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63、谥号武毅(二更)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北晋使者进了驿馆还没坐下来便是一阵发作,这次作为正使的乃是北晋的左丞相阿忽鲁。

    拓跋梁登基这三年自然也没有闲着,朝堂上比较重要的位置上几乎都换成了他自己的人。若不是还有不少贵族霸占着自己固有的位置不肯松口,只怕如今北晋朝堂已经全在拓跋梁的掌握之中了。

    这也是拓跋梁为什么讨厌焉陀家这样的权贵的原因。焉陀家势力庞大,家族人口众多。这些人天生就占着朝堂上不少重要的位置,拓跋梁想要安插自己的人还要从他们手里抢。这些贵族自然不肯将自己的利益让出来,与皇帝发生矛盾是早晚地事情。

    也不独拓跋梁,就算是换一个皇帝也是一样的。

    这左相阿忽鲁便是拓跋梁扶持上来的心腹之一,又占据着丞相这样重要的位置。拓跋梁能将他派来和谈可见是对此事有多么重视。

    大发雷霆的人自然不是阿忽鲁,他能够成为左相即便是貊族人也不可能毫无心机。这种普普通通的软钉子,还不到让他发怒的地步。怒火中烧按耐不住发作的是跟着一起来的随行护卫的武将。

    “这些天启人太放肆了!”那武将推翻了跟前的椅子怒气冲冲地道。

    阿忽鲁并没有生气,而是气定神闲地坐在大厅里打量着四周,好一会儿方才感叹道:“都说天启土地丰饶,物华天宝,即便是被赶到了南方也依然坐拥这天下最富饶的土地,如今一看果然不错。便是这驿馆,也比上京许多地方强得多。”那将领不以为然地道:“上京原本可是天启人的都城,难道他们的皇帝还会住在不好的地方?”

    阿忽鲁叹了口气道:“那就是他们天启人比咱们更会治理土地,才不过这些年就将原本不好的南国治理成现在这般了。田大人,你怎么看?”

    田亦轩坐在阿忽鲁下手,垂眸淡笑道:“丞相大人说的是,平京确实是好地方。”

    武将没好气地道:“田大人,现在不是讨论这地方好不好的时候吧?你若觉得好,等咱们将来打下了平京再来称赞也不迟。那永嘉帝不识抬举,咱们需得给他一个教训才行!”阿忽鲁摇摇头道:“不怪天启人总说咱们貊族人是莽夫,如今咱们站在平京皇城里,你想怎么给永嘉帝一个教训?中原人有句话说得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武将皱眉道:“难道我们就这样等着?永嘉帝明摆着就是敷衍咱们的。”

    阿忽鲁看向田亦轩笑道:“这事只怕还要看田大人有什么主意,比起我们,应该还是田大人更了解天启人一些。”

    田亦轩倒也不推辞,微微拱手笑道:“丞相大人谬赞了,其实…大人也不用担心,永嘉帝不可能一直不见咱们的。就算是故意拖延他又能拖延几天?天启朝堂上那些官员…只怕也不会容他一直拖延下去地。”阿忽鲁微微扬眉道:“田大人是说,可以从那些朝廷官员下手?”

    田亦轩道:“天启的文官…掌握着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有时候只要他们铁了心反对一件事,即便是皇帝也是无能为力地。端看…大人有没有办法能够让他们站在我们这一边。”

    阿忽鲁自然明白这个道理,笑道:“陛下拍田大人来相助本官,果然是十分英明。此事若是成了,将来论功行赏必不会少了田大人的份儿。”

    田亦轩拱手谢道:“田家虽然久离天启朝堂,但是在天启也还有几分人脉,愿为大人效劳。”

    阿忽鲁满意地点头道:“那就辛苦田大人了。”陛下为什么让田亦轩作为副使跟着一起来,不就是希望田家在天启的人脉能够在这时候派上用场么?田家就算是为了自家长子嫡孙的性命前程,也不可能不竭尽全力了。

    沧云城

    楚凌折起刚刚收到的信函微微皱起了眉头。云行月医术高明,养了几天之后原本苍白的脸色也渐渐多了几分血色,看起来倒是跟没受伤的时候没什么区别了。君无欢担心她的身体,沧云城一应事务一概不让她插手,楚凌只得窝在城主府中一边养伤一边陪着盼儿玩耍,几天下来简直无聊透顶。

    将手中的信函放到一边桌上,楚凌抬手将一只蹲在桌子一角的松鼠抓进了手中。小松鼠原本正捧着一颗松子咔咔咬的起劲儿这会儿突然被抓立刻叽叽地叫了起来。楚凌用手指头戳了戳它的脑门,“小宝贝儿,这么久不见我不开心么?要不要我把你再送给嫣儿养一段时间?”

    小松鼠仿佛听懂了楚凌的话,或者是单纯的听到了嫣儿两个字,立刻安静下来僵直了身体装死。

    楚凌不由一笑,抬头看向站在跟前的人道:“带着这么个小东西一路过来,你辛苦了。”

    黑衣男子连忙拱手道:“公主言重了,不过是…呃,一直小松鼠而已,不费什么事。玉姑娘担心公主在北地无聊,特地请属下将它送来给公主作伴的。”事实上,这一路上为了这个小东西还真是费了不少事。一不留神这小家伙就跑了,这么小的一个小东西在荒郊野外跑了那可真是很要命的事情。所幸这小家伙过一段时间又会自己跑回来。几次之后,他开始怀疑这小东西其实是在耍着他玩儿。

    楚凌一边逗弄着小松鼠,一边问道:“舅舅让你送行过来,可还有什么交代么?”

    黑衣男子摇摇头道:“襄国公说,要说的事情都在信上了。属下出发前貊族使者刚刚到平京,陛下就算有意拖延只怕也拖不了多少时间。还请公主心中有个底,平京那边襄国公和上官丞相都会尽力周旋,不会让貊族人轻易得逞的。”楚凌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父皇可有什么交代给我?”

    黑衣男子道:“陛下请公主千万保重身体,另外…还有谢老将军的事情。”说着,男子从袖中取出一封明黄色的绢帛双手送到楚凌跟前。楚凌接过打开,原来是一封诏书。是追封谢廷泽的诏书,永嘉帝追封谢廷泽的正一品振威大将军,谥号武毅。只是如今这封诏书还不好昭告天下,只得先交给楚凌也算是在谢廷泽灵前有个交代了。等到将来时机到了,朝廷自然会另行颁布诏书昭告天下。

    楚凌对这种身后虚名其实并不以为然,人都死了还要这些有什么用?谢老将军也没有家人在世就连惠泽后人都做不到。不过她也明白,这个时代的人其实将这个看得很重的,几乎所有的人臣武将都梦想着身后能够得到谥封,名垂青史。谢老将军若是真的在天有灵,想必也能觉得欣慰了。

    楚凌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黑衣男子拱手道:“都是属下分内之事,公主若没有别的吩咐,属下这便告辞了。”

    楚凌想了想道:“你先去休息一下,回程也劳烦替我带几封信回去吧。”其实无论沧云城还是令熊奥商行都有特殊的传信渠道,不过楚凌偶尔也不在乎用一用别的渠道和方式。

    黑衣男子自然不会拒绝,拱手道:“是,属下告退。”

    目送黑衣人离开,楚凌一只手轻抚着小松鼠小小的脑袋,一边望着桌上明黄的诏书出神。

    “叽叽。”小松鼠被她摸得烦了,叽叽地叫着抗议。楚凌低头看着它,与它那豆子一般大小的眼睛对视了片刻不由莞尔一笑道:“你是不是被霓裳养胖了?”说起来这个小家伙跟她还真没有想出过多少时候,这些年不是跟着肖嫣儿就是丢在别院里仍有它到处在山林中跑。反正有了肖嫣儿特制的追踪香,也不怕它跑丢了。要么就是丢给玉霓裳养着。楚凌平时事情不少,又经常四处奔走,鲜少会将它带在身边。玉霓裳跟那送信的男子说怕她孤单送来作伴的,其实只怕是玉霓裳担心她在战场上不小心中毒什么的,才让人送来的吧?

    “真要靠你解毒,你这小不点早被人放血放干成标本了。”楚凌调笑道。

    “叽叽!”小松鼠跳脚表示抗议。

    君无欢走进来就看到楚凌正在跟桌上跳来跳去的小东西说笑,不由得皱了皱眉道:“它怎么在这里?”

    君无欢对这个小家伙并不太喜欢,这小东西总喜欢往阿凌的衣袖里转。药蛊什么,乖乖等着放血就行了,学什么宠物撒娇卖萌?

    楚凌笑道:“霓裳怕我有危险,特地情人送来的。其实没这个必要,有云行月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若真是上战场哪里有功夫照顾这个小家伙。”

    君无欢伸手捏住小家伙提起来看了看,随手往旁边的软榻上一抛道:“还算有点用处,带在身边也好。不过阿凌不必为它太过费心了,随便让人喂点什么就是了。”

    “……”楚凌无语,看着软榻上被摔得晕头转向的小家伙明智的转移了话题,“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么?”

    君无欢在她身边坐下,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道:“暂时没什么事了,过来看看你。”

    楚凌也看出了他的疲惫,伸手拉着枕在自己膝上,轻轻为他按揉着额边的穴位道:“你从回来之后一直都没怎么休息好,云行月让我提醒你,你的身体……”君无欢伸手握住她一只手,眼眸微闭轻声道:“阿凌放心,我心里有数。”楚凌轻叹了口气道:“我怎么放心得下,已经三年多了,师叔那里也还是没有什么消息。你这次行事操之过急,是不是也是担心……”

    君无欢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道:“阿凌,我不会有事的。“

    “嗯。”楚凌点了点头,笑道:“你当然不会有事的,不过还是要好好休息。你知道劝我养伤怎么轮到自己就不管不顾了?”

    君无欢笑道:“忙过了这几天就好了,战事刚停下来,难免的。”

    楚凌没有说,心中却明白这一时半刻只怕是谁也闲不下来了。沧云城的战事是暂停了,但是等上京的决策传来,沧云城只怕立刻又要战火重燃了,又哪里会有一刻的清闲。

    “拓跋梁派的人已经到了平京了。”楚凌轻声道。

    君无欢点点头,“意料之中的是,不过…陛下哪里只怕未必能够撑得住。希望朱大人和上官丞相立场坚定一些。”

    楚凌道:“再过两天我伤好一些就回临江城,距离平京近一些,有什么问题也好随时应变。”

    君无欢沉默了片刻,握住楚凌的手轻声道:“好。”他没有留她也不会留她,因为他们都知道如今的局势,他们谁也无法置身事外,谁也不能独自偷闲。

    只希望…这一切能早些结束。

    两人不约而同地在心中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