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90、借你人头一用!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永嘉帝依然宣布不上早朝。这让平京的权贵们心中的不安和忐忑越发的厉害了起来。特别是那几个世家以及与他们有牵连的人家,心中更是忐忑不安。因为昨天神佑公主抓了他们的家主之后,便一直没有了消息。谁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甚至让整个平京权贵圈子变得比先前永嘉帝被南康郡王控制了的时候还要压抑。

    楚凌走进天牢,往日里总是宁静的显得有些阴森的天牢如今却显得过于热闹了一些。往日里总是大部分牢房都空着的天牢如今人满为患。南康郡王一党,北晋的探子以及或多或少参与了南康郡王的事情的人们都被全部送了进来。

    楚凌以走进关着人的牢房,长长的走廊两侧的牢房里都关满了人。看到她走过,原本坐在牢房里的人顿时都来了精神,纷纷涌到了牢房门口可惜被铁铸的栏杆挡在了身前,并不能靠近楚凌分毫。

    “神佑公主!你私自关押朝廷命官,谁在是太过分了!”有人不满地叫道。楚凌停下了脚步侧首打量着说话的人,跟在楚凌身边的晚风低声道:“御史台御史王审知,是严家的人。”

    楚凌点了点头,并没有理会那义愤填膺的御史,转身继续往前走去。其他人也纷纷叫了起来,可惜楚凌并不打算理会他们,任由他们怎么叫唤都不理不睬,脚步不紧不慢地从他们跟前走过朝着最里面走去了。

    更里面关着的便是身份贵重的人物了。几个世家家主以及南康郡王一家子还有冥狱的几个头领都关在这里。楚凌也不怕他们串供,直接弄了一个大牢房将他们关在了一起,只是每个人用铁栏隔成了一个个单间倒也不怕寂寞。

    看到楚凌进来,原本有些安静的牢房顿时有些躁动起来。几个家主纷纷睁开眼睛看向楚凌。冥狱的人看向她的目光更是仿佛要射出刀子来了一般。倒是南康郡王沉得住气一些,只是看了楚凌一眼便闭上了眼睛继续闭目养神。或许是因为他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也就放弃挣扎了。

    楚凌的目光落到了角落里那个已经血肉模糊了的青年男子身上,桓毓倒是真没说假话,这个人被折腾的当真不浅。这样都还能忍着一个字不吐,倒也有几分硬骨头。

    “将他带出来。”楚凌淡淡道。

    守在牢房里的两个侍卫应声称是,上前打开牢房的门从里面将那男子拖了出来。看着仍在地上浑身是血的人,晚风有些嫌恶地后退了一步道:“玉六公子正是太不讲究了。”楚凌轻笑一声道:“可不是么?这么简单粗暴,弄得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挥挥手,对两个侍卫道:“扶他起来吧,轻点,别伤着了。”

    那男子被扶了起来,看向楚凌的神色冷漠中带着几分仇恨,“不必神佑公主猫哭耗子假慈悲!”

    楚凌轻笑一声道:“不用这么客气,我是怕你被弄死了。我还有话没问完呢。”男子冷笑了一声闭上了眼睛,显然一副不合作的模样。楚凌悠然笑道:“拓跋景?”

    男子微微一愣,眼角不由地抽搐了一下却依然沉默不语。楚凌轻笑一声,道:“听说貊族人对于天启女子所生的孩子十分不重视,按理说,你这样的身份怎么说也该是个皇子才是。可惜却被拓跋梁派到南康郡王身边…若不是有这次的机会正好唆使南康郡王谋逆,你是不是就要一辈子都这样默默无闻地过下去了?”

    拓跋景豁然睁开了眼睛盯着楚凌,眼神凌厉。

    楚凌笑道:“本宫这里有一笔好玩的生意,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拓跋景沉默不语,楚凌道:“我之前跟你说拓跋梁要死了,可不是跟你开玩笑。拓跋梁如今膝下虽然有几个皇子,不过大多不堪用,而且我看他们也活不久。要不你跟本宫合作,本宫帮你夺回你应有的地位,甚至……可以更进一步啊。”拓跋景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会相信么?”

    楚凌偏着头打量着他,“你不相信我什么呢?是不相信拓跋梁会死还是不相信我可以帮你?”

    拓跋景冷声道:“我都不信,陛下不会死,至少不会比你先死!”

    晚风有些不悦,“拓跋梁一把年纪了,就算是寿终正寝也肯定是他先死啊。”楚凌含笑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用在意,笑道:“拓跋公子不相信我不要紧啊,但是…你总不想死吧?要是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哦。你猜,你要是死了拓跋梁会不会难过?会不会有一刻的伤心?”

    拓跋景眼神微变,他显然也明白就算他死了拓跋梁也不会为他感到难过伤心地。他虽然是拓跋梁的血脉,但是对于拓跋梁来说却只是一个低贱的天启女人所生的,还不如他那些侍妾所生的蠢材有价值。若不是他有几分天赋和能力,只怕当初早就被丢在明德王府后院日子不会比奴仆的日子好过多少。但是这不代表他就会背叛拓跋梁,在拓跋景的心中拓跋梁是他的父亲,也是他需要效忠的主人,他渴望他的认同和赞赏,绝不会背叛他的。

    看着他面无表情的模样,楚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本宫也不为难你,说说看你给我父皇下的药吧。”

    拓跋景冷笑道:“看来公主是找不到解药了,所以……公主打算答应我的条件了么?”

    楚凌嗤笑一声道:“你当本宫是傻子么?你根本就没有解药还想要跟我空手套白狼?”

    拓跋景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解药,或者说公主其实希望我没有解药?”

    楚凌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道:“我明白了,现在跟你谈看来是谈不出来什么结果的,你是觉得本宫手里没有你的把柄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么?”拓跋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显然他就是这么认为地。楚凌点点头道:“行吧,既然你这么希望着,本宫怎么样也的找一点底牌才能来跟你谈判了。希望到时候,你不会后悔啊。”

    拓跋景嗤笑一声,有些不屑,“虚张声势。”显然他并不认为楚凌能够在段时间内拿出什么能够威胁到他的筹码来。

    楚凌却不在意,目光转向了另一边的一个人,“阿忽鲁大人。”

    阿忽鲁躲在牢房里的地面上,目光却炯炯有神地看着楚凌和拓跋景。阿忽鲁跟冥狱的人并不熟悉,所以他也不知道冥狱里竟然还有一位皇子在平静。当然即便是现在知道了他也不怎么在意。一个天启女人所生的皇子在北晋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就如同如今宫中圣宠的瑶妃,没有人哪个权贵会真的将她看在眼里。因为她不会有皇子,即便是有了对别的皇子也无法产生任何威胁。至少在最近三代以内,貊族权贵是不会接受有天启血统的皇子继承皇位的。

    见楚凌看向自己,阿忽鲁淡淡道:“公主想要做什么?”

    楚凌笑道:“有件事想请阿忽鲁大人帮忙。”

    “在下不过是个阶下囚,只怕是帮不上公主什么。”阿忽鲁道。

    楚凌笑道:“不,这件事只有阿忽鲁大人能帮上忙。前些日子,北晋皇让百里轻鸿给本宫送了一份大礼,本宫这些日子一直都在思索到底要怎么还了这个礼才会显得不那么失礼。”阿忽鲁神色微变,他当然知道楚凌说得这个大礼是什么。前些日子,陛下派百里轻鸿却沧云城杀了谢廷泽。而且就是在神佑公主专程前往沧云城保护谢廷泽的时候杀的。

    果然,只听楚凌悠悠道:“所以…阿忽鲁大人,不知可否借你的项上人头一用?”

    阿忽鲁神色冷凝,定定地望着楚凌没有说话。楚凌也并不着急,笑吟吟地与阿忽鲁对视。

    另一边,田亦轩站起身来沉声道:“神佑公主,阿忽鲁大人是我北晋丞相,你想杀了北晋丞相,天启是想要向北晋宣战么?天启陛下和天启朝堂上下同意这样做么?”

    楚凌目光慢慢滑过田亦轩地身上,声音温和有礼地道:“田大人,来者是客本宫原本也不该如此无礼。但是…诸位的手伸得太长了一些,本宫若是不砍岂不是让北晋皇看笑话了?另外…向北晋宣战,那又怎么了?”田亦轩冷笑一声道:“公主说这话,你能付得起责任么?”

    楚凌笑道:“能不能付得起责任回头再说,至于现在本宫只知道各位是落在了本宫的手里了。不如田大人试一试喊救命?要是有人来救你们的话,本宫就放了你们?”

    田亦轩脸色铁青,他认为楚凌这是在羞辱他们。当然他也并没有想错,楚凌现在确实是在羞辱他。

    看着田亦轩铁青的脸色,楚凌嗤笑了一声道:“本宫一向不喜欢有人在我跟前嚣张。田大人,或许有人确实是听了北晋的名字就闻风丧胆,但是这对本宫来说没有用。所以…在本宫面前,你还是低调一些得好。”

    田亦轩咬牙不语,阿忽鲁突然开口道:“技不如人,阿忽鲁认输便是。既然落到了公主手里,自然是任由公主处置。”

    楚凌微微挑眉,忍不住抬手击掌赞道:“不管怎么说,阿忽鲁大人的定力和骨气还是让本宫十分佩服的。阿忽鲁大人…有没有兴趣来天启做官?”阿忽鲁有些诧异,打量了楚凌一会儿方才摇头苦笑道:“公主说笑了。”楚凌有些无奈,她其实不是说笑啊。比起天启那些嘴硬骨头软的读书人,她其实更喜欢阿忽鲁这样的人。只可惜…立场相悖,再喜欢也没用。该抓的人一样要抓,该杀的人也还是一样要杀啊。

    被绑在一边柱子上的拓跋景脸色也有些难看,“你想做什么?”

    楚凌回头看向他,笑道:“我以为拓跋公子是不在乎阿忽鲁大人的死活地。毕竟,你们冥狱跟朝堂上的官员关系好像也不怎么样吧?”晚风笑道:“公主,拓跋公子虽然不在乎阿忽鲁的死活,但是拓跋梁肯定是在乎的啊。如果阿忽鲁在他面前被公主给杀了,拓跋梁那里只怕也不好交代。就算拓跋公子将来有机会回到上京,拓跋梁只怕也会对他失望至极的吧?”

    楚凌点点头道:“好像是这么回事儿?不过…拓跋梁这份大礼本宫是送定了。”

    拓跋景冷声道:“既然如此,公主来还这里做什么?”

    楚凌笑看着他道:“也没有什么,就是来看看拓跋梁的儿子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毕竟当初弄死的那一个…好像没什么特别的,随便搞一搞就死了啊。”

    拓跋景咬牙,他自然对他那些所谓的兄弟没什么感情的,但是楚凌的话却更像是在嘲讽他没什么本事一样,毕竟现在他也落到了神佑公主的手中。

    楚凌突然和善地对他笑了笑,“本宫突然想起来,有些事情要跟拓跋公子私下谈谈。来人,送拓跋公子出去好好照顾着,这地方…不太适合谈正事呢。”拓跋景沉声道:“我没什么跟公主谈地!”

    楚凌笑道:“我说有就有,带走!”

    “是,公主!”

    ------题外话------

    啦啦啦~亲们国庆过完了,大家放假开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