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76、杀了神佑公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平京皇城里并没有常人想象中夺权篡位时的混乱,至少对于绝大多数寻常百姓来说每一天和先前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最多就是感觉城里城外的守卫比平常严格了一下,以及不少达官贵人的府邸外面都围上了兵马罢了。不过这种事情对于寻常小民百姓的影响也悠闲,皇城之中那些达官贵人今天荣华富贵明天就流放千里的并不少见。更何况,贵人们聚集的地方毕竟与普通人还是隔着一些距离地,能看到的也不多。

    云煦选在了距离平京很近的一个小镇上等他们,楚凌找到他的时候云煦正坐在街边的一个茶水铺子边上喝茶。一身布衣的云家二公子依然是一派温文尔雅的谦逊模样,半点也没有因为京城突然的巨变显得狼狈。看到有人一言不发的坐到了自己对面,方才抬起头来看向对面的人莞尔一笑,低声道:“公主好大的胆子。”

    楚凌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方才道:“我看云公子才是好大的胆子吧,约我在这里见面就不怕被人发现么?”云煦轻笑了一声,不以为然地道:“若是连这种小地方他们都有心思布控到,公主压根就回不来吧?况且……就算被发现了,他们也不敢对公主做什么不是么?”现在天启的皇帝还是永嘉帝,以永嘉帝对神佑公主的宠爱,南康郡王要是敢光明正大的对神佑公主不利那才奇怪了。

    楚凌托着下巴道:“这可不好说。”

    云煦道:“公主不用担心,周围都是自己人。”

    楚凌点点头,这个她当然也是知道的。过来之前她已经站在暗地里观察了这边好一会儿了,确定了安全方才过来的。楚凌问道:“父皇到底怎么样了?”云煦微微蹙眉道:“南康郡王一出现在平京就直接控制了宫中,当时襄国公也在宫里所以也没能出来。”楚凌皱眉道:“晚风在襄国公府?”云煦点头道:“南康郡王毕竟不像弄得太难看,只是让人围了几个反对他掌权的大臣府中,没有让人闯进去。晚风姑娘被追捕的时候躲进了襄国公府,襄国公夫人将她藏了起来。”

    楚凌眉头紧蹙,“所以,现在没有人知道父皇怎么样了?”

    云煦叹了口气道:“我们的人,没有人亲眼见到过陛下。所以,谁也不敢确定陛下到底怎么样了。”

    “简直是荒谬!一个多年不曾入京的郡王直接控制了陛下,宫中侍卫竟然都没有丝毫动作?难不成,南康郡王也控制了整个宫中侍卫和禁军?”

    云煦望着楚凌道:“公主真的想不明白么?南康郡王自然不能控制宫中侍卫,但是…平京皇城里的那些世家可以。御前侍卫出身都不会低,这些人有多少是一心效忠陛下的?又有多少是背后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网的?宫中侍卫不可能都叛变,但是只要御前侍卫中有人能协助他们控制陛下,冯铮又不出面的话,谁敢质疑南康郡王挟持陛下?”

    “所以,一场成功的篡权其实只需要两步?干掉冯铮,控制陛下。”楚凌面无表情地道。

    云煦挑了挑眉道:“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好像确实如此。不过…我倒是有点好奇,公主竟然没有怀疑冯铮背叛了陛下?”按理说,发生这样的事情第一个要怀疑的就是冯铮背叛了吧?楚凌扫了他一眼道:”冯铮身为武将已经位极人臣,他背叛父皇帮着南康郡王谋反,南康郡王能把皇位分他一半还是怎么的?更何况,他儿子还在我手里呢。”

    云煦摇摇头,有些无奈地道:“既然公主相信他,那么…冯铮好像受了重伤,可能需要我们去救他。”

    “说说看。”

    云煦道:“宫中偶尔还是有一些消息传出来的,冯铮好像被关在宫里,不过受了重伤动弹不得。”

    楚凌蹙眉道:“能将冯铮打成重伤,如果不是背后暗算,那么…北晋这次来了不少高手?”云煦点头道:“北晋人为了扶持南康郡王也是下了血本的,冥狱的高手记录在案能查到身份的至少有十几位现在都在平京。至于那些没什么名声的……拓跋梁至少将现在冥狱三成的人手都派过来了。”

    楚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眨了眨眼睛道:“冥狱三成的高手都在天启?”

    云煦皱眉,脸色有些不太好,“南康郡王敢篡权,肯定不只是依靠北晋人他手里只怕也有不少人手。”

    楚凌却跟他想得不是一个方向,微微扬眉悠然道:“拓跋梁好像突然不怕死了啊。这个时候将这么多高手撤离上京……”难不成拓跋梁还不知道,现在有很多人正在准备弄死他啊。拍拍手,楚凌道:“赶紧的,解决掉平京的事情说不定还能去凑个热闹。”

    “……”云煦茫然,公主殿下在说什么?

    平京皇宫御书房旁边的偏殿里,南康郡王坐在主位上脸上带着几分不悦之色看向坐在他下首的人。

    南康郡王按照辈分算起来还要算是永嘉帝的堂叔,不过他并不是先皇的兄弟关系已经隔得有些远了。但是论年纪他却比永嘉帝还要年轻几岁,据说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好,如今看着确实是有些消瘦,但是却有几分神采奕奕的味道。蛰伏了十几年,如今一朝权势在握,这位平素低调的郡王大约也有些沉不住气的张扬起来了。

    “阿忽鲁大人,你说你又办法对付神佑公主。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还请明说!”南康郡王沉声道。

    阿忽鲁微微挑眉笑道:“郡王莫要心急,如今整个平京都在你的掌握之中,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南康郡王冷笑一声道:“大人莫要糊弄本王,现在说整个平京都在本王手中,未免为时过早。”阿忽鲁不以为然地笑道:“你们中原人说,擒贼先擒王,如今永嘉帝已经在郡王手中了,岂不是整个平京都在王爷手中?”

    南康郡王有些烦躁地道:“这些暂且休提,阁下还没说到底怎么对付神佑公主。”

    阿忽鲁道:“王爷对神佑公主未免太过看重了一些。”南康郡王冷笑一声道:“贵国若是不看重神佑公主,北晋皇何必专程派丞相大人亲自南下这一遭?难不成真的只是为了本王不成?”

    南康郡王能在自己的封地蛰伏十多年,自然不是一朝得势就得意忘形的傻子,岂会不明白北晋人打得算盘。看着阿忽鲁,南康郡王道:“如今北地的消息可都传遍了,神佑公主与靖北军统领本是一人,就连…沧云城主晏凤霄和已故的神佑公主驸马都……如此一来,润州一代的情形只怕对北晋不利吧?”

    阿忽鲁微微变色,晏凤霄和君无欢是同一个人的消息如今北晋都还压着只有少数人知道,南地知道这个消息的人就更少了。但是南康郡王竟然会知道,看来这个一向低调的郡王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阿忽鲁沉吟了片刻,方才笑道:“好吧,在下也不瞒着南康郡王了。我皇先前的意思也没有任何改变,北晋愿意全力支持郡王掌权登基,但事成之后……神佑公主,必须交给北晋处置。”

    南康郡王脸色有些难看,“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她?”

    阿忽鲁笑道:“王爷既然知道晏凤霄和君无欢其实是同一个人,就该知道…神佑公主的重要性。别的不说,晏凤霄本身的实力就是天下间数一数二的。王爷若是杀了神佑公主…晏凤霄怒击之下若是不顾一切来刺杀王爷,试问天下,谁能拦得住?”南康郡王微微眯眼,眼眸中带着几分不以为然。他虽然不懂武功,但是手下武功高强的人却不少。南康郡王并不觉得武功高强是什么值得称道的本事,武功再高还不是被在役使的,这世上最重要的是权势地位而不是什么武功。

    阿忽鲁轻叹了口气道:“郡王看不上武功高强的人么?郡王可还记得,我北晋先皇是如何驾崩地?”

    南康郡王一愣,阿忽鲁道:“几年前,宫中忽现刺客,陛下当场身亡不说。当时的北晋大内侍卫统领坚昆,也是我貊族仅次于拓跋兴业的绝顶高手,追逐刺客而去,从此不知所踪。坚昆是我貊族勇士,也是一心效忠先皇的人,绝不可能畏罪潜逃,所以他应该是已经死了。先前一直没有人知道当初那个刺客是谁,但是现在……”

    南康郡王道:“现在如何?”

    阿忽鲁盯着南康郡王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现在,我怀疑那个刺客就是神佑公主。”

    “荒谬!”南康郡王拍案而起,道:“本王也听说过神佑公主武功高强,但是……也还不至于强过貊族第二高手吧?”

    阿忽鲁笑了笑道:“王爷不信便罢了,在下也是心口一说罢了。”南康郡王道:“既然大人如此忌惮神佑公主,为何还非要留下她?真的只是因为晏凤霄么?”

    阿忽鲁道:“王爷莫要看不起这手段,只要有神佑公主在手,晏凤霄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儿。”

    南康郡王轻哼一声道:“但愿真如大人所言吧。”

    阿忽鲁笑道:“这是自然,神佑公主一旦回京必然会先来宫中探望永嘉帝,还请南康郡王做好准备才是。只要能顺利拿下神佑公主,临江城的兵马不过是一盘散沙,博宁王府也不足为惧,到时候无论这平京还是天启,还有谁能与郡王相抗衡?”

    南康郡王沉声道:“本王知道了。”

    见他同意,阿忽鲁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带着人告辞出去了。

    等到阿忽鲁一行人出去,南康郡王方才轻哼了一声道:“来人!”

    殿后一个灰衣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拱手道:“王爷。”

    南康郡王沉声道:“传令下去,一旦见到神佑公主踪迹,杀无赦!”

    “王爷?”中年男子一愣,显然也没有想到南康郡王会下这种命令,“王爷,那北晋人说得不错,沧云城不得不防啊。”南康郡王冷笑道:“北晋人如今正跟沧云城僵持,就算神佑公主出了什么事沧云城隔着灵苍江有什么本事找本王麻烦。到时候,将神佑公主的事情推给貊族人便是。另外…晏凤霄有病在身做不了假,若是得知神佑公主死讯,还有没有能力为她报仇还要两说。”

    中年男子点点头,“王爷说的是,那属下……”

    南康郡王道:“以冥狱的名义去办,见到神佑公主不必多说,杀无赦!”

    “是,王爷。”

    南康郡王又问道:“博宁王府可有什么消息?”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道:“博宁郡王不肯与我们合作。”南康郡王冷笑一声道:“他一直奉承着永嘉帝和神佑公主,不就是指望他那个孙儿有朝一日成为皇室么?那小子找到了没有?”中年男子摇了摇头,“还没有。”

    “继续找!”南康郡王冷声道,“等找到那小子,本王就不行博宁王府还能死撑着不点头。”

    “是,王爷!”

    南康郡王下令对楚凌杀无赦的时候,他一心想要杀的人却已经大摇大摆地进了平京皇城。楚凌穿着一身浅色的布衣,模样俊秀斯文看着就像是一个十七八岁尚未及冠的少年。肖嫣儿跟在她身边,穿着一身湖蓝色衣衫,梳着一个双丫髻,看上去俨然一个乖巧懵懂的小少女。其实跟着楚凌这两年肖嫣儿虽然依然性格娇俏伶俐,却也明显长大了不少。从前她总觉得自己还是十五六岁的小丫头,如今也渐渐明白自己只是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将自己封锁起来不肯看外面的任何人事物,只一心相信自己认定地事情才总是一副长不大不懂事的模样。如今想开了,过往的事情也记起来了不少立刻就显得沉稳了不少。

    不过即便是如此,扮起懵懂的少女来也依然是得心应手的。

    两个少年少女走在街上,宛如一对感情极好地兄妹,自然不会让人联想到据说有平京第一美人的神佑公主身上。

    楚凌和肖嫣儿远远地走过神佑公主府和襄国公府,果然看到相邻的两府周围都布满了兵马。两人并没有靠近,只是如同寻常人一般走了过去。肖嫣儿拉着楚凌的衣袖,一边往前走一边低声道:“咱们现在怎么办?”楚凌想了想,问道:“你能进去襄国公府么?”肖嫣儿眼睛一转,点了点头道:“我可以的。”

    楚凌道:“那你去襄国公府见见晚风,我去找惠和郡主。”

    肖嫣儿微微蹙眉道:“我们跟惠和郡主不熟,去找她会不会不安全?”

    楚凌摇头笑道:“无妨,我我心里有数。你自己小心,见到晚风之后将我们的情况告诉她,她知道该怎么做。”

    肖嫣儿点点头,两人转过一个巷角的时候肖嫣儿将一个小袋子塞给了楚凌道:“拿着防身。”便一闪身消失在了巷子的一段,楚凌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袋子,绣工还有些笨拙的小袋子里面装着好几个瓷瓶显然都是装着各种药物。不由得笑了笑收起小袋子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肖嫣儿虽然武功不济,但是轻功却不弱。更不用说她擅长各种毒术,对付绝顶高手有些困难对付没什么武功的普通士兵却是足以令人畏惧的大杀器。不到傍晚十分,肖嫣儿便已经略带几分得意地走进了襄国公府的后院。至于守着后面大门的守卫,此时正因为吃坏了肚子蹲在茅厕里呢。

    襄国公府里十分安静,南康郡王毕竟不敢光明正大的谋逆,虽然将襄国公扣在了宫中却并并没有对襄国公府的人如何。只是如今襄国公被扣在宫里,襄国公府被人团团围住进出不能,无论是对于襄国公还是襄国公府来说都是一种十分有效的牵制。因为突然发生的变故,整个府邸都鸦雀无声仿佛根本没有人居住一般。

    肖嫣儿对襄国公府也一样熟悉,很快便熟门熟路的摸到了襄国公夫人的院子里。如今襄国公不在,襄国公府应该是夫人当家。

    “晚风姐姐。”

    “嫣儿?”听到声音,襄国公夫人和晚风立刻走了出来,却看到肖嫣儿身边还躺着两个陌生人。晚风连忙上前,“嫣儿,你怎么在这里?这是……”

    肖嫣儿拍拍手笑道:“这是监视你们的人呀,就在这个院子外面,要不是我谨慎差点就被他们发现了。”

    襄国公夫人叹了口气,略带薄怒地道:“围着襄国公府就罢了,竟然还敢派人潜入府中监视,这个南康郡王未免太过分了!”

    肖嫣儿道:“他连陛下都软禁了,害怕别人么?现在已经算客气啦。”

    襄国公夫人自然也猜到永嘉帝和自家老爷肯定是被软禁了,只是也不敢多想。如今听肖嫣儿一说,脸色也不由得有些泛白。晚风拉着肖嫣儿问道:“嫣儿,你怎么来的?”

    肖嫣儿眨了眨眼睛道:“阿凌姐姐叫我来找你呀。”

    晚风顿时会意,拉着肖嫣儿就往里走去,“咱们进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