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79、逆我者——死!(一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神佑公主回京的消息自然很快传遍了整个京城,一时间京城的权贵们都有些惴惴不安起来。如今是什么形势,如果说他们真的半点都不知道的话那是睁眼说瞎话。已经这么多天了他们若是还不知道南康郡王想要干什么,他们也没有本事在天启立足这么多年了。但是…知道归知道,大多数人却都选择了无动于衷。至于还有一部分,那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

    十几年前,摄政王楚烈威势赫然,不仅仅是威压皇帝就连各大世家也几乎被压得喘不过气来。那时候的朝堂几乎就是楚烈的一言堂,他不仅仅不给皇帝发言的机会,也完全不听从朝中大臣和世家的意见。楚烈手握兵权,各家家主们明面上不敢说什么,心中又怎么能不恨?天启自立国起就对世家和读书人十分厚待,楚烈那个时候分明就是想要集权,夺各方势力之权利集于天子一生。哪怕楚烈当时还不是天子!

    如此,各大世家如何能忍?哪怕他们平时为了各自地利益勾心斗角打得灰头土脸,但一旦皇家将要威胁到他们的利益时他们就会立刻拧成一股绳,毫不犹豫地反击回去。他们从来不想篡位,因为对他们来说谁当皇帝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无论谁当皇帝天下大部分权力还是掌握在他们手中的。即便是王朝也不会比他们的家族更加源远流长。

    当年貊族入侵,让许多世家同样损失惨重。因为发生的太快,他们给楚烈扯后腿捅刀子的时候根本没想到天启竟然会真的兵败如山倒。之后永嘉帝直接迁都,这些年世家的力量其实已经远比当年小得多了。但是这些人的韧性也确实惊人,十几年过去依然在缓慢的恢复试图重新控制朝堂。

    当然,他们并不认为自己是在控制朝堂。他们认为自己是在为皇室和天下尽忠,皇帝若是昏庸无能他们有责任觐见匡扶,甚至是采用一些激烈的手段。至于皇帝到底是不是昏庸无能,当然是他们说了算了。

    原本永嘉帝是一个令人还算满意的皇帝,毕竟他没什么雄心壮志也不爱多事。朝堂上的事情过得去就行了,大多数都放手给大臣处理。但是自从神佑公主回来之后,许多人都感觉到永嘉帝渐渐地变了。并不是说他突然变得强悍睿智了,而是他变成了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这世上疼爱女儿的父亲很多,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如果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而且他还是一个皇帝这个女儿又不够安分的时候就让人不那么舒服了。

    神佑公主肆意妄为,最初所有人都觉得没什么。毕竟神佑公主长于北晋不知礼仪,陛下宠着就宠着吧。但是如今,神佑公主竟然敢自己直接带兵出征北晋甚至早年就在北晋组建了靖北军,就不得不让人怀疑她的用心了。甚至就连皇嗣的选择,陛下都听从神佑公主的建议。谁不知道如今陛下看中博宁王府的小王孙,但陛下是为什么看中这个孩子?还不是因为这孩子是养在神佑公主府的?

    长此以往…将来天启还不知道姓什么呢?

    既然陛下屡劝不听,那么就别怪他们袖手旁观了。毕竟,他们也是为了天启的皇室传承。

    但是现在,神佑公主突然回来了依然让不少人心中不安。这位公主竟然就这么回来了,到底是莽撞还是手里已经有了底牌?说到底,如今的天启世家并没有他们自己以为的那么厉害,他们或许掌握着不少的力量,但更多的人其实只能追忆自己先辈的荣光。

    当年的貊族南侵,毁掉了很多东西,也包括他们积累了无数代的家底和势力。朝廷南迁之后,最初他们还要与南方本地的豪强争夺利益,即便是十几年后的如今比起当年也依然是元气大伤的状态。只是他们并不这么认为,许多人甚至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再一次品尝手握权势巅峰的滋味。

    上官成义这种出身贫寒的人和姓朱的这种明明是靠着家族尚未却不跟家族一条心的人……自然都是他们排斥的对象。

    “各位,大家到底有什么打算了没有?”宽敞的书房里,一个容貌清癯,白面微须的中年男子看着坐在下首的一众人皱眉问道。

    书房里坐着七八个年龄模样各异的男子,闻言书房里有片刻的寂静方才有人皱眉道:“陛下如今越发的昏聩了。上官成义也是摆明了站在神佑公主这边。若一直这么下去,这朝堂上下哪里还有咱们说话的地方?”

    另一个中年男子恨恨地道:“上官成义这个老狐狸!明面上一副和神佑公主不冷不淡的模样,竟然……”

    另一个微胖的男子冷笑道:“上官成义的儿子都跟在神佑公主身边几年了,上官成义是什么立场各位还不知道么?我说过好几次,各位总是不信!”当初上官允儒是被神佑公主抓走的没错,但上官成义堂堂丞相真想把儿子弄回来,能没有一点办法么?

    一个须白花白的老者连连叹气道:“谁知道…上官成义那样的人会真的臣服于一个女流之辈?”他们这些世家出身的高傲归高傲,有时候也不是不懂迂回权衡之道。上官成义这种出身贫寒地反倒是将一些东西看的更重一些。不然那些认死理,死撑着一把骨头宁死也要维持什么气结的大都是一些穷酸书生呢?只是他们忘了,上官成义能爬到丞相这个位置上来,又怎么会真的是什么迂腐之辈?

    主位上的男子看着他们争吵起来,皱了皱眉头道:“各位先别急着吵了,还是先说说眼下该怎么办吧。这一次…到底是……”

    众人默然,他们自然明白中年男子什么意思。到底是站在南康郡王这边还是站在永嘉帝这边。他们目前只是袖手旁观,无论选哪一边都还来得及。

    那微胖的中年男子神色有些阴沉,沉声道:“各位,有一个消息不知道诸位听说了没有?”众人侧首看向中年男子,微胖男子沉声道:“听说,神佑公主那位驸马根本就没有死,他就是沧云城主晏凤霄。”

    众人都是一愣,不由得皱眉道:“这消息是从何得来的?”

    微胖男子挥手道:“如何得了的各位就不要管了,不过在下保证这消息千真万确。神佑公主是什么脾气,那晏凤霄是什么人?这一次若是咱们帮了神佑公主……将来这天启的江山真的还能姓楚么?那姓晏的化名君无欢行走天下招摇撞骗,甚至还娶了陛下唯一的血脉。说不是心怀叵测,谁信?”

    “崔兄言之有理。”有人附和道,“可惜陛下听不进我等谏言啊。这几年陛下用人唯亲,除了襄国公,冯铮,上官成义那几个人还能听得进谁的话?”

    他们没说的是,只怕当年他们对摄政王的那一手也把永嘉帝给吓到了,这些年永嘉帝一直都在防着他们。如今朝堂之上,一品高官除了朱大人几乎没有他们这些老牌世家的人。而且朱家也算不得是什么顶级的世家。

    “这么说…咱们,就这么定了?”另一个消瘦的男子问道。

    主位上的男子摇头道:“也不用这么着急,不过…在下觉得可以跟南康郡王谈谈了。诸位觉得如何?”

    “严兄说得是。”众人各自对视了几眼,纷纷点头应道。

    一众人议事完毕之后,纷纷起身告辞。

    “去醉仙楼。”

    那微胖男子出了门低头就要转进同在大门外的轿子,却在入口处僵住了。

    原本应当空荡荡的轿子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一个身形纤细窈窕的红衣女子懒洋洋地坐在轿子里面,那张令整个平京的权贵都惊艳过的容颜此时正带着浅浅地笑意,一双明亮的眼眸澄澈若秋日碧波,荡漾着淡淡地涟漪。只是,男子此时却没有心情欣赏这样绝色的美人儿,甚至连动也不敢动一下。因为,一根明晃晃的长针就顶在他的心口。甚至刺穿了厚重的锦缎,让他心口感觉到了一丝刺痛。

    女子对他笑了笑,甚至好心情地挥了挥手。微胖男子面无表情,心却不由得沉了下去。

    “老爷?”跟随在一边的护卫有些不解地问道。

    微胖男子轻咳了一声道:“没什么。”说罢,不动声色地进了轿子。

    轿子外的帘子被拉了下来,宽大的轿子中光线顿时变得阴暗起来。但他还是能够清楚地看到那一双明亮的眼眸,那双眼睛明明带着笑意却让他忍不住脊背生寒。

    “神佑公主!”男子压低了声音道。

    坐在她跟前的楚凌友好地对他笑了笑,抬手比了个噤声地手势,低声道:“崔家主,醉仙楼有什么好玩的?不如本宫请你去萃玉轩玩玩啊?”

    片刻后,轿子里传出男子的声音,“改道,去萃玉轩。”

    轿子外的人愣了愣,显然是不太明白自家老爷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不过很快还是应了,轿子调转了方向朝着萃玉轩的方向而去。

    轿子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暮色微沉了,萃玉轩外那条街也已经渐渐有些热闹起来了。轿子在萃玉轩后门停了下来,很快就有人打开了门两个容貌出众的女子迎了上来,“是崔家主么?妾萃月,素玉特来恭迎。”崔家主从轿子里走了出来,神色有些僵硬。看着眼前两个笑意盈盈的女子片刻方才点头道:“有劳两位姑娘。”

    素玉掩唇笑道:“崔家主是贵人,妾身不敢。里面请。”

    崔家主并没有见过萃月和素玉,但是却听说过这两个名字,萃月双姝名动京城,不过据说她们已经有很久不接客了。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是神佑公主的人。萃月双姝成名时间远在神佑公主回京之前,那么这两个人……

    崔家主被两人迎进了后门,身边的两个侍卫也连忙跟上。萃月和素玉笑盈盈地看了他们一眼,却并没有阻止。后院的大门刚刚关上,之间方才还巧笑倩兮地两个美丽女子身形一闪已经到了那两个护卫跟前,下一刻两个护卫便双双到底。

    崔家主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略带嘲讽地道:“在下既然进来了,自然不会再不识时务的反抗,公主又何必如此小心翼翼?”

    “对崔家主这样的人,再怎么小心谨慎都是有必要的。”一个含笑的女声传来,崔家主眼睛不由得一缩,飞快的扫向声音来处。之前明明还坐在自己轿子里的人,这会儿竟然出现在了他身后。依然是一系红衣,长发披肩。萃月轩的后院已经点燃了灯笼,淡淡地火光映衬得她容颜越发娇艳动人。

    “神佑公主挟持在下来此,不知所为何事?”崔家主定了定神,沉声问道。

    楚凌对他笑了笑,转身朝着不远处地凉亭走去。

    萃月含笑道:“崔家主,请吧。”

    崔家主看了一眼自己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两名护卫,转身跟了上去。

    凉亭里,楚凌慢条斯理地倒了一杯茶,看着走进来的崔家主笑道:“请崔家主来此倒也没什么大事,本宫就是想要问问……貊族人到底给了你什么样的好处,才让崔家主不惜挑动世家与皇室自相残杀的?”崔家主脸色微变,沉声道:“在下不明白,公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楚凌轻声笑道:“不是貊族人?难不成是南康郡王?不对啊,我瞧着南康郡王不像是有这个本事的样子。对了,本宫记得,南康郡王世子妃好像是姓崔的。世子妃好像是没有太子妃好听啊。”

    “公主到底想要做什么!”崔家主厉声道。

    楚凌撑着下巴笑道:“本宫有点好奇…到底是你们这些世家之间的连接利益硬,还是本宫的流月刀更锋利。”

    崔家主并不畏惧她的威胁,冷笑道:“公主是想要杀人么?你有本事杀了我,有本事杀了所有的世家么?就算是…公主以为十年二十年以后,就不会有新的势力取而代之么?”

    楚凌笑道:“崔家主不用跟本宫说这么多,本宫有本事杀了你,自然也又本事杀了所有想杀的人。至于十年二十年之后如何,关我什么事?”

    “你!”崔家主气红了脸,显然没想到楚凌竟然会是这样不管不顾地性子。好一会儿,方才指着楚凌道:“难怪有人说,公主不像是陛下,倒像是楚烈。果真都是虎狼之心,嗜杀成性!”

    楚凌轻笑一声,道:“虽然我是父皇的女儿,却也不得不说句公道话。当年,要不是你们在楚烈背后捅刀子,天启还不至于毁得这么快吧?崔家主,你们对北地的百姓可有过丝毫的愧疚?啊,不对。当年的事情应该不管你的事儿。本宫觉得,你们只怕也没有父辈的勇气。若是摄政王在世,崔家主这一次只怕只敢舔跪臣服了吧?毕竟…当年还会背后暗算,如今却只敢当个墙头草了。呃,不对,这中间不包括崔家主,你……是叛国贼!”

    “你!”

    楚凌笑吟吟地道:“本宫真是替你们这些人觉得可怜,经过了楚烈的事情你们以为天气皇室的忘性会那么大?还会允许你们再爬起来?我父皇算是手软的了,南康郡王若真的上位,你以为你们能有好下场?”

    闻言,崔家主突然一笑,“原来公主是来做说客的?”

    楚凌摇摇头,道:“错,本宫是来告诉崔家主一句话的。”

    “什么?”崔家主一怔。

    楚凌看着他,莞尔一笑,“逆我者——死!”



    ------题外话------

    晚一些时候会再补一更哈~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