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87、后生可畏!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一场宫变就这么突如其来的开始,又突如其来近乎儿戏的结束了。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的事情虽然看起来仿佛没什么,但影响却远比几年前安信郡王的事情要多得多。

    楚凌扶着永嘉帝回到了寝宫找来了太医和跟着进宫来凑热闹的肖嫣儿,众人一一为永嘉帝把脉之后很是遗憾的告诉所有人情况。之前那人并不是危言耸听,永嘉帝确实是中了某种毒药。但是太医院的御医都没有见过这种毒,也不知道如果毒发的话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虽然永嘉现在看起来除了身体有些虚弱一切正常。

    肖嫣儿倒是比御医知道的多了一些,她坐在桌边皱着眉头道:“我在书里看到过这种毒,名字…名字不重要。这种毒对于普通人来说其实用处不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年半载的就会自动消解。但是在毒素没有完全解除之前,中毒的人不能服用玉参。如果在这期间服用玉参的话,身体就会变得越来越糟糕根本起不到玉参应该有的作用。最重要的是,等到服用到了一定地剂量,那人就有可能会暴毙而亡。如果是民间的寻常大夫,可能根本连原因都不知道。”言下之意是,这些御医医术已经算是不错了。

    一个御医摇摇头道:“民间寻常百姓哪里吃得起玉参,就算吃也吃不了多少。但是……”迟疑了一下,御医道:“陛下如今用的药方里就有玉参,而且是主药。这几天…陛下应该也一直都在服用。”襄国公点了点头承认了对方的推测。永嘉帝身体一直非常不好,最近这一年更是雪上加霜。几乎每天都是一日三餐不停歇的灌药。

    楚凌皱眉道:“嫣儿,有解药吗?”肖嫣儿沉吟了片刻,有些歉疚地摇了摇头。看了看永嘉帝道:“这种毒…对寻常人几乎没什么伤害,即便是权贵之家也鲜少会遇见需要大量服用玉参的情况。所以无论是用来害人还是别的什么,这个毒都十分鸡肋,几乎没有什么人会用。”

    因为没什么用,自然也就没有必要专门去研究解药了。至少肖嫣儿没有兴趣,这世上比这个厉害可怕有趣的毒药多了去了,她研究这个做什么?

    肖嫣儿看着永嘉帝皱眉道:“如果陛下身体好一些的话我还可以试试看能不能研究出来解药,但是陛下这个身体,我若是直接试药只怕陛下被我药死会比毒发还快一些吧。”

    御医连忙道:“姑娘,太医院随时可以为姑娘准备专门试药的人。”

    肖嫣儿摇头道:“没用的,按照普通人的身体情况研究出来的药对陛下并没有什么用处。陛下的身体……”

    肖嫣儿没说完,但是御医们却明白了。作为御医他们其实才是最了解永嘉帝的身体状况的人。其实即便是永嘉帝不中毒,以他的身体状况也活不了两三年了。之所以大量使用玉参这种要,本就不是为了治病而是吊命罢了。即便是最高明的神医也很难说永嘉帝到底有什么病,恰巧身体虚弱才是最难搞的病。太医院里各种养生的奇药堆积如山,但是永嘉帝的身体连这些养生的药都用不了,只能用药效相对温和的玉参养着。

    如今永嘉帝服用的药方是太医院众多太医齐心协力才研究出来的养生秘方,若是放在外面只怕价值千金。但是如果这个药方不能用了,就必须另外更换别的药方。若是有更好的药方,他们又怎么会不给陛下换呢?若是用次一等的药方,陛下的身体……

    楚凌秀眉微蹙,抬头看向萧艨道:“从冥狱那个人嘴里问一问,一定要问清楚这个毒方是怎么回事。”

    萧艨沉默地点点头转身去了。

    永嘉帝伸手拍拍楚凌的手背,对御医们挥挥手道:“行了,你们都下去吧。”

    御医们纷纷松了口气,连忙恭声告退,“臣等再下去斟酌药方。”

    等到御医们都退了出去,大殿中顿时清净了许多。永嘉帝看向楚凌笑道:“卿儿不用这么担心,朕好着呢。这个什么毒,对朕其实也没什么影响。”

    楚凌蹙眉道:“怎么会没有影响?父皇不用担心,我总会找到解药地。”

    永嘉帝叹了口气,看向肖嫣儿,肖嫣儿眨巴了一下眼睛道:“阿凌姐姐,陛下说得其实没什么错,那个毒,对陛下没多大影响。因为…就算不中毒,陛下也活不了两年了。以太医院的本事,就算从此不用玉参,拖上两年应该也没多难。”最多就是永嘉帝的身体比现在更糟糕一些。

    楚凌是知道永嘉帝身体不好的,但是每次御医都说永嘉帝没有病,就是身体不好。就连云行月都替永嘉帝诊过脉也是一样的结论,但是云行月可没有说永嘉帝活不过两年了。楚凌蹙眉,她想起来了自从三年前她请云行月替永嘉帝诊过脉之后,永嘉帝就再也不肯让云行月替他诊脉了。云行月也说太医院开的药方和御医们的医术对于永嘉帝的身体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即便是云师叔亲自来,也不会变得更好。

    看着楚凌有些黯然的神色,永嘉帝轻叹了口气道:“卿儿莫要多想,朕这一辈子也没什么作为,却也享尽了世间荣华富贵倒也不亏了。只可惜……”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自然也还有很多遗憾,不过这些遗憾却鲜少跟这个天启江山有关的。永嘉帝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皇帝,却也没有什么心思去改变。

    楚凌抬头对他笑了笑道:“父皇放心,不会有事的。”

    永嘉帝精神不济,说了一会儿话便有些昏昏欲睡了。留下了贤妃照顾永嘉帝,楚凌等人都跟着起身去了偏殿。

    “多谢公主救命之恩。”博宁郡王夫妇和朱大人齐声谢道。

    楚凌摇摇头道:“三位不必多礼,都是本宫分内之事。博宁王叔,两位也不必担心长生。事情发生的时候白鹭和卓夫人便带着长生离开了公主府,我已经派人去接他们了,想必很快就会回来。”闻言,博宁王妃激动的几乎要落下泪来。她只有长生这么一个孙儿,如果长生出了什么事,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朱大人看向楚凌问道:“公主,眼下的局势,又当如何收拾?”

    楚凌微微挑眉看向朱大人,道:“朱大人怎么看?”

    朱大人叹了口气,眉头深锁显然也十分为难。作为一个臣子,他自然知道怎么做才是对朝廷对这个天下好的,但是作为一个同样出身世家的人,让他看着那些传承百年的世家大族从此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他也有些难以接受。

    这一次朱家并没有参与其中。自从当年安信郡王的事情之后,朱大人就掌握了朱家的实权这些年对朱家子弟管束的极为严格。他知道,以公主的心性只怕容不下这些大家族,这位公主殿下若是个男儿身,只怕就是当年的摄政王第二了。

    如果如今是太平盛世,朱大人觉得自己大概也会毫不意外的站到神佑公主的对立面。但正是因为如今天启江山本就已经风雨飘摇,朱大人当初才会选择跟上官成义一起站在神佑公主这边。他虽然出身世家,但毕竟是读圣贤书长大的读书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些话有些人或许早就在多年的宦海浮沉中忘记了,但总还是有人会记得的。

    然而如今要他亲口说处置那些世家,他也依然说不出口。

    楚凌自然也明白朱大认的身份立场尴尬,倒也不勉强什么。看向站在一边的黎澹笑道:“黎澹,你怎么看?”

    黎澹神色淡漠地扫了一眼偏殿中的众人,沉声道:“回公主,属下认为趁此机会正好将那些家族一削到底。”

    闻言,几个人都不由得抽了口凉气,有些惊愕地看向黎澹。这个年轻人看着才刚刚及冠的模样,竟然已经如此心狠手辣了。早几年的黎澹是什么样子在座的人都知道,确实是才华横溢却也眼高于顶,对于朱大人这些人来说太傲也太嫩了。如今却只是淡淡地一句话就让人心中发寒,不得不让人在心中叹一声:后生可畏。

    楚凌微微挑眉道:“世家关系盘根错节,一旦动了他们必然影响深远。如今北方战事方起,若是因此南方再次生出动乱,又该如何处置?”

    黎澹蹙眉道:“世家为臣,悖逆欺主,本就该死。若将他们的所作所为公诸于天下,读书明理之人岂能为虎作伥?”

    楚凌靠着椅子扶手,一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束手站在自己跟前的黎澹问道:“当年…摄政王楚烈的前车之鉴可还不算远呢。”从古至今,名门望族与皇家地争斗其实从未停止过。想要弹压那些掌握着大量的资源权力甚至威胁皇权的世家最后却自己翻了车草草收场的皇帝也不在少数。最近的…自然就是被人从背后一刀捅死的楚烈了。

    黎澹抬眼看了一眼楚凌,道:“公主,如今是最好的机会。”

    楚凌默然,黎澹说的不错,如今是最好的机会。因为当年貊族南侵的缘故,如今可以算是最近数百年来世家望族实力最虚弱的时候。一旦让他们恢复过来,再想要对付他们可就不容易了。

    博宁郡王坐在旁边显得有些不安,他纵然有些野心但是却还没有那么大的野心。神佑公主说得这些事情,别说是做他就是连想都没有想过。博宁郡王甚至有些不明白,神佑公主为什么要当着他的面说这些。

    “朱大人,你怎么看?”楚凌问道。

    朱大人这次沉默了很久,方才长长的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向神佑公主道:“黎公子说得不错。只是…公主当真下定了决心要如此做么?要知道,您毕竟不是……”

    楚凌了然,她毕竟不是皇帝,她甚至不会是下一任皇帝,做这些事情不仅名不正而且言不顺。

    楚凌坐起身来,靠着椅子淡淡道:“原本我也不打算管这些事情,但是…总不能每过一段时间我就千里迢迢从北边回来楚凌这些人惹出来的麻烦吧?他们应当庆幸,这一次…南康郡王还不算是个性子急躁的人。”

    这话说的有些没头没脑,朱大人却听出了一身冷汗。神佑公主的意思是,如果公主回来的时候南康郡王已经篡位成功,陛下还有襄国公这些人都出了事,只怕如今真就要血流成河了。

    坐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襄国公突然开口道:“我同意公主黎公子的话。”

    朱大人微微一惊,“襄国公,你……”你别忘了,段家也同样是世家望族之一。虽然没有那些号称什么天启几大世家的张扬,却也改变不了段家也是同样的出身。

    襄国公摇摇头道:“朱大人,公主并不是想要将所有的名门望族全部都消灭掉。很多家族流传至今也并不全部是为了争权夺势操纵朝政的。但是,也确实是有那么一些高高在上的太久了,别说是敬畏皇权了。身为读书人,他们只怕连从小读的圣贤教导也不放在心上了。这样的人,却占据着天下庞大的权势,凭着高高在下的优越感自以为能够操纵皇权甚至不顾江山百姓,确实是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不是么?”

    朱大人看向楚凌,楚凌笑道:“世间万物,既然存在便是有存在的道理的。难道朱大人觉得我真的能将所有的名门望族都全部灭掉不成?”

    朱大人蹙眉道:“若是如此,总会有新的权贵望族取代原本,百十年后又是新的势力,公主这般所为有何意义?”

    楚凌眨了眨眼睛,有些惊讶地看着朱大人笑道:“意义何在?让他们现在不在给我添麻烦就是最大的意义了啊。更何况…朝代更迭,世家轮换,千百年来便是如此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朱大人难道还不习惯么?或许有一天,会有人出现,彻底将这个轮回打破,建立一套新的秩序。但是…那不会是我,也不会是现在。因为现在…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众人默然,他们当然知道神佑公主指的更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北晋、貊族。

    如果连失去的土地百姓都不能夺回来,如果连整个天下都还在前途未卜的飘摇之中。那么所谓建立新的秩序,也确实是一句空话和笑谈。

    朱大人深吸了口气,有些微胖却憔悴的脸此时满是肃穆之色。他站起身来,对着楚凌恭敬地行礼,“臣,谨遵公主之意。”

    偏殿中一片寂静,博宁郡王有些惊愕地看着朱大人。朱大人掌握着枢密院,有他的支持……这平京,只怕真的要变天了。

    楚凌嫣然一笑,“多谢朱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