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56、守城!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终于真正见识到了当年能够横扫中原的貊族大军恐怖的战斗力,当拓跋胤的兵马基本上就绪的时候,拓跋胤便毫不犹豫地发动了对沧云城的攻势。因为他心里也很明白,沧云城各路兵马肯定也在赶着回沧云城,一旦这些兵马都回来局面又将会变得不一样了。

    沧云城里的楚凌等人此时却是急的焦头烂额,整个沧云城现在能伤战场的兵马还不足三万,只能勉强守住城楼。但是沧云城外聚集的兵马却有十多万,即便大多数是南军,但是貊族骑兵的数量还是远超过沧云城的。这样的情况下,沧云军又不是铁人,总不可能一天十二个时辰一刻也不休息的守城吧?

    沧云军不能一刻也不休息的寿辰,但是北晋大军却可以一刻也不休息的攻城。拓跋胤看准了沧云城中兵力不足,一个劲儿地猛攻。才不过一天对下来,城中守城的将士就累得不清了。

    楚凌也不是没有想过别的法子,诸如斩首,又或者断了北晋兵马粮草等等。但是并没有什么用处,拓跋胤显然早就防备着这一手了,北晋兵马不仅攻击力超强,防御同样也是滴水不漏让楚凌等人只能铩羽而归。

    “夫人,咱们现在怎么办?”刘副将和几个将领看着城楼下数不清的攻城兵马,有些焦急地问道。

    楚凌看了一眼不远处城楼边上,神色疲惫的守城士兵。不是她不想让他们休息,而是沧云城目前的兵力就只是将所有需要防守的地方布置完兵马都够呛,又哪里来的人轮转?看了一眼眼巴巴望着自己的一众将领,楚凌在心中叹了口气,面上却没有丝毫的变化,“距离城主和谢老将军约定的时间还有两天。”

    一片沉默中,一个年轻的小将忍不住低声道:“夫人,城主真的能赶得及回来么?”

    沧云军回程的路被毁了的消息他们这些将领自然也都是听说过一些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城主又要怎么在约定的时间内赶回来呢?

    楚凌望着他,平静地道:“自然,他什么失言过?这些年,一直都是城主守着沧云城和沧云城里所有的人。难道现在,城主不在各位就收不住城了?别忘了,你们身后还有这满城的百姓。”

    众人神色一振,只听楚凌继续道:“两天,无论如何也要等着!晏凤霄这些年既然没有让各位失望过,那么…诸位也不要让他失望。替他将沧云城再守两天吧。”

    楚凌的声音并不激烈高亢,甚至显得有些平淡。在场的几个将领神色神色却都变了变。很快,所有人都脸上都换上了坚定沉稳的神色,“是,夫人!”

    夫人说的没错,城主庇佑沧云城这么多年,他们难道连两天都守不住么?他们的家人,孩子,亲朋故友都是依托这座城池才能过着这么多年的宁静平稳的生活,绝对不能毁在他们的手中。

    又一波猛烈的攻击暂退之后,楚凌方才漫步走下了城楼。她的眉宇间也不由得染上了几分疲惫之色,她已经有七八个时辰没有下过城楼了。

    此时正是傍晚,街道上比平时空旷了许多。只有三三两两的小摊贩还在接头摆着摊,只是大多数也没有人光顾。

    回到城主府中,整个城主府也安安静静的。虽然平时城主府也很安静,楚凌此时却觉得整个府邸格外的空旷安静。

    “夫人,你回来了。”才刚走进院子里,贞娘便迎了上来。楚凌有些诧异地看着跟着她身边的两个人道:“明诺,明萱?你们怎么在这里?”算一算,她好像也有好久没见到这兄妹俩了。原本还以为跟着明遥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原来却还在沧云城么?

    贞娘笑道:“夫人,明公子和明姑娘是来见您的。夫人辛苦了,属下让厨房里备着晚膳,不如先用过了再说?”

    楚凌确实是有些饿了,点了点头看向那兄妹俩问道:“你们吃过晚饭了么?若是没有就一起吧?”明诺本想拒绝,楚凌却已经摆摆手示意他们不必多说,先一步往院子里走去了。

    明诺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多谢夫人。”早几年明萱不懂事闯了不少祸事,明诺这个兄长也没少为她背锅。后来被明遥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之后,明诺也不敢再宠着妹妹了,禀告了家中长辈很是教训了明萱一番。又将明萱送到楚凌身边做了一段时间的丫头,楚凌看着小姑娘受了教训也不是那种无药可救的糊涂人,不过一年时间就将她给放回来了。

    毕竟明萱多少也算个家里不错的大小姐,楚凌也没有强要人侍候的嗜好。

    这两年年纪渐长,明萱倒也显得多事了不少。可惜夫人虽然一向款待女孩子,但是对明萱到底不如别的姑娘随和。明萱如今也自知当年对城主的那些痴迷和行为有些羞于见人。每次见到楚凌也都显得有些拘束,远不如白鹭雪鸢等人那般伶俐自在。

    抬手拍了拍明萱的手背,明诺给了妹妹一个鼓励的眼神。明萱眨了眨眼睛认真地点了点头。

    她毕竟已经是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了,若是太平时候寻常人家这个年纪的姑娘孩子都已经生了几个了。这两年明萱也渐渐懂事了起来,更是不好意思往楚凌跟前凑了。

    楚凌在城楼上忙了一整天也着实是饿了,进了花厅便招呼两人坐下来一起用膳。吃过了晚膳之后,楚凌才又带着两人去了书房,问道:“明诺你怎么在沧云城?”明诺愣了愣道:“回公主,属下如今负责城中一些事务。”只是他到底年轻,身份还不够高,楚凌最近又忙,自然也没有前来求见的机会和资格。

    楚凌点了点头道:“这么说,你也不知道明遥去哪儿了?”

    明诺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明遥的去向。

    楚凌也不在意,看着两人问道:“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明诺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明萱道:“回夫人,是有些事情……”

    楚凌道:“有什么事情直说便是,我一会儿还要去城楼上。”明萱闻言,忍不住道:“天都要黑了,公主……夫人还要去城楼么?”

    楚凌挑眉,笑道:“拓跋胤可不管天黑不黑都要攻城,我又有什么办法?有什么事,你们说罢。”

    明萱有些犹豫,明诺轻声道:“你想说什么便直接跟夫人说就是了。”楚凌饶有兴致地看着明萱,她这才发现这姑娘看起来好像有点怕她,早先她也没有对这姑娘做什么吧?

    明萱看了看楚凌,见她没有不悦的意思方才小声道:“启禀公主,我想…如果现在城中的兵马不够的话,是不是…是不是可以,让城中的不行一起帮着守城?”

    “嗯?”楚凌微微挑眉,看着明萱示意她继续说。

    明萱道:“沧云城中共有百姓将近四万户,大约有十七万人。其中青壮男子也有四五万人,如果守城的话他们也许能帮得上忙。另外,城中的女眷也是可以帮忙的。”

    楚凌有些诧异地看着她,笑道:“你能想到这些,很不错。”

    明萱愣了愣,显然是没有想到楚凌竟然会夸她一时间呆在了当场。楚凌含笑轻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我早就想过了,只是城中的人都是寻常百姓,若是贸然让他们上城守城,且不说能有多少人愿意去。一旦他们慌乱七八,会非常的麻烦。”

    从某方面来来说,守城其实比上战场冲锋还要难。拓跋胤可以随便从外面抓来百姓充填南军,楚凌不到万不得已却不敢真让百姓上城楼守城。

    明萱见楚凌不同意自己的想法,不由得有些急了,“可是夫人…现在城楼上的人将士根本不够啊。我之前路过的时候看到好多士兵都像是要撑不住了的样子。我们、我们可以帮忙的!”

    楚凌看着她,“你们?”

    明萱认真地点头道:“我们。我们都可以帮着守着守城!”

    旁边,明诺笑道:“让夫人见笑了,明萱说的是城中一些跟她差不多的女眷。这两年…城中女子都开始时兴练武了。”这个楚凌倒是听说过一些,只是她平时来去匆匆也鲜少跟城中的女眷来往,知道的也不是那么清楚。只是偶尔听贞娘提起过几句罢了。

    明萱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她们都是听说了公主的事情,心生向往所以才开始练武的。”她还被请去当过一段时间的老师呢。明萱少年时虽然有些毛病,但是武功练得却不算差,给城中那些姑娘们当老师倒也是绰绰有余了。

    楚凌有些好奇,“哦,你们有多少人?”

    明萱道:“我们有五六十人,但是……我们还可以找别人,总能凑个五六百人的。”

    能跟明萱较好的,自然都不会是寻常人家。如此一来,每个姑娘身边带着几个随从或者再找一些自己的亲友,凑个五六百人倒确实不是什么难事。

    明诺也帮着说话道:“夫人,其实可以让他们去帮一些忙,我们也可以发动一些城中的身体强健或者习练过武的人去城楼上帮忙。倒是不必让所有的青壮男子都一股脑的上去。明萱那些人属下也见过,功夫…说不上好,倒也不拖后腿。就是姑娘家…不知道胆子怎么样。”

    明诺当然也明白楚凌的顾虑,很多姑娘家都是从小娇生惯养没见过外面的风雨。有些资质好的,武功练得不错,但是真要上战场杀敌,还没杀人自己就先要吓傻了。若是这样,上了城楼也真的是只能拖后腿了。

    明萱道:“夫人,哥,你们放心。我们都不怕!”

    楚凌微微挑眉道:“你不怕我相信,她们也跟你一样不怕?”

    明萱郑重地点头道:“我们…我们出去过。”

    楚凌和明诺都是一愣,明诺很快反应过来皱眉道:“你们偷跑出去干过什么?”

    明萱小声道:“我…嫣儿姐姐还有白鹭她们写信给我,说公主带着她们去剿匪来着。我们就……”明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你们也去剿匪?”不对,沧云城附近哪里来的匪给她们剿?

    明萱摇摇头道:“我们…我们去打了几次南军。”

    “……”

    沧云城所辖的地方不算小,一些驻扎在沧云城辖地周围的南军大多数时候并不敢祸害沧云城的百姓,但是总有一些胆大妄为偷偷越界的。他们往往是少数几个人或者一群人悄悄地来,收获了一点东西就走,往往事情发生了之后沧云城的驻军才会接到消息。这样的情况,即便是沧云军分批各处巡逻也并不能完全杜绝。明萱所说的南军,只怕就是那些偷跑进来祸害沧云城所辖百姓的那些了。

    “你们……”明诺咬牙,若不是今天陪着明萱来见夫人,他大概都不知道自己的妹子胆子竟然这么大。看来前几年受到的教训还是不够啊。

    明萱见大哥生气,连忙站起身来离他远远地,有些可怜巴巴地望着楚凌。楚凌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有些好奇,“你们去打南军,竟然都没有伤亡么?”如果有人伤亡的话,肯定早就被人发现了。

    明萱道:“我们人多,看准了人少的才埋伏的。有人受过伤,但是不严重。有大家掩护很容易就瞒过去了。”比如,谁受伤了就告诉家里去好朋友家里玩耍小住两天之类的。

    楚凌噗嗤一笑,辛苦了一天的疲惫都仿佛被这些姑娘的胆大妄为给一扫而空了。

    “公主……”明萱望着楚凌,“我们可以帮忙的,公主让我们帮忙吧。”她是受了所有姐妹的托付前来请命的,可不能空手而回。

    楚凌想了想,点头道:“也行,一会儿你带着人跟我上城楼吧。明诺。”

    “夫人。”明诺连忙道。

    楚凌道:“按照你说的办,召集城中各家护院以及练武之人或者自愿上城楼守城的青壮男子。主要守住三天,必有重赏!”

    “是,夫人!”明遥应道。

    等到楚凌再一次登上城楼的时候,有一处城门依然还在交战之中。

    跟着楚凌一起登上城楼的却都是一群穿着劲装的姑娘,年纪大小不已甚至还有已为夫人的女子。看到他们,守城的将领也吓了一跳,连忙迎上来道:“夫人,您这是……”都这个时候了,夫人带着这么多姑娘上来做什么?这小娇滴滴的姑娘当这城楼可以攀爬游览不成?

    楚凌道:“不用管她们。”

    副将看了一眼这些姑娘们,认出了站在楚凌身边的明萱的身份。

    明萱显然也认识这副将,连忙道:“将军不用管我们,我们是来帮忙的!”

    “……”副将并不以为然,只是看着楚凌也没有说什么。

    沧云城很多人并不知道城主夫人和神佑公主是同一个人,但是城主夫人的厉害,以及神佑公主武安郡主的传奇却是在沧云城里家喻户晓的。以至于这两年经常有姑娘家闹着要练武,只是这些姑娘也不想想,天下女子这么多又出了几个神佑公主和夫人这样的了?

    楚凌自然明白副将的想法,笑道:“将军不用多想,守卫沧云城人人有责。她们既然愿意来,总不好泼她们冷水。你放心,她们不会干扰将军行事的。”副将点了点头道:“如此最好,那末将告退。”

    “去吧。”

    副将拱手告退,楚凌看向身后一群跃跃欲试的姑娘们,这些姑娘很多她都是第一次见,绝大多数连名字都叫不出来。不过她们的勇气却还是让楚凌感到欣慰的,只是希望这勇气不要是一时冲动的愚勇才好。

    “夫人,我们要怎么做?”明萱问道。

    楚凌道:“你的身手最好,就由你带着她们守住……这一段。”楚凌划出来并不算长的一段,周围也没有什么兵马驻守。这是属于因为兵力有限而敌军大概率不会攻击所以才放弃的一段。一旦有什么变故,两边也会立刻有士兵补上来。这些姑娘正好来添了这个看起来仿佛可有可无的位置。

    明萱等人自然不会知道自己占据了什么位置,只知道夫人真的分了任务给她们,所有人都兴奋起来了。齐声应道:“是,夫人!”

    正在此时,前方不远处的城门口再次传来北晋兵马进攻的声音,城楼上立刻也热闹了起来。远远地就看到火光明亮,人影攒动。楚凌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哪里都不要去,守住你们的位置,明白了么?”

    “是,夫人!”众人齐声道。

    楚凌点点头,抛下她们转身朝着城门的方向奔去。