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57、收兵!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感到城门处的时候,北晋大军已经开始攻城了。居高临下,即便是在黑夜里也能清楚地看到大军之后坐在马背上的拓跋胤的身影。这一次攻城,拓跋胤显然也是做足了准备的,竟然比白天的攻势还要猛烈。即便是守城的将领立刻调了左右的守军来协助,依然守得十分艰难。

    云行月站在楚凌身边,瞪着城楼下地拓跋胤咬牙道:“真想喂那家伙一把毒药!”楚凌耸耸肩,叹气道:“我也想啊,要不你去试试?”云行月扭头看着她做惊恐状,“你在开玩笑么?我只是个大夫而已!”

    楚凌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那就别废话。”云行月低声道:“你若是将嫣儿一起带来,不就没这事儿了么?”楚凌翻了个白眼,道:“嫣儿是为了什么不来的,自己心里没点数么?”

    肖嫣儿最黏的人除了她就是萧艨,现在她和萧艨都在这里,肖嫣儿却没来,是为了什么某人到底有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更何况…战场上靠毒药解决那也得看是对谁。你觉得嫣儿有把握百分百毒死拓跋胤然后全身而退么?”楚凌问道。

    云行月顿时哑然,如果那么容易的话这天下就该是炼毒的人横行了。拓跋胤那样的人,若是他不愿意只怕肖嫣儿连接近他都难。

    楚凌叹了口气,道:“我去会会拓跋胤。”云行月一惊,没好气地道:“你疯了?!你根本不是拓跋胤的对手,更何况…现在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楚凌道:“云行月,你把我的安危看得太重了。”云行月皱眉道:“难道不重要?你是沧云城的城主夫人,如果你除了什么事,军心立马就散了。”

    楚凌道:“但我不是指挥沧云军的将领,我也不是沧云城主。就算我出了什么事,该指挥守城的人还是一样指挥,但是如果守城的将领出了什么事,我却未必就能指挥得了。”倒不是楚凌调兵遣将的能力就多么不堪入目,而是楚凌根本就不熟悉沧云城。临阵换将都是军中大忌,更何况现在是在战场中换将?所以,楚凌目前对沧云城来说其实象征意义大于时机,就算她不在这里,该守城还是一样守。

    “我跟公主一起去。”萧艨沉声道,“试试看,就算不能杀了拓跋胤,只要重伤了他北晋大军今晚应该也不会再进攻了。”

    “太危险了。”云行月皱眉道。

    楚凌有些无奈地苦笑,“不然还能如何,这样继续下去,就算撑过了这一场,下一次我们也未必撑得下去。”

    云行月咬牙道:“我跟你一起去!”

    楚凌翻了个白眼,“算了吧,你还是别跟去添乱了。万一真出了什么事,我还指望你救命呢。”云行月哑口无言,他的武功确实是不怎么样,逃命的轻功倒是还不错。

    云行月叹了口气道:“你还受着内伤呢,你真的确定…君无欢能按时回来么?”

    楚凌笑道:“自然,我相信他。”

    楚凌和萧艨也不再理会云行月的神色,站在一起低声交换了几句计划,便转身离开了城楼。

    北晋大军后面,拓跋胤坐在马背上看着眼前的战事。跟在他身边的副将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道:“王爷,最多在进攻两轮,城里的人只怕就撑不住了。”拓跋胤淡淡道:“不可掉以轻心,十几年来无人能够撼动沧云城,自然有他的道理地。这次若不是恰好防御空虚,只怕也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

    副将眯眼道:“只怕是这些年的战事让晏凤霄妄自尊大了,竟然只留下这一点兵力在沧云城,是料定了咱们打不过谢廷泽还是以为我们不会攻打沧云城?”沧云军就算在厉害,在绝对的人数劣势下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晏凤霄帮了秦殊,却害了自己,不知道他会不会后悔?”

    拓跋胤微微蹙眉,道:“那得拿下沧云城之后才能知道。楚卿衣的身份很快就会昭告天下,到时候…就要看天启人的立场了。”现在上京只怕也已经知道楚卿衣的身份了,之所以还没有什么动静只怕陛下也是被镇住了,另外就是还没有想到到底要怎么处理。但是这种情况绝不会长久,很快无论天启还是北晋都必然会做出反应。

    如果天启人一心支持楚卿衣的话,那么马上他们就会面临更多来自天启的压力。而如果天启人放弃这个公主的话……

    这两种可能都很大,只看到底是永嘉帝的爱女之心占上方还是北晋对天启的压力和威慑更占上方。

    闻言,副将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道:“谁能想到,这位公主竟然这么能折腾?拓跋大将军当年…可真是慧眼识珠啊。”原本以为拓跋大将军只是随手捡了一个资质好的天启少女做弟子,谁能想到这个女子竟然会是天启的公主?更没有人想到的是,就在区区几年后,这个女子更是直接领兵与北晋开战了?

    “楚卿衣跟晏凤霄到底是什么关系?”疑惑道,“她为什么要冒险来替晏凤霄守城,甚至不惜身份被王爷您识破?”不是据说,神佑公主对已故的驸马一往情深么?

    拓跋胤沉默不语,半晌才道,“她没打算瞒着,润州和靖北军的事情瞒不住,迟早要暴露的。终于她和晏凤霄……”谁能想到,长离公子和沧云城主会是同一个人呢?晏凤霄,君无欢…演得倒是真不错。

    “小心!”拓跋胤突然眼眸一沉,厉声道。同时一把抓过身边的副将将人抛了出去,在副将被抛出去的一瞬间,他原本所在的地方一道银光掠起,贴着拓跋胤的身侧划了过去。拓跋胤回头就在人群中看到了那个穿着黑衣的纤细身影。楚凌一击落空并没有停留,下一瞬就已经朝着拓跋胤扑了过去。同时,另一个方向也是一道银光扎乍起,同样也是冲向拓跋胤的。

    “有刺客!”

    副将被甩了个晕头转向,不过他也是久经沙场的人,落地的时候就已经稳住了身形。在一看前方拓跋胤已经和两个黑衣人交上了手。

    两个黑衣人与拓跋胤贴身近战,三人的速度都极快,这种情况下即便是有弓箭手也不能用。但是周围的寻常士兵根本插入不了三人的大战之中,有抢先冲上去无一例外都被楚凌和萧艨顺手解决掉了。拓跋胤手提长剑,一手荡开萧艨的剑,同时避开了楚凌的流月刀,沉声道:“公主这是无计可施了么?”

    刺杀主将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别的不说无论成不成功事后如何脱身对于任何一个高手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麻烦。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一般将领也不会用这种招数。不然两军交战最需要的就不是有奇谋的将才而是绝顶高手了。

    楚凌道:“可不是么?这都是拜沈王所赐啊。”口中说这话,手下却毫不迟疑,招招凌厉,显然是真的奔着要拓跋胤的命来的。

    拓跋胤一跃而起想要往后拉开彼此的距离,萧艨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身形一闪出现在了拓跋胤的身后切断他的后路,只是一招之间的功夫楚凌又已经追了上来。拓跋胤道:“公主和萧将军现在就可以离开沧云城,本王保证绝不会为难两位。”楚凌冷笑一声道:“沈王明知道不可能,何必多说。”

    拓跋胤叹了口气道:“我实在是不想杀公主,无论是为了原因。”

    楚凌道:“平心而论,我也觉得沈王这样的人比这世上大多数人都要好得多,死了可惜。”

    可惜,他们都没有选择。所以……他们之间总是要死一个才行的。

    没有人在说话,三人的打斗越发的激烈起来。

    拓跋胤的武功若是应付萧艨和楚凌中的任何一人,都绝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同时应付两人却会渐渐变得有些吃力。但是拓跋胤也并没有退避,因为他不着急,真正着急的是楚凌和萧艨。

    只是拓跋胤不着急,却有人着急。副将看着被两人围攻的拓跋胤急的团团转。神佑公主怎么样了他不关心,但若是沈王出了什么却问题却大了。而且,王爷身上也还有伤呢!

    正着急的时候,几个人影扑向了缠斗中的三人。副将定睛一看顿时大喜,是王爷身边的护卫!

    突然有人搅局,楚凌和萧艨都没有觉得意外。拓跋胤这样的身份若是身边没有高手保护才是怪事。就算拓跋胤武功高强原本没有,如今拓跋胤对拓跋罗一系来说都太过重要了,拓跋罗肯定会安排人保护他的。仿佛早就商量好了一般,萧艨毫不犹豫地转身迎上了那几个人,将拓跋胤单独留给了楚凌。

    楚凌手中的流月刀越发狠厉起来,即便是拓跋胤也忍不住暗暗心惊。

    几天前他才刚刚跟楚凌交过手,那时候他以为已经是楚凌的的极限了。但是现在却觉得她出手的速度和危险程度比那天更盛了几分。这完全就是拼命的打法!

    “为了晏凤霄连命都不要了,值得么?!”看着夜色中楚凌冰冷的容颜和明亮的眼睛,拓跋胤突然问道。

    原本以为楚凌不会回答,却听她道:“我不是为了晏凤霄,不只是!”

    拓跋胤头往后一仰避开了流月刀从脖子上划过去的一刀,一掌拍向了靠近自己的楚凌。楚凌一矮身,以极快地速度闪到了他的身侧,另一只手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反手刺向了拓跋胤的后肩。饶是如此,楚凌依然被他的掌风扫到,整个人都是一僵一缕血色从她唇边溢出。同时手中的匕首也准确地扎到了拓跋胤的肩膀后下方。

    拓跋胤微微皱眉,反手一掌逼开了他抬手抽出了后肩上的匕首道:“你是故意的!”故意引他打出那一掌,宁可拼着自己受伤也要伤他。拓跋胤心中有些怒火中烧,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到底为什么这么拼命?真的不怕死么?

    楚凌随手抹掉唇边的血迹笑道:“是啊,挨一掌换沈王一刀,值了啊。”

    “拓跋大将军就只教过你这种以伤换伤的打法?”拓跋胤冷声道。

    楚凌轻笑一声没有答话,难不成她想要以伤换伤不成?这不是实力不济么?

    另一边,萧艨以及解决掉了几个碍事的护卫正在朝这边来,不远处观战的副将立刻道:“拦住他!”

    楚凌头也不回,对萧艨道:“杀了下令的人!”

    “是,公主!”萧艨对楚凌的命令毫不犹豫,转身便换了个方向朝着副将冲了过去。

    楚凌回头看向拓跋胤,笑道:“沈王,说不定今天这里就是你我之中一个人的葬身之地。”接连几次交手,双方都明白了眼下双方实力差距并不大,即便是实力高深如拓跋胤也没有完胜楚凌的把握。同样的,楚凌也没有能够杀了拓跋胤的把握。坦白说,楚凌的机会更小一些。

    拓跋胤盯着她道:“你当真不怕死。”

    楚凌对他一笑道:“这世上,总有比死更重要的事情。”

    “你的命,你是姐姐千辛万苦才保下来的。”拓跋胤沉声道高。

    楚凌道:“沈王,我的命是我自己的。现在,你该考虑的是,到底你的命重要还是我的命更重要。我不知道今天我能不能活下去,但是我知道,失去了沈王这些兵马以及拓跋罗会如何。”

    “……”

    拓跋胤深吸了一口,看了一眼不远处被萧艨追杀地狼狈不已的副将。沉声道:“让萧艨停手,我收兵!”

    楚凌微微扯了下唇角,道:“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