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69、告别!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沧云城外五十里北晋大营中,等到前来传旨的使者念完了有些过分冗长的圣旨拓跋胤才终于站起身来。虽然已经过去了好些天,但是拓跋胤的脸色依然很难看。这一次他确实是伤得不轻,清醒过来之后甚至过了好些天才能下床走路。如今等到了拓跋梁的旨意倒也不意外,事实上早在一天前他就已经收到了拓跋罗派人传来的密信,信上已经写明了拓跋梁将会如何处置他。

    沈王兵败,损兵折将。解除兵权等到派来接替他的将领到达交接之后就回上京请罪,并且,将亲王的爵位降至郡王,封号未定。

    对此,拓跋胤并不感到恼怒。他兵败是真,延误了支援也是真,所以受到这样的责罚他并不感到委屈,而是理所应当的。他心中也明白,这样的结果只怕都是大哥费劲了心思周旋而来的。这次西秦边境加上沧云城的大败,可以说是北晋这些年最惨重的损失了,这样的责罚并不算重。

    “王爷,陛下已经命呼阑部素和狼主与十七王爷整顿兵马不如就将会赶到。陛下命王爷先行撤兵至凉润两州边界等待与交接。”传旨的侍者对拓跋胤还算客气,只是说不出来的话无论如何委婉也是没用的。拓跋胤闻言微微蹙眉,问道:“陛下令素和明光领兵?”侍者笑道:“主帅自然是十七王爷,素和狼主自请为副将。”拓跋胤没有说话,对于素和明光这个人他一向有些看不透。总觉得这对兄妹绝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但是现在拓跋梁显然很看重素和明光,否则也不会同意让他与拓跋赞领兵。至于拓跋赞…也确实需要素和明光这样的辅佐才能放心让他领兵,否则跟晏凤霄对上只怕就是送菜的命。

    使者仿佛明白拓跋胤的担心,笑道:“王爷请放心,素和狼主孤身入军中辅佐十七王爷,并不会将呼阑部的骑兵也一起带过来的。”

    拓跋胤点点头道:“本王知道了,有劳。”虽然心中还是觉得不对劲,但一时半刻拓跋胤也想不明白哪里不对。也就只得暂且作罢了。使者对拓跋胤拱手道:“如此,在下便先行回京恭候王爷了,告辞。”

    “慢走不送。”拓跋胤点头道。

    送走了传旨的使者,站在拓跋胤身边的副将方才开口,有些担心地道:“王爷,你……”

    拓跋胤皱了皱眉,摇头道:“无妨,此次兵败都是本王一人之过。往后你们在军中,也要尽心辅佐阿赞。”副将皱眉,有些不高兴地道:“十七…王爷他……”副将不仅是北晋的将领,同样也是拓跋胤麾下的旧部。跟随拓跋胤多年,自然也知道拓跋赞背叛拓跋罗的事情。对于这位尚且十分年轻的十七王爷也有些不以为然。并不是每一个跟随拓跋大将军受教的人都能成为神佑公主的。即便是当初同在拓跋大将军门下,拓跋大将军可不怎么看重拓跋赞的。

    拓跋胤沉声道:“如今不是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最重要的还是北晋的大局。另外…小心素和明光。”

    副将心中一跳,很快就会意,“是,末将明白了,请王爷放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个素和明光靠着妹妹做了皇后这么快便能够跻身北晋军中甚至直接就成为了一军副帅。塞外狼主的能力自不必说,但是…他是真心向着北晋的么?

    楚凌在沧云城足足养了将近半个月的伤,直到传来素和明光和拓跋赞已经率领七万北晋骑兵和二十万南军南下,方才离开沧云城启程回润州了。君无欢虽然不愿楚凌远离自己,如今的局势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憋了一腔的怒火等着与即将到来的貊族大军宣泄。楚凌来沧云城的时候只带着云行月和稍后跟来的萧艨,走的时候却带走了不少人。

    除了云行月和萧艨,跟她一起出发的还有明萱和一群沧云城的姑娘。那些跟着明萱一起的姑娘,最后自己下定了决心也说服了家人的一共只有十八人。其中就有那日守城的时候身受重伤的那个叫秋容的姑娘。

    “我走了。”楚凌一手牵着马儿,回头对跟在身边的君无欢笑道。

    君无欢低头看着她,轻声道:“一切小心,遇到什么事情都万不可逞强。”

    楚凌无奈地叹气道:“我知道,你都说了好多遍了。”君无欢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低声道,“若是可有,我恨不得跟你一起去。”楚凌低低地笑了几声,道:“我知道你担心我,放心吧,我也不是每次都那么倒霉遇到拓跋胤那种高手和兵力悬殊的情况的。”

    君无欢道:“希望如此。”

    旁边云行月轻咳了一声道:“我说两位,都日上中天了,咱们是不是该启程了?”这旁边还有一大群姑娘看着呢,这两个人能不能有点自觉啊?

    楚凌后退了一步退出了君无欢的怀抱,笑道:“我走了。”

    君无欢不答,只是轻轻点了下头。

    楚凌当下也不再多说什么,翻身上了马背。其实要说的话早在昨晚就已经说完了,如今再说也只是重复罢了。只是…才刚见面没多久又要离别,到底是不舍的。楚凌深吸了一口气,不再去看君无欢,一提缰绳马儿嘶鸣一声朝着前方奔去。萧艨朝着君无欢拱手告辞,君无欢微微点头道:“有劳萧将军看护阿凌。”

    “城主放心。”萧艨应声也跟着楚凌离开了。明萱坐在马背上对着一起来送行的明诺和家人挥了挥手,笑容十分阳光灿烂。与她一起的姑娘也是一般,一群人骑着马浩浩荡荡地追着前方的楚凌而去了。留在最后的云行月看了看君无欢道:“放心。”

    君无欢微微点头,沉声道:“回去之后,让嫣儿跟在阿凌身边。最多一个月,会有人过来保护阿凌的。”

    云行月脸上的笑容一滞道:“你…该不会找了老头子吧?他不靠谱啊。”老头子的武功是绝对靠谱的,就算是对上拓跋兴业也完全不怂。问题是他的性格不靠谱啊,指望他保护神佑公主,还不如指望凌姑娘的武功突然突飞猛进无人能敌呢。君无欢冷笑一声道:“他敢出纰漏,我就杀了南宫御月。”

    “……”老头子有那么关心南宫御月吗?呃…好像有,之前还为了南宫御月的小命专程千里迢迢地又是上京又是平京的跑呢。

    挥挥手,云行月也告辞了,“算了,你高兴就好。”

    楚凌一行人一路快马加鞭很快就到了沧云城与北晋的边界之处。

    萧艨看了看前方,道:“公主,过了这里就是貊族人的地方了,我们要小心。”

    楚凌点点头道:“先回临江城,从这里到临江城快马加鞭两天一夜足以……你们能撑得住么?”他们几个经常在外面行走的自然没事,但是明萱这些姑娘却鲜少这样赶路。明萱笑道:“夫人尽管放心,咱们没事的!”秋容也笑道:“就是,这点路都赶不下来,以后我们还怎么跟着夫人上战场?”前些日子秋容受了重伤,如今虽然恢复了大半到底还没有痊愈,脸色看着有些苍白。

    楚凌看了看她道:“若是撑不住要说,不要硬撑。”

    众人连连点头称是,楚凌道:“既然如此,我们便出发吧,争取天黑之前赶到……”话还没说完,楚凌的声音却停了下来,目光凌厉地看向前方不远处。

    “公主。”萧艨策马来到楚凌身边,目光警惕地看着前方不远处突然出现的人。来人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貊族装束,并没有穿战甲,看上去竟像是比平常多了几分随行和温和。来着自然不会是别人,正是此时应该在北晋大营中养伤的拓跋胤。

    云行月微微扬眉道:“胆子不小啊,竟然还敢出现在这里?”拓跋胤的伤到底有多严重,只怕就算是亲手造成那些伤势的君无欢都没有云行月这个大夫知道的清楚。现在这个时候,拓跋胤不乖乖躺在军营里,在大军的团团保护中养伤,竟然还跑到这里来,难不成是真的兵败之后心灰意冷不想活了?

    一个护卫模样的男子朝着这边跑了过来,在楚凌跟前不远处站定道:“我们王爷想邀公主一唔。”

    楚凌沉默不语,云行月道:“我们公主跟你们王爷好像没什么可聊的吧?”

    护卫不为所动,道:“王爷说,请公主还有云公子放心。他没有带多少人来,只是想要跟公主说几句话而已。”

    好像是真不想活了的感觉,所以故意没带几个人来送死么?云行月对楚凌挤眉弄眼,询问她要不要冒点险干掉拓跋胤。楚凌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你们在这等着,我去见见拓跋胤。”

    “公主!”

    “夫人!”

    萧艨和明萱齐声道,显然是不赞同楚凌这个决定。

    楚凌笑道:“不用担心,拓跋胤现在不是我的的对手。而且…他也不是那种人。”拓跋胤在战场上或许会使计谋,但是却不会做这种类似行刺的事情。

    萧艨道:“我陪夫人过去…我会站远一些的。”

    楚凌点了点头,“也好。”

    拓跋胤站在不远处路边的一个山坡上,如今已经入冬一眼望过去四野荒芜,一片萧瑟之象。看到萧艨跟着楚凌过来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挥挥手示意身边的护卫退下。身边的几个护卫沉默的拱手,各自向四周退出了七八丈的距离。萧艨也在距离拓跋胤七八丈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楚凌漫步走过去,仔细看了看拓跋胤道:“沈王伤得很重,应该好好在军中休息才是。”

    拓跋胤淡淡道:“我现在已经不是沈王了。”

    楚凌挑了挑眉,她当然也知道拓跋梁降了拓跋胤爵位的旨意,方才一时口快忘记了这会儿倒是显得有些像故意戳别人痛处。楚凌决定忽略这个问题,道:“王爷特意在这里等我,可是有什么事?”

    拓跋胤看着她道:“我很快就要会上京了。”

    楚凌点点头,依然不太明白他想要说什么。拓跋胤沉声道:“此次大败,以陛下的心思…陛下有生之年我只怕也没什么机会领兵上阵了。或许…这次便是我与公主最后一次见面也说不定,自然是要来告个别的。”楚凌了然,以拓跋梁的心性这一次纵然弄不死拓跋胤也绝不会再给他上战场领兵的机会。而且,现在拓跋梁仿佛将拓跋胤兵败的事情轻轻放下了,但回到上京之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腥风血雨还不好说。

    楚凌眨了眨眼睛,没什么诚意的安慰道:“那也不好说,说不定拓跋胤有生之年没那么长呢。”此时,随口一说的神佑公主忘记了有一个词叫做一语成谶。等到将来的某一日再一次在战场上遇到拓跋胤的时候,神佑公主简直都要悔青了肠子。

    拓跋胤显然也明白楚凌的性子,对于她诅咒自家皇帝陛下的言语也不为所动。

    拓跋胤微微蹙眉,轻咳了一声道:“听说陛下已经拍了人去天启,以本王之见,永嘉帝即便是再疼爱公主只怕也扛不住朝野上下的压力。你…还是早做打算吧。”

    楚凌笑道:“多谢王爷提醒,不过……”有些好奇地看着拓跋胤,楚凌道:“我一直觉得,王爷对我…很客气。当年在沈王府的记忆我已经有些记不太清楚,不过王爷…真的很喜欢拂衣姐姐么?”拓跋胤神色微变,唇边悄然溢出了一抹血迹。他也不介意,抬手就随意地抹了去。

    沉默了良久,拓跋胤方才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处?”

    楚凌叹了口气道:“是啊,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么用处了。所以…为什么当初、你不能好好保护她呢?”如果拓跋胤那么爱楚拂衣,堂堂北晋四皇子,沈王,为什么还保护不了一个弱女子呢?拓跋胤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开口道:“我来找你,是为了一件事情。”

    楚凌看着他等着他下面的话。

    拓跋胤道:“我知道…她有一块玉佩,后来是交给你了的。”

    楚凌沉吟了片刻,很快就明白了拓跋胤说的是哪块玉佩。点了点头道:“是,在我这里。”原本她回到天启之后是交给了父皇的,只是父皇睹物伤情又将玉佩给了她。说是天启皇室只有她这一个女儿了,那玉佩本来就是给女儿的东西不给她还能给谁?

    拓跋胤道:“可以,给我么?”

    “……”楚凌沉默地看着拓跋胤,拓跋胤也没有着急沉默地站在风中任由她打量。

    好一会儿,楚凌方才道:“抱歉,不能。”

    这个结果,拓跋胤也并不觉得意外。只是神色有些黯然地叹了口气道:“是本王唐突了。”

    楚凌见他也没什么别的事情要说,便道:“既然王爷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告辞了。”拓跋胤随意地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离开的意思。楚凌也不再看他,转身往萧艨的方向走去。刚走了两步方才听到身后传来拓跋胤的声音,“本王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便是当年在上京皇宫中见到她。但是…本王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情也是当年跟着皇兄去了天启的皇宫,如果没有遇到本王…她或许也不会……”

    貊族入关之前,拓跋胤见过拂衣姐姐?楚凌心中有些疑惑,这件事她自然是不知道的。别说是他不知道,或许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想了想,楚凌回头道:“我不知道拂衣姐姐是怎么想的,不过…我猜她对王爷也不是全然的仇恨。算来,王爷也算是庇佑了我们姐妹几年。”这其实是一个很难解的事情,楚拂衣不会爱拓跋胤,因为拓跋胤是她的仇人,亡国毁家的仇人。但是拓跋胤那几年也给了楚拂衣一方宁静。浣衣苑的贵女无数,但都是什么下场楚凌心中也是清楚的。只可惜……最后楚拂衣依然还是没能逃脱那样的下场。

    拓跋胤错了吗?没有,他是貊族皇子,为貊族征战是他的使命和责任。

    楚拂衣错了吗?更没有,她什么都没有做,是最无辜的人,却承受了这世间最深重的苦难。

    国仇家恨无分对错,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