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64、打赌?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坐在城主府的花园里晒太阳,初冬的暖阳照在身上也拂去了几分淡淡的寒意。沧云城地势较高,即便是这个季节已经有些冷了,因为身受内伤楚凌被云行月严禁使用内力,只得被迫披着一件披风御寒。

    小松鼠在跟前的桌上蹦跶来去,显得十分的精神。见楚凌不理她,还不时叽叽的叫着昭示自己的存在感。楚凌听到它的叫声,便伸手拨弄一下它的小脑袋。小松鼠立刻高兴地往她掌心里蹭了蹭。虽然这小家伙脾气不太好,不过对于楚凌这个主人即便是并不经常在身边也还是很亲近的。

    “公主…夫人。”明萱跟着城主府的侍女走了进来,看到坐在花园里的楚凌立刻欢喜地叫道。

    楚凌回头看向她,微微点头笑道:“听说你这几天也忙得很,怎么样了?”明萱笑道:“让夫人见笑了,我们也只是能帮上一点小忙而已。”明萱这几天确实很忙,之前守城的时候那些姑娘们好几个都受了不轻的伤,也让她们先前的所作所为彻底暴露在了自己的家人面前。有一些被家人勒令不得在任意妄为,有的还在跟家里闹腾着,当然也有少数被家人支持的。

    明萱倒是没有这方面地问题,但是如今明诺忙得团团转,她自然要跟着哥哥一起帮忙了。于是好几天都忙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今天终于能够歇口气这才连忙来城主府求见楚凌。

    楚凌有些欣慰地道:“你这两年长进了很多。对了,那些姑娘…都没事吧?”

    明萱摇摇头道:“有两个姐妹伤得比较重,不过云公子已经去看过了不会留下什么后患地,公主尽管放心便是。其他人都是轻伤,早就能活蹦乱跳了。我今天来…”明萱看了看楚凌,脸上带着几分迟疑之色。楚凌笑道:“有什么话,尽管说便是了。”明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让公主见笑了,我们…我们想要跟着公主一起,上阵杀敌。”

    楚凌戳着小松鼠的手顿了一下,沉吟了片刻方才道:“你们考虑清楚了么?说实话…女子若不是实力强到了一个程度,上战场的话与男兵相比并没有什么优势可言。那些姑娘我都见过,除了你之外,有这个实力的最多也不过两人。”

    明萱有些失望,不过仔细想想也能够理解。谁会真的愿意让一群女子上阵杀敌呢?只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难过的,她们是真的崇拜夫人,也是真的想要如她一样上阵杀敌啊。

    楚凌看着明萱有些黯然的神色,不由笑了笑道:“不过…也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要自己有心去做,总是能成功的。只是你们当真想明白了吗?上战场不是游戏,甚至不是当女侠闯荡江湖行侠仗义,而是真的一不小心就会死人的。这一次你们最多也只是重伤,是因为什么你应该明白。因为你们从来都没有在冲锋陷阵的最前线,如果有朝一日你们真的上了战场,很有可能…等待你们的不是建功立业名垂青史,而是什么都还没有做就已经全军覆没了。这样的事情,在军中并不少见。”

    明萱坚定地点头道:“夫人请相信我们,能坚持到最后的,肯定都是已经做好了准备的。”她们中肯定有意志不坚定中途退出的,事实上最早她们有四五十人,这些天下来现在还坚持留下的也不过二十多个而已。

    楚凌想了想,道:“你回去,将我的这些话跟她们说清楚。如果她们能够说服家里的人同意的话,三天后你再带她们来见我吧。”闻言,明萱大喜过望。她知道夫人的意思是已经答应接受她们了。她们这样的女子,即便是勤练武艺身手比寻常男兵更强一些,但是沧云军那些男人也只会将她们当成小姑娘哄着,不会拿她们当一回事儿的。

    即便是明萱自己,除了一个哥哥,她家里的人也并不觉得她就能做成什么事。只是家中父母宠爱,又因为她的实力足以自保所以才放任她胡闹罢了。只有跟着夫人,她们才能真正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因为夫人也是女子,她必然能够理解她们的。

    “是,夫人!”明萱高声应道。

    楚凌对她笑了笑道:“去吧。”

    “明萱告退。”

    等到明萱出去,贞娘方才端着茶点走了过来。楚凌回头对她笑道:“贞娘方才怎么不出来?”贞娘摇头笑道:“现在的小姑娘真是了不得,属下若是在场,明姑娘只怕不自在呢。夫人真的打算带着这些姑娘上战场?”楚凌轻叹了口气道:“我知道贞娘担心什么,我也担心。一个个都是娇滴滴的小姑娘,上了战场一个不小心一条人命就没了。但是…仔细想想,战场上那成千上万的将士,哪个不是只有一条命呢?”

    “到底是女孩子,做一些轻松的活计还好说。上战场拼杀到底没有男人合适。”贞娘道。

    楚凌笑道:“其实也不能这么想,真是因为她们都是女孩子,所以真正敢站出来能够站出来的必然都是女子中能力,资质,胆量都属上乘的女子。所以,认真的说她们的能力甚至是潜力其实都要强于军中大部分的男子。”

    “看来夫人早已经有了打算?”贞娘好奇道。

    楚凌低头抿了口茶,一边思索着道:“想要将貊族逐出中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如今北方尚且算太平,百姓的日子也不好过。等到战事一起,只怕又是烽火连天民不聊生。别的不说,若是前些天君无欢没有及时回来,沧云城真的破了,贞娘可想过沧云城的百姓会如何?”

    贞娘愣了愣,也不由得轻叹了口气道:“我这些年在沧云城待久了,倒是忘了外面的日子困苦。这世上的女子若都如夫人一般,只怕那些貊族人想要欺负她们也得掂量掂量了。我总想着,那些娇滴滴的姑娘们好好留在城中,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就比什么都好了。但如果她们跟着夫人出去,能够做成几件事情,也算是个天下女子立下了一个榜样。”

    神佑公主固然也算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女中豪杰,但正是因为这个独一无二这个榜样才显得没什么意义。神佑公主的传奇的经历,高贵的身份都让人觉得可望而不可即。那样的经历和身份,自然跟别人不同,却与她是不是女子关系不大了。也不会有几个女子觉得她们能成为第二个神佑公主。所谓榜样,总要让人觉得努力努力也能够达到的吧?没有人会把天上的仙女当成自己想要达成的目标,又不是修仙问道。

    “公主打算怎么做?”贞娘问道。

    楚凌偏着头想了想,笑道:“我打算将她们编入神佑军。”

    神佑军贞娘是听说过的,是属于神佑公主的亲兵。这样的安排倒也不错。

    “阿凌要将谁收入神佑军?”君无欢从另一边走来,一边笑问道。

    “城主。”贞娘连忙起身行礼,君无欢摆摆手示意她不必多礼。楚凌撑着下巴将方才明萱来的事情说了一遍,君无欢微微挑眉道:“那群姑娘…倒还不错,阿凌觉得能行也可以试试。”

    贞娘见两人有话要说,便悄声告退了,楚凌挑眉看着君无欢道:“哦?你知道她们?”君无欢道:“这两天跟明诺在军中走动,明萱带着那群姑娘去帮忙。若不是阿凌,我都不知道这沧云城中竟然还有如此多的女中豪杰啊。”

    若不是这次楚凌在,即便是换了君无欢明萱也绝不会来找君无欢请战的。这些姑娘并不傻,她们当然知道在男人眼中她们是怎么样的存在。即便是城主,只怕也不会相信她们这群小姑娘能帮上什么忙地。

    楚凌靠在君无欢身边,懒懒道:“都是一个脑袋两只手,这世上没那么多只有男人能做女人不能做的事情。”

    “哦?”君无欢微微扬眉,道:“阿凌觉得,男人能做的事情女人都能做?”

    楚凌似笑非笑地仰头与他对视,“不如你说说,有什么事情是男人能做而女人真的做不到的?”

    君无欢有些无奈地道:“如果拿阿凌来做比较的话,那确实没有几件事是女人做不到的。”

    楚凌道:“其实很多事情不是不能做,而是不敢想。既然她们已经想了,我为何不给她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阿凌高兴就好。”君无欢道。

    楚凌白了他一眼,“我知道你也觉得她们是异想天开,打个赌如何?”

    君无欢挑眉道:“赌什么?”

    楚凌笑眯眯地道:“赌一年之内她们在战场上能一对一打赢貊族人。”

    君无欢有些诧异,“阿凌真的要跟我赌这个?”一对一稳赢貊族人,别说是那些没上过战场的姑娘就算是沧云军也不敢说十拿九稳。楚凌道:“你就说,赌不赌吧?”

    君无欢沉吟了片刻,“赌注是什么?”

    楚凌眼睛一转,笑道:“就赌…如果我赢了你答应我一件事。”

    君无欢不以为然,“就算没赢,阿凌要做什么我也还是会答应的。”

    楚凌道:“那可不好说,反正我就赌这个了。记得…是无论什么事你都要答应。”君无欢摇头,“还是不行,如果危及阿凌的安危的事情,我当然不能答应。”

    楚凌有些郁闷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你不觉得你这个人越来越无趣了么?还是说你其实心里知道,你赢不了我?”君无欢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阿凌,激将法对我没用的。不过…阿凌既然如此有信心,我自然是要跟你赌一赌的。不如,如果你赢了的话我将沧云城送给你,以后你做沧云城主?”

    楚凌翻了个白眼,“我做城主?你做城主夫人么?”

    君无欢思索着,好一会儿方才道:“不应该是城主相公什么的么?如果我赢了呢?”

    楚凌眨了眨眼睛,“我把神佑公主的封号让给你?我做驸马?”

    “……”看着君无欢木然的神色,楚凌终于忍不住笑倒在了他的怀中。看着笑得乐不可支的人,君无欢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轻拍着她的背心免得她呛到自己。

    最后,两人也没说明白到底要赌什么,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没什么可赌的。君无欢所拥有的一切都可以与楚凌分享,反之亦然。实在是没有任何下赌注的必要。不过楚凌倒是更坚定了几分要将那些姑娘培养成才的决心。

    这世上很多事情并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敢想。既然她们想了,她为什么不能给她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呢?

    千里之外的上京皇城,当拓跋胤兵败的消息传到宫中的时候拓跋梁正在上早朝。当下甚至顾不得拓跋罗也在场,拓跋梁当场就砸了快马送入宫中的折子破口大骂,“混账!废物!拓跋胤还好意思号称北晋名将!谢廷泽谢廷泽打不过,谢廷泽死了连个空荡荡的沧云城都攻不下来!他怎么好好意思活着!”

    大殿中的文官武将纷纷低下了头,还有人拿隐晦的目光偷瞄坐在一边的拓跋罗。拓跋罗因为腿伤其实很少亲自上朝,原本众人还有些好奇拓跋罗今天为什么突然来上朝了,现在倒是有些明白了。果然是因为沈王殿下吧?看来拓跋罗早就已经收到拓跋胤兵败的消息了。

    南宫御月坐在一边,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目光却与对面的素和明光对上,两人对视了一眼又漫不经心的移开了目光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陛下息怒。”有人劝道。

    拓跋梁冷笑一声,将桌上的桌子扫落了一地,“息怒?怎么息怒?数万貊族将士被葬送在西秦,如今在沧云城又再次损兵折将,你们以为我貊族有多少将士经得起这样折腾?”

    众人默然,貊族人口本来就比天启要少得多。这样几万几万的折腾下来,看似不多但仔细想想也足够让人心疼了。

    “陛下,如今当务之急还是沧云城该如何处置啊。”一个官员上前一步道。

    拓跋梁看向众人问道:“各位有什么看法?”

    一个武将出列道:“陛下,如今信州,润州,沧云城,还有西秦都不安分,末将请陛下派出大军征讨,以免让天启人忘记了我貊族铁骑的厉害。”

    其实对付靖北军那样的势力,用大军镇压是最有效地。只是最先没人重视靖北军,等到重视起来的时候靖北军已经跟沧云城勾搭在一起了。牵一发而动全身,若是大军压境沧云城必然出动,因为这几年拓跋梁的注意力都在关外,自然不肯大规模对信州用兵。以至于如今靖北军越发的厉害起来竟然与天启人勾结攻打润州。

    最要命的还是,如今上京隐约有传言,靖北军的小将军凌楚就是天启的神佑公主,所以天启人才愿意出兵相助靖北军攻占临江城的。

    这个消息眼下还只在上京上层的权贵中流传,外面的普通人并不知道。

    如果去天启的左相能够解决掉神佑公主,这个消息自然也就永远都不必外传了。毕竟,这对北晋来说实在不是什么体面的消息。

    拓跋梁微微蹙眉,目光在南宫御月身上扫过又落在了素和明光的身上,最后定在了拓跋赞的身上。

    拓跋赞仿佛明白拓跋梁的意思,出列高声道:“启禀陛下,臣愿意率兵前往沧云城!”

    拓跋梁垂眸,淡淡道:“你只怕不是晏凤霄的对手。”

    拓跋赞脸色微沉,道:“还没打过,陛下怎么知道我不是晏翎的对手?”

    素和明光突然笑吟吟地道:“陛下,你觉得在下如何?”

    拓跋梁一愣,看向素和明光。素和明光道:“素和愿一同前往。”

    拓跋梁眉宇间有一丝迟疑,素和明光的能力他自然信得过。但素和明光与他算是盟友却算不得臣子。而且素和明光先前对楚卿衣的态度也让拓跋梁拿不定主意。素和明光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道:“在下愿为陛下效劳,还请陛下明鉴,素和也并不是因私废公之人。”

    拓跋梁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也就不急了,挥手道:“此事稍后再议,对于沈王不知各位觉得应当如何处置?”

    大殿上立刻炸开了锅,拓跋梁既然已经说出了处置二字可见是没打算放过拓跋胤了。难得这么好的机会换了谁只怕也不会放过。朝堂上立刻分成几拨人争执起来,又要求严惩沈王的,又要求从轻发落地还有两边和稀泥或者捣乱地。整个大殿上变得比菜市场还要热闹。谁说只有天启的读书人善于打嘴仗?这世上只要有勾心斗角权力争夺的地方,都是大同小异的。

    南宫御月兴致勃勃地看着拓跋罗,难得的没有插嘴。

    拓跋罗也没有急着开口,等到朝堂上已经吵得差不对了,方才抬起头来看向同样盯着他的南宫御月,微微点了下头。

    南宫御月脸上的笑容顿时更盛了几分,对面的素和明光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微微挑眉:得,拓跋梁急着赶尽杀绝,倒是真把拓跋罗兄弟俩和焉陀家推到一起了。这上京皇城里的事情,果然比他们呼阑部那点小打小闹有趣多了。

    总感觉……有人要倒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