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86、下毒?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这男子虽然在今天之前也没有见过神佑公主,但他有冥狱的特殊渠道自然对楚凌了解地足够的。至少是要比南康郡王多得多的,不过他显然没有将自己的信息与南康郡王共享过。如果南康郡王知道的信息跟他一样多,或许就不会轻举妄动落得现在这样被动的局面。这显然也是貊族人想要看到的。他们并不真正在乎天启的皇位由谁来坐,他们只是想要天启陷入内乱之中没有时间和精力再干涉北方的事情罢了。

    既然对方足够了解自己的敌人,自然也不会给楚凌太多的时间却谋划。所以那人十分干脆地表示只给他们一刻钟的时间做决定,一刻钟之后他就开始杀人了。反正只要将这寝宫里的人包括永嘉帝都杀光了,哪怕杀不了神佑公主也是大功一件。

    更妙的是,冥狱虽然效忠于拓跋梁,但是跟阿忽鲁这些本身出身貊族贵族的权贵却也不是一路人,他们只需要对拓跋梁负责。阿忽鲁能救则救,救不了带着偌大的功劳回去拓跋梁也不会跟他们计较太多。所以,他们并不会因为阿忽鲁等人落到了楚凌手中而受制于人。

    “公主,现在怎么办?”冯思北低声问道。

    楚凌单手把玩着手中的流月刀,淡淡笑道:“急什么?”

    冯思北有些无奈,怎么能不急?一刻钟可没有多长,时间一转眼就过了,到时候要怎么办?黎澹伸手拍拍冯思北的肩膀低声道:“冯兄,别着急。公主心里有数。”

    冯思北迟疑地看了看楚凌,见她果然神色从容淡定,半点也没有着急的模样。难道公主暗地里真的还有别的布置?这么想着,冯思北也不由得平静了下来。站在旁边的冯铮看看儿子在看看黎澹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算算年纪,冯思北比黎澹还要略长一些,但是面对这些情况的时候却远不及黎澹从容镇定。

    楚凌这样的态度也引起了对面的人的注意,不过对方大约也听说了不少神佑公主诡计多端的传言,并不轻易与楚凌搭话。反倒是看向身边的襄国公和贤妃,有些嘲讽地道:“襄国公,贤妃娘娘,看来神佑公主根本就不将你们的安危放在心里啊?”襄国公垂眸,神色淡定地道:“公主是君,老夫是臣,哪有让君公主以自己的性命救臣子的道理?要杀就杀,阁下这般拖拖拉拉,总不会是在拖延时间吧?”

    那人轻哼一声,看向贤妃道:“贤妃娘娘,您可也算是公主的母妃了吧?公主不在乎臣子也就罢了,连母妃都不在乎么?”

    贤妃脸色有些发白,却还是勉力一笑道:“这话…就更奇怪,公主是陛下嫡女,本宫只是个普通嫔妃而已。侥幸入了皇家,才得公主一声母妃,若是在寻常人家,也不过是让人唤一声姨娘罢了。”那人跟在南康郡王身边多年,自然十分了解天启的习俗和文化,贤妃这话可谓是自贬到了极致,但她是为了什么在场的人却都是清楚的。

    那人轻哼一声道:“我倒是觉得,天启的女人比男人有骨气多了,就像是当年…北方那些女人,可比那些奴颜膝婢的男人干脆利落多了。”

    “阁下不也是天启人么?”贤妃皱眉道。她觉得这个人似乎十分的看不起痛恨天启人,甚至比貊族人还要厉害。这实在是有些奇怪也有些可笑,难道他骨子里流的不是天启的血脉?

    “啪!”谁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哪儿戳痛了男人的神经,他一言不发抬手就甩了贤妃一个耳光。襄国公微微皱眉,冷声道:“动手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真是好本事!”

    楚凌等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楚凌微微眯眼一抬手袖底一道银光射出,就朝着那人的面门射了过去。那人听到风声,立刻侧身一闪,袖箭射中了他身后的一个护卫,那人根本反应不及立刻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那男子脸色顿变,他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种时候了神佑公主还敢挑衅他。眼神冰冷地将匕首重新架到了襄国公脖子上,冷声道:“神佑公主,挑衅我对你没有好处。”

    楚凌好心情地对他笑了笑道:“本宫最讨厌随便对女人动手的瘪三了,为了这一点……本宫决定送你一个礼物?”

    “礼物?”那人微微眯眼,“你想使什么阴谋诡异?我劝你还是省省吧。还有半刻钟……时间一到你不做决定,我便替你做!”

    楚凌偏着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好一会儿才道:“你…不是纯粹的天启血脉吧,虽然看不太出来。”确实看不太出来,如果表面上能看出这人有外族血统,南康郡王只怕根本就不会用他。那人神色微变,“你怎么知道的?”楚凌笑眯眯地道:“你这种人,本宫见得多了。不过也分两种情况,有人身兼数种血统,也还是个堂堂正正的人。这种人呢,我们一般称之为混血。还有一种就是像你这样的,你知道我们一般怎么称呼吗?”

    那人冷冷地盯着楚凌,他当然知道楚凌嘴里不会吐出什么好话来。楚凌笑眯眯地道:“杂…种……”

    “神佑公主就只有这点能耐?在这里逞口舌之快?”那人阴森森地道,看起来手里的匕首不像是要划向襄国公的喉咙,更像是想要割掉楚凌的舌头。楚凌耸耸肩问道:“拓跋梁死了你会开心吗?”

    “你死了陛下都不会死!”那人冷声道。

    楚凌叹气道:“可是…拓跋梁真的要死了呀。”

    那人盯着楚凌并不说话,眼神里带着十分的怀疑和不信任。

    楚凌悠悠然道:“我个人的建议是,你如果现在赶紧回去的话,说不定能赶上给他奔个丧什么的。”

    “住口!”那人怒道,“你再说一个字,我就杀了他!”

    楚凌眨了眨眼睛,抬手握住了自己嘴表示“我不说了”。

    旁边,冯思北有些好奇,“公主怎么知道拓跋梁快死了?”这话自然不是问楚凌的,而是问旁边的黎澹的。

    黎澹耸耸肩道:“这还不简单,你也不想想现在上京城里都是些什么人?沧云城的明镜公子早就去了上京,他总不会是玩儿的吧?南宫御月、拓跋胤、明镜公子还有百里轻鸿,这些人哪一个是善茬?拓跋梁还将冥狱的人弄出来了大半。不趁着这个机会下手还要等什么时候?”

    “百里轻鸿是拓跋梁的女婿。”冯思北小声提醒道。

    黎澹不以为意,“拓跋梁的女儿又不是天仙,听说那是个疯婆子,百里轻鸿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弄死了拓跋明珠还愁没有更好的妻子?”

    “少年,你的思想很危险啊。”楚凌抬了下眼皮,似笑非笑地看向黎澹道。

    黎澹有些不好意思,“公主,属下是根据百里轻鸿的性格推测的。”所以,危险的是百里轻鸿不是我啊。

    “拓跋明珠可是公主!”冯思北提醒道,别的女人再漂亮,能有公主的身份么?还是说,弄死拓跋梁之后,下一个皇帝也愿意把女儿嫁给百里轻鸿?不太可能吧?他要是下一个上位者,第一件事就是杀了百里轻鸿。

    黎澹也觉得有点道理,迟疑地看了一眼楚凌。最后本着“公主所说的都是对的”的原则推测,“如果…北晋所有的皇室近亲都死了,只剩下百里轻鸿和拓跋明珠的儿女了呢?”别人都是按照事情发展推测结果,黎澹公子根据预设结果推测事态发展。

    “那也不能啊。”冯思北依然否定,“貊族人很排外的。”

    楚凌悠然道:“如果…背后还有庞大的势力支撑呢?”

    “这个……”他是个武人,不懂朝堂上的事情。

    他们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足够让对面的人听得清清楚楚。越听对面的人脸色就越难看,看向楚凌的眼神也就越冰冷。

    “妖言惑众!”

    楚凌莞尔一笑,“开个玩笑,那么严肃干什么?”

    黎澹小声提醒道:“公主,这好像不是玩笑。”具他了解的情况,这些猜测真的很有可能成为现实啊。楚凌有些扼腕,“那咱们…是不是泄露机密了?”黎澹犹豫着点了点头,楚凌耸耸肩道:“那就没办法了,只好…让听到的人都留下来了。”

    “时间到了!”那人终于忍不住了冷声打断了他们仿佛玩笑又仿佛威胁一般的对话。

    正在闲聊的三人齐刷刷地回头看向他,楚凌嫣然一笑道:“是啊,时间到了。”

    那人警惕地盯着楚凌,同时上前一步一把掐住了襄国公的脖子冷笑道:“神佑公主,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么?”

    楚凌摇摇头笑道:“不不不,我没有以为你在开玩笑,我只是觉得…你傻。”

    “什……”

    嗖!

    一声极轻的风声从背后传来,那人只觉得背心处一阵尖锐的举动整个身体仿佛一瞬间都失去了控制一般。捏着襄国公脖子的手也顿时使不上力来,襄国公用力一挣扎就将他推到了下去。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别说是那男子就是襄国公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同时,楚凌与冯铮已经一左一右扑了上来,转眼间就到了众人跟前。冯铮一把抓住了襄国公,楚凌则从挟持着贤妃的人手中将人救了回来。

    “怎…怎么可能?!”跌倒在地上的男人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冯铮和神佑公主救人的时候,周围的人竟然没有一个阻止,仿佛这些人都是木头桩子一般。站在他身后那几个则是根本来不及,即便是他们站的要近得多,但以楚凌和冯铮的实力却依然赶在了他们之前。

    萧艨扶着永嘉帝从里面走了出来,身边还跟着被人押着一脸木然的南康郡王,以及朱大人和博宁郡王夫妇。

    冯铮站在他跟前,居高临下地道:“你们未免也太小看天启禁军了,也太小看天启皇宫了。还是说你们冥狱的人都这么自傲?”

    “不可能!你根本不可能有时间……”那人深吸了一口气,他已经发现自己整个身体都动不了了。眼睛里却依然满是震惊和不可置信,冯铮这些天一直被关在西苑,他根本不可能有办法悄无声息地调换自己手下的人。神佑公主昨天才回来,就更不可能了。还有那些人…怎么进去的?!

    冯铮淡淡道:“调换?难道你就没想过,从头到尾…这些人根本就从没有打算投靠你们?”

    “这不可能!”这些人的统领都是他们安插的自己人,甚至普通禁军里也掺入了一些自己人,以便随时掌控这些禁军的动向。冯铮笑道:“所以我才说,你们太小看天启禁军了。”

    就是因为这些人有这种天生觉得天启禁军都是一群胆小怕事懦弱无能的蠢货,所以才会如此大意以为放一个眼线监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冯铮一开始确实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那是因为一开始永嘉帝就落入了这些人的手里导致冯铮投鼠忌器。事实上从头到尾皇宫都没有离开过冯铮的掌控,南康郡王没杀永嘉帝算是运气,一旦南康郡王等不及杀了永嘉帝,只怕用不着等楚凌回来冯铮或许没办法将冥狱一网打尽,但是干掉南康郡王这些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你们对我做了什么?”那人咬牙道,他此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自从背后那突然一痛之后,他只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都渐渐麻木了,仿佛只有一个脑袋还有感觉。萧艨道:“透骨针,我不常用暗器,可能下手有点重。”

    楚凌走到永嘉帝身边,含笑道:“父皇。”

    永嘉帝欣慰地点点头道:“卿儿,好孩子…父皇没事。”

    地上的人冷笑一声,道:“没事?神佑公主,你相信么?”

    楚凌回身,低头看着他笑道:“现在,咱们可以聊聊了。你们给我父皇下了什么药?”如果不是因为永嘉帝被控制了,冯铮怎么会甘愿束手就擒?不过楚凌不喜欢在自己没有优势的时候跟人谈条件,现在正好。

    那人说完那一句话就直接闭上了眼睛,显然是不打算再跟楚凌谈了。只是悠悠道:“神佑公主,我的条件依然不变。你现在确实多了一点时间考虑,但是…应该也不会太多。”到永嘉帝毒发身亡之前。

    冯思北忍不住踹了他一脚,“卑鄙!”

    可惜那人浑身麻木,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对于冯思北恶毒怒骂也是充耳不闻。

    永嘉帝淡淡道:“卿儿,不必理会他,朕没事。”

    楚凌对永嘉帝笑了笑,俯身蹲在了那人身边。察觉到楚凌打量自己的目光,那人忍不住又睁开了眼睛。

    只听楚凌笑吟吟地道:“很好,本宫等着你主动开口。”

    那人嘲弄的看着她,楚凌抬头看向冯思北吩咐道:“冥狱的人现在在哪儿?”

    冯思北道:“回公主,冥狱的人分东南西北四路埋伏在皇宫附近,准备一收到信号立刻便动手袭击皇宫和朝中重臣的府邸。我们已经派人将平京内外团团围住,保证一只鸟也飞不出去。还有一部分在距离平京不远的地方潜伏待命,赵季麟和上官已经带人去了。”

    楚凌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先带他去看看,让他亲眼看着冥狱的人是怎么一个、一个的死的。小心侍候着,别把他给弄死了。我觉得…这位的身份,应该也挺有趣的。”

    那人闻言微微变色,楚凌伸手拍拍他的脸颊,柔声道:“别想着寻死,难道你不想亲耳听到拓跋梁的死讯么?我刚才…真的没有跟你开玩笑哦。”

    “……”那人眼神阴戾地盯着楚凌。楚凌却已经站起身来挥挥手让人将他抬走了。看着那人被抬下去,楚凌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沉声问道:“派人仔细查查,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黎澹道:“公主觉得这人身份不凡?”

    楚凌冷笑道:“不凡倒是未必,但是肯定不简单。冥狱的人都是一群拿钱办事的亡命之徒,我怎么觉得这一位像是怀揣理想呢?”

    一个天启人,默默无闻的替拓跋梁做卧底隐藏在南康郡王身边这么多年,甚至还能挑唆南康郡王篡权谋逆。有这份本事干点什么不能成功?何必浪费时间在南康郡王身边隐姓埋名?更何况,这人对拓跋梁的那份崇敬,也不像是普通天启人能有的,哪怕是冥狱中人也不太可能会有。至少楚凌这些年见过那么多武功高强的冥狱高手,就没有这样的。

    黎澹点头道:“是,公主。属下这就去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