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70、世道险恶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与拓跋胤告别之后,一行人一路往临江城的方向而去。一路上楚凌都显得有些沉默,云行月等人也明白只怕是因为先前与拓跋胤交谈的原因。拓跋胤跟神佑公主本身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拓跋胤与已故的灵犀公主关系却是匪浅。而灵犀公主与神佑公主的关系就更加亲密了。可以说,如果没有灵犀公主庇护,神佑公主只怕也活不到长大逃出浣衣苑的年纪。

    “公主心情不好?”思索了再三,云行月还是忍不住问道。楚凌侧首看了他一眼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在想事情而已。”云行月耸耸肩,道:“有些事情,如果是无法改变的那还是别想微妙。想多了于事无补反倒是让自己心情不好。”楚凌笑看着云行月道:“云公子豁达。”云行月摸摸鼻子,有些尴尬地道:“这不是世道艰难么,想那么多还怎么活下去?”楚凌点点头道:“多谢云公子提醒,我知道了。”

    云行月坐在马背上一边往前走,一边摸着下巴道:“说起来,拓跋胤也算是挺惨的。”

    楚凌微微挑眉,“怎么说?”

    云行月道:“这次拓跋胤伤得可不轻,我估计他左肩上的伤能好个七八成就算是不错了,想要完全恢复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这还不是最惨的,想当年……拓跋胤可也是北晋的少年名将,风头之盛不下于当年的百里轻鸿。再加上他是皇子,就更了不得了。一直有传说他可能会成为继拓跋兴业之后北晋最厉害的名将。但是你看看现在…先是早几年被北晋先皇冷落,与沧云城交战好几次也都没什么好看的战绩,北晋内部…就是拓跋梁那些人,暗地里都在传他浪得虚名呢。后来连他的王妃都背叛了他,也不知道那女人被弄死了没有。再到现在…这次回到上京,拓跋胤的日子绝对好不过不了。八成的可能会被拓跋梁架空冷落,从此以后……啧啧。”

    云行月摇摇头,啧叹了两声。不过听起来倒是不像替拓跋胤惋惜,更像是在幸灾乐祸。

    楚凌挑眉道:“云公子了解的还挺多的?”云行月嘿嘿一笑道:“这个么,自然是听别人说的。”

    楚凌道:“明镜现在在上京吧?”云行月点点头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么?还是君无欢没跟你说?”楚凌道:“自然是跟我说了,所以…我觉得云公子你这个推测不那么靠谱啊。”云行月不解,“难不成明镜那厮还有本事影响拓跋胤的未来?就算有,他也不可能帮拓跋胤啊。”

    楚凌有些无奈地翻了个白眼道:“你怎么不想想,君无欢为什么会在明知道沧云城空虚无人的时候还将明镜派到上京去?就算明镜不是武将,若是有他留在沧云城,当初也会轻松许多吧。”云行月愣了愣,这才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君无欢要搞拓跋梁?”楚凌无语,“云公子,看看你风度翩翩地外表,说话能斯文一些么?”云行月不解,“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楚凌叹气,“你说的没错。”

    云行月闻言,顿时眼睛一亮,“这么说拓跋梁要倒大霉了?咱们是不是可以……”云行月想要砍拓跋梁倒大霉的愿望十分迫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北晋先皇似乎更讨厌拓跋梁。

    楚凌断然拒绝,“不能。”云行月有些失望,“为什么?”楚凌翻了个白眼道:“因为我没空,要去你自己去。”

    “……”公主殿下没空,他又怎么会有空呢?他要是敢现在离开神佑公主跑到上京去凑热闹,君无欢还不打死他啊?

    将近黄昏的时候,一行人已经完全进入了貊族人控制的范围。虽然这对于他们来说有些危险,但是如果想要去临江城的话,除了绕路就只能从貊族人控制的区域穿过去。对此云行月颇有怨言,“说起来,这里距离润州也不远,不如等润州拿下来之后再和沧云城合作,将这些人也赶走?”

    萧艨淡淡道:“若是润州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下一步自然是对付这些人了。不过眼下,拿下润州才是重点吧。”

    云行月一看到萧艨便想起了自家小师妹,虽然经过了之前肖嫣儿的连番拒绝他也没那么执着了,但是看到跟肖嫣儿关系好的萧艨总是不舒服的。对他翻了个白眼道:“以神佑军和靖北军联手,夺下润州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萧艨正色道:“不好说。”云行月正要回嘴,就听到前方不远处传来女子惊慌的呼救声,众人不约而同的拉住了缰绳。

    “公主,有人在求救。我们去看看?”明萱上前道。

    楚凌微微点头道:“这里是貊族人的地方,小心一点。”明萱点了点头,对身后几个姑娘示意了一下。几个姑娘都跟着下了马朝着那女人呼救的声音来处而去。片刻后就听到那边传来了打斗声,楚凌微微皱眉道:“我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等着。”

    “是,公主。”

    楚凌微微借力,纵身从马背上一跃而起朝着声音来处掠去。片刻后便到了前方不远处的一处树林边上,果然看到明萱和几个姑娘正拿着兵器与几个男子颤抖。那几个男人既有貊族人也有天启人,在他们不远处的地方,两个穿着布衣的女子正搂在一起簌簌发抖,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楚凌目光从那两个布衣女子凌乱的衣衫上扫过,手中银光一闪下一刻人已经落到了缠斗的几个人中间。见到楚凌到来,几个姑娘都立刻精神一振。明萱欢喜地叫了一声夫人,楚凌示意她不要分神。流月刀轻轻一挑隔开了挥向一个女子的刀,将那挥刀的貊族男子连人带刀一起扫了出去。有了楚凌的加入,明萱也不是弱者,不过一会儿工夫几个人就被解决掉了。

    “怎么回事?”楚凌拂去了流月刀上的血迹淡淡问道。

    那两个布衣女子拥抱在一起,惊恐地望着他们。楚凌这才看清楚这两人应当是一对母女,母亲看上去已经三十多岁了,女儿倒正是十七八岁的模样,容貌虽然算不得美丽倒也清秀。只看她们的模样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倒也难怪明萱等人直接动手了。身为女子,遇到这种事情不动手才是怪事。明萱看向那对母女柔声道:“你们别怕,我们不是坏人。”

    可惜明萱本身就是个大小姐,脾气也算不上温柔,手里还拿着一把明晃晃染血的剑,纵然她再温和那对母女也依然不敢说话。

    倒是人群中站出来一个身形娇小长相也乖巧可爱的少女,一把将手中兵器塞给了同伴走到那对母女身边蹲下,道:“大婶,姐姐你们别怕,我们不是坏人,不会伤害你们的。”或许是她的外貌太有亲和力,那座母亲的倒是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们一眼,只是眼中还带着几分警惕。

    少女笑道:“大婶,你们别怕。你家在哪儿?天色已经不早了,快回家去吧。”

    “你…你们……”那母亲忍不住看了看四周的尸体迟疑道。

    明萱道:“不用担心,这些人我们会处理的,你们赶紧回去不会牵连到你们。我们是路过的,很快就会离开这里。以后小心一些。”

    少女也点点头道:“是呀,外面坏人多,以后要小心一点不要单独出门啊。”

    “多谢,多谢各位女侠。”母亲连忙拉起女儿,战战兢兢地向众人道了谢,就要拉着女儿离开。那少女一直被母亲护在怀中,显然是受了不少的惊吓。此时才回过神来看着站在自己跟前的一群年纪跟她差不多却仿佛完全是不一样的人的姑娘。最后忍不住看向站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楚凌,眼底也不由露出几分惊艳和羡慕之色。

    楚凌对她微微点头,轻声道:“时间不早了,快回家去吧。”

    那母亲连连道谢,飞快地拉着女儿走了。

    送走了那对母女,明萱这么看到楚凌的神色有些凝重。一时间有些忐忑,“公主,我们……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楚凌摇摇头道:“遇到这种事情,就算是我也只能第一时间出手,何来做错了?”明萱这才松了口气,看了看四周询问地看向楚凌,楚凌吩咐道:“将这些尸体处理了,别连累了附近的百姓。”

    明萱点头称是,连忙让人去找还等在不远处的人过来帮忙。一群姑娘们毫不犹豫地开始忙活起来。她们之中大多数人纵然不是大家闺秀也算得上是小家碧玉,即便是出身普通的在沧云城那样的地方女儿家也大多不用做什么脏活累活。但如今出来了却也丝毫都不嫌弃,这还要归功于先前她们偷跑出去打猎的时候这种毁尸灭迹的事情也没少做。楚凌看着她们有条不紊的忙碌,也不得不感叹世道磨人,连这些才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们也都能面不改色地面对血腥尸体了。

    等到将尸体处理干净了,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楚凌等人又一刻起赶了十来里路方才找了个合适的地方扎营休息。

    深夜里,干了一天路的姑娘都已经沉睡了,倒是楚凌和云行月坐在帐子外面的火堆边上守夜。

    云行月看看楚凌道:“你内伤还未痊愈,去休息吧。这里我看着就是了,不行还有萧艨在呢。”楚凌摇摇头道:“不必,还是多个人看着放心一些。”云行月一怔,“放心什么?我们走的是偏僻的小路,而且特意远离了会驻扎大量兵马的地方,应该没那么倒霉遇到大股队伍的貊族人吧?”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这可不好说。”

    云行月道:“你觉的貊族人有那么多人手投到这种荒郊野岭的地方?”

    楚凌抬眼看着他,问道:“如果有人去告密呢?”

    云行月一怔,突然神色微变道:“你说下午那对母女?不可能吧,你们救了她们,而且……告密对她们又有什么好处?”

    楚凌道,“你就当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

    云行月皱眉道:“如果你真怀疑她们会告密,我们为什么不连夜赶路,还要留在这里?”

    楚凌淡淡一笑道:“因为你说得对,貊族人不可能在这种地方大量驻军,即便是有人告密,短时间内也引不来多少兵马。”

    “所以?”云行月道。

    楚凌道:“所以,如果真的有人来的话,正好给她们练练手。顺便…教教她们什么叫做世道险恶。”云行月皱眉道:“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认定了那对母女一定会出卖我们?”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那个姑娘…可能不会,但是她母亲却未必。而且…下午的时候,那对母女…或者说那个母亲也未必需要她们去救。你们注意到了,从头到尾我们听到的求救声都是那个女儿传出来的。那个母亲根本就没有呼叫,也没有反抗。”

    云行月觉得有些头大,皱着眉头问道:“什么意思?”

    楚凌挑眉道:“那几个貊族人可能并不是在对那对母女…至少,不是完全的强迫。说不定在那个母亲的眼中,明萱她们是在多管闲事以及坏了人家的好事。”

    “你怎么知道?”云行月道。

    楚凌轻叹了口气道:“大概是因为那个母亲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真心诚意的感谢明萱她们,甚至比起那些死去的貊族人她其实更害怕明萱。以及…那位姑娘被她母亲搂在怀里的时候有些僵硬和不情愿吧。”

    云行月忍不住吸了口冷气,“竟然会有这种事?”话都说到这里了,云行月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说白了就是母亲主动将女儿送给了貊族人,只是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要用这种迂回曲折的法子。谁知道却被明萱等人搅和了好事还将人给杀了,若真是如此那女人要告密也是说得通了。

    云行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帐篷,忍不住皱眉道:“这对她们来说会不会太残忍了?”原本以为是行侠仗义,谁知道人家并不感激她们甚至还有可能怀恨在心。这对于这些初出茅庐的小姑娘来说,只怕是个不小的打击。

    楚凌淡淡道:“每一个想要在这世间安稳行走的菜鸟,都是注定了要从无数个坑里爬出来的。这都接受不了,还不如早早送她们回沧云城比较好。”

    云行月道:“这话说的…说起来,公主殿下仿佛就从来都没有踩过坑啊。”很多人觉得神佑公主像是个妖怪,云行月也觉得像。算起来他们认识的也很早了,当然桓毓跟她认识的更早。就算是在桓毓公子的言谈中,这位公主殿下似乎也从未有过初出江湖的菜鸟的青涩时期。从一开始就老道的让人怀疑她到底是从哪儿钻出来的小妖怪。

    楚凌但笑不语,她不是没踩过坑,只是她踩坑的模样这世上的人都无缘得见罢了。况且,狐狸窝的训练以及成长模式也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让她们踩中什么难以挽救的大坑。毕竟……一不小心可就连小命都要丢了。

    两人说话间,一道黑影从林间略处,萧艨站在不远处低声道:“有人来了。”

    楚凌和云行月同时站起身来对视了一眼,云行月叹了口气道:“看来,果然被你说中了。”

    楚凌淡淡道:“我很遗憾。”同时手中的流月刀朝着身后一挥,帐篷立刻就被划破了一道口子。行走在外,大家都是和衣而卧的倒也不用在意什么,云行月更是十分识趣先一步就远远地退开了。火光映入帐子里,明萱先一步一跃而起,“夫人,怎么了?”

    楚凌沉声道:“将人都叫起来,有人来了。”

    虽然这种荒郊野外深更半夜有人来十分奇怪,明萱还有些混模糊的脑子并没有多想却还是执行了楚凌的命令将人一一唤醒了。

    等到这些姑娘纷纷起身走出帐篷,外面的动静也已经传入了她们的耳中。不远处的林间还有若隐若现的火光。

    “萧艨,多少人?”楚凌问道。

    萧艨回头,淡淡道:“四十来个,只有三个是貊族人。”

    楚凌点点头道:“不奇怪,这种地方连路亭都不会有,哪里有那么多貊族人?”

    “夫人…这是怎么回事?”秋容忍不住问道。

    楚凌对她一笑,“你们下午行侠仗义的回报来了,人家给你们送来一些练手的对象。姑娘们,加油吧。”

    明萱等人顿时神色有些僵硬了起来,她们哪里会听不懂夫人话里的意思。只是也没有时间让她们悲愤伤心,因为那些人已经气势汹汹地围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