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78、永嘉帝的处境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宫里派来传旨的人却被神佑公主给拿下了,等在外头没有进门的人等了又等却始终不见传旨的人出来,一时间倒是有些急了。但是神佑公主毕竟是皇帝亲自下旨位比亲王的公主,说得难听一点品级比如今掌权的南康郡王还要高一些,这些人就算再怎么仗着南康郡王的势也不敢强闯公主府。敲门询问了两三次得到的答案都是公主留下人说话之后,终于觉得不对赶紧回宫去禀告了。

    南康郡王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愣住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反应过来。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却依然不敢相信神佑公主的胆子竟然已经大到了敢私自扣押传旨的使者了。

    气得半天没有说出话来的南康郡王咬牙切齿半晌,终于起身怒气冲冲地去了永嘉帝的寝宫。

    寝宫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味。永嘉帝躺在床上脸色有些暗淡,显然确实是病的不清。贤妃坐在床边,小心翼翼地喂他喝药。另一边不远处,襄国公坐在一边的椅子里看着这一幕眼底满是担忧。贤妃喂完了药,抽出丝绢擦了擦永嘉帝唇边的药汁方才端着药碗起身,“国公。”

    襄国公连忙起身拱手道:“娘娘。”

    贤妃看了看永嘉帝,轻叹了口气道:“本宫去膳房看看陛下的晚膳,这里有劳国公了。”

    襄国公道:“请娘娘放心,有劳娘娘了。”贤妃摇摇头,端着药碗走了。自从被软禁在宫中,南康郡王就不再允许任何后宫女眷来见陛下。还是贤妃态度强硬地硬闯了进来,南康郡王方才退步的。后宫三妃出身都不凡,虽然这些年她们也没多少宠爱,不过永嘉帝给她们的尊重和宠爱还是够的,这几年跟神佑公主也相处的很好。嫔妃们并不觉得若是换了个皇帝她们的日子能比现在好过。贤妃闯进来的时候,两位两位娘娘也跟着帮了不少忙。南康郡王还没有真正登基之前也不想太得罪这三位娘娘的娘家,这才让步让贤妃进来侍疾的。

    “陛下,你觉得怎么样了?”等到贤妃出去,襄国公方才上前问道。

    永嘉帝摇了摇头,有些黯然地道:“你说…卿儿能不能赶回来啊。”

    襄国公道:“陛下千万保重,公主一定会得到消息,尽快赶回来地。”

    永嘉帝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其实…朕倒是希望她不要回来才好。这平京皇城里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她一个姑娘家……这什么皇位,南康想要,给他就是了。”襄国公摇头道:“陛下千万不要这么想,公主的性子陛下还不了解么?平京还有许多公主关心的人在,她怎么可能不回来?陛下若是就此对南康郡王认输,一旦公主回来了,只怕是处境艰难。另外…臣怀疑公主只怕是已经回来了。”

    闻言,永嘉帝眼睛不由得一亮。一把抓住襄国公道:“这话当真?你…你怎么知道的?”

    襄国公低声道:“方才贤妃娘娘跟臣提了两句,说南康郡王派人带了圣旨去公主府。如今公主府并无主人,南康郡王派人去公主府传什么旨意?只可能是公主已经回来了。”

    永嘉帝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焦急地道:“那逆贼想要害卿儿!一定是,他假传圣旨想要害了卿儿!”

    “陛下!”见他急的脸色通红不停咳嗽,襄国公连忙安抚道:“陛下宽心,公主不是寻常女子,怎么会中了南康郡王的奸计?”

    永嘉帝好不容易平息了下来,冷哼一声道:“那逆贼敢伤卿儿一根指头,朕让他一辈子也别想名正言顺的登上那个位置。”

    南康郡王为什么会对襄国公和永嘉帝如此客气?自然不会是他真的打算等到永嘉帝病逝之后在徐徐登基。而是他即便是软禁了永嘉帝,也依然没有能够光明正大登上皇位的信物。每个皇帝都有很多个玉玺,但是天启的国玺却只有一个。更不用说,身为皇帝还必须掌握着楚氏宗族的宗令。这两样东西都没有,哪怕南康郡王真的登上了皇位,他以及他的后世子孙在史册上也只会是一个篡位者。

    如今还没到需要南康郡王破釜沉舟的时候,他自然也不想事情弄得那般难堪。世人多号名声,而虽然身为皇室却更多出文人雅士的楚氏更是如此。

    “陛下果然正是好父皇,真是让本王敬佩啊。”永嘉帝话音刚落,就见南康郡王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南康郡王,永嘉帝脸上的怒意更甚,“南康,你这个逆贼!”

    南康郡王嗤笑了一声,目光从襄国公身上扫过,落到了永嘉帝身上,“陛下何必如此愤怒,你以为朝堂上那些臣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么?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可有人为陛下说一句话?可见,陛下是不得人心的。古语有云,得民心者得天下。陛下何不退位让贤呢,说不定还能落个好结局。”

    襄国公冷声道:“南康郡王未免得意的太早了一些。南康郡王现在可敢去朝堂上昭告天下,你要登基称帝?”

    南康郡王淡淡笑道:“襄国公这是想要激怒本王?就算本王现在称帝,大约也没有几个人会反对吧?”

    襄国公冷笑,毫不客气地道:“只怕是南康郡王还没有与人瓜分好利益,就算是你想登基,跟你合作的也不肯答应吧?毕竟,现在是你求着人家,一旦等到你登基为帝若是再翻脸不认人,可就不知道是谁求谁了。”南康郡王脸色微变,冷冷地盯着襄国公道:“你的话太多了。”

    襄国公打岔了几句话,永嘉帝也已经恢复了冷静。他坐起身来看着南康郡王道:“能让你这么怒气冲冲的跑来,看来事情也没有你说的那么顺利。”

    南康郡王冷笑一声道:“确实不算顺利,陛下养的好女儿,当真是胆子不小!竟然连圣旨都敢违抗,还敢私自扣押传旨的使者。陛下就不怕你这个女儿有一天欺君罔上么?”永嘉帝道:“就算她欺君罔上朕也乐意,不管是什么,给她总比给你这个逆贼强。”

    南康郡王脸色顿变,指着永嘉帝道:“都说陛下对神佑公主宠爱纵容无度,以至于神佑公主任意妄为,今天本王才当真相信了。陛下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就不怕对不起列祖列宗的在天之灵么?”在世人的眼中,楚凌这个公主血缘再亲近也只是个外人,而南康郡王就算隔得再远也依然是楚氏宗族的血脉。

    永嘉帝冷哼一声道:“说这些,有什么用?”

    南康郡王咬牙道:“将国玺和宗令教出来!”这几天的诏书上盖的都是永嘉帝的印玺。除非是国与国之间的重大事情或者祭祀一类的事情,否则用皇帝的私人印玺并不为国。毕竟皇帝即为天下。但是,如果想要真正的掌握住整个天下,这两个东西却是非有不可的。

    永嘉帝道:“有本事你自己找。”

    “你当本王不敢杀你!”南康郡王脸色难看地道。襄国公戒备地挡在了永嘉帝床前,永嘉帝倒是显得淡定了许多道:“若是能杀了朕,你不是早就动手了么?南康,你忍耐了这么些年怎么突然就这么沉不住气了?你先前说的不错,朕确实养了个好女儿。朕是不知道这天启的江山将来到底会落到谁的手中,但是朕至少还是知道,只要卿儿还活着不管怎么样她总是会替她父皇报仇的。”

    襄国公冷声道:“南康郡王,你敢对陛下无礼!”

    南康郡王冷哼一声道:“本王不能对陛下无礼,但是对襄国公无礼还是可以的。是不是?”

    话音刚落,门外就走进来两个侍卫模样的男子,“王爷。”

    南康郡王道:“请襄国公换个地方休息。”

    “南康!”

    “南康郡王!”

    两个侍卫上前,一左一右拉着襄国公就往外面走去。永嘉帝怒击却也无可奈何,只气得在坐在床上气喘吁吁。南康郡王笑看着永嘉帝道:“陛下,你这个样子臣看着都觉得可怜,何必挣扎呢。难不成你还真以为一个神佑公主能够扭转大局?”永嘉帝怒道:“滚!”

    南康郡王轻笑了两声,先前因为楚凌而产生的怒气一扫而空,转身往外面走去。

    走到门口正好碰到提着食盒进来的贤妃,“贤妃娘娘。”

    贤妃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陛下是君,王爷是臣。南康郡王还是收敛一些得好。”

    南康郡王微微挑眉道:“臣听闻陛下对后宫十分寡情,倒是没想到贤妃娘娘竟然还是对陛下如此情深意重,当真是可惜了。”

    贤妃道:“王爷说笑了,侍候陛下是本宫的本分。就像是…效忠陛下是为臣的本分。王爷,你说呢?”

    南康郡王被噎得有些说不出话来,眼神阴郁地扫了一眼贤妃,轻哼一声转身拂袖而去。贤妃淡淡地看了一眼他离去的背影,转身往殿内走去。



    ------题外话------

    抹汗,今天更新有点少,明天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