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73、出事了!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一大早孔骁就接到了神佑公主召见的消息,但是他并没有立刻急着前去觐见公主。而是慢条斯理的用过了早膳,慢悠悠地打理了过了易容甚至还有心情写了两篇字方才带着人前往将军府的大厅觐见公主。

    他到了之后直接就被人引了进去,不过大厅里的人却不少,神佑公主正坐在主位上跟坐在她下首的萧艨和赵伯安说话。似乎是在讨论军中的一些事情,孔骁轻咳了一声道:“臣枢密院副承旨孔骁,见过公主。”正在说话的众人顿时停了下来,齐齐看向孔骁。孔骁顿时有些不舒服起来,因为这些人的目光仿佛是在说他做了什么失礼的事情一般。

    楚凌抬眼看了他一眼,随后目光便落到了原本她手中正在翻看的册子上道:“孔大人略等一会儿。”便继续与萧艨和赵伯安说起了方才的话题。

    “这事儿就交给萧将军了,有什么问题吗?”楚凌合上册子问道。萧艨起身拱手道:“末将领命。”楚凌满意地点了点头笑道:“赵将军,吕将军那里还要劳烦你亲自走一趟。你跟吕将军说,等过两天本宫得空了会亲自去军中见他。”赵伯安笑道:“公主尽管放心,公主刚刚回来必然是事务缠身,吕将军不会计较这些点事情的。更何况,水军大营离临江城又不远,真有什么事他自己走一趟也就是了。”

    楚凌笑道:“毕竟还是我失礼,将这么一摊子事丢下就跑了,劳累吕将军了。”

    “公主……”赵伯安的话还没说话,旁边就突兀地响起了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公主!”

    赵伯安一愣,扭头看向站在一边怒气腾腾地孔骁皱起了眉头。楚凌也是微微蹙眉,就连刚收好东西起身准备告退的萧艨都停住了动作重新坐了回去。

    楚凌蹙眉道:“孔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孔骁怒道:“本官还想问公主这是什么意思呢,公主故意将下官晾在这里,是对枢密院有什么不满么?”孔骁自觉知道楚凌为什么晾着他,不就是他觐见的时候来迟了一些么?

    虽然他确实是故意地,但是当神佑公主真的完全无视他的时候,他的心情依然相当不好。按说孔骁这些年在枢密院一直都是存在感稀缺的状态,不该这么容易动怒。但这一次却不同,他自觉自己多年来从未有过如此风光得意的时候,却没想到自己万分重视得意的一面却完全没有人在意。这种痛苦和愤怒,简直比在枢密院默默无闻十几年还要难受。

    楚凌微微挑眉,仿佛孔骁说了什么奇怪的话。赵伯安和萧艨对视了一眼也双双露出了一个有些古怪的神色。这个孔骁莫不是失心疯了吧?虽然神佑公主平时看着十分的温婉有礼,但是谁都知道一个道理千万别再神佑公主面前跟她比谁的气焰更高。因为她若是愿意的话,永远都能比你的气焰更胜三分。

    楚凌偏着头打量着孔骁,好一会儿方才慢悠悠地道:“枢密院副承旨…是个几品官儿?”

    萧艨垂眸,恭敬地道:“回公主,正六品。”孔骁顿时睁大了眼睛,满脸通红地瞪着楚凌。

    楚凌笑道:“正六品啊?本宫还以为你正一品呢?本宫正在跟人议事,让你等一会儿还委屈你了不成?就算是朱大人也不敢在本宫面前如此嚣张,你……是觉得本宫不会杀人么?”

    这话是真的,即便是朝堂上手握实权的重臣,哪怕再不满意楚凌明面上却也还是要谨守君臣之礼的。哪怕楚凌要他们在一边等着,他们也会等着,大不了转过身再背地里找她麻烦造她谣罢了。跟孔骁这样蠢得如此直白的人,还真不多见。枢密院到底是怎么放心放他出来传信的?

    楚凌虽然面上带笑,但是眼眸中却没有什么笑意。当她最后一句话出口的时候一股沉重的压力更是铺天盖地地朝着孔骁压了过去。孔骁只觉得呼吸一窒,在他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往后退了两步甚至隐隐有些腿软的感觉。方才还不可一世的青年男子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这才侧首继续对赵伯安道:“萧将军和赵将军先忙去吧,顿时…萧将军去军中的时候劳烦让云行月回来一趟。”萧艨和赵伯安也多说什么,双双点头起身告辞出去了。

    等到两人出去,大厅里就只剩下楚凌和孔骁了。孔骁有些戒备地看了一眼楚凌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门口,他带来的人都被挡在了门外不能进来。楚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方才笑道:“不用看来,孔大人有什么事情就跟本宫直说吧。毕竟…本宫是很忙的。”孔骁沉声道:“枢密院的文书之前已经交给赵将军了,不知道公主阅览了没有?”

    楚凌点点头道:“看了。”

    孔骁盯着楚凌问道:“那不知道公主打算何时启程回平京?”

    楚凌有些诧异地看着他,“本宫什么时候说过要回平京了?”孔骁一愣,顿时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公主这是什么意思?”楚凌有些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道:“什么什么意思?本宫要不要回平京什么时候轮到枢密院管了?”孔骁轻哼一声道:“公主回不回平京自然轮不到枢密院管,但是公主调动的禁军和水军总能轮到枢密院管?”楚凌嫣然一笑,盯着他轻声道:“本宫偏不回,你能如何?”

    “你!”孔骁怒瞪着楚凌,却有些徒然地发现他确实不能如何。来之前他想的太简单了,以为有枢密院的命令神佑公主看到文书自然是要遵命行事的。毕竟多少战场上战功赫赫的大将军不也是要受制于枢密院?却忘记了,这位神佑公主在平京的时候就以不守规矩不讲道理著称。忍了再三,孔骁还是道:“公主这是想要叛国么?”

    楚凌嗤笑一声,道:“叛国?好大的一顶帽子啊,正是吓死本宫了。你说本宫叛国本宫还想要说你孔大人假传军令呢。”孔骁睁大了眼睛道:“本官的文书是出自枢密院的,公主需要污蔑本官。”楚凌摆摆手道:“谁说不是了,但是……枢密院已经有本事越过父皇直接下令了么?父皇的印玺在哪里?退一万步说,你枢密院权势大过天,枢密院枢密使的印玺在哪里!”

    孔骁脸色有些阴沉,楚凌取出那封文书朝着孔骁挥了挥笑道:“一个副枢密使的印鉴就敢命令本宫撤兵,是谁给你们的脸?”

    孔骁咬牙不语。

    楚凌靠回椅子里,沉声道:“说罢,平京…或者说枢密院出了什么事,朱大人怎么了?”

    孔骁道:“本官不知道公主在说什么,公主不遵从枢密院的命令,这件事……公主最好自己回去与朝堂百官解释!”说完转身就要往外面走去,却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蓦地停住了脚步。因为他跟前两把明晃晃的刀交叉挡住了他的去路。站在门口的两个黑衣守卫目不斜视,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多看他一眼,但是两把刀却结结实实地拦住了他的去路。身后传来楚凌清越的笑声,“本宫有说过你可以走了么?”

    孔骁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回过头来怒视着楚凌道:“公主到底想要什么?难不成你还敢谋害朝臣不成?”

    楚凌一手撑着下巴靠在椅子里,内伤没有完全康复她总是有些容易犯懒的,“别的臣子本宫是不敢,但是假传枢密院文书的臣子,杀了也没什么吧?”

    “你!”

    楚凌斜了他一眼,悠然道:“孔大人你最好过来,跟本宫好好讲一讲平京到底出了什么事。不然……”银光一闪,控窑只觉得一道劲风朝着自己直扑而来,等他反应过来只觉得头上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原本束发的发冠砰然落地,束好了头发衣冠楚楚地模样也顿时变成了披头散发的狼狈模样。

    楚凌轻抚着手中流月刀,刀身银光熠熠光可鉴人。

    “说,还是不说?”楚凌笑道:“看来孔大人在枢密院的人缘不怎么样啊?这种必死无疑的差事,竟然会轮到你身上。真是辛苦了……”

    “你…你敢……”孔骁惊恐地道:“就算你是公主,杀害朝堂官员也难逃罪责!”

    楚凌轻啧了一声,“怎么这么啰嗦?”身形一闪,孔骁只觉得眼前红影一闪冰冷的刀锋已经贴到了他的脖子上,楚凌目光冰冷地与他对视,“我再问一遍,说…还是不说?”

    孔骁瞪大了眼睛,半晌说不出话来。就在楚凌想要再问一遍的时候,只见孔骁眼睛一翻整个人都往地上倒去。

    “……”

    “哟,这是怎么了?”云行月从外面走进来,看到躺倒在地上的孔骁挑眉问道。楚凌有些诧异,“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云行月翻个白眼道:“刚走到大门口就碰到萧艨了,公主殿下召见还敢不赶快来?这人怎么回事?”楚凌轻哼一声,转身往主位上走去,“吓晕了,把他弄醒我还有话要问他。”

    云行月摸着下巴打量了孔骁片刻,连俯身都免了抬脚在他身上某个穴道上轻轻一踢,孔骁闷哼一声片刻后便慢慢睁开了眼睛。孔骁一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云行月那张笑意盎然的俊脸,不由得愣了愣。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云行月已经一把抓起他将他扔回了大厅中央,“公主殿下有话要问你,发什么呆呢?”

    孔骁被扔回大厅中央,对上楚凌眼神冷淡的面容不由自主的去看她的手。见她手中并没有那把刀才暗暗松了口气。楚凌轻笑一声,道:“孔大人,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我保证这回我绝对不会再吓你了。”旁边云行月接口道:“这回她会直接剁了你。”孔骁惊惧地望着眼前的红衣女子,来之前满腹的得意顿时消弭于无形。

    孔骁定了定神,颇有些识时务地道:“没…没什么,朱大人身体不是,这几日枢密院是由副使执掌的。”

    楚凌微微眯眼道:“就算朱大人身体不适,枢密院副使就敢越过父皇传令让本宫撤兵?”

    孔骁道:“朝堂上大多数官员都不同意对北晋用兵,陛下…陛下的态度也已经软和了许多。只是…陛下迟迟不肯下旨,各位大人觉得陛下是想要拖延时间,所以才…所以才想要……陛下宽厚,事后想必也不会责备的。”楚凌扬眉道:“只是这样?”孔骁点点头道:“就是这样。”

    “上官丞相是什么看法?”楚凌问道。

    孔骁道:“上官大人…上官大人自然也是同意众臣的意见的。”

    “那么,襄国公又是什么态度?”楚凌继续道,孔骁迟疑了一下,“襄国公…襄国公是有些不满,不过他毕竟势单力薄,并不能改变什么。”

    楚凌点点头,含笑看着孔骁,“孔大人,本宫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公主…公主请问。”

    楚凌笑道:“本宫已经有将近十天没有收到舅舅的家书了,你说这是什么原因?”

    “公…公主,下官不知。”孔骁额头上不由得沁出了汗水,“或许…或许是国公没什么可说的,也或许是、公主刚从沧云城回来,信使送到沧云城去与公主正好走岔了路?”楚凌笑道:“这个解释很不错。”

    孔骁摸了摸汗珠,“下官不敢。”

    楚凌冷笑一声,孔骁直觉不好猛然抬头去只觉得脖子一痛什么都没来得及看清楚就眼前一黑再次倒了下去。

    看着地上的孔骁,云行月微微皱眉侧首看向楚凌,“公主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平京出什么事了?”楚凌神色有些凝重,微微蹙眉道:“不好说…如今平京的局势不容乐观,但无论是舅舅还是桓毓都没有派人传消息过来,你不觉得很奇怪么?”云行月眼眸一凝,“你是说,他们可能出事了?平京皇城里,襄国公那样的身份,还有桓毓能出什么事?”

    楚凌轻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眉心摇摇头道:“不知道……我总觉得不太放心。”

    云行月道:“赵伯安之前已经派人回京去了,就算桓毓他们没有消息赵伯安的人想必也会很快传消息回来才是,先不要着急。”楚凌沉吟了片刻,沉声道:“传令下去,立刻将黄靖轩和赵季麟等人都召回来。还有…还有黎澹也一起!另外,平京那边再派咱们的人回去一趟!”

    云行月一怔,“有必要么?”黎澹一心向往军中,黄靖轩几个如今也在润州混得如鱼得水,现在召回来不是前功尽弃了?

    楚凌道:“未雨绸缪吧。”

    “好吧。”

    不管平京的情况如何,临江城的事情确实刻不容缓地。楚凌一回到临江城就忙起了军中整合的事情,如今楚凌的身份无论在天启还是北晋都已经不是秘密了,临江城自然也没有必要掖着藏着。

    当靖北军的将士知道自家小将军竟然是天启公主时,以及当神佑军将士知道自家公主竟然是靖北军小将军的时候,双方的表情都很好看。禁军很快也发现自己不能光顾着看热闹了,因为靖北军和神佑军都是公主殿下亲生的,那他们毫无疑问就是养的,这怎么能行?

    矛盾依然还是存在,但是多少还是有了一点大家都是自己人的意思。

    赵伯安和吕将军商议之后,直接请求公主改换旗帜不再以天启禁军为旗号。不过赵伯安的选择却是加入靖北军而不是神佑军。赵伯安很清楚,楚凌既然没有将靖北军和神佑军合并,那么两军必然是有不同的。而比起奉行精兵策略的神佑军,靖北军显然与他们更合适一些。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不能将貊族人逐出中原他们这些人都不能再返回南边了。既然如此,还不如主动融入北地的兵马之中。

    楚凌思索了一番之后,同意了赵伯安的请求,同时表示神佑军作为永嘉帝赐给公主的亲兵会一直保持在三万人不会再扩张。因为之前的大战,神佑军现在的兵马尚且不足三万,空虚的名额将会从靖北军中择优挑选充填。如此一来,临江城驻军也更加忙碌起来,一时间倒也没空打架胡闹了。

    这些消息自然也都传遍了整个润州甚至是信州,因此整个靖北军的士气也高昂起来。毕竟对于寻常士兵来说他们并不懂得多少大道理,但是从原本一群山贼和普通百姓组织起来的兵马变成了堂堂公主殿下的麾下兵马,自然让他们觉得自己更加的名正言顺了。他们却不知道,他们的公主殿下在那些朝堂官员的眼中都还算是离经叛道呢,又哪里来的名正言顺?

    就在孔骁被楚凌丢到将军府后院里发霉的第三天深夜,一个从对岸匆忙而来的人打破了临江城的一派祥和和忙碌。

    深夜,楚凌被人从睡梦中唤醒。门外的人急切地道:“公主,平京来人了。”

    楚凌立刻起身穿上衣服出了门,就看到一个披着风衣被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的人影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公主,出事了!”

    楚凌一把扶住那有些娇小的身影,抬手取下了她头上的帷帽,“霓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