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81、假冒公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神佑公主,果然胆识非凡。”领头的黑衣人并没有被她的话语所激,只是冷声道。冥狱身为拓跋梁手中的秘密力量,这些人早就已经习惯了不见天日的日子,对于楚凌这样的话自然是不痛不痒的。不过楚凌也并不是真的想要激那人露出正面路,她真的就是随口打声招呼而已。冥狱是什么样的货色这些年她们早就已经知道的清清楚楚的。对于冥狱的人用不着废话,只要干掉就行了。

    好心情地对外面的人点了下头,楚凌笑眯眯地道:“这话本宫听过很多次了,就不必再夸了。”

    那黑衣人看了一眼阿忽鲁,沉声道:“公主挟持我国丞相,是想要做什么?”

    楚凌道:“很简单啊,当然是要各位听我地。”

    “这不可能。”黑衣人断然拒绝,仿佛一副没有丝毫商量余地的模样。楚凌有些诧异,“这么坚定,你们的丞相大人看还在我的手中呢。”黑衣人冷笑一声道:“我们不是朝廷中人,陛下也没有命令我们一定要听丞相的命令。只要完成任务即可,至于丞相…这一个没了,自然还会有下一个人。难道神佑公主认为,陛下会为了一个臣子让步被天启威胁?”

    楚凌偏着头想了想道:“好像,确实是这个道理。看来本宫确实是高估了阿忽鲁大人的作用了。”阿忽鲁有些无奈地道:“公主,在下只是个臣子而已,这世上哪有陛下为了臣子妥协的道理?公主聪慧过人难道连这个道理也不懂?在下也不远与公主为敌,但是你们中原有一句话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是这个道理吧?”

    楚凌道:“好像是这么说的没错。”

    阿忽鲁道:“所以,公主现在抓了在下没有任何意义,不如…公主放了在下,在下保证公主能够安全的走出北晋驿馆?”

    楚凌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轻笑出声,“阿忽鲁大人,虽然你的勇气和定力让本宫十分佩服,但是…本宫也不是小孩子啊。你这样糊弄本宫,良心都不会痛么?”阿忽鲁神色微僵,道:“公主这话是什么意思?”楚凌笑道:“拓跋梁是不会为了大人向天启妥协,但是现在北晋在平京皇城里所有事情都是阿忽鲁大人负责的吧?就这么放了你,岂不是放虎归山自寻麻烦?”

    “公主对在下有些误会。”阿忽鲁道。

    楚凌笑道:“那就误会到底吧。”

    “如果我们这这里杀了神佑公主,应当也算是完成任务了吧?”黑衣人突然冷冷道。陛下是希望他们能将神佑公主带回北晋,但是如果做不到的话杀了也是可以的。毕竟神佑公主太过狡猾,若是放过了就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了。楚凌道:“这话倒是不错,一个丞相换一个公主,大家都不亏本。不过…你觉得你们还有机会动手么?”

    “什么意思?”黑衣人一怔,很快眼神冷厉地射向了楚凌,眼中满是戒备和警惕。

    “神佑军?”旁边的田亦轩沉声道。

    楚凌摇头笑道:“田大人,你太小看了平京了。你以为…能对付你们的只有神佑军么?”

    田亦轩微微皱眉,“难不成现在公主还能调动平京城里的兵马不成?”别说是现在,就算是平时神佑公主也没有这个权利。

    楚凌笑吟吟地道:“这个么……本宫手里恰好有一块枢密院的兵符,以及父皇给的调动京城守卫的令牌。我猜这件事…无论是父皇还是朱大人,应该都不会主动告诉南康郡王才对。”

    闻言,阿忽鲁和田亦轩心中都是一沉。谁也想不到,永嘉帝竟然会把调兵的令牌给早已经离开京城好几个月的神佑公主。甚至连枢密院的兵符她都有!现在南康郡王虽然在几个重要位置上安插了自己的人,但南康郡王本身的心腹就有限,更不用说他还没有正式夺位,如今还打着永嘉帝病重南康郡王帮着襄理朝政的幌子,自然更加不能随便在明面上动一些重要的东西……比如更换枢密院兵符和调动平京守卫的令牌。这些都是皇帝登基之后才能有的权力,南康郡王现在既不敢也不能。

    下一刻,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整齐的脚步声,显然是兵马出动的声音。

    楚凌悠然笑道:“要我说啊,要么就痛痛快快地篡个位,要么就憋着。这种不干不脆的水磨工夫,最容易被人掀桌子翻盘了。”

    门外传来了砸门的声音,显然外面的兵马并没有打算对他们客气。

    黑衣人阴冷地扫了一眼楚凌,冷声道:“撤?!”

    满院子的黑衣人突然变朝着四面八方散去。楚凌眨了眨眼睛,仿佛有些茫然,“唉?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不要你们了?崔家主,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崔家主神色有些苦涩,看了楚凌一眼道:“公主总不会杀了阿忽鲁大人的,想要抢,凭公主的实力一时半刻他们只怕也抢不过,那就只好走了。”

    楚凌按了口气,抬手拍了拍阿忽鲁的肩膀。阿忽鲁脸色微变膝盖一弯立刻就跪了下去。楚凌悠然道:“冥狱那位统领真的是误会本宫了啊,说说本宫不会杀人?把人头寄给拓跋梁,一定非常有趣。就是不知道,拓跋梁到底能不能活到阿忽鲁的人头到上京的时候了。”

    阿忽鲁脸色微变,“公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楚凌愉快地笑了起来,很有点小人得志地意思,“阿忽鲁大人,拓跋梁一门心思对付本宫,怎么就不看看自己身边有多少人要他死呢。冥狱都拍到天启来了,我师父又走了,新收的小舅子好不容易算是个好手,还跑去了沧云城。唉…本宫真有些担心拓北晋陛下的安危啊。五年换两个皇帝……”

    阿忽鲁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了,外面却已经传来了厮杀打斗声。

    田亦轩脸色也有些苍白,“公主何必危言耸听。”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又扭头去看崔家主,“你们这些世家权贵弄得事情弯弯绕绕盘根错节,本宫是看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不过本宫却知道一个道理,不管再如何多的草啊,树啊,藤啊的,一把火烧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崔家主神色惨淡,“一把火烧了……公主就不怕整个天启也跟着晚了么?公主和陛下嫌弃我们管得多手伸得太长,但是这些事情难道不都是我们做的么?”

    楚凌抬手,对他摇了摇手指道:“你搞错了一件事,那些事情不是你们做的,你们只是控制了能做那些事情的人而已。树倒猢狲散,但是…猢狲总还是在的,做事的人自然也还是在的。”

    “公主这样的手笔,倒是有我貊族儿女的风采。”阿忽鲁有些遗憾地看着楚凌道。

    楚凌笑道:“听说我师父当年最擅长的便是打面对面的决战,他实力超群麾下兵马也是精锐中的精锐,许多敌对的将领只是看到他的气势就忍不住想要望风而逃了。本宫虽然没有那个本事,但是碰巧了…其实我也喜欢干脆利落的解决问题。只可惜…总是实力不济,不得不多费一些脑子。”

    当南康郡王听说有兵马围攻北晋驿馆的时候,他正在神佑公主的大厅里。因为神佑公主光明正大的扣押了自己派去的使者,而且之后他两次派人去神佑公主要人公主府都完全不予理会,南康郡王怒击之下不得不亲自前往了。另一方面,也是南康郡王自己想要见一见这个名震天下的神佑公主。

    只是神佑公主十分的不给面子,即便是南康郡王亲自驾临她也并没有立刻就出来接见。南康郡王纵然再怒,却也无可奈何。神佑公主的品级比他高,就算是不想见他也是可以了。只是他没有想到神佑公主明知道现在平京城里是他占了上方还依然敢如此狂妄。就在南康郡王忍不住大怒要派人硬闯的时候,才终于听到外面传来环佩叮咚的声音,一袭红衣的神佑公主带着人漫步走了进来。

    “南康郡王这么大的火气,是想要做什么?”

    南康郡王猛然扭头,看到站在门口的红衣女子微微楞了一下。虽然看不清楚面目,但是这女子流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眸却着实是美丽出众,眼眸流转让人不忍将目光移开。

    “神佑公主?”南康郡王微微皱眉,他记得消息里没有写过神佑公主喜好带面纱。有些狐疑地道:“公主何不将面纱揭下来一见?”

    “放肆!”神佑公主尚未开口,站在神佑公主身边的女子却已经先一步开口了,“区区郡王,何敢如此口出妄言?竟敢要求公主揭下面纱?”

    南康郡王微微眯眼道:“公主误会了,但是…本王总该确定,现在站在本王跟前的到底是不是神佑公主吧?”

    神佑公主走到主位上坐下,似笑非笑地看着南康郡王道:“本宫是不是真的公主,什么时候轮到南康郡王来质疑了?不过,本宫平时确实没有用面纱的习惯,这不是…要见令人作呕的人么?若是一个不小心玷污了本宫这如花似玉的容颜,岂不是可惜?”

    令人作呕的人?是说他么?南康郡王眼眸一沉,冷声道:“闲话休提,公主不尊圣旨,还扣押传旨的使者,不知意欲何为?”

    神佑公主冷笑一声,朝着跟在身边的人伸手。身边的侍女抽出袖中的明黄绢帛奉上。神佑公主慢悠悠地打开,道:“本宫也正想跟南康郡王讨论一下,不知道……假传圣旨,该党合作?”

    南康郡王冷声道:“公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神佑公主道:“听说父皇病重,这圣旨由身边的官员代拟,本宫便当没有异议了。但是…连这玉玺都用错了,南康郡王要不要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南康郡王道:“本王不知道公主是什么意思。”

    神佑公主道:“父皇传给公主府的旨意,虽然大多时候用的也是私印,但是可不是这一枚。南康郡王要不要先回去查一查宫中存留的诏书,看一看到底用的书哪一枚印玺?”身边侍女补充道:“自公主册封以来,所有传到神佑公主府的诏书印玺周围都有神赐天佑字样,此印玺乃是陛下在公主归来当年下令以极品墨玉雕琢而成的盘龙印玺。可不是这一枚…平时朝堂上敬天勤民玺。”

    南康郡王脸色铁青,神佑公主悠然道:“南康郡王,不如明日早朝咱们先去与朝堂上的大人们讨论一些,这是怎么回事?听说已经有许久没有人见过父皇了,便是父皇病重…这朝中重臣也该前往探视才对吧?你这样……让本宫很容易怀疑,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公主慎言!”南康郡王沉声道:“陛下病重心情不佳,不想见人难道还非要陛下见不可?如今公主回京,陛下召见公主却不肯入宫,又是什么道理?”

    神佑公主笑道:“就是怀疑南康郡王软禁了我父皇的道理啊。”

    南康郡王冷笑道:“不知道公主想要本王如何证明?难不成为了取信公主本王还要请病重的陛下移驾不成?”

    楚凌耸耸肩道:“本宫胆子小,本宫要朝臣各位大臣和长辈陪同才敢进宫。到时候若是本宫误会了王爷,本宫自然会对王爷赔礼道歉的。况且…王爷为臣,为了父皇和本宫受点委屈,心里想必也不会有什么怨言的吧?”

    好不要脸!

    即便是南康郡王也忍不住为了这番论调无语了。他若是有怨言,那就是微臣不忠了么?

    正在南康郡王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强行发难的时候,门外一个人匆匆进来低声在南康郡王耳边低语了几句。南康郡王脸色顿变,茫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眼眸冷厉地盯着眼前的红衣女子。神佑公主仿佛不绝,依然笑吟吟地与他对视。倒是南康郡王身后的一个年轻人眼睛突然睁大了一些,顾不得礼仪高声道:“不对!她…她不是神佑公主!”

    “什么?”南康郡王也是一愣,虽然他先前也有些怀疑神佑公主戴着面纱不肯见人的举动。但是这女子显然也极为美丽而且胆识不凡。这世上美丽的女子或许不少,但是有如此胆识还敢假扮公主的却绝对不多。之后她提出圣旨印玺的事情,更是让南康郡王将先前的怀疑抛到了脑后。

    “你不是神佑公主?!”如果这个女人不是神佑公主,那么神佑公主跑到哪儿去了呢?

    红衣女子拉下了面纱,露出了一张美丽动人的面容。此时南康郡王才看清楚,这张脸虽然美丽动人,但是轮廓却比寻常天启女子略声一些,虽然发色和眼眸都是天启女子的模样,但容貌一看就是有外族血统的。神佑公主可是纯粹的天启女子,这女人自然不会是神佑公主了。这红衣女子自然不是楚凌,而是晚风。

    晚风有些遗憾地侧首看向身边另一个丫头模样的少女道:“不是说看不出来么?”

    那丫头容貌俏丽可人,翻了个白眼道:“我只说眼睛和头发看不出来,又不会变脸。”

    “你们好大的胆子!神佑公主…神佑公主在北晋驿馆?!”南康郡王厉声道。守在门外的守卫立刻就围了上来,晚风却并不着急,轻笑了一声道:“我们公主去跟北晋使者聊聊,王爷这么着急做什么?另外,在公主府还是不要动武的好啊。毕竟…王爷现在恐怕没有我们人多呢。”南康郡王自然不可能带上成百上千的人进入神佑公主府,但是神佑公主府却真的有数百的侍卫啊。

    “你是什么人?”南康郡王厉声道。

    晚风淡淡一笑,十分温婉地道:“回王爷的话,我家晚风,这几年别人都叫我水龙王。”

    如果此时南康郡王在喝茶的话,说不定他一口茶已经喷出来了。原本他们以为这个晚风只是桓毓身边一个红颜知己或者属下,所以她逃进了襄国公府之后他们也并没有太过为难。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不,应该说他们根本没有想到水龙王竟然是个女人而且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进了平京。

    晚风道:“这次王爷还得我跟玉家六公子的任务一败涂地,公主不高兴得很呢。为了妾身的颜面,少不得只能在王爷这里找回来一些了。”

    美人娇嗔自然是无比的引人注目,但是此时的南康郡王却无暇欣赏了。冷哼一声道:“给本王将假冒公主的贼子拿下!”

    晚风毫不畏惧,轻笑一声随手将手边的茶杯往地上一砸,“奉公主令,拿下这个篡权谋逆的贼子!”

    哗哗一怔兵器出鞘的声音响起,原本宁静祥和的公主府顿时陷入了一片肃杀之中。

    跟在南康郡王身边的人连忙低声提醒道:“王爷,我们不宜在此纠缠,别忘了宫中还有北晋驿馆……”

    南康郡王也反应过来,冷哼一声道:“走!”

    晚风微笑,口中却道,“拦下!”

    ------题外话------

    亲爱的么,月底啦,求一波月票哦。还有月票的快来砸我吧啦啦

    ps:通知一下更新时间,因为下半年事情比较多,凤策本文一直到完结,更新时间统一为晚上九点。如果有意外会另行通知。感谢亲爱的们支持,么么哒~(* ̄3)(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