隔,这样的地方让貊族人驻军?他怎么不直接把平京送给貊族人算了?

    桓毓公子抬头望天,喃喃道:“不知道貊族人是不是在朝堂上偷偷嘲笑我们。”天启人脑子有坑。

    许大人看着众人,就连一直旁观的朱大人神色都有些不善了,心中不由得抖了抖。他何尝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若是暴露了必定是抄家灭族千夫所指的?但是他又有什么办法?有些船上去了就别想轻易下来。他的家族依附那些大世家才爬起来的,除了对他们马首是瞻又能怎么办?

    “公主,这不关我的事!”许大人忍不住道:“都是他们的主意,我…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黄靖轩冷笑道:“奉命行事?谁的命?陛下的?好像是朝廷和陛下给你的俸禄吧?”

    许大人闭口不言,心中只觉得黄靖轩天真。这样从小出身富贵被护着长大的年轻人又怎么明白别人苦苦挣扎的难处。

    楚凌还想问话,却见上官允儒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公主!不好了!”

    这两天忙得头晕脑胀楚凌都淡定了,见上官允儒如此竟然也没有着急,只是淡定地问道:“出了什么事?”

    上官允儒道:“方才有人劫天牢,崔家家主和田亦轩逃走了!”

    “劫天牢?!”黄靖轩和桓毓都忍不住跳了起来,桓毓更是没好气地道:“天牢的守卫都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还真有人能从天牢里将人劫走?”

    上官允儒抽了抽嘴角,看了看楚凌才道:“呃…也不算是硬闯,有人拿着公主府的印信去了天牢,想要带走几个人。临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了襄国公府的夏公子,夏公子认出了印信是假的,然后…其他人都被拦截下来了,但是崔家家主和田亦轩被人救走了。”想了想,上官允儒还是补充了一句,“萧将军已经令人全城搜捕了。”

    楚凌摆摆手道:“只怕是搜不出来,那些世家的势力没有被连根拔起之前,他们要在平京藏几个人还是不难的。月庭表弟怎么在天牢,没有受伤吧?”

    上官允儒摇摇头道:“襄国公说夏公子这几年应当能入仕,最近平京忙得很,便让夏公子先跟着邵大人帮忙打打下手了。当时人多,并没有受伤。”

    楚凌点点头,这事儿舅舅倒是没有跟她说,想必也是不想麻烦她,“没事就好。”

    扭头看向身边惨白着一张脸的许大人,楚凌笑吟吟地问道:“许大人,你要不要猜一猜田亦轩和崔家家主会跑到哪儿去?”

    许大人不敢说话,云煦道:“交州或者渡江?”

    黄靖轩道:“属下立刻让人传令,封锁灵苍江沿岸和去交州的路?”既然跑了,自然就是按照叛国处置了。

    楚凌摇摇头道:“灵苍江绵延千里,完全封锁不现实。至于交州…不用了,让他们去吧。”

    “公主?”黄靖轩有些不解地看着她。云煦挑眉道:“公主想要吞掉那些貊族人?”

    楚凌看着许大人,道:“这就要看…这次拓跋梁到底派了多少兵马来了。不过…我猜只是攻打平京的话应该也不会太多吧?太多了貊族兵马也应付不过来啊。嗯?许大人,你要不要说说,大概有多少人?”

    许大人颤颤巍巍地道:“三、三万!”

    “三万兵马就想攻打平京?!”黄靖轩嗤之以鼻,还有一些恼怒,这也太不将他们天启人放在眼里了。

    楚凌淡淡道:“当年貊族人夺取上京乃至整个北方也没有用到多少兵马。更何况,若是按照他们原本的计划…貊族人突然奔袭,又有人里应外合而各地的守军根本来不及驰援,夺取平京也不是什么难事。”平京皇城远没有上京坚固有利于防守。云煦淡淡笑道:“公主胆识过人,在下佩服。”沉吟了片刻,又道:“北晋皇果然是胆子大,胃口也大。难怪北晋先皇那么多儿子,最后却是他登上皇位了。”有些时候,胃口太大了是会把自己撑死的。

    楚凌微笑道:“本宫赞赏北晋皇想要蚕食天启的想法。不过,在还没搞定西秦和沧云城之前就插手天启的事情,实在是有些操之过急了。”用比较粗俗的话来说,步子太大了,是会扯到蛋的。

    云煦有些好奇,“如果是公主的话,会怎么做?”

    楚凌撑着下巴思索了片刻道:“先安抚天启,必要时候向服软给一些实质的好处也没什么。然后扶持西秦国内的势力干掉秦殊,再与西秦联手围攻沧云城。北晋人太不将西秦放在眼里了,侵占西秦这么多年完全将西秦上下君臣百姓当成予取予求的奴隶。以至于在西秦连个亲信都没有扶持起来。秦殊一回到西秦,干掉了驻扎西秦的北晋将领便能掌握住朝政,北晋对西秦的掌控瞬间变土崩瓦解了。”至于西秦朝堂上一些因为私念而为难秦殊的人,不过是旁枝末节不值一提罢了。

    这次云煦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朝着楚凌拱了下手。

    黄靖轩踢了一脚委顿在地上的许大人,问道:“公主,他怎么处置?”楚凌淡淡道:“送天牢里去吧。让人传话给镇守天牢的将军,天牢里的犯人,本宫亲自前去之前只进不出。再出问题,让他自己看着办。”

    “是,公主!”

    公主府的夜晚一片宁静,楚凌从睡梦中醒来不由警惕地看向床边同时手中寒光一闪刺向了黑暗中。一只手斜刺里伸出,握住了她拿着匕首的手。

    楚凌微微一怔,心中一动。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有人轻声唤道,“阿凌。”

    “君无欢?”楚凌从床上坐起身来,落入了一个尚且带着几分凉意的怀抱。黑暗中,一个人轻轻搂住她轻叹了一声,“阿凌。”

    一道指风破空而去,下一刻火光一闪不远处烛台上的火光骤然亮起,轻轻摇曳了几下便稳稳地燃烧起来。原本幽暗的房间也立刻变得明亮了起来。楚凌抬头,果然看到君无欢还有些苍白的容颜。身上的气息带着几分凉意,甚至头发上还有几分湿润,显然是连夜赶路染上的露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楚凌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君无欢笑道:“怎么?阿凌不想看到我?”

    楚凌没好气地拍了他一下道:“好好说话,这个时候你不在沧云城,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君无欢望着她,轻声道:“我有些担心阿凌,老头子迟迟不到,我便先来看看了。”楚凌一怔,只觉得一片暖意还有一股淡淡的胀痛,仿佛跳得比平时快了许多。好一会儿,方才轻叹了口气道:“平京能有什么危险?你这样跑到平京来…用了多少时间?”

    君无欢笑了笑,道:“四天。”

    楚凌微微扬眉,“说实话。”

    君无欢想了想,“两天。”

    “你!”楚凌咬牙,不用问她也知道君无欢是怎么来的。从沧云城的后山下去便是灵苍江,渡江之后骑着快马一路不停的换马,马不停蹄确实可以在两天之内赶到平京。但是这样赶路,不说要耗费多少马儿,就是人也未必能吃得消。伸手拉过君无欢的手腕,下一刻楚凌的脸色便有些难看起来,“君、无、欢!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这样急匆匆地赶过来,难道还要再赶回去?你…你不想活了趁早说,本公主成全你啊!”就算她医术不精,却也能看出君无欢现在的状态。

    君无欢搂着她,将额头枕着她的肩膀,有些疲惫地轻叹了口气道:“阿凌,不要生气。”

    “……”楚凌沉默不语,她确实很少真正的生气,但是这一次君无欢也确实是有些把她惹火了。君无欢也太不将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了。看他这模样就知道是自己一个人快马加鞭赶来的,他就不怕自己在半路上发病到时候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么?

    君无欢声音里透着几分困顿,低声道:“两天前我做了一个梦。”

    楚凌一怔,听着君无欢继续道:“我梦见…阿凌一个人,在一个空荡荡地对方走着。一直往前走,周围什么也没有,好像我也不存在一般。无论我怎么叫,阿凌都听不到,只是一直往前走、一直走…好像再也不回回来了一般。”

    楚凌有些无奈,心却到底还是软了,低声道:“只是一个梦而已,我能有什么事?”

    君无欢道:“我不放心。”

    楚凌搂着他,道:“那怎么办?我这里一时半刻也完不了。你总不能一直留在这里吧?对了,你不在沧云城怎么办?素和明光……”

    君无欢道:“不用担心,江济时回来了。而且…秦殊在沧云城。”

    “……”秦殊在沧云城你自己跑出来了?沧云城的心可真大,就不怕秦殊趁机把沧云城给吞了么?

    君无欢笑道:“就算秦殊吞了沧云城,我还可以投靠阿凌啊。不是还有阿凌的靖北军么?我给你当副将啊。”

    楚凌无语,原来她竟然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了么?低头瞥了一眼君无欢道:“我可用不起沧云城主这么厉害的副将。”君无欢道:“我乐意给阿凌做副将啊。”

    “累了就睡吧,别撑着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反正君无欢总不可能真的把沧云城丢下不管吧?她更多的还是担心君无欢的身体而不是沧云城的安危。君无欢既然敢来,自然会安排好沧云城的。

    君无欢轻声道:“是有些累了,不过…睡之前还要解决掉一些人才行!”话音未落,就见君无欢抬手一道寒光从他手中射出,穿透了屏风和房门射向了院子外面。片刻后只听一声闷哼然后便是沉重地落地声。下一刻楚凌神色微变,流月刀已经握到了手中。她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响动,显然并不只是一个人。

    公主府的护卫不少,虽然这两天萧艨没有在府中但冯思北和桓毓却留在府中了的。这些人竟然能完全不让人发现的潜伏到了她的院子外面,可见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君无欢和楚凌推门走了出去,幽暗也夜色下院子里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五六个人。不远处的地上还躺着一个,眉心上嵌着一枚暗器,双目圆瞪已然气绝。

    “神佑公主府果然高手如云。”一个有些沙哑的女声道。

    旁边另一个有些尖锐的男声却道:“听闻神佑公主对已故驸马情深义重,如今看来也不见得。这不是神经半夜还在府中与人私会么?可怜啊长离公子啊……”

    君无欢轻咳了一声,淡淡道:“刚进来就发现你们了,胆子不小敢窥探公主府。”

    站得离他们最远的一个个子矮小的黑衣人桀桀笑道,“我们可不是来窥探公主府的。”他们是来要神佑公主的命的!

    楚凌有些好奇,“本宫的命值多少钱?”

    最先开口的女声道:“神佑公主的命自然是金贵的很,只要杀了你…就能拿到黄金百万两。”

    楚凌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你们是不是傻?”

    说话的女人脸上蒙着面巾,只露出了一双阴冷的眼睛。听到楚凌的话眼神立刻变得更加阴毒起来,仿佛是隐藏在黑夜中的毒蛇,“你说什么?!”

    楚凌轻笑一声道:“长离公子当年号称天下第一首富,你们不如问问他,他拿不拿的出来黄金百万两?”这些人以为黄金是石头么?百万两黄金就是一千万两白银。就算是整个凌霄商行现在也拿不出来那么多现钱。除非将手中的产业都卖掉了。楚凌着实是有些好奇,谁能花费这么大的价钱要她的命?肯定不会是拓跋梁,拓跋梁自己手底下就养了一群杀手,他是疯了才话这么多钱来请杀手。哦,如果拓跋梁不动用国库的他,他也没有那么多钱。

    几个黑衣人却并不为所动,冷声道:“这就不用公主操心了。”

    楚凌耸耸肩,她也犯不着操心,反正又不是她的钱…不对?!楚凌突然眼睛亮了亮,扭头去看君无欢。君无欢有些不解,“阿凌,怎么了?”

    楚凌问道:“缺钱吗?”

    “缺!”君无欢搭的十分干脆,因为他是真的缺钱啊。养着兵马的人就没有不缺钱的,沧云城的地盘还是太小了,君无欢又不愿意加重百姓的负担,所以缺钱是肯定的。

    楚凌指了指对面的人,笑道:“他们有钱啊。”至少他们有钱的线索啊,月黑风高,正好适合黑吃黑。

    “狂妄!”几个黑衣人哪里还不懂楚凌的意思,这个神佑公主是将他们当成了待宰的肥羊了啊?真以为他们是那些折在神佑公主手里的废物么?

    几个黑衣人毫不客气地朝着两人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