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93、文死谏,武死战?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宫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这让人不禁想起了几年前似乎也有过这么一场闹剧。只是那次事件的最后结果却着实是让这些天启的文人们有些颜面无光,也导致了这几年朝堂上许多官员在读书人之间的声望直线下降。因此,这一次的事情起因甚至比上一次还要更严重一些,但是参与进来的人却远没有上次多。更多的人都是选择了旁观,宫门周围的人不少,但是跟着那些老臣跪在宫门口朝着要进谏的人却不算多。

    楚凌听到宫门口开始有人聚集的时候脸上也没什么太多的表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随他们去”便作罢了。倒是让别人有些止不住地担心。朱大人和上官成义对视了一眼,道:“公主,这样闹下去总归是不妥。”楚凌笑道:“我也不想闹,但是别人想闹我也没法子啊。”上官成义想了想道:“要么先让人将那几位劝回去?”楚凌挑眉笑道:“上官大人有把握劝动几位?”

    上官成义默然,那几位都是一把老骨头了,能够在如今这个季节里直接跪在宫门口,自然都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儿。即便是他这个丞相的面子,对方只怕也未必会给。

    “万一出什么事……”上官成义有些担心地道。

    楚凌淡定地道:“叫太医院派四个御医过去,时刻准备着看看哪位快不行了就去救人吧。至于别的,他们乐意跪着就跪着呗。”在座的众人都是无语,大约都没有见过对文人如此轻谩态度的掌权者。而且那些人还不是普通的文人,虽然拎出来一个都是桃李满天下的大儒啊。他们官职不一定高,但是名声却一定响。

    “黎澹去哪儿了?”楚凌看向坐在后面的黄靖轩问道。黄靖轩默默鼻子道:“回公主,黎老大人请黎澹回去一趟。”楚凌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想了想道:“宫门外的事情让上官允儒和赵季麟去看着吧。不用管,只要不发生什么大的动乱,看着别处乱子就行了。”黄靖轩的性格略有些跳脱,交给他说不定要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黄靖轩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上官允儒,上官允儒沉稳地点头道:“是,公主。”然后便起身告退去找赵季麟去了。

    黄靖轩有些着急,“公主,我做什么啊?”楚凌道:“你去找邵归远和萧艨,这段时间京城的防务由他们俩负责。邵国公府虽然这几年低调得很,但是在军中还是有一些声望的。有他帮忙,邵国公应该也不会干看着吧?”因为各大世家家主被楚凌直接扔进了天牢,军中许多跟他们关系太深的将领也不能用了。一时间倒是有些麻烦。邵国公虽然这些年一直都低调的仿佛隐形人一般,但毕竟是当年与君大将军平辈论交的人,能力绝对不会差。

    黄靖轩眼睛一亮,立刻从椅子里跳了起来,“是,属下告退!”

    看着黄靖轩消失在书房门外,襄国公摇摇头笑道:“黄大人家中竟然会有这样一个性格外放的公子?”楚凌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在军中待久了自然是有些变化的,不过我觉得黄大人大约不太喜欢这个变化。”襄国公也不由一笑,不只是黄靖轩,京城里的权贵子弟跟着神佑公主混地可不在少数,“也是,连公主这样的都有,黄公子也不算什么了。”

    楚凌无语,“舅舅你这是在夸我么?”

    襄国公笑道:“难道不是?”

    上官成义有些无奈地看着正轻松说笑的舅甥俩,叹了口气道:“公主,宫门口那些人难道就这样晾着?那些老大人,若是晾久了…只怕当真要一头撞死在宫门口了。”

    楚凌挑眉道:“若是这么说…岂不是谁都能在宫门口一跪,拿性命来威胁父皇了?”

    “…这个…话也不是这么说的。”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往宫门口一跪的吧?

    楚凌道:“派个人去跟各位老大人聊聊吧,父皇身体不适,不想见他们。想必他们也能体谅一二,若是各位老大人出了什么意外,让父皇因此忧心而导致龙体益发的不安。岂不是……让人觉得遗憾?”上官成义若有所思,沉吟了片刻点头道:“老臣明白了。”

    朱大人道:“公主,宫门口那些暂且不提,朝堂上的官员只怕也没有那么容易接受这件事。明日早朝只怕不容易过啊。”

    楚凌有些意外,“明天也要上朝?”不是三日一大朝么?朱大人道:“这么大的事情,明天定然是要早朝的。就算是陛下不朝,入宫觐见的人也绝不会少。”今天纯粹是被突如其来的消息给弄懵了,否则这会儿御书房里就已经不得清闲了。楚凌微微蹙眉,道:“这些事情确实要尽快解决,父皇的身体……”

    提起这件事,众人也有些沉默了。外人不知道,但是他们却是知道的。陛下的身体确实是不容乐观,否则朱大人和上官成义只怕也没有那么快就能接受这件事。

    楚凌想了想,道:“罢了,这些事情先看着吧,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将天牢里的那些人解决了。”

    “……”上官大人觉得,他跟这位公主在轻重缓急这件事情的区分上有些分歧。

    楚凌仿佛看懂了他的心思,淡淡道:“外人差点就把整个平京给掀翻了,各位大人还是觉得争执到底谁该掌权更重要?

    “……”对于大多是官员和权贵来说,可能确实是后者更重要一些。

    宫门口的人越聚越多,也有不少人跟着跪倒了几位老臣身后。不过在看到不远处宫门口等候着的四位穿着太医院官服的御医以及他们身后跟着的拎着药箱的学徒的时候,许多人都不由得唇角抽抽搐了几下。看这模样,就已经明白宫里的态度了。愿意跪着就跪着,跪晕过去了有太医随时候着,所以随便跪。

    一时间倒是让人觉得有几分淡淡地尴尬,仿佛他们是在无理取闹一般。

    楚凌漫步走出宫门,就看到了跪在宫门前的几位老头花白身穿官服的老者。忍不住抬头望天,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跟这些老人家反冲。为什么这些老人家都这么不待见她呢?她明明是个好人啊。

    虽然心中默默吐槽,但是楚凌脚步却丝毫没有停止地从宫门口走了过去朝着外面而去。宫门口的人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一袭红衣的神佑公主带着人施施然的从跪在宫门前的人跟前走过,脚下连半点迟疑和停顿都没有。

    “公主,请留步。”一个苍老的声音开口道。

    楚凌微微挑眉,回头看向那位开口说话地老大人,客气地笑道:“还是不用了吧,本宫也还有事,就不打扰各位大人了。”

    “……”老大人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楚凌的神色越发古怪起来。停顿了片刻,那位老大人调转了方向朝着楚凌跪着,拱手深深地朝着楚凌一拜。楚凌微微侧身避开了他这一拜,有些无奈的道:“老大人,这是做什么?”虽然说公主是君,老者是臣,但是楚凌还是觉得自己并没有在大庭广众让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对自己行五体投地大礼的嗜好。

    老大人道:“请公主以天启江山为念。”

    楚凌有些不解,“本宫怎么就不以天启江山为念了?”

    老大人道:“女子当政,于理不合,有悖人伦,必将酿成大祸!公主聪慧过人,岂能不知?”

    楚凌也不生气,问道:“那么…老大人觉得应该怎么办?如果父皇不打算同意各位大人的意见,各位大人就打算跪死在宫门口么?”

    另一位老者沉声道:“为陛下进谏是我等臣子的本分,文死谏,武死战,纵然一死我等也无怨言。”

    楚凌点点头,似笑非笑地道:“各位老大人是没有怨言了,倒是父皇落得个昏聩无道,逼死忠臣的名声,遗臭万年。各位可真是…难得一见的忠臣啊。本宫就是好奇,当年摄政王权倾朝野的时候各位有没有死谏?当年天启南渡的时候各位有没有死谏,怎么今天才想起来死谏了?”

    几个老者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楚凌笑道:“我当然知道各位大人肯定不是胆小怕死,你们只是觉得那些事情还不值得各位去死谏罢了。就连逆臣欺君,国破家亡的事情都值不值各位一死,如今倒是要为了本宫一个小女子不惜一死了。请恕本宫与各位的…想法有些不太一样,也难以理解啊。”

    说到此处,楚凌的神色渐渐冷淡起来,出口的话也更加不客气了一些,“本宫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并没有时间在此欣赏各位的气节。刚刚谋逆的南康郡王一党还关在天牢里,意图祸乱我朝地北晋皇帝亲卫冥狱也关在天牢还有一部分在逃,灵苍江北,还有数万将士在直面北晋人的威胁。整个北方,还有无数的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所以…不如咱们先各行其事?本宫就先不奉陪了,告辞。”

    说罢,楚凌当真便一挥袖带着人扬长而去再也没有人回头看他们一样。

    宫门口一边寂静,一时间似乎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题外话------

    亲爱的们,今天更新比较少,明天补上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