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84、讲道理?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南康郡王怒气冲冲地走出了永嘉帝寝宫,正打算带着人前往关押着冯铮的西苑时却脚下一顿突然停住了脚步。跟在他身边的护卫有些疑惑,“王爷?”南康郡王微微眯眼,道:“博宁郡王和姓朱的老头子在哪里?”护卫道:“就在偏殿。”

    “博宁王府那个小鬼还没找到?”

    护卫摇头,躬身请罪。南康郡王有些烦躁地摆了摆手,道:“罢了,原本想着神佑公主养了那小鬼几年或许能有些用处,一个小鬼罢了,就算没了一个还能有第二个……”

    “王爷现在不去西苑?”护卫问道。南康郡王冷笑道:“神佑公主诡计多端,她现在未必在西苑。将咱们的人调过来,这寝殿一个苍蝇也不能飞进去。”虽然这么说着,但南康郡王的心情却丝毫没有放松。这种布置,从本质上来说他就已经输了。除非他有本事靠着这一手逼死神佑公主,否则…他又能拖多久呢?但是,事到如今他又能怎么办呢?有一句话永嘉帝说得没错,自己手里还没有足够的实力的时候妄图借助别人的力量夺权,实在是他操之过急了。

    但是现在,除了一路走下去,他还能怎么办?就此罢休认输?无论永嘉帝还是神佑公主都绝不会放过他的。南康郡王也不想再向从前那样无休止地隐忍下去了。

    “是,王爷。”护卫拱手应道。南康郡王摆摆手道:“去吧。”

    看着护卫匆匆而去,南康郡王抬眼看向天边慢慢亮起的朝光。微微眯眼,仿佛那尚未完全升起的朝阳已经刺痛了他的眼睛一般抬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当西苑闹得天翻地覆,南康郡王几乎调集了除了守住寝殿以外所有力量去西苑的时候,楚凌却并没有在西苑。她正安稳的坐在距离永嘉帝寝殿不远的一处小书楼里喝茶,寝殿门口发生的一幕自然也没有逃过她的眼睛。如今宫中的禁军和侍卫并不全跟南康郡王一条心,毕竟这世上想要谋朝篡位以及想要从龙之功的人并不是那么多。大多数人还是只想要安稳过日子的普通人,他们也并不指望换了一个皇帝就能让自己加官进爵飞黄腾达。原本他们并不知道内情也就罢了,宫门口那些事情一闹出来自然在也瞒不住宫中禁军和侍卫们的耳目,于是不少人都蠢蠢欲动起来了。

    早已经被南康郡王收买或者本就是南康郡王安插的人自然不论,还有那些被动被卷入这一场谋逆的人们却要开始自救了。南康郡王显然也是预料到了会翻身这样的事情,驻守在寝殿的人全部都是他自己从南康郡带过来的心腹,以及早些年他安插在宫中的人。就连那些有着世家背景的人都没有用,毕竟经过了这次的事情他也总算明白了,那些世家虽然也是站在永嘉帝和神佑公主的对立面地。但是如果他们出了什么事或者干脆倒戈,对此时的他来说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所以,当冯铮被关在西苑地消息传出来之后,不少有心为自己洗清嫌疑的人都纷纷带着属下前往西苑营救他们的殿前司都指挥使大人了。楚凌将这些都看在了眼中,满意地点点头的同时却也有些意兴阑珊。这一场谋逆着实是有些像是胡闹,最后会失败并不奇怪。即便是楚凌不回来南康郡王也未必就能成功。甚至楚凌有些怀疑,阿忽鲁虽然忽悠南康郡王篡位,但其实压根没有真的打算让他坐上皇位。毕竟比起有一个天真愚蠢的皇帝,天启群龙无首陷入完全的皇位争夺之中对貊族人来说要更有利一些。

    不过篡位虽然没什么意思,但是目前的局面却还是让楚凌有些为难。南康郡王确实是将永嘉帝的寝殿守得滴水不漏。即便是楚凌,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保证能够一下子进去将所有人都安全的救下来。毕竟,永嘉帝,襄国公,朱大人,还有博宁郡王夫妇有可能都关在不同的地方,而这些人无论是哪一个楚凌都不愿意看到他们伤亡的。确定了冯铮应该不会有事,而自己一时半刻也确实想不到办法救永嘉帝等人之后,楚凌便挥挥手大摇大摆的出宫去了。

    如今守在宫门口的人虽然是南康郡王的人,但他们也拦不住一心要走的神佑公主。所以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神佑公主当着他们的面从宫墙的城头上一跃而下,然后转身派人去禀告南康郡王。

    此时天色已经亮了,天边也早已经被早起的太阳染上了几分颜色。已经在宫门口僵持了好些时候的人们眼睁睁看着一抹红云掠过城楼落在了他们跟前,看清了来人有人忍不住失望有人忍不住欢呼。

    几个家主更是忍不住在心中暗骂,南康郡王那个白痴到底让神佑公主进宫去做什么了?就算是杀不了神佑公主,好歹将她困在宫中也能让他们有时间再次抽调人马过来的。如果楚凌知道他们所思所想,一定会很乐意告诉他们,南康郡王要她入宫真的什么都没做,因为她一入宫就将南康郡王给甩掉了。皇宫那么多,住着数万人也还是显得有些宽敞且空荡,想要藏一个人自然不是什么难事。而当这个人是楚凌的时候,只要有一刻钟脱离视线,南康郡王就是派了整个皇宫的侍卫搜查也未必能找到她。

    “公主!”冯思北等人欣喜地道,公主孤身一日入宫他们都很担心,这会儿看到公主安然出来了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楚凌对众人笑笑道:“不用担心,南康郡王是个斯文人,不会为难本宫的。”

    南康郡王是个斯文人?众人无语。好吧,跟您比起来南康郡王大概真的是个斯文人。

    “公主。”上官成义上前,恭敬地拱手道。楚凌微微挑眉,有些诧异地道:“咦?上官大人你怎么也在这里?”上官成义笑道:“让公主见笑了。老臣来晚了,还请公主恕罪。”楚凌笑道:“不晚不晚,上官丞相来得正是时候。”上官成义与楚凌对视一笑,“公主有什么事情,请尽管吩咐。”

    楚凌道:“吩咐倒是不敢,只是想要请教上官大人,谋逆该当何罪?”

    上官成义扫了一眼站在对面的一众官员,道:“回公主,天启律令,谋逆乃十恶不赦之罪,当斩!”人群中不由得一群轰动,天启这些年几乎没怎么杀过文官,上官成义这一句当斩一出,许多人心中也不由得一寒。这不仅仅是今天这一件事,许多人更担心的是,这个例子一开,以后对文官的待遇只怕也要江河日下了。

    更有人勃然大怒,“公主,上官大人,你们说谁谋逆?!”

    上官成义眼皮一抬,不轻不重地道:“公主只是问谋逆何罪,本官也只是回答公主的问题而已。”所以,恼羞成怒的人等于不打自招。

    那人轻哼一声道:“公主一大早将咱们围在这里,难道不是打算对付我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到时候是不是谋逆,还不是公主和上官大人说了算?”

    楚凌淡淡地看着众人,有些不解地道:“各位大人总是觉得本宫肆意妄为,狂妄无礼,却又总是觉得能跟本宫讲道理,这是什么道理?难道说,是各位大人想要将道理的时候,本宫就需要跟你们讲道理,各位大人不想讲道理的时候,本宫就是狂妄放肆之徒?”

    黎澹轻声道:“公主,各位大人…大约就是这个意思。”

    楚凌轻笑道:“哦,既然如此,本宫这个公主不如让给他们做?”

    黎澹笑了笑没有接话,但是脸上的笑意却让对面的许多人脸上发烧。仔细想一想,他们对神佑公主的态度,可不就是这个意思么?

    楚凌上前一步,扫视了众人一遍道:“可惜,今天本宫就没打算跟人讲道理!”

    众人不由得一怔警惕,站在最前面的人不由后退了一步盯着楚凌道:“神佑公主,你想做什么?”

    楚凌笑道:“我才先问各位家主想要做什么吧?譬如说…严家主,听说你的妻弟是西山龙武营的主将?他现在在干什么?还有这位是…兵部王大人?听说你庶兄在兵马司?你想让他干什么?“

    被点到名的两个人脸色都是一边,那王大人更是失声道:“你怎么知道?!”

    楚凌笑了笑并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如果连各位手里有什么人都弄不清楚,本宫这几年在平京岂不是白待了?又怎么敢只带着区区数千兵马就回平京来?”看着楚凌美丽的容颜上绽放出的笑意,所有人却都觉得心中发寒,隐隐有一种无论他们怎么挣扎都逃不出神佑公主的掌心的感觉。

    这怎么可能?!神佑公主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女子而已,难道还真的挟制整个朝堂的官员和这么多世家?

    但是看看神佑公主身后那气势森然的兵马,却又让人刚刚跳起来的心重新归于沉寂。

    神佑公主是真的敢让人杀了他们的!

    这时宫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齐刷刷地侧首往宫门的方向望去。却见城楼上突然出现在了两个熟悉的人影……冯铮和萧艨!

    城楼上片刻间便已经打了起来,很快宫门也被人从里面轰然打开。

    萧艨和冯铮从宫墙之上飘然掠下,落到了楚凌跟前,“见过公主。”

    楚凌微微挑眉道:“冯将军,可还安好?”

    冯思北更是激动,忍不住上前两步,“爹!”

    冯铮伸手拍拍儿子,朝着楚凌拱手羞愧地道:“末将无能,请公主降罪。”楚凌摆摆手,道:“降罪的事情就稍后再说,冯将军,别跟本宫说这些天你就被关在宫中,什么都做不了。”如果是这样,楚凌就真的要对神冯铮失望了。冯铮一笑,道:“自然不是,公主请借一步说话?”

    楚凌仔细打量了冯铮一番,发现他并不如自己原本猜测的一般身受重伤。既然没有受伤,那么普通人是管不住冯铮的,冯铮又为什么会被南康郡王关在西苑呢?楚凌饶有兴致地看了看冯铮点头道:“冯将军请。”

    两人正要转身离开,旁边上官成义连忙道:“公主,这里…如此处置?”

    楚凌微微挑眉,“处置?”

    上官成义含蓄的道:“这个…天色已经不早了,一直这样子总归是不好看啊。若是让外面的百姓看到了,难免引起恐慌。”

    楚凌摸着下巴思索了片刻,点点头道:“上官丞相说得有道理,既然如此……”楚凌随手甩出一封信函道:“除了这上面的人,别的都先回家吧。今天不朝。”

    上官成义接到手里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口中却没有耽误,“那这信函上的人?”

    楚凌道:“等宫门开了,请他们进宫。冯思北。”

    “是,公主。”

    楚凌笑道:“协助上官大人,保护各位大人。”

    冯思北朗声应道:“属下遵命!”

    楚凌满意地点了点头,扭头对冯铮道:“冯将军请?”

    “公主请。”冯思北道。



    ------题外话------

    亲爱的们,国庆长假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