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95、这个可以杀!(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楚凌的声音,大厅里的人立刻都站了起来。方才还义正辞严的那位许大人脸色也微微变了变跟着起身行礼,“见过公主。”

    楚凌朝他们一挥手,淡然道:“本宫方才在外面听了半天了,如今外面忙得团团转,各位在这里倒是悠闲啊。还有功夫斗嘴闲聊了?”

    桓毓默默翻了个白眼,谁斗嘴了?就算是斗嘴,他也没兴趣跟一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

    那许大人是个一脸严肃年过五十的老者,保养的显然十分不错,看起来倒是比实际年纪年轻一些。这位正是如今的大理寺卿。楚凌饶有兴致地看了看许大人,又看了看已经从主位上下来的承天府尹朱大人。

    这位朱大人好像没有他的上一任那么能扛事儿,上任一年多楚凌偶尔也听说过这位最好和稀泥。可惜他的前任一年多以前终于逮到机会甩掉了承天府这个吃力不讨好的职位,向永嘉帝讨了一个不错的差事为外放当他的封疆大吏去了。

    寻常外放的官员都恨不得能当京官,天子脚下也容易晋升一些。但只有被承天府尹这个位置折磨了多年的人能领略天高皇帝远的妙处。

    许大人并不畏惧楚凌这个公主,不过片刻的功夫已经恢复了原本严肃沉稳的脸,神色有些不善地道:“公主说笑了,老臣正与朱大人商讨事务,不知公主驾临承天府又是所为何事?”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本宫刚刚在街上,被一群人挡住了去路。”

    许大人一怔,顿了一下方才道:“竟然还有人如此胆大妄为,敢挡公主的去路?”

    楚凌耸耸肩道:“所以,本宫是想要来问问朱大人,那些被押入天牢的人,他们的家眷为何还能四处走动?”

    许大人脸色微沉道:“公主,朝廷尚未判决,他们并不是犯人。更何况是他们的家人?难道只因为公主随口一说,便要连他们家人都全部圈禁?纵然是连坐之法,也未免太过分了一些。还请公主为这陛下的名声着想一些,莫要肆意妄为。”楚凌轻哼一声,也不生气只是挑眉道:“哦?本宫怎么不知道,谋逆之罪竟然还要等朝廷宣布之后才能收押犯人家属。若是有人趁机逃跑或者做了别的事情,谁来负责?”

    许大人道:“公主口口声声谋逆,不知道证据何在?若是没有证据,大理寺绝不受理此事!公主可以肆意妄为,但我大理寺却不会做别人的刽子手!更不能染上忠臣的血。”

    “好感人啊。本宫怎么不知道,大理寺还可以随意选择受不受理谋逆案?”楚凌有些慵懒地靠着扶手,等到许大人说完了这一番慷慨陈词方才慢悠悠地赞道,只是听口气没什么诚意。

    许大人神色一僵,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戏台上的戏子,而神佑公主就是那个漫不经心看戏的人。

    楚凌却不再理会他,目光扫向旁边的桓毓问道:“过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查出来?”

    桓毓公子耸耸肩道:“云煦去查了,你知道他的家世…他肯定查得比我多。”云家就算再败落了,百年世家的底蕴摆在那里的。总还有一些关系和人脉,随随便便也比玉家要好用一些。

    楚凌没好气地道:“要你何用?”桓毓公子气结,“本公子也很辛苦好么?”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哦?那就让本宫听听,与公子这一天辛苦的成果吧?”

    桓毓轻哼一声,从袖中抽出几本册子抛了过去。他穿着宽袖长袍,竟然没有人发现他随手还带着这么厚的基本册子。楚凌有些诧异,不管内容是什么,只看这量就足够大了。看来桓毓公子确实是挺辛苦的。

    楚凌低头看东西,桓毓和黄靖轩凑在一起交头接耳,倒是将承天府云和许大人丢在了大堂里没人理会。承天府尹也并不想跟许大人搭话,于是尴尬的许大人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就在许大人怒气累积到了最高处,准备爆发拂袖而去地时候,就听到楚凌轻笑一声道:“果然还是有点用处的,既然冥狱有人肯招,就从他们入手吧。果然还是拿钱办事的嘴好对付了。”

    桓毓道:“公主别高兴的太找了,拿钱办事也代表他们不会知道太多的秘密。”

    楚凌道:“本宫不需要他们知道太多秘密,只需要他们把他们知道的告诉我就行了。对了,那严家那位提出来单独关起来,之前要没有他帮忙,本宫还没那么容易抓到阿忽鲁和田亦轩,也该投桃报李一番才是。”桓毓眼珠子一转,“严家那边?”楚凌头也不抬,“将严家公子放了,以及…严家就不用管了。”

    黄靖轩眼睛一亮,“公主,别的人家……”

    楚凌道:“封锁圈禁…暂时用不着,派人盯着别让他们出城就行了。”

    黄靖轩和桓毓对视了一眼,公主这是打算离间啊。

    “公主!”许大人终于有些忍不住,高声道。

    楚凌抬起头来,平静地看了他一眼道:“许大人,本宫劝你闭嘴。”

    许大人脸色更加难看,“公主难道还真能杀了老臣不成?公主现在还没有掌权就如此肆意妄为,若是将来……”

    啪!

    楚凌一掌拍在桌面上,平时总是带着几分笑意的容颜此时却已经满是冰霜,“这几天,本宫听到最多的就是肆意妄为…现在本宫已经听烦了!许大人若是不想闭嘴,本宫可以帮你闭嘴!”许大人并不示弱,傲然道:“公主想怎么样?公主就算杀了老臣,有本事将所有反对你的人都杀了么?”

    楚凌随手将手中的册子丢到一边,嘲讽地嗤笑了一声道:“四年前,本宫有办法对付那些老头子,今天就一样有办法招呼你。许大人…我对你客气,是看在你这些年还做了几件实事的份上,不是让你蹬鼻子上在本宫面前叫嚣的。”

    桓毓和黄靖轩见状,有志一同地默默往后缩了缩。

    “你!”许大人呼吸都重了许多,胸膛起伏不停显然是被楚凌气得不轻。按理说,他区区一个大理寺卿,品级职位都还远不到可以跟神佑公主叫板的地步,但是这位许大人却从头到尾地表现的十分硬气。

    楚凌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微微挑眉道:“区区一个大理寺卿,这般放肆。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是吃错了什么药了?”

    “你…你……”

    “公主,这位许大人既没有吃熊心豹子胆,也没有吃错药。”门外一个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传来,下一刻云煦风尘仆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晚风和黎澹,三人看起来都有些狼狈,黎澹的脸颊上还有一道浅浅的血痕,显然是不久前才刚刚伤了的。微微蹙眉,楚凌道:“你们是怎么回事?”

    云煦道:“遇到点麻烦,并无大碍。”

    “你…你是百里、百里家……”许大人盯着云煦打量了片刻,方才有些震惊地道。

    云煦垂眸淡淡一笑道:“在下云煦,见过许大人。”

    许大人却仿佛看到了什么鬼怪妖魔一般,长大了眼睛面目僵硬地盯着云煦。云煦这几年虽然在公主府,却极少见外人,更少有人知道百里家死里逃生的二公子入了公主府。楚凌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云煦又看了看许大人,靠回了椅子里道:“查到了什么,说说看?”

    云煦抬头,友好地对许大人笑了笑道:“启禀公主,许大人不怕你并不是因为他胆子特别大或者脑子有问题,而是他的后台比较硬罢了。”

    桓毓公子惊讶,“在这平京皇城中,还有比公主殿下后台更硬的人?”

    云煦微微勾唇道:“北晋皇,算不算后台硬?”

    众人无语,好一会儿黄靖轩方才道:“他还是脑子坏掉了吧?北晋丞相还关在天牢里呢。”所以,在公主这里北晋皇顶个屁用?

    云煦摇摇头道:“不,他脑子正常得很。不然公主你问问看,许大人到底怕不怕你。”

    许大人神色僵硬,咬牙道:“你血口喷人!公主这算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么?”

    楚凌轻笑一声,道:“想知道真话其实没那么难。”

    众人齐齐看向楚凌,只见楚凌站起身来反手拔出了流月刀,含笑看向许大人道:“杀一个人,对本宫来说不是难事。本宫也并没有那么想知道许大人到底怕不怕我,本宫更想知道,这一刀下去到底能不能杀得死人。”人字刚刚出口,就见眼前红衣一闪,楚凌已经到了许大人跟前。许大人蓦地睁大了眼睛,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过了无数个年头。

    神佑公主是虚张声势想要吓唬他的!

    神佑公主绝不敢就这么杀了他!

    神佑公主……

    看着那转瞬间就已经到了跟前的刀锋以及神佑公主冷漠的眼神,许大人终于还是忍不住高声道,“你不能杀我!我…我说!”

    刀锋稳稳地在许大人的脖子上停住了,许大人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脚下一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众人沉默了片刻,黄靖轩有些遗憾地问道:“公主,他要是不开口…你……”

    楚凌淡淡道:“我真的会杀人,云公子查到的东西里,他应该也不是主要人物吧?就算死了,想必也不缺口供。”说罢,还侧首对站在她身后护卫的冯思北道:“这个属于可以杀的。”

    “……”他分不太清楚到底哪个能杀哪个不能杀,还是公主说了算吧。

    云煦挑眉一笑,“公主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