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83、斗不过!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好啊”让在场所有人都有些惊讶,眼下这个局势神佑公主如果坚持不肯进宫,南康郡王几乎没有什么胜算。宫中的侍卫和禁军确实不少,但是这些人却未必真的都会听南康郡王的。先前这些人是被蒙在鼓里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现在已经闹成了这样,难道他们还会不知道?

    但是一旦神佑公主独自一人进宫去了,南康郡王还有永嘉帝在手作为人质,即便是神佑公主武功盖世也没有什么胜算。

    很多人心中也觉得能够明白神佑公主为什么这么选择,毕竟孝道大于天,南康郡王虽然没有明说但是用永嘉帝做威胁的意图却昭然若揭,若是神佑公主还不肯进宫那就是不孝。永嘉帝对神佑公主的宠爱天下皆知,若是神佑公主还置父皇的安危与无辜,那可就是太不孝了。

    不少人也暗暗松了口气,只要神佑公主进了宫,外面这些人就好对付多了。神佑公主再怎么厉害,也一样是弱点的。若是她隐藏在暗地里做什么或许还没人能奈何她,但是她自己跑出来,就不要怪别人拽着她的弱点使劲踩了。

    “公主,您不能一个人进去。”站在楚凌身边的黎澹低声道。南康郡王想要做什么,黎澹看得明白。对于南康郡王这番篡权夺位,黎澹从头到尾就没有看好过。手里既没有兵权,也没有权势,不过是仰着着貊族人和那些不安分的世家大族支持就想要篡位,简直是可笑。南康郡王怎么不想一想,那些世家既然有能力虽然退一个人上去当皇帝,为什么一定要选他?还不是因为他最不安分,或者说最蠢么?若是真的让他篡位成功,只怕过不了半年他就要恨死那些世家了。

    楚凌摇摇头道:“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黎澹皱眉,对于楚凌此行并不放心。南康郡王篡位是注定要失败的,但是什么时候失败,这其中又要牺牲多少人和事却是有差别地。公主这个时候进去就是送死。

    楚凌微微勾唇,看向站在对面神色各异的朝中官员沉声道:“黎澹,冯思北。”

    “是,公主。”两个年轻人上前一步,拱手起身应道。

    楚凌含笑指着对面的那些朝臣道:“本宫要是不出来,就把那些人都杀了吧。”

    “神佑公主,你太狂妄了!”被楚凌指着的几个世家家主终于忍不住了。他们虽然不是如上官成义和朱大人那样的一品高官,却也都是朝中握着实权的重要人物。更重要的是,与官职品级高低无关,他们身后的家族掌握这即便是上官成义这样的当朝丞相也难以撼动的强大势力和资源。但是现在,他们却被神佑公主指着,仿佛是几只无关紧要的小鸡仔一般说,“就把那些人都杀了吧”。

    楚凌回头看向他们,然后目光落到了同样被人押着却还坚持站着的阿忽鲁身上,问道:“阿忽鲁大人,你觉得本宫狂妄么?”

    阿忽鲁垂眸,淡淡道:“成王败寇,强者为尊。现在是公主占上方,自然是公主说什么都是对的。”说罢又看了一眼对面的一群官员,沉吟了片刻道:“弱者的妄言才是狂妄,强者出口的便是事实。”神佑公主现在确实有能力将这些人都给杀了。不管杀了这些人之后的后果是什么,至少现在没有人能阻止神佑公主这么做。

    楚凌笑眯眯地看向对面的人道:“听听,各位还是多跟阿忽鲁大人学学吧。做阶下囚,就要有阶下囚该有的态度。黎澹,冯思北,本宫的话听明白了么?”冯思北和黎澹对视了一眼,方才朗声道:“是,公主!属下遵命!”

    楚凌摆摆手,竟然当真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往宫门的方向走去,留下身后一大群人脸色复杂难辨。

    宫门开了又关,此时天色却已经微亮了。楚凌刚踏入宫门身后厚重的大门就重新关上了。漫步走了出去,果然在城楼的阶梯下看到了南康郡王,只是南康郡王站在一群护卫的中间,显然没有与她亲切会谈的意思。楚凌笑了笑,有些无聊地耸了耸肩。

    南康郡王站在石阶下,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跟神佑公主府那个叫晚风的女子完全不同,虽然同样都是容貌绝美的女子,但是如果两个人站在一起的话,绝对没有人会认错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神佑公主。南康郡王一抬手,四周整齐一致的声音响起,楚凌抬头去看只见无数羽箭齐刷刷地对准了自己。

    见她丝毫没有变色,甚至还有几分兴致勃勃地模样,南康郡王有些阴沉地道:“公主当真不怕死么?”

    楚凌微笑道:“死当然是怕的,不过我觉得南康郡王应该比本宫更怕死。除非…南康郡王非要让本宫单独入宫的意义就是想要比我多活几刻钟?若是如此的话,我一进来你就可以立刻让人放箭,何必跟我多说。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反派死于话多。”南康郡王眼神阴冷,“本王觉得,公主的话就挺多的。”

    楚凌笑道:“那就看,咱们谁先死好了。”

    南康郡王冷哼一声,“公主好像忘了,你的命现在捏在本王手里。”

    楚凌挑眉道:“你放箭啊。”

    “……”南康郡王背在身后的手抖了抖,他没想到这个丫头竟然到了这种时候还敢挑衅自己!深吸了一口气,南康郡王冷声道:“给本王将她拿下!”

    楚凌轻笑一声,看着朝着自己围过来的人笑道:“南康郡王,我劝你还是放箭。”

    对于敌人的劝告,人们往往是不会听从的。南康郡王当然更不会听了,他是很想杀了神佑公主没错,但是现在杀了她对他的处境没有丝毫的帮助。不说宫外那些兵马怎么处置,永嘉帝那里只怕就要跟他鱼死网破。还有那些被神佑公主困住的人,如果真的都死了,神佑公主是死了一了百了,那些人身后的家族只怕难免要将气撒在他的身上。

    楚凌仿佛明白了南康郡王在想什么,叹了口气摇摇头道:“这样的优柔寡断,你篡什么位?”不过大概也正是这位王爷的性格脾气,才能隐忍这么多年才发难。却不知道,有时候想多了…没好处的。

    话音落,楚凌已经一闪身掠了出去。朝她围过来的护卫都是一惊,竟然被她轻而易举地冲出了包围。四周的弓箭手见状,立刻有人放箭想要拦截住她的去路。虽然王爷没有下令不能射杀神佑公主,但是限制她的动作总还是可以的。楚凌在羽箭中穿梭者,手中流月刀银光飞舞将射到跟前的箭一一斩落。但是周围的弓箭手太多了,即便是如此楚凌也很难脱离他们的控制。

    站在不远处的南康郡王道:“公主最好还是停下来,若是不小心伤了公主,陛下会怪罪本王的。”

    楚凌回头对他一笑道:“哦?王爷不如试试这个?”说罢一扬手朝着南康郡王抛出了一个东西。南康郡王一愣,还没回过神来就见那东西躲在自己跟前不远处,同时一股带着诡异味道浓烟从地上腾起飞快地笼罩住了他们跟前的视线。

    “保护王爷!保护王爷!”先前阿忽鲁说北晋先皇的死跟神佑公主有关,南康郡王就自诩研究过北晋先皇遇刺的传闻,自然不会给楚凌刺杀他的可趁之机。所以浓烟腾起的一瞬间,南康郡王周围就被围得水泄不通了,被说是近身,就算是靠近他周围几丈远也不可能。

    一群护卫护着南康郡王连连后退,以防那浓烟有毒。等到他们退远了一些,那浓烟也渐渐地淡去了只是宫门前哪里还有神佑公主的身影?不远处传来楚凌的笑声,“南康郡王,本宫还有事,先走一步呀。”南康郡王脸色铁青,咬牙吐出了一个字,“追!”

    南康郡王带着人怒气冲冲地回到永嘉帝的寝殿,永嘉帝正和襄国公坐在点钟说话。大约是因为听说女儿回来了,永嘉帝的精神也好了一些,难得的没有卧病在床。宫门外的动静不小,他们虽然被软禁在宫中倒也不是完全消息断绝,自然也是知道的,是以一大早天色才微亮永嘉帝和襄国公就已经都坐在了殿中。看到阴沉着脸进来的南康郡王,永嘉帝也并不在意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径自低头喝茶。倒是襄国公颇有兴致,笑道:“看来南康郡王的心情不太好?”

    南康郡王阴恻恻地扫了他一眼,冷声道:“襄国公看起来心情不错。”

    襄国公道:“心中无事,心情自然就好了。南康郡王是不是觉得,现在比起在封地的时候其实烦恼的事情多了许多?”

    南康郡王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有一种心事被人看破的恼羞成怒。篡位诚然是一件刺激得让人热血澎湃的事情,但是他这次的计划显然并没有原本预计的那么顺利。事实上这些年在封地,除了总是时不时冒出来搅和得他心中难以安稳的野心以外,确实没有什么事情可操心的。他最需要操心的事情大概就是自己谋划想象的夺位计划了。

    但是这种事情,哪怕他在心里一天想上一千遍,只要还没有付诸行动就没有任何危险和需要操心的地方。天启这样的分封制度,就连藩王们想要豢养私兵的空间都不多。即便是南康郡王这些年小心翼翼,麾下的兵马也不过才数万而已。所以,其实只要他自己没有野心,在当今天子性格温和不怎么找藩王麻烦的情况下,他这个郡王说不定可以过得比永嘉帝还要自在。

    可惜…野心这种东西一旦存在了就很难消弭,特别是想了许多年却总是可望而不可即的情况下。

    “襄国公,你当本王不敢动你么?”南康郡王冷声道。

    襄国公笑了笑,识相地不再激怒他。

    永嘉帝放下了茶杯,抬头看着南康郡王道:“卿儿做了什么事情?”

    南康郡王冷笑道:“果然还是陛下了解自己的女儿啊。公主殿下派兵将上早朝的官员全部围在了宫门口。说是…要杀了他们。”永嘉帝微微一怔,他并不是一个手段强势铁血的人,对朝中大臣哪怕是恼怒之极也不曾做过大开杀戒的事情。所以听到南康郡王这么说,一时间倒是有些愣住了。

    南康郡王却道:“陛下是不是觉得公主殿下这做派有些眼熟?”

    永嘉帝摇摇头叹了口气道:“你是想说…摄政王?这么多年了,难道朕还会因为这个而对自己的女儿心存芥蒂不成?当年…当年、若是早知道会是如今这样的结果,说不定让皇叔继位会更好一些吧。”

    这些年跟那些朝臣斗智斗勇,永嘉帝实在是疲惫得很。作为一个帝王,谁没有雄心壮志成就一代宏图霸业?即便是永嘉帝这样的性格他也是有过的,但是最初一继位他就被摄政王压制的喘不过气来。那时候永嘉帝绝不认为想要夺回属于自己的权力有什么不对。

    但是当他真正夺回了权力,满心欢喜地准备掌握着皇权大展身手的时候才发现,内忧外患,处处受制。楚烈可以将反对自己的人直接砍了,哪怕留下暴虐的名声。哪怕是面对君家那样的忠臣良将,他也敢毫不犹豫甚至不择手段地除掉对方,只因为对方阻拦了他前进的路。但是永嘉帝却做不到。当第一次在和一干大臣地争执中妥协的时候,永嘉帝就已经知道了即便是自己手握皇权,也未必能一切尽如人意。

    南康郡王道:“所以,陛下也觉得公主该杀了那些人?”

    永嘉帝摇摇头道:“朕不知道,朕现在也是阶下之囚,该不该的也轮不到朕开口不是么?”

    南康郡王冷笑道:“陛下需要糊弄本王,请陛下将调动京城禁军的令牌交不出来吧。”

    永嘉帝摇头,“没有,这些天你早就派人将宫里宫外都搜过了一遍吧?若是能找到,还用等到现在么?”

    南康郡王咬牙道:“外面那些人都是跟随陛下大半身的老臣,若是真让公主杀了他们,陛下心中就没有丝毫不舍么?”永嘉帝淡淡一笑,道:“南康啊,你不觉得…你现在有什么不对么?”

    南康郡王一愣,“什么不对?”

    永嘉帝道:“是你要篡位,但是现在却变成卿儿要杀人,你要阻止了。你不觉得…不太对劲儿么?”

    襄国公也忍不住笑道:“臣也觉得,现在看起来仿佛南康郡王是个忠臣善人,反倒是公主殿下…才是恶人了。”

    “……”神佑公主,可不就是恶人么?

    永嘉帝叹气道:“你这样,是斗不过卿儿的。”

    南康郡王怒道,“本王现在这样,不是因为陛下太过纵容公主了么?枢密院兵符,京城禁军令牌,这些东西陛下都敢给一个公主,当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他要是早知道神佑公主手里有这些东西,不先弄死神佑公主他怎么会出手夺权?当真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永嘉帝道:“你斗不过卿儿,不是因为朕的纵容宠爱,而是你竟然异想天开认为可以借助别人的势力为自己夺权。天启立国这么多年,从未有过成功篡位夺权之事,你凭什么认为自己会成功?”

    南康郡王阴沉沉地盯着永嘉帝,好一会儿方才冷笑一声道:“神佑公主现在就在宫中。陛下觉得……就凭她一个人,是本王先杀了她还是她先救出陛下?”

    襄国公微微蹙眉道:“公主这才刚回来,南康郡王就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么?谁出事了?阿忽鲁还是那些世家又翻脸不认人了?”

    南康郡王冷哼一声并不说话,襄国公道:“看来是阿忽鲁…公主抓了阿忽鲁,北晋人不敢轻举妄动帮不了王爷了?”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护卫匆匆走了进来,沉声道:“启禀王爷,西苑发现神佑公主踪迹。”

    南康郡王站起身来,冷笑一声道:“西苑?她果然事想要先救冯铮!给本王务必将她拿下!”

    “是,王爷!”护卫拱手转身而去。南康郡王看着永嘉帝和襄国公笑道,“公主殿下能够带兵围困皇宫确实让本王惊讶,但是本王倒是想知道…如果公主殿下被活捉了,宫外那几个年轻小子到底还敢不敢动手?”说罢,便转身走了出去。

    大殿里,襄国公和永嘉帝对视一眼。

    襄国公笑道:“公主这动作可当真是不满,昨天才刚回来,今天就能将南康郡王逼成这样。”

    永嘉帝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别的都好说,只是这孩子…到底是戾气有些太重了。”

    襄国公不以为然,“公主刚从战场上回来,戾气总一些也是正常的。更何况……面对那些人,陛下还是莫要心慈手软得好。”

    永嘉帝摇头,“朕不是为了这个,只是怕她戾气太重了伤身罢了。朕都这样了,还担心那些虚名做什么?”

    襄国公点点头道:“公主想必心里有数。”

    “希望如此。”永嘉帝道。



    ------题外话------

    啦啦啦~亲们,明天开始国庆长假了哦。提前祝大家国庆快乐!(づ ̄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