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75、回京(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说要回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眼下楚凌自己就很忙。临江城的事情、与塔克勤的战事,还有信州的事情,哪一样都不能直接丢下不管。

    楚凌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决定,润州城那里有余泛舟和葛丹枫在,暂时不用担心。临江城只好继续托付给了赵伯安和吕将军。信州有郑洛坐镇暂时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楚凌并不打算多带兵马,只带三千神佑军萧艨和黄靖轩黎澹上官允儒冯思北四人回平京,赵季麟被留下来协助赵伯安处理临江城事宜。

    纵然是如此,楚凌依然是一夜未眠第二天早上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将一封信递给了云行月。

    云行月接过来有些不解地道:“这是什么?给我做什么?”

    楚凌道:“劳烦云公子,走一趟沧云城交给君无欢。”

    云行月道:“那怎么行?我得跟你回平京啊。”楚凌翻了个白眼道:“我会带着嫣儿一起去的。”云行月气结,“你嫌弃本公子?”

    楚凌有些头疼地道:“别闹了,平京多得是御医。就算真有什么事纵然他们不如你云公子,总还能顶一阵子。这封信很重要,你亲自送,越快越好。”

    云行月有些不解,“这里面到底写了什么这么重要?还要本公子亲自送信?”

    楚凌冷笑一声,“拓跋梁给我找了这么大一个麻烦,若是不回敬他一二他还以为本公主没有脾气呢!”云行月道:“能说得明白一点么?”楚凌道:“你不用那么明白,你只需要知道……入冬了天气凉了,拓跋梁也该凉了。”

    “……”

    拍拍云行月地肩膀,郑重其事地道:“劳烦了,信在人在,信失人亡。”

    云行月无语地望着快步留情的楚凌终于还是没有开口叫住她,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这都叫什么事啊。”

    跟在楚凌身后的明萱路过云行月身边,仰起头对他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信在人在,信失人亡哦,云公子。”

    “……”

    楚凌并没有带着大部队一起返回平京,三千神佑军也是等到天黑之后方才趁夜渡江的。而楚凌和萧艨却带着几个年轻一大早就从江边的僻静处过了江,登岸之后立刻上了晚风的人准备的快马一路马不停蹄地朝着平京的方向奔去。

    黎澹和楚凌的推测并没有错,南康郡王没有那么大的实力起兵造反。而且,天启的传统起兵造反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前途,基本上也没有多少人肯追随。读书人都要脸的,追随一个起兵谋逆的皇帝还是一个继位原因成谜的皇帝,还是有点差别的。而且,起兵谋逆风险太高。要知道,上一次想要搞事的人才刚凉了不过三四年的时间。

    所以一路回去她们并没有遇到那种重兵封锁所有道理都不能走的情况。但是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许多地方都有人盯着,特别是对于沿江各处防守十分森严,是为了防着谁不言而喻。

    一行人避开了官道一路上快马加鞭,不过两三日就进入了神佑公主的封地,距离京城便也不远了。

    “叩见公主!”

    隐藏在山中的别院中,几个衣着各异的男女跪倒在地齐声叩见。

    楚凌微微皱眉,沉声道:“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平京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为何本宫迟迟没有收到消息?”

    为首的男子羞愧地道:“请公主降罪,属下无能竟让商行中混进了貊族人的细作。”楚凌并没有急着发作,“损失有多少?”

    男子低声道:“发现的还算及时折损了几十名兄弟,不过……各处的探子多数都被发现了,只得匆忙撤离,以至于……”以至于平京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他们竟然都没有反应过来。

    “另外,那些逆贼中有不少貊族高手,我们的人也因此损伤不少。桓毓公子和晚风姑娘身陷险境,这几日我等竭力想要营救,可惜都无功而返。”

    楚凌道:“这么说,南康郡王和北晋人的实力当真不弱啊。宫里有什么消息?”

    一个中年女子抬头道:“启禀公主,宫门已经被封锁了,不过也还是有些消息传出来。听说陛下病重,冯铮将军…下落不明。”坐在一边的冯思北闻言顿时紧张起来,旁边上官允儒身上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放松。冯思北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事。

    萧艨道:“如今京城的局势到底是怎么样?”

    为首的男子道:“十多日前陛下突然病重,同时南康郡王现身京城。之后…宫中就传来消息陛下将朝政托付于南康郡王。之后南康郡王拜访了博宁王府,上官大人以及朱大人,第二天早朝博宁郡王质要求觐见陛下,被南康郡王以陛下龙体不适拒绝了。当天晚上,南康郡王就派人带着陛下的旨意将博宁王府和两位大人府上围了起来。”

    黎澹皱眉道:“朝堂上没有人说话么?”

    “自然是有的。”男子沉声道,“但是效果并不大,因为有不少人立场不明两不相帮,还有一些人支持南康郡王。南康郡王认为陛下之所以病重是因为思念挂心公主,所以希望公主即刻收兵回京。毕竟亲自主导了与北晋人的谈判,北晋人开出的条件似乎极为优厚,也让不少人动了心思。另外…有几个反应激烈的大臣,当晚便被人刺杀死于自己府中。”

    并不是所以人都心怀叵测的,哪怕是永嘉帝这样毫无作为的皇帝也还是有那种一心一意忠于他的臣子的。

    楚凌有些明白了,南康郡王这一手一方面迎合了许多反对楚凌出兵北晋的朝臣,另一边派人杀了激烈反对他的几个臣子更是一种威吓。同时北晋人在谈判的时候主动让出了好处,也让一些原本犹豫不决的臣子更加偏向了他。反正南康郡王又不是篡位,陛下身体不适又没有子嗣,总是要有人来执掌朝政的。

    至于博宁郡王和被永嘉帝看好的博宁王府小王孙,就被人有志一同的以往在角落里了。陛下可没有正式册封博宁王府的小王孙为皇嗣,如果陛下真的早逝的话,博宁王府那位小王孙的年纪也不太合适。

    说到底,眼下平京的局势并不是因为北晋人和南康郡王有多厉害,而是那些跟永嘉帝或者说跟楚凌想法相悖的世家不想陪他们玩儿了。他们也未必真的就所有人都有要协助南康郡王篡位的想法,但是想要对永嘉帝施压的想法只怕是不会少。

    或者在他们眼中,即便是他们扶持南康郡王尚未也不算是违背了臣子之道。因为永嘉帝宠信纵容公主胡作非为未及江山社稷安危,他们身为忠臣劝谏陛下为国家鞠躬尽瘁劳心费力有什么错?就算有错也是陛下先有错。总之,想要找理由的话必然能找到一大堆让自己心安理得的任由形势发展成如今的模样。只是这些人却未必想过,他们能控制开头却未必还能控制得了结尾。

    当南康郡王完全掌握住了平京局势,还有北晋人扶持的时候他们是否还能控制得住?

    楚凌问道:“长生怎么样了?”

    那女子连忙道:“回公主,小公子当时正在公主府。见情况不好,白鹭姑娘先一步带着小公子和卓夫人离开了。如今住在凌霄商行在平京的一处秘密据点,一切安好。”楚凌微微松了口气,道:“那就好,桓毓和晚风在哪里?”

    一个青年男子开口道:“启禀公主,桓毓公子被关在天牢里,晚风姑娘在襄国公府。只是襄国公府如今被封锁了,她出不来。另外…云二公子前两天出城了,目前就在平京附近的一处小镇等候公主。”

    等到楚凌终于问完了,黄靖轩忍不住开口道:“公主,我们现在怎么办?”

    楚凌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道:“还能怎么办?回京!”

    黎澹怔了一下道:“公主,我们就这样回去?”

    楚凌扬眉道:“你还想怎么回去?”

    黎澹道:“属下的意思是…如今平京毕竟是南康郡王说了算,咱们这些人回去公主可做好了什么打算?”

    楚凌笑道:“打算么…自然是有的。不过要先见到云煦再说。或许…他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消息呢。”

    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云煦的底细,不过黎澹确是知道的,闻言眼睛也微微一亮道:“是了,云公子这两年一直都在平京。以他的身份,说不定消息比我们灵通一些。”云煦虽然也任职于神佑军,但大多数时候却留在京城。这次神佑军背上他也没有去。想必对京城的局势比他们知道的要的得多。

    楚凌微笑道:“他既然在等我们,想必是心里有数的。你真的以为就凭霓裳能够独自一人穿过北晋人和南康郡王的封锁顺利到达临江城?不要太小看云煦了,他毕竟……”

    黎澹看了一眼楚凌,想了想云煦的身份也点了点头。

    虽然云煦的年纪比他们大一些,百里家又早已经衰败黎澹对他并不熟悉。但他却也挺家中长辈偶尔说起过,若不是当年百里轻鸿锋芒太盛,云煦也不会默默无闻。不过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也许云煦默默无闻正是一件事好。

    楚凌看向众人,道:“小将军,黎澹,靖轩,留下准备接应神佑军归来。其他人随我即刻回京!”

    “是,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