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68、心累!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很多人都觉得,天启禁军的实力如何实在是像一个玄学的问题。因为如果论兵马数量天启禁军比貊族骑兵和苍云军的总和还要多得多。论单体战力,纵然是不如貊族兵马,但真正的精锐也不会差得太远。论武器装备,早年刚开始貊族入关的时候只怕还不如天启禁军。这样的情况下,按理说哪怕就是不敌应该也不会差的太远。问题是,十几年前天启禁军就是败得莫名其妙的惨。貊族人仿佛有天助一般,所到之处天启禁军无不望风而逃狼狈不已。

    许多疾世愤俗的文人甚至忍不住觉得,就算是自己上战场领兵也不会败得这么惨,那些武将果然不是懦夫就是废物。这其事也不能全怪他们推搪责任,而是那样的溃败真的是太莫名其妙了。几千貊族兵马就能将数万天启禁军追得无处藏身,这样的情形谁见过?等到回过神来在看但年那场大乱,百思不得其解的人们只能在心中叹一声天命如此。

    此时貊族人在一次提起貊族出兵天启,不少人心中不由得咯噔一声,仿佛一瞬间被当年那场惨败的记忆包围了一般。

    阿忽鲁打量着与书房中神色各异的朝臣,心中不由冷笑:天启人果真都是怯懦无能之辈,神佑公主那样的果然是因为在北晋长大而造成的例外。只要将神佑公主给处理掉,想必以后天启人也会乖顺很多。阿忽鲁只是在一瞬间就想到了彻底打垮天气人的办法。打断天启人最后的脊梁。虽然对神佑公主有几分惋惜,但是偌大一个天气,骨头最硬的竟然是一个小小的公主。这种朝廷灭了也是活该。

    对众人的反应心中有数,阿忽鲁也不再多言恢复了几分貊族人面对天启人的傲慢,“话咱们已经说完了,该如何处置还望天启陛下好好考虑。莫要伤了两国的和气以及…两国百姓的性命。”说罢,阿忽鲁便拱手道:“我们就不打扰陛下和各位大人了,在驿馆静候佳音。”说完对田亦轩使了个眼色,田亦轩会意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拱手跟着阿忽鲁一起告退了。

    等到两人退了出去,身后的御书房立刻就变得嘈杂起来。田亦轩和阿忽鲁站在御书房门外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笃定的光芒。

    平京的消息每天都在源源不断地送往沧云城,楚凌虽然身在沧云城平静平京的局势却还是一清二楚的。城主府中,楚凌有些迷茫地睁开了眼睛望着不知道何处出现在自己跟前的君无欢,“你什么时候来的?”

    君无欢低头,薄唇在她眉心轻触了一下,有些担心地道:“刚到,你的精神依然不太好,还是没回复么?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楚凌拉着他在自己身边坐下,有些无奈地道:“云行月不是说了么?要完全恢复还要一些日子。我没什么事,大概就是…有点容易犯困,昨晚没睡好也是原因吧?”

    君无欢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让她靠轻轻靠在自己的肩头上,抬手顺了顺她的发丝道:“别太担心了,好好修养。”楚凌皱眉道:“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心里总是有些不安,感觉像是要出事。”

    君无欢微微挑眉道:“会不会你你想多了?”楚凌摇摇头,“不知道,可能吧。”君无欢将她揽入怀中,下巴枕着她的肩头轻声道:“别担心,有我在。”楚凌点点头,闭上眼睛继续闭目养神。她最近几天确实没什么精神,就好像是等到之前的外伤都好了真正因为内力消耗过度以及伤了又伤的后遗症才重新爆发一般。整个人都懒洋洋地提不起精神不说,刚刚只是坐在树下看一会儿书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靠在君无欢怀里,楚凌迷迷糊糊地一会儿竟然又睡了过去。君无欢低头看着她沉睡的容颜微微蹙眉,一把将她抱起往寝房的方向走去,“叫云行月过来。”

    云行月赶过来的时候君无欢正坐在床边握着楚凌的手把脉,见他进来立刻开口道:“过来看看。”云行月微微挑眉,“怎么?公主出什么事了?你那点本事连自己都还料理不清楚,还想给别人把脉?”云行月自然不是真的嘲笑君无欢,他也知道君无欢并不是想要探知楚凌生了什么病,只是想要确定她脉象是否平稳罢了。

    君无欢冷冷地给了他一个眼刀,云行月只得住口乖乖地上前给楚凌把脉。捏着楚凌的手腕查探了片刻,云行月微微蹙眉。君无欢脸色微趁,就连身上的气压也低了几分,“怎么样?”云行月道:“脉搏凝滞缓慢,会有嗜睡之症也不奇怪。”

    “你先前说没有大碍。”君无欢冷冷道。

    云行月耸耸肩道:“现在也没有大碍啊,就是先前消耗太甚了,现在身体需要自行恢复。睡觉减少自身消耗自然是最好的恢复方式,还有我先前给她开的药,多少也有些安眠的成分。不过以公主的实力,这点药效应该是可以自行克服的,这样……说明公主之前的内伤和消耗比我们以为的还要严重一些。”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君无欢,云行月轻叹了口气道:“不管她多厉害,到底是个才双十的姑娘。而且,公主的身体底子本身并不算好。”

    楚卿衣从小就在浣衣院那种地方长大,吃穿用度且不说,担惊受怕就绝对少不了。这样的情况长大的孩子,身体能好到哪儿去。更不用说,天启皇室的子女本身体质就不见得有多好,永嘉帝年纪还不大身体却已经让人有些担心了。楚凌的资质和悟性太好,以至于时常会让人忽略她的体质。这一次,内伤之后的表现却不得不让人关注起来了。

    “总之,她还年轻,以后尽量不要让她这么劳心劳力了,没好处的。”云行月一边叮嘱着一边走到不远处的桌边从新磨墨写药方。君无欢低头看着她沉睡的面容,良久方才轻声道:“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让她这么辛苦了。”

    云行月抬头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这个世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还不知道呢,他可没有君无欢那么足的信心。

    楚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刚要起身就听到君无欢的声音传来,“阿凌醒了?”楚凌坐起身来晃了晃脑袋,这才看到君无欢正从不远处的桌边站起身来。他跟前的桌上还摆放着厚厚的两摞各种卷宗信函,显然是也没有闲着。

    楚凌抬手揉了揉眉心问道:“我怎么睡着了?”君无欢走到床边坐下,道:“我已经让云行月看过了,没事。你之前太累了的,趁着这这几天好好休息,很快就能恢复过来。”楚凌点了点头道:“我也觉得应该没什么,就是容易犯困。我睡了多久了?”君无欢看了看外面,道:“三个时辰,已经是傍晚了正好起来用晚膳。”

    楚凌有些无奈,叹气道:“睡得够久的?你刚才在看什么?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君无欢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还是道:“平京传来的消息,朝堂上的情况不太好。”楚凌微微挑眉道:“上官大人和朱大人都站在我门这边,依然还是抵挡不住朝堂上那些人的反对么?”君无欢摇摇头道:“难,像上官大人和朱大人那样想的开的毕竟是少数。”在那些老顽固严眼中,神佑公主的所作所为只怕是比改朝换代还要严重一些。毕竟古往今来,改朝换代常有,女子领兵征战,匡扶天下绝不会有。在那些将女子看的无比轻贱的读书人眼中,阿凌的所作所为不仅是在打他们的脸,更是妄图颠覆他们的信仰和世界规则。

    楚凌皱眉道:“北晋现在没有功夫跟天启开战。”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你知道,我知道。但是天启那些人不知道,他们也不会信的。”楚凌觉得额头有些隐隐作痛,沉声道:“那怎么办?我回去一趟?”君无憾搂着她,摇摇头道:“不可,北晋人之所以去平京就是为了你。你若是回去…只怕就很难出来了。而且,现在我们的人手大多在北边,如果发生什么事情…我们原本也没有指望天气能给予多少援助,无论如何北晋人现在不可能真的主动挑衅天启的。”

    “所以?”楚凌挑眉道。君无欢轻笑道:“不用管他们,既然那些人害怕…那就等他们不用害怕了再说。”楚凌也忍不住叹气,她实在是有些讨厌朝中那些老顽固。不是她做年轻人的不能理解老人家当年被打怕了的恐惧心理,实在是……这些在朝上说勾心斗角玩得飞起的老头子真的无法克服这样的心理么?说到底只是不愿意而已。在南朝一样可以安享富贵歌舞升平,为什么还要劳心费力地去跟北晋人打死打活?

    “君无欢,你会不会觉得……”楚凌看着君无欢有些迟疑地道。君无欢不解地看着她,“什么?”楚凌轻叹了口气道:“不值得。”君无欢凝眉,低头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摇头道:“阿凌是说,我们跟貊族人拼死拼活,最后却有可能成全的是那些躲在后面扯后腿的?”

    楚凌点头道:“难道不是吗?你有没有问鼎天下的野心,一番辛苦难道不是为他人做嫁衣?”君无欢含笑看着她,挑眉道:“阿凌怎么知道我没有野心?”楚凌但笑不语,君无欢无奈只得抬手表示认输,“好吧,我对天下江山什么的确实不感兴趣。一个人将整个天下扛在肩上多累啊,实在是不适合我这种人。当然也可以选择随心所欲的玩乐,但若是负了天下百姓,我怕将来到了黄泉底下无颜面对故人。所以…无论是做个明君还是昏君,都太难了。”

    楚凌道:“那你当初建立沧云城……”

    君无欢拥着她笑道:“建立沧云城的时候怎么可能想得那么长远?最初其实只是想要给那些流离失所的人一个栖身之所而已。就如同阿凌,最初加入黑龙寨难道就是想要建立靖北军?建立靖北军的时候就已经笃定了自己能将貊族人逐出中原么?路都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楚凌点了点头,这些年的经历也确实是如君无欢所说,都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人生毕竟不是期盼,不可能一开始就规划好一些。更何况,哪怕是棋局也还有意外呢。

    君无欢道:“我只希望有一天天下太平了,能与阿凌一起功臣身退,好好地过自己想要过的日子。”

    楚凌道:“那么,现在又是为了什么呢?以长离公子之能,无论想要去哪里生活都是易如反掌吧?”

    君无欢笑道:“阿凌是为了什么,我便是为了什么。”

    楚凌愣了愣,不由抬手捂着眼睛苦笑,“我大概是被那些老家伙气糊涂了。”可不是么?他们不正是因为怀着同样的想法,所以才渐渐走到了一起的么?她和君无欢都不是为了楚姓皇室,甚至不是为了对她很好的父皇永嘉帝,自然更不可能是为了那些顽固不化的老头子。他们是为了那些被貊族人奴役的寻常百姓,为了能让自己光明正大自由自在地在这天地间行走。

    所以,无论有没有那些老家伙,该做的事情她都还是要做的。

    “君无欢,谢谢你。”楚凌靠着君无欢,轻声道。

    君无欢轻笑一声,扶着她的肩头轻声道:“不要想太多阿凌,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扛。你要记得,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而且…我是你的丈夫。你觉得累了,可以靠着我。你觉得不想扛的事情,可以让我来。”

    “好啊。”楚凌笑道,“我记住了。你……”

    君无欢笑道:“我当然也会记住,我会一直陪你到最后。所以,我会尽我所能的活得跟你一样久的。”

    楚凌觉得满意了,在他衣服上轻轻蹭了蹭,淡淡的药香混合着墨香有一种隐约的苦涩味道,却让她觉得整个人都清醒了许多。

    有人陪着,真好。

    ------题外话------

    手机更文的感觉……还是需要电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